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五章 有史以来最重的伤

看到这张熟悉的面孔,我的心中满是怒火,一股狂暴的气息在我体内爆发。

出现在我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开始就跟我有仇的林峰,林氏集团继承人林南的堂弟林峰。

看到我,他的嘴角上扬,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张泽,现在李杰逃走了,我倒是想要看看,以后还有谁能罩你。”

林峰说话间,除去他之外的十一号人,此时已经将我团团包围在了中间。

我冷漠的看着林峰一行人,在这些人中,我还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其中一个耳钉男,当初就是他给我注射了不知道什么液体,我昏迷了过去,后来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废弃的工厂,还有林峰带着人出现。

当初如果不是玫姐带去的那群神秘的人物,或许我现在已经变成残疾了。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我还没有去找林峰报仇,他现在反而跑来对付我了,显然是因为李杰现在离开了,他知道我没有靠山了。

林峰一脸戏谑的看着我,继续说道:“张泽,你现在一定非常的无奈吧?当初那些救你的人恐怕就是李杰的人吧?”

“林峰,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一次又一次的盯着我不放,还真是锲而不舍,想必找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吧?”我冷笑着说道。

说话的同时,精神高度集中,已经开始寻找出路,只要我今天逃出去了,林峰也拿我没办法。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没有李杰,我什么都不是,林峰想要捏死我很容易,更别说是林南了。

或许我该离开米方市了,因为有李杰,上次陆一菲带陆一凡去米国治疗的那段时间,又一次陆军带林南去非凡,林南还被我轰了出去。

一想到这些,我心中满是担忧,恨自己还是太弱小,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把林氏踩在脚底下。

林峰嘴角上扬,似乎已经看出了我想要逃出去的想法,看着我说:“张泽,你不用白费力气了,别想着逃出去,我今天带来的都是我们林氏的保镖,我知道你很能打,但想要从这么多人中间逃出去,我算你厉害,不过这是不可能事件。”

“你想要怎样?”我冷漠的说道。

心中的怒火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我的身躯,我恨得不得现在就把林峰给杀了,但我知道不能,如果可以杀人,或许他也活不到今天了。

林峰嗤笑一声:“张泽,你放心好了,我今天找上你,也没想着要你的命,我只要你的两条腿,我要让你变成残疾,一辈子的残疾。”

林峰说着,双目中忽然满是仇恨,他话音刚落,就吩咐道:“给我上!”

林峰这一呼唤,十一人全都向我这边冲了过来,而我像是待在的羔羊,我咬了咬牙,直接冲了上去。

既然他们要围攻我,林峰又想要我的两条腿,我当然不可能心甘情愿的让他们废掉我的双腿,直接扑了上去。

擒贼先请王,只有把林峰控制住了,或许我今天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否则只能变成残废。

林峰曾经就差点废掉了我,我知道他们林氏的能量很大,也毫不怀疑林峰的话,他是真的想要废掉我的双腿。

冲上去之后,迎面就是一个保镖,我挥动拳头就打了过去,轰哧一拳打在了最先冲上来的保镖的脸上,与此同时,我的第二拳又再次的攻击在了同一个位置。

鲜血飞溅,保镖的鼻骨直接被打折,他们都要危机我的生命了,我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每一拳挥动出去,都是爆发全力的一击。

一连七八拳挥动出去,已经趴下了三个保镖,林峰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强,看到带来的十一个人已经倒下去三个的时候,眼中的恨意更浓,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们给我都上,死伤勿论!”

让我惊讶的是林峰竟然红了眼,竟然说死伤勿论,那也就是说,如果没办法废掉我两条腿,就就算是要了我的命也行。

我知道林峰胆子大,但没有想到他会胆子大到敢要了我的命,我的目光中怒火更甚,心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杀了林峰。

觉察到我的目光,林峰满脸大骇,连忙往后面躲远了一些,大吼道:“给我杀了他!快动手!”

这一次是明着让人对我下杀手,这时候保护在林峰面前的耳钉男有些担忧的说道:“峰少,杀了他麻烦就大了。”

林峰顿时更怒了,一巴掌打在耳钉男的脸上,怒道:“我说杀了他就杀了他,你哪来的废话?出事了我负责!”

听林峰这样说,耳钉男的脸上的怒意一闪而过,不过畏惧林峰的身份,还是咬牙吩咐道:“杀了他!”

耳钉男这一开口,下面的那些保镖一个个却犹豫了,林峰直接大声吼道:“谁杀了张泽,我给他五百万跑路费!”

有钱能使鬼推磨!果然,林峰这番话说出口,我看到了刚刚还是有些保留的保镖,此时一个个双目通红,满是杀机。

我咬了咬牙,大声说道:“你们可想好了,如果真的杀了我,那你们就是杀人犯,就连你们的家人,都会被所有人指责,你连自己的父母妻子子女都不敢见。”

我的话还是有用的,顿时好多人的眼中都出现了挣扎,林峰见状,又大吼道:“谁能杀了他,我给一千万!”

“玛德!拼了!”有保镖忽然怒道,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把蝴蝶刀,直接向我扑了过来。

钱乃万恶之源,一有人动,其他人也没有丝毫的犹豫,顿时全都向我扑了过来。

一千万,没想到我的命还真值钱,看着一个个为了钱扑过来的保镖,我的眼中寒光闪烁,心中暗暗发誓,只要我今天能活着离开,一定会让林峰付出惨重的代价。

刚才那些保镖一个个还是赤手空拳,但在此时,每一个人手中都出现了一把蝴蝶刀,对方的战斗力飙升,我赤手空拳,很快手臂上身上都挨了数刀,我就是再厉害,也没办法空手接白刃。

林峰看到我受伤,眼中满是兴奋,又再次大喊道:“所有参与今晚行动的人,等回去了,每人我奖励一百万,杀了张泽的人,奖励一千万!”

一提起钱,保镖们更加兴奋了起来,每一个人都想要我的命。

因为刚开始我就全力以赴,很快我的体力就消耗了太多,此时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道,都弱了许多,想要主动攻击已经不太可能,只能尽可能的防御。

噗!

忽然一个保镖一刀插入了我的手臂,我的手臂直接被贯穿,一股剧烈的刺痛深深地刺激着我浑身的神经。

“快,杀了他!”林峰激动坏了,连忙大喊了起来。

我啊的一声大吼,猛地一脚踹在了刚刚一刀插在我手臂上的保镖胯部,保镖顿时惨嚎一声,这一脚下去,绝对会让他断子绝孙。

我一把将插在我手臂中的匕首拔了出来,双目通红,指着还站着的五个保镖,怒吼道:“都特么的来啊!老子今天也豁出去,你们不是想要老子的命吗?老子今天奉陪,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们能杀了我,还是我能杀了你们。”

除了一直保护在林峰面前的耳钉男之外,其他十个保镖,此时五个人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还剩下的五人看着我,眼中也出现了畏惧。

而我此时也彻底的疯狂了起来,现在下手极其狠辣,他们都要冲着我的命来了,如果我还留手,那今天死的人就是我了。

我的威胁还是有用的,也或许是我浑身都是刀伤,看起来太恐怖了,站在我面前的五个保镖,此时一个个眼中都是惧意。

“特么的快上啊!”林峰忽然又嘶吼了一声。

几个保镖互相看了眼,旋即眼中都是坚定之色,忽然同时向我扑了过来。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抓紧匕首就朝着人群扑了上去,我不是待宰的羔羊,而是入羊群的狼。

冲过去后,一刀扎在了一个保镖的胳膊上,用力一抽,顿时一道血箭飚射而出,保镖惨叫一声,我接着又是一脚踹了出去,有一个保镖彻底的丧失战斗力。

噗!噗!

在我让一个保镖丧失战斗力的瞬间,又有两刀躲闪不及,胸膛被划了一刀,肩膀上被划了一刀。

这时候我浑身都已经麻木了,像是没有感觉到痛一样,挥刀又朝另一个保镖身上划了过去,准确说是冲着对方的心脏部位扎过去的,完全就是冲着他的命而去。

噗!

匕首刺入了对方的胸膛,并没有刺入心脏。

一时间还剩下三个保镖,以及林峰和耳钉男。

这时候的我就像是一尊修罗战神,浑身都是鲜血,剩下的三个保镖看向我的眼神都变了,就像是看着一头恶魔。

耳钉男这时候眼中也出现了畏惧之色,而林峰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竟然能撑这么久。

“峰少,这小子太邪门,要不然我们先离开。”耳钉男小心翼翼的说道。

林峰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耳钉男的脸上,怒道:“如果让他活着离开了,以后我都别想睡个安稳觉,给我上!杀了他!谁能杀他,我给二千万!”

毕竟我表现出来了太强的战斗力,此时即便是两千万,对面的三个保镖眼中也依旧是畏惧,不敢上前。

“特么的快给我上!如果他不死,我就让你们死!”林峰顿时嘶吼了起来。

林峰这一威胁,剩下的三个保镖也没办法了,顿时再次向我扑了过来。

我紧紧的咬着牙关,努力的不让自己昏迷过去,抓着匕首的手又用力了几分,看着再次冲过来的几人,我也冲了过去。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一战毅力战斗,现在的我完全就是在依靠本身的毅力战斗,否则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早就倒下去了,我知道倒下去就没机会了,所以我还不能倒下去。

噗!

身上又挨了一刀,然而每一次我被人伤害到的时候,伴随着都会有一个保镖瞬间丧失战斗力。

我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穿了这个保镖的手臂,用力一拉,直接从刺穿他手臂的位置将肉割开,拿出了匕首,对方痛苦的惨叫了起来,抱着手臂满地打滚。

“草!老子不干了!”还剩下的两个保镖,其中一人顿时怒骂一声,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一下子就剩下最后一个保镖了,林峰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此时他也终于感觉到害怕了,身体都在微微颤抖。

我目光盯着最后一个保镖,他的眼中满是恐惧,忽然咬牙说道:“我走!”

说完,最后一个保镖也转身离开了,顿时十一号保镖,八人彻底的丧失了战斗力,两人离开了,还剩下最后一个保护在林峰面前的耳钉男。

我伸手擦去了眼角的血水,一手拎着匕首,朝着林峰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耳钉男脸色难看,咬牙说道:“峰少,这家伙疯了,我们快走!”

“走!”林峰早就吓破了胆,转身就朝着车子的方向奔跑了过去,耳钉男也紧跟着离开。

一阵轰鸣声响起,车子离开了,剩下失去战斗力的保镖也像是躲瘟神一般,互相搀扶着离开了。

顿时就剩下了我一个人,轰咔咔,忽然一道刺目的闪电在天空闪过,骤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一刻,我终于彻底的松懈了,头晕的厉害,一阵强烈的昏沉感袭来,脚下一个踉跄,终于再也无法站着,身体倒在了倾盆大雨中。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