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诡异的上古罗盘

听到我的话,血宰嘴角一颤,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但,很快,他又冷笑了起来:“噬九天,你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了,竟然还玩儿这种幼稚的游戏!”

“既然你不信,那就做好受死的准备吧!”

我目光看向血宰,如看向死人一般冷漠道一声。

这是,安强他们几人,也纷纷托着疲惫的身体,站在了我身后。

虽然几人浑身都是伤痕累累,看起来十分狼狈。

但是他们的脸上,仍然挂满了战意,没有丝毫的畏惧。

烈焰长矛也恢复了不少灵气,如同拥有自己的意识似得,漂浮在我身边。

霸气的灵血豹王,则已经吞噬完派主的精血,也站在了我的身边。

此刻的它,比任何时候都要彰显着霸气。

甚至,隐隐有那么一丝,当初我在神之遗迹中,噬九天传承我成功进入魔道之后。

脑海中,莫名浮现出的那副画面中。

灵血豹王身上所散发的强者气息,有着几分相似。

我知道,不仅仅是我,越来越像里面的我。

烈焰长矛和灵血豹王,也是越来越像里面的它们。

“想杀我,就凭你们这些蝼蚁?”

血宰看着我们几人,目光深处多了一抹凝重。

但是他,嘴上还是很硬。

反而显得,对我们几人十分不屑的样子。

“没错,就是我们!”我一脸戏虐,说:“不过,还有一个!”

“噬九天,别废话了,动手吧!”血宰被我越说,显得越激动。

大吼一声,将他的功法施展到了最巅峰状态,说着就要朝我冲来。

“我血宰,今天就以一人之力,斩尽你们这群废物!”

但是,就在血宰脚下刚动起来的瞬间,他又停了下来。

整个人浑身如遭雷击似得微微一颤,脸色变得苍白。

旋即,紧张的转过头。

瞬间,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这……这怎么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畜生刚才明明被我打死了,它怎么可能还会出现……”

看清背后,的确还有东西存在,血宰顿时失声大叫。

这一刻,他的理智也几乎完全丧失。

原本,我说他背后有东西的时候,他感觉我是在故意捉弄他。

但在他准备对我动手的时候,感受到了,背后有一股阴森的气息。

这道气息,还显得十分恐怖。

所以他不得不停下脚步,转头看去。

结果发现,背后的竟然是,之前被他打消散的嗜血麒麟。

血宰他们对于嗜血麒麟也不了解,以为它和灵血豹王一样,真实存在的灵兽。

所以很自然的就以为,之前他的疯狂攻击,早已让嗜血麒麟彻底魂飞魄散。

可是现在,一模一样的嗜血麒麟,就在他背后虎视眈眈的游动着。

“只要你有足够的灵力,你就可以继续站灭我的嗜血麒麟,我倒是看看,你能斩杀多少只嗜血麒麟!”

我玩味儿的冷笑一声。

血宰牙齿都开始颤抖。

听着我的话,他也知道,我极有可能,可以不断的弄出嗜血麒麟与他斗争。

就算每一只嗜血麒麟,都能够被他斩杀。

但他体内的灵力终究是有限的,依靠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坚持下去的。

“噬九天,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有,你到底是什么人?”

血宰艰难的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再一次的质问道我。

对于我的身份,他显得十分意外。

毕竟,能够随便施展出嗜血麒麟,这般恐怖灵兽的人可不多。

而我,则是不仅有嗜血麒麟,还有疯狂的灵血豹王。

一个人,两只灵兽,怎能不让他感到震惊疑惑。

“我说过,这些你没资格知道!”

我直接怼道一声。

紧接着,继续对学下说道:“不过,看在你今日必死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一下,我是从世俗来的!”

“你放屁,世俗灵气那么薄弱,根本不可能修炼出强者!”

血宰瞬间怒吼一声,他根本不相信。

毕竟,在灵界这些人眼中,他们天生的就拥有着,很大的优越感。

总觉得灵界灵气充沛,是世俗人眼中的神一样的存在。

而世俗的人,在他们眼中,也就是蝼蚁。

此刻,被世俗蝼蚁逼迫,久居高位的他,自然不会相信。

“信不信由你!”安强这时抢先打趣一声,说:“血宰,你连世俗的强者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活在灵界,我看你还是自己一头撞死算了!”

血宰毕竟是化身后期的强者,平时就连化神中期的强者捡了他,都得挤出一副笑脸,讨好的问声好。

此刻,被一名化神初期的强者轻蔑,他顿时就怒了。

阴冷的目光看着安强,咬牙切齿道:“小子,等我斩杀了噬九天之后,我一定会将你背后的宗门都揪出来,一并斩杀了!”

听到血宰的威胁,安强的脸色还是微微泛白。

他虽然在我的帮助下,性格脾气便的比以前,彪悍了很多。

但是,面对血宰这般,让我都感到辣手的强大敌人的时候,他也还是有着几分畏惧。

“放心吧,今天我就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也一定要把他解决掉!”

我对安强安慰一声。

今日,我和血宰之间的恩怨,算是彻底结下了。

估计,就是九天之上的神灵来了,也无法在劝和我们。

而灵界众多强者,也都知道我和虚空门之间关系挺好。

毕竟,当初在万崇宗的时候,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救过孙修齐。

今天要是让血宰活下去,那他以后,必然回去找虚空门麻烦。

我不会因为自己,而连累了虚空门。

所以今天不论如何,我都必须让血宰死。

而且,尽管他的实力超出我的预料很多,但是对于干掉他,我还是有着百分之九十的自信

就在这时,血宰毫无征兆的动了。

嘶嘶嘶……

之间他双手猛地一挥,一道巨大的蜘蛛网,突然浮现。

急速的朝嗜血麒麟笼罩而去。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让我都是微微一愣。

嗜血麒麟想要躲避,但是那蜘蛛网飞出的速度太快,而且是越来越大,导致根本无法逃脱。

当即就被笼罩了进去。

轰!

嗜血麒麟风怒的咆哮,疯狂的挣扎。

一声声怒吼,响彻云霄,让人听着头皮发麻。

让我意外的是,血宰这一次施展的,这道蜘蛛网一样的东西,不知道究竟是何神物。

竟然,真的让嗜血麒麟,难以挣破。

它身形倒在地上,口中喷射着烈焰,将那大网子烧的噼里啪啦的作响。

“哈哈哈……去死吧!”

血宰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爆发出他的血阳拳,朝嗜血麒麟狠狠砸去。

这嗜血麒麟,我虽说可以无数次的施展出来。

但是,每一次的施展,我也是需要耗费体内很多灵力的。

而且,在它身形一旦被打消散一次之后。

短时间内,要是在想和现在一样施展出来,我甚至还要祭出自己的精血。

每一滴精血,对于修炼的强者来说,都是和自己性命一样珍贵的。

所以,我可不甘心,刚才用尽体内最后一些灵气,才施展出来的嗜血麒麟,再次被血宰打消散。

“给我滚!”

我急忙将手中的烈焰长矛,朝血宰抛了过去。

而灵血豹王,也同样离玄的箭似得奔射而出。

“安强,快助我一臂之力!”

我一边朝前冲去,一边大吼一声。

强者对我输入灵气,会让我的爆发力,短暂的变强。

安强毫不犹豫的冲到我背后,一边跟着我冲向血宰,一边双手狠狠的拍在我的后背。

一股股灵气,疯狂的涌进我的体内。

紧接着,铁牛和方子怡他们,也是纷纷排在后面,不断的朝前对我传递灵力。

轰!

嘭!嘭!嘭……

就在血宰的攻击,即将落在嗜血麒麟身上的时候。

我的攻击也已经到达血宰面前,直接打在他的腰间。

烈焰长矛,更是穿透了血宰的肩膀,将他直接钉在了地上。

狂暴的灵血豹王,拼命的撕扯起来。

在这同时,嗜血麒麟也自行挣破了束缚住它的网子。

轰!

愤怒的嗜血麒麟,放佛遭受到了天大的侮辱。

它愤怒的咆哮,直接对着血宰一掌拍去。

血宰的身体,连同烈焰长矛,纷纷离开地面,狠狠的出摔落出去。

“我要你们死,我要你们死……”

血宰口中鲜血直冒,双眼猩红,但仍旧不死心的大吼大叫。

轰隆!

嗜血麒麟不给血宰喘气的机会,不等他身体落地,再次冲了过去。

张开大口,喷射出烈焰,直接将血宰点燃了起来。

“啊……你们……你们不得好死……”

血宰拼命挣扎,但是因为肩膀处,被烈焰长矛死死的顶着,根本无法离开。

灵血豹王则是不惧烈焰,仍然撕咬着血宰。

若不是血宰双手,不断的攻击灵血豹王,估计他的脖子,早就被灵血豹王咬断了。

轰哧!

突然,只见血宰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罗盘,突然爆发出一声轰响。

在看到这枚罗盘出现的时候,我神色就凝重了一下。

因为,这罗盘刚一出现,整个空气中,都弥漫起了一股,上古的气息。

显然,这枚罗盘是上古大能人物手中留下来的,其中必然会蕴含很多恐怖的危险。

果然,不等我冲去,夺过罗盘,罗盘中就已经是刺眼的精光一闪,发生了炸裂。

巨大的轰响声,震的血阳宗这片土地是一片翻天地覆。

我甚至感觉,整个灵界,都因为这枚上古的罗盘的炸裂,而发生颤动。

等拿到精芒消失之后。

嗜血麒麟,赫然被再次炸的消散了。

灵血豹王也是被炸飞了出去,浑身都是伤痕,鲜血淋漓的,之前撕咬血宰的獠牙,都快要掉落了。

它倒在地上,面色有些懵逼的状态,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显得比较虚弱。

而安强几人,则是纷纷傻眼,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我眉头微微一皱,双拳紧握。

因为,血宰那混蛋,竟然已经没有了身影。

虽然此刻已是深夜,但是月光十分皎洁明亮。

周围的建筑物,都被我和血宰之前的大战,纷纷毁灭倒塌。

也没有什么可以藏身之处。

但要是说血宰跑了,他的速度也根本不可能快到,让我们看不到丝毫的身影。

这让我顿时就懵逼了。

“血宰的那枚罗盘竟然还没破碎,在地上!”

突然,方子怡的纤纤玉指,一指地上血宰之前站着的位置。

我目光看去,顿时看出了古怪。

紧接着,我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残忍的弧度。

我冷笑道:“血宰,别躲了,给我滚出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