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不服就练练

云大的致谢,十分的真诚。

丝毫不像其他那些久居高位者,也不对我摆谱。

这倒是令我挺意外的。

“我和倾城是好朋友,帮她是应该的,云门主不需要这般感谢我!”

而我,也是一脸谦卑的说道一声。

云大却是挣扎着,准备站起来。

我连忙劝道一声:“你身上伤势太重,先不要动弹!”

紧接着,立即上前。

想都没想,就拿出一枚小灵丹,递给云大:“云门主,快点服下,这小灵丹对疗伤有很大帮助!”

这小灵丹,在神之遗迹中,帮过我度过了无数次难关,而且对于云倾城她们也是帮助过很多次。

就连之前在禁地外面,那名强者都因为一枚小灵丹,而延长了一会儿性命。

云大对于那强者的伤势来说,要轻了很多。

毕竟,还没有到立马就死的底部。

但是,云大接过小灵丹,却是微微犹豫了。

眼中闪过一抹挣扎。

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虽然云倾城,对他讲述我如何如何的好,如何的帮过她。

但是他云大,这只是第一次见我,对我也根本不了解。

我在这种情况下,突然给他一枚小灵丹,的确让他有些担心。

虽然是我有些唐突了,但我也并没再说什么。

因为我本就是好心帮助他的而已,他要服就服,不服我也不可能强迫的。

“爸,你还犹豫什么?快点服下啊,你可知道,多少强者,想要张公子手中这种小灵丹,那都是求之不得!”

云倾城看到云大的担忧,顿时显得有些不悦了。

立即催促起她的父亲。

紧接着,满是歉意的看向我:“张公子,实在是抱歉,我父亲有些太警惕了!”

“无妨!”

我淡淡说道一声。

倒是不在意云大的举动,他毕竟在云家久居高位。

若是对外人,连这么一点提防心都没有,估计也不可能活到现在了。

而云大,有了自己女儿云倾城,亲自的催促

他也是不再犹豫。

“张泽,实在……”

他一边准备服下小灵丹,一边脸色微微尴尬的,要对我道歉。

不过,我直接摆手,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

云大也不在矫情,直接仰起头颅服下小灵丹。

“你现在立马运转你的功法,疗伤效果会更快!”

我提醒一声后,给云倾城也是给了一枚小灵丹。

这丫头,也是比较惨的。

只不过,坚强地她,一直在硬撑着。

“张公子,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感谢你好了,你这都是第几次救我性命了……”

云倾城接过小灵丹,一双小手都在颤抖。

通红湿润的眼眸,认真的看着我,满是感动。

“我说过,你是我张泽的朋友,救你是应该的,谁要是敢动你,我必然亲手斩下他的头颅!”

我一脸坚定诚恳的说道。

我担心这丫头,在说下去,会忍不住要哭了。

我只好催促她:“快点坐地上,开始疗伤吧,我帮你!”

“嗯!”

云倾城乖巧的点了点头。

旋即,伸手抹干泪水,立马盘膝在地上,紧闭起双眼。

开始认真的运转起功法。

而我,也同时运转大道天衍经。

盘膝在她背后,双手隔着她单薄的后背。

滚滚灵气顿时汇聚我手中,在功法的运转下,最终涌进她的体内。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和云大,几乎是同时,停止了疗伤。

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他们也知道,我还在担忧着,藏在密室中的蓝灵。

云大起身后,吐口一口浊气。

脸色都变得红润了不少,看上去精气神也很好。

他突然走到我身边,很是疑惑的问起了我。

“张泽,你真的是虚空门的弟子?”

“我以前,听说虚空门弟子的实力,好像都……都不怎么样!”

“我们也从来没听说,虚空门有你这么优秀的弟子啊?”

“而且,虚空门有你这样的弟子,也不应该逐渐的衰退吧?”

其实,云大此刻所问的这些问题。

在灵界,疑惑的不仅仅是他。

而是,有很多人,都特比的想知道。

毕竟虚空门曾经辉煌过,后来逐渐的一路下滑,成为了灵界不入流的小门派。

甚至,有好几次,都险些被灭门。

而我如今,却是横空出世,并自称是虚空门弟子。

即使他们不知道我是如今,灵界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噬九天。

但很多进入神之遗迹的强者,回来之后,也都是将我,张泽这个名字,传了出来。

他们知道,当时我在神之遗迹中的恐怖威武。

所以,很多人都对我的身份比较感兴趣。

甚至,有些宗门强者猜测。

说虚空门这些年来,之所以走向了后退的路线,其实就是在暗中,培养着我。

不过,对于我张泽,这个身份,他们也仅仅只是感兴趣,以及感到震惊而已。

并非是如同,噬九天这个凶名这般畏惧。

纵使此刻身边的云大,虽说对我表现的十分友好慈善。

但是,他也只是以长辈,或者是平辈好友一样的对我交谈。

若是他知道了我噬九天的身份,毕竟不可能这般淡定了。

而我,也并没有打算,将噬九天这个秘密告诉他。

等以后,云倾城猜测出来之后,自然会告诉他。

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对云大道:“我其实,也不算是虚空门真正意义上的弟子!”

“我是从世俗来的,和虚空门门主孙修齐,稍微有些关系而已。”

听到我的这番解释,云大下意识的,将充满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了我。

“你是来自世俗的?”

他震撼到一声。

之前,从云倾城口中,得知我如此年轻,就拥有强悍的实力,偏偏还是虚空门那个小门派的弟子,就已经够震惊的了。

而此时,在听到我是,从那灵气缺乏,很难出现强者的世俗来的。

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这一次,他感觉他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并且,盯住了我的眼睛,似乎想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

“我师父是灵界的!”

看他这副模样,我只好在透露他一声。

“原来如此!”

云大这才恍然大悟。

但,依然夸赞道:“不过,你师父能培养出你这样优秀的弟子,也算是长脸了!”

紧接着,他微微沉思,继续道:“你师父是谁?他是哪个门派的,你怎么没去他的门派?”

云大的这个问题,让我有些无法回答。

要说我的师父,必然就是南离师父了。

也是他,让我知道了灵界,更是有资格,进入了灵界。

但是听孙修齐说,南离师父也遇到了很大的麻烦。

如今是下落不明。

所以,对于他的身份,除了孙修齐,我不打算再让第三个人知道。

所以,顿时就沉默了。

“父亲,你怎么能问这些事儿呢?不管张公子的师父是谁,他对我们是友好的,你就别再多问了!”

云倾城连忙白了云大一眼,抱怨一声后。

对我小声的说了声抱歉。

旋即,问道我:“张公子,那禁地的入口处,很难破开。”

“我和父亲,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这里!”

“你知道,怎样离开吗?”

我要是知道怎样离开,当时就已经先冲出去,解决掉云仑那个混蛋了。

此刻,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道:“目前还不知道!”

“我看云仑那混蛋,当时是用几块,色彩斑斓的灵石,开启的。”

“估计找到那种灵石,就可以开启离开了!”

听到我也没有办法,云倾城也是有些忧愁起来。

“都是我不好,又连累了你!”

她有些自责的喃喃一声。

我顿时微微一笑,安慰起了云倾城。

“别担心了,既然我们能够进来,就必然可以出去的!”

“就连神之遗迹,那种上古大能人物,留下的遗迹我们都能活着走出来。”

“区区一个灵界的禁地而已,有何担心的,跟我走吧!”

看着我的自信,云大看向我的目光,那抹欣赏的意思,也是多了几分。

随后,我们三人直接朝洞府在走去。

离开的时候,顺便带上了在洞府口的那名死忠。

一行四人,跟着我朝来路返回。

我趁机,将一道意念,进入到燕都春秋图。

灵血豹王早已在里面,认真的修炼着。

而我则是找到了真正的噬九天。

“师父,这片禁地,有什么办法可以离开?”

真正的噬九天老头,虽然是紧闭着双眼修炼的。

但他,显然是早就发现了我的进入。

听到我的问题,放佛早就知道了我会这么问,当即开口解释。

“这片禁地我刚刚已经亲自窥探了一遍,里面根本没有多么凶险。”

“其实,就是一片各种灵兽汇聚在一起的栖息地而已。”

“你如今有灵血豹王的存在,早就震慑住了那些灵兽,所以没有任何危险!”

“至于出口,也依然是入口的地方!”

“你之前一个人无法破开,但是现在身边还有三名强者。”

“让他们一起出手,辅助你,很容易就可以离开!”

老头认真的说完这些之后,也不在说话。

而我连忙收回这道意念,回到现实中。

“有办法了,跟我去入口,很容易出去的!”

有了噬九天这个真正的上古大能人物,亲口说出了那些话,我自然十分相信。

看着我如此自信,云倾城和她的父亲云大,自然是一脸激动。

对我也是十分信任的。

可是,那名强者,并不了解我。

毕竟,当时我帮云大他们疗伤的时候,他也在洞口外面,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在他看来,我或许就是得罪了云仑,被关进了这片禁地。

正好走了狗屎运,找到了云倾城,然后向云倾城她们求助。

所以,看到我的自信,他就显得不悦了。

“年轻人,就连云门主都不敢这般信誓旦旦的,说他可以带我们离开这里!”

“你只不过,是我们大小姐的好朋友而已,请注意你说话时候的态度!”

强者的语气中,甚至是充满了威胁。

我知道,一旦我不尊重云大,他就会立马动手。

但我也懒得和这种人计较,毕竟他这也只不过是,对于自己宗门门主的忠心而已。

“云河,不得无礼!”

就在这时,云大皱了皱眉头。

阻止住强者对我的不悦后,又立即道:“从现在开始,一切行动,听从张公子的!”

“门主,我不服!”

然而,那命强者,却是立马不愿意了。

这让我,也有些恼怒了。

“不服就连练练!”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