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四章 毕业晚会后的危机

看着抱头痛哭的两个女孩,我的心情糟糕透了,这段时间本就发生了许多不曾想到过的事情,好不容易摆脱了危险,可以回家了,谁知道回来了,却遭遇了这样的事情。

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脑海中都是陆一凡刚才的话,我越想越是觉得她说的对,我总是那么的自以为是,总以为自己在背后为被人付出的一切就能让她们开心,实际上并不是。

就像陆一凡说的,当初陆一菲让我入赘才能给我五十万治疗费的时候,就算我不能跟苏婷商量完再做决定,那我至少应该在跟她领了结婚证之后把真相及时的告诉她。

如果能早点告诉她,她也就不会因爱生恨了,也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了,结果后来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却因为伤害过太多次我而彻底的奔溃。

可以说,都是因为我,才害苏婷选择性失忆,如果当初及时的告诉了她我所做的一切,或许她会等她病好了以后,跟我一起去面对一切,努力的赚钱,等赚够了五百万,再跟陆一凡离婚。

然而没有如果,一切都已经发生,现在我不仅仅失去了苏婷,也失去了陆一凡。

忽然自嘲的一笑,拿起茶几上的签字笔,刷刷的几笔,将我的名字签在了离婚协议上。

签完字,我又深深地看了眼相拥而哭的姐妹俩,旋即转身,离开了别墅。

天灰蒙蒙的,看不到一颗星星,一阵风吹过,淅淅沥沥的小雨忽然下了起来,六月的天,还真是说变就变。

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行走在无人的街道,路边一辆又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了一阵阵水花,我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

也就短短一周的时间,我忽然发现自己又是一穷二白了,李杰离开了,让我自己好好生活,陆一凡也跟我离婚了,而唯一深爱过的苏婷,也在那一夜之后,彻底消失了。

幸好手中还有一把李杰留给我的别墅,买了一些酒,回到了李杰留给我的别墅,一个人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借酒消愁愁更愁,我不只想彻底的醉过去,醒来后一切重头开始。

次日,一大早,手机铃声就不停的响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了,头疼的厉害,接通电话后,就听到舍友童话的声音。

“张泽,你怎么还没有到学校啊?”童话的声音有些着急。

我疑惑的问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童话顿时低骂了一句草,说:“昨天班级群里发通知了,今天要拍毕业照,你小子在外面潇洒,不会连毕业照都不打算拍了吧?”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快要毕业了,苦涩的笑了下,说:“等我半个小时。”

说完,不等童话回应,就挂了电话。

我忽然有种做梦的感觉,在梦里发生了许多事情,现在梦醒了,我又该回到自己的现实生活了。

想起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苦涩的笑了下,起床洗漱。

说是半个小时,却过了四十分钟,我才赶到米方大学,给童话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知道他们在图书馆,就连忙赶了过去。

等我过去的时候,周围都是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学士服,童话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学士服,看到我过来,连忙把衣服丢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你快把学士服套身上,马上就轮到我们专业合影了。”

张帅和杨冠宇也围了过来,杨冠宇还一脸贱样的笑着说道:“张泽,你老实交代,昨晚是不是做了某些少儿不宜的运动,才睡过了头?”

张帅也是一脸坏笑的看着我,逼问我是不是。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们是好久不见,皮子痒痒了,要不等会儿去练练?”

听到我的话,张帅和杨冠宇连忙躲远了一点,我嘿嘿一笑,就朝着杨冠宇跑了过去,杨冠宇脸色大变,刚跑几步就被我追上了,我抓着杨冠宇就是一个过肩摔。

“啊……”杨冠宇的身体凌空而起,还在半空中,他就发出了尖锐的叫声。

“哈哈!张帅,快拍照!”童话笑着说道。

咔!咔!咔!

张帅十分及时的抓拍了好几张照片,我用柔力把杨冠宇摔在了地上,并不是很痛。

杨冠宇哭丧着脸:“张泽,你小子太阴了,偷袭我。”

“要不光明正大的再来一次?”我笑呵呵的朝着杨冠宇走了过去。

杨冠宇连忙换了一副笑脸:“别,张哥,我错了,你跟我已经来过了,还是跟张帅来。”

童话也哈哈笑着从张帅的手中夺过了相机,大笑着说道:“张泽,快跟张帅来一张高难度的空中飞人。”

“卧槽!不要!”张帅连忙狂奔了起来,我哈哈大笑着追了上去,周围都是羡慕的眼神。

……

整整一天,都跟同学们在一起,大学四年,一个专业的很多同学,几乎都没说过话,但在这一天,大家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拍了合影之后,有是以寝室为单位各自拍照留念。

学校到处是大四毕业生的欢声笑语,学校还有许多出集中地摊,很多大四的学生都拿着自己积累四年的学习资料,还有一些生活用品,甚至还有买被子的大四学姐。

晚上的时候,我们专业所有的同学都在学校内唯一的一家清真餐厅举办了毕业晚会。

这一刻,老师和同学们坐在一起,没有一次煽情的话结束后,总会让许多学生留下离别的伤心泪水。

这注定是个疯狂的夜,我也彻底的放飞了自我,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只是跟同学们一起吃饭喝酒,喝到后来,都去卫生间吐了好几次。

一直到了凌晨,老师相继离开之后,同学们也纷纷起身离别。

我们宿舍也就我跟张帅还算有点清醒,摇晃着身体,硬是把杨冠宇和童话送回了宿舍。

这一折腾,我也酒醒了许多,去水房洗漱了一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忽然笑了,终于毕业了。

从宿舍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来到外面,被风一吹,整个人又清醒了几分,一个人走在熟悉的校园里,内心也是感慨万分。

曾经和苏婷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走遍了每一个角落,而苏婷在选择休学后,又在那一夜跟我发生的事情之后,彻底的消失了,也不知道新学期她还会不会来米方大学。

离开学校后,下意识的想要回到陆一菲的别墅,可是都走了一段距离,才忽然反应过来,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苦涩的笑了下,幸好李杰离开前留给了我一栋别墅的钥匙,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

正在路边等车,忽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摇了下来,一张陌生的脸庞出现,向我说道:“要打车吗?”

是一辆黑车,我直接上了车子,报了玫瑰园之后,就靠着座椅睡了起来。

玫瑰园正是李杰留给我的那栋别墅的所在的小区。

靠着座椅,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乱乱的,想到即将毕业了,我的同学们一个个都已经跟企业签订了三方协议,而我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了,等毕业了,我到底要去哪里?

差不过三十分钟的样子,我忽然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玫瑰园距离米方大学也就三十分钟的车程,然而现在是晚上,路上本就没有车辆行人,按理来说应该用不了三十分钟才对。

我下意识的朝着外面看了眼,这才意识到周围都十分的陌生,顿时心中警惕了起来。

“师傅,你这是走的那条路?”我问道。

听了我的话,司机师傅笑了笑,说:“这是克南高架,等会儿下高速了就从温泉路走,这样快,没事,你先睡会儿,等到了玫瑰园我叫你。”

我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但警惕性却瞬间提升了许多。

从米方大学到玫瑰园,应该直接从七道湾路走最快,根本用不着上高架,车费是个黑车师傅刚上车的时候就谈好的,按道理来说,他根本就没必要跑那么远去绕环城高速,这样对司机来说,不仅耗费了时间,还耗费了油,根本没理由上高速。

虽然疑惑,但我也没有说,闭眼佯装睡觉,看起来睡了,但实际上我十分的清醒。

前几天好不容易才从黄德海的手里逃了出来,今天才刚露面,虽说李杰已经跟我说了,黄德海不会找我麻烦,可我现在毕竟没有了靠山,我必须时刻小心。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司机有问题,又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到玫瑰园。

“师傅,这不是玫瑰园的方向吧?”我忽然睁开了双目,微眯着眼睛盯着司机。

黑车司机这时候嘿嘿一笑,说:“兄弟别介意哈,价格是已经商量好的,我一个人无聊,就带着你多转转,你尽管放心好了,我肯定会把你送到目的地。”

说着,黑车司机忽然把车速有提升了许多,这一刻,我猛地一把拉住了档杆,直接挂到了空挡。

黑车司机大惊失色,连忙跟我抢夺档杆,然而他正在开车,怎么可能抢得过我?

嘎!

轮胎在地面划过,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砰的一声,车子直接上了马路砖,车子也熄火了。

“你是什么人?”我的目光陡然间迸发出一道寒光。

黑车司机没有回应,趁机拉开车门就冲了下去,而我也不怠慢,拉开车门就追了上去。

如果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是真的遇到麻烦了,那我就真的是个蠢货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嘎的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下子出现了三辆丰田普拉多,瞬间每一辆车子里都冲下来了四个人。

每个人的手中都拎着棍子,一瞬间就将我包围在了中间,这一幕,何其的相似?

然而当我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的时候,顿时整个人都暴怒了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