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我的身份泄露

对于张泽这个名字,在灵界自然是没什么人知道。

更不会产生这么畏惧。

但是,噬九天这个名字可就不同了。

因为,就连猎杀派和血阳宗那样的,在灵界算是比较有些地位的宗门势力。

都是被我,通通在一夜之间,血洗灭门。

所以,噬九天这个名字在灵界那些,小势力宗门眼中,就是恶魔一般恐怖残忍的存在。

他们云家,比起血阳宗的实力,显示还是要差了些。

所以,云仑现在怎么可能不怕?

他可没有勇气,说自己比血阳宗血宰,更加强大的这种话。

“现在知道我是谁,已经迟了!”

阴冷嗜血的声音,从我口中响起。

灵血豹王已经迫不及待的,呲着獠牙冲了过去。

手中的烈焰长矛,若不是因为被我紧握着,此刻也要冲出了。

“等等,等等!”

云仑语无伦次的大吼起来。

而在这是,灵血豹王距离他,也只剩下半米的距离。

猩红嗜血的眸子,正死死的盯着云仑。

一副随时都要跳起来,咬断云仑脖子的气势。

云仑大口的喘了口气。

这才立即说道:“云倾城她们没死,我没有欺负她们!我就是吓唬吓唬她们父女两人而已……”

听到这些,我体内的杀气顿顿时消了一些。

只要她们还没死,那就什么都好说。

不过,云仑和他身边这条走狗的命,我倒是不准备留下了。

因为知道我噬九天这个身份的,只要不是我的朋友和兄弟,那就必须死。

这是规矩,没得商量。

“血王,回来吧!”

云仑这副态度,显然是怂了。

在我没有见到云倾城她们之前,暂时的留下他的狗命,还是有些用处的。

不过,那小头领强者,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在灵血豹王回到我身边的同时,我手中的烈焰长矛,已经毫无征兆的飞了出去。

噗呲!

小头领强者,在看到烈焰长矛的时候,生机已经开始消散。

只有胸膛心脏位置,不断的喷射出一股刺眼的鲜血。

“噬九天你……”

云仑嘴角一抽,有些不悦的问道一声。

但是,目光看到我冰冷的眼神之后,立马闭上了嘴。

当着他的面,干掉他的手下大将,他心中自然不喜。

但是,我可不会在意这些。

因为,就连他,我也没打算放过的,岂会给他面子。

“她们在哪里,现在带我过去!”

我直接命令道。

“我给你面子,但是你这样杀了我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然而,云仑脸上闪过一抹犹豫之后,最终还是作死的问道我一声。

紧接着,他继续道:“我可以把她们父女交给你,但是你要先向我保证,不准在对我云家人动手!”

“那个废物的一派,我也可以全部给你们带走。”

“这是我唯一的请求,希望你能给我个面子,以后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这家伙,倒是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看了。

我不给他说完话的机会,直接冰冷的打断:“你在威胁我?”

听我这么说,云仑显得十分为难。

但他骨头还算是硬,继续对我说道:“这不是威胁,只是商量而已!”

我盯着云仑的目光,轻蔑道:“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我要你活,你就得活着,但我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你……”

云仑双拳不由的紧握起来,没想到我这般不给他面子。

而他也是鼓足了勇气,竟然直接造反一般的,威胁起了我。

“你之前在灭门的时候,我也是远远的观察过,你几乎都是用另外一张面孔见人的!”

“我想,你这么做,肯定是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你的身份吧!”

“而且,现在她们在哪里,也只有我知道,你若是惹我不高兴了,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在见到她们!”

云仑的这番话,让我才平复下去的杀机,顿时间再一次释放。

敢这么威胁我的人,都已经死了。

若不是因为,云倾城她们还在他手里,他也同样已经死了。

我给他机会多活一会儿,可是他偏偏要作死。

“别再试探我的忍耐度,立马带我去找她们!”

我的语气,平静之际。

但是,知道我的人,都知道,我此刻已经是怒火滔天了。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这般爱作死。

顿时间,云仑也不在说话。

他眼中寒芒一闪,骤然间扑向我。

强大的威压,顿时笼罩。

“别人都说你噬九天是恶魔,那我今天就帮灵界的人,斩了你噬九天,还灵界一个安稳!”

云仑那家伙,不仅对我搞突然袭击。

竟然,还一脸正义的对我说出这番话。

就好像,我做出了对灵界,多么不利的事情似得。

当他话音落下的同时,他的攻击也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同时,他在一次的喝出一声,其中运进灵气。

那声音,如同大道梵音一般的朝洞府外扩散出去:“全部给我进来,斩杀噬九天!”

而我依然淡定的站在原地。

我张泽,若是连他这种货色都解决不掉,那我也不可能有命活到今天。

轰哧!

攻击接触我身体的瞬间,一股磅礴的灵气,化作的罡罩,从我体内爆发出来。

云仑的攻击,当场被吞噬。

就连丝毫的停留,都不存在。

云仑的面色,凝重到了极点。

他虽然嘴上嚣张的说要斩杀了我,但他自己也十分清楚。

想要彻底抹杀我,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而且他,也必定会付出惨重代价。

紧接着,他一边迅速的倒退躲避我,一边双手快速掐诀,再次运转处第二道功法。

“云家幻影腿!”

他大喝一声,整个人倒退着的双脚,都是离开了地面。

直接被灵气包裹,看起来都有些模糊,就放佛没有双腿似得。

紧接着,身形猛然朝前窜来。

那速度,恶豹扑向猎物般极致。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当时在神之遗迹的时候,通过云倾城我也没看出,云家还有这般恐怖的腿法。

这一招,就凭那表面的气势,就能够感受的出来。

云仑面对扑通的化神后期强者,也会有很大的胜筹。

估计,这也是他之所以,敢直接篡位的原因了。

毕竟,手段霸气狠辣。

也算是一届人才了。

只是,遇到我,就是他的悲哀了。

“天地玄黄腿!”

我也低沉喝道。

在我传承到,真正的天地玄黄经之后,也知道这道功法,并非只是一道。

而是,大多数功法,都有涉及到。

而这天地玄黄腿,便是其中一道。

我之前倒是也没有施展过。

眼前,既然云仑要给我来腿法,那我也就用同样的办法,来和他比试比试。

等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双腿已经快到连我都要看不清了。

而我天地玄黄腿的腿法,也被运转了起来。

我只感觉,整个人行走太空一般,脚下没有了吸引力,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但是,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耗费灵气了。

若不是因为有燕都春秋图,在不断的对我提供灵气,估计以我目前的修为,都无法成功运转出来。

脚下,两团烈焰顿时浮现。

尼玛!这难道是要便红孩儿?

看着脚下的烈焰,我一阵的郁闷。

嘭!嘭!嘭!

两人,虽然还距离着五六米。

但是,双腿双脚,纷纷朝对方,以各种的姿势攻击过来。

腿中的灵气,伴随着各自的强大功法,爆发出狂暴的力量。

烈焰疯狂的撕扯云仑,爆发的功法的灵气。

我的身体,逐渐开始朝前进。

而云仑,则是面色凝重的后退。

“你要是还想多活一会儿,倒是可以考虑立马跪下来!”

我一脸玩味儿的看着云仑。

他的腿法虽然让我震撼,但并不会让我畏惧。

因为,他这道腿法的不足之处,和我此刻所施展的天地玄黄腿一样。

自身实力达不到很强的境界,就无法完全的施展出功法的最巅峰状态。

“想让我跪下,你做梦吧!”

云仑怒喝一声。

不仅双腿狂暴的攻击我,就连双拳也变得更加狂暴。

“云门主!”

这时,洞府外的强者,也纷纷冲了进来。

他们看到我在和云仑大战,一个个满脸震撼。

之前,他们可都是当我是蝼蚁的。

毕竟,在他们面前,我表现的也十分低调。

可再一次的看见我,却发现我在和,他们眼中神灵一样恐怖的存在,斗争着。

而且,还占据了上风。

“一群废物,还不动手,愣着做什么?”

云仑将一群人站在外面懵逼,忍不住狂骂一声。

恨不得冲过去,亲手扇那些手下强者几个大耳光。

“此子就是那凶残的噬九天,都被手下留情,给我直接斩杀!”

“谁要是能先砍下他一条腿,我立马册封他为我身边的长老!”

云仑对一群强者,先是告知我的恐怖,让他们对我不要手下留情。

继而,则是抛出巨大的诱惑。

毕竟,他也清楚噬九天这个名字,如今在灵界的影响力。

知道一些强者,不敢轻易对我动手。

果然,即使他已经抛出了巨大的诱惑,一群强者也是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谁要是不动手,或者敢手下留情,等我解决掉这噬九天之后,就先干掉他!”

云仑恨铁不成钢的继续怒吼。

“区区噬九天而已,他没你们想象中那么恐怖!”

……

一道道鼓舞和威胁,让众强者也为难之极。

“血王,你有些日子没有滋补了,这些人的精血,估计够你彻底的恢复疗伤了!”

我对旁边,等待着我的命令,随时准备攻击的灵血豹王,微微一笑。

这家伙,上一次在血阳宗受的伤太重,导致现在也没有完全修养好。

而这些人,偏偏又被云仑叫进来,得知了我的身份。

那他们也就不能再活下去了。

但是,他们的精血倒是不错,是如今,对灵血豹王的修炼,最大的辅助。

听到我的命令,灵血豹王哪里还犹豫,顿时高高跃起,猛扑众强者。

“快跑……”

不知是谁,见状顿时失声大叫。

显然,灵界对于灵血豹王的传闻,也是比实际更加的恐怖。

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让他们对付灵血豹王,比杀了他们还难。

“你们要怪就怪这云仑,让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

我有些惋惜的说道。

毕竟,我也不想这般大开杀戒。

很快有人跪下来。

“噬九天大人,我不说,我保证不会泄露你的身份,求您饶命!”

“大人,我愿意做你的奴仆,求你手下留情”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