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血染九天

而我,感觉体内的魔气也是达到了嘴癫狂的状态。

甚至,让我隐隐感觉,自己此刻的爆发力,已经要达到化神后期,

能够与化神巅峰强者一战的境界。

“倾城,张泽他这是怎么了?”

云大担忧的问道。

云倾城叹了口气,微微摇头,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但是我知道,张公子每当这个样子的时候,实力就会变得十分恐怖,甚至会失去理智!”

“当初我们还在神之遗迹的时候,他就有一次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听闻云倾城的解释,云大若有所思,但是面色依旧凝重。

旁边的云河,一直盯着我。

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对云大说了起来。

“门主,张公子现在浑身灵气暴涨,但是每一道灵气,都十分混乱!”

“甚至如恶魔一般,充满杀巀!”

“我总感觉,张公子他这是入了魔道的征兆!”

听到云河的话,云大顿时皱了皱眉。脸色大变。

旋即,立马严肃道:“云河,这种话以后千万不要在提,尤其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我们灵界,最禁忌的话题,便是魔道。”

“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对张泽会十分不利!”

云大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甚至是警告的语气。

“我知道了门主!”云河也是虎躯一颤,认真点头。

云倾城微微沉思,对两人说道:“现在这个状态下的张公子,十分危险。”

“我们还是远离他一点!”

“等他待会儿冷静一点,我们在和他一起联手,破解这灵阵!”

话音一落,三人纷纷远离了我几步,任由我一个人,在灵阵强,一阵狂暴的攻击。

余光看着他们三人离开,我也微微松了口气。

因为我此刻,看到人类就想疯狂的斩杀。

对于他们三人,我越是拼尽全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最后的那么一丝清醒,不对他们动手。

很多次,我都想大吼着让他们离开。

但是因为我太艰难,根本不敢浪费灵气去张口。

若不是云倾城及时提醒,我估计自己都快要忍不住了。

所以,才一直对着面前的灵阵,疯狂攻击破解。

将自己体内所有能爆发的灵力,纷纷汇聚在双拳。

很快的,两只拳头,便是一片鲜血淋漓。

上面的护体,早就被我狂暴的魔道给震碎,完完全全的触碰在灵阵上面。

此时的我,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疯子。

一旁的云倾城,看着我满脸心疼,双眸通红,泪水不断滑落脸颊。

痛彻心扉的她,很想冲过来帮我,但是又怕影响到我。

云大看着自己女儿,这般心碎的模样,心里也十分难过。

他将云倾城搂进怀里,轻轻的拍着云倾城的后背。

深邃的眼眸看着我,一边安慰起云倾城。

“女儿,别哭了,相信张泽这小子,他一定可以挺住!”

“你不是经常对我说,他每次都会给你带来惊喜吗!”

“这一次,也一定会是这样的!”

云倾城点了点头,伸起衣服袖子,抹了把眼泪。

而我,则是一边疯狂爆发着恐怖的灵力,一边努力的试图压制魔道之力。

但是,两道灵力很难以融合,魔道的灵力虽然不是很浓。

但是,偏偏爆发力,远强于我体内,原本的修炼者灵力。

嘭!嘭!嘭……

一道道攻击,落在灵阵,爆发出强烈的轰动。

空气都被打的,像是被抽离了一般。

九天之上,原本的漆黑。

此刻,也变成了猩红色。

仿佛血染九天一般。

轰隆!

一道响雷划过。

刺眼的雷光,汇聚我手中,猛然砸向面前灵阵。

而天空,骤然间下起了猩红色的血水。

那场面,就好似是,以后站在苍穹之上,拿着水盆泼洒着鲜血一般。

地面,泥土因为血雨的浸染,也是一片通红。

血流成河,也不过如此。

空气中,都弥漫着血腥味儿。

如此壮观的诡异场面,让那见多识广的云大和云河两人,都是纷纷面色凝重。

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起,施展出一道罡罩,遮盖在他们上方避雨。

雨点砸落在上面,发出撕拉的响声,冒着阵阵白雾。

很快,整个罡罩都变得猩红,一副随时破碎的样子。

这让云大很是担心。

好在他们三人实力都不错,依然能够,不断输出灵气去支撑。

“灵界这是要变天了啊,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够,见识到如此恐怖的青年! ”

“称他是这灵界的九天龙子,都不为过啊!”

云大一脸沉思,并忍不住感慨一声。

云河也是一脸苦笑:“我之前,竟然还轻蔑张公子,简直就是作死!”

“好在这张公子,有着龙子的度量,没和我一般见识!”

“如今的他,就是这灵界的一条蛟龙,在给他数十年时间,他必将会成为,我们灵界的那头真龙!”

然而,云大却是摇了摇头:“看他这气势,化为真龙,估计用不着数十年之久,在给他几年时间,可能就差不多了……”

“给我破!”

就在这时,我大喝一声。

狂暴的声波,朝四周传遍出去之后,竟然是将云河,震得嘴角溢出了气血。

距离我十分近的树木,也是纷纷折断。

入口灵阵旁的石壁,则伴随着轰向,化成满天的碎屑。

轰哧!

我大掌落在入口灵阵上。

神雷,直接爆发,将整个入口包裹起来,疯狂的吞噬。

一阵电闪雷鸣,那灵阵终于是露出了一丝丝裂痕。

我透过灵阵的,白茫茫一片阻碍上的裂缝,看到了外面的一丝丝画面。

外界,有不少云仑手下的强者。

他们站的远远的,距离入口处大概有两百米的距离。

入口处,只有两名化神初期的家伙,小心翼翼的观望着。

“这禁地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以前,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啊,难道是因为,今天放进去的人太多!”

“里面的灵兽,因为吞噬强者太多,修为便的更加恐怖,现在又想吞噬强者了?”

“待会儿,门主肯定会把那黑瘦小子,也扔进去!”

……

入口处的两名强者,你一眼我一语。

各自猜测着,入口灵阵动静的原因。

我隐隐约约听到他们的话。

当听到,他们的门主,也就是云仑那家伙,又要将一个黑瘦小子弄进来。

在云家,又是黑瘦的家伙,那必然就是安强了。

显然,安强这家伙,最终还是败给了云仑。

毕竟,云家现在全部都是云仑的人,就算云仑自己受了很大伤害。

但是,还有很多强者,可以与他联手。

敢把我的兄弟弄进来,这不是找死吗。

我本就因为愤怒,从而使体内的魔道,彻底失控的大爆发了。

现在,听到这话,更加的暴怒了。

体内魔气,又是一阵猛增,灵气也是释放到极点。

大道天衍经,天地玄黄经,以及燃魂秘法。

三道功法,同时爆发着它们最巅峰的灵力。

呼啦!

面前空气,突然被撕裂。

烈焰长矛,直接从燕都春秋图中冲了出来。

通红的矛身,都被魔气包裹。

吼……

紧接着,是那狂暴的灵血豹王。

它面目狰狞,呲着森白锋利,还闪烁着刺眼光芒的獠牙,双眼犀利有神,如同两个血红色的深洞。

而它,也同样受到我体内魔气的影响,变得更加恐怖,完全就是一副残暴凶兽的模样。

曾经在神之遗迹的时候,它因为我和云倾城的关系。

对这丫头,也会十分亲密。

就如同,我和云倾城两人,饲养的小宠物一般乖巧。

但是此刻,它的眼中,和我一样,只有冰冷的杀戮之气。

“这……这是什么东西?”

“这灵兽,是从哪冒出来的,我之前怎么没有看到?”

“而且灵界,好像也没有这种灵兽啊,这似乎是来自上古的灵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云河在看到,从我体内,冲出了烈焰长矛的时候,就已经被震惊的不行。

结果,现在又发现一头凶残的灵兽,似乎也是从我体内窜出来的。

他只感觉自己做梦。

难以置信的问道身边的云大。

而云大,同样一脸茫然。

他也从没想到过,一头身体庞大的灵兽,会是从一名,强者的体内爆发出来。

“竟然是血王?张公子竟然将它也从那个地方带出来了?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就在这时,云倾城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一只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掩在娇嫩的红唇,惊呼一声。

“血王?”

云大听到云倾城惊呼声,喃喃感慨起来。

“这灵兽,好像是一只上古凶兽,灵豹?浑身通体的血红色……灵血豹?”

“拥有烈焰长矛,以及灵血豹王的,是如今引起整个灵界轰动的噬九天……”

感叹道这里,运单双眼顿时瞪大。

及时久居高位的他,一向都很淡定。

但此时,也是彻底的失态。

他大声惊道:“张泽竟然就是名扬灵界的噬九天!”

听到云大的话,云河也想到了什么。

尤其是想到,他之前挑衅我,险些一头栽到。

直呼:“我正是个蠢货,如此年轻的强者,除了噬九天,还能有谁啊!”

“我早就该想到的,我竟然还去挑衅他……”

而云倾城,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我总感觉传闻中的杀人狂魔,噬九天有些熟悉的样子,竟然是张公子……”

与此同时,在他们各自怀着沉重的心情沉思感慨的时候。

真正的上古大能人物,噬九天。

也说话了。

不过,他的声音,也只有我能够听到。

“小子,不错!你马上就要成功了!”

“你现在的状态,就算是化神巅峰强者,站在你面前,也是蝼蚁一样!”

“但是,这也仅此只有这一次而已,因为你体内的魔道,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生长!”

“上一次初入魔道,就仿佛种在土壤中的,一枚种子,现在正是破开种子,发芽的时候,所以你才会这般恐怖!”

“现在,立马将你的爆发力,提到巅峰状态!”

听闻噬九天的话,我没有任何犹豫。

将最巅峰的实力,不留余地的纷纷爆发。

轰轰轰……

最终,嗜血麒麟也已经无法在淡定,疯狂的涌出我体内。

发出雷鸣般,欢快的吼叫声。

在满是血雨的九天之上,一阵遨游后,盘旋在我背后。

这一次,云大和云河两人,再也无法淡定了。

蹬蹬蹬……

云大脸色惨白,直接朝后退了几步。

扑通!

而云河,则是当场跪在地上,满脸的虔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