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真以为你赢了吗

看着血王如此的模样,我一阵的心疼自责。

没想到,它终究是被派主降服了。

它的双眼,都变得比曾经,更加猩红。

身上血光一般的皮毛,也同样更加靓丽鲜红刺眼。

鬓毛更是高高竖起,如同钢针一般。

看着它龇牙咧嘴的朝我冲来。

一时间,我竟然有些发愣,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对于它,我根本无法下手。

即使它此刻被派主降服,成为了我的敌对势力,我同样下不来手。

我眼中,多了一抹浓浓的痛苦悲伤。

“张哥,这灵兽失控了,你快点躲开啊!”

“张公子,快闪开!”

“不要啊……”

屠夫和安强他们,大声的提醒到我。

而方子怡,更是连喉咙都快喊破了,面色满是焦急痛苦,这倒是让我蛮意外的。

这些兄弟朋友们,能够如此在乎我,倒是让位我也比较感动。

唯独这血王,是我的遗憾。

若是它被派主降服,超过了三天的时间。

我还能够将自己的胳膊给它咬一口,然后和之前的派主一样,趁机将精血滴入它眉心,在将它降服一次。

但是现在,它刚刚才被派主降服,我就算把自己体内所有精血都滴入,也无法降服它。

只能对它的身体,造成巨大的损伤。

然而,下一秒,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只见血王冲到我身边后,我都已经做好了被它撕咬的准备。

它确是没有丝毫的停留,反而是继续朝前扑去。

最终,来到了被我烈焰长矛,刺的伤痕累累的派主身边。

四肢在地上一个急刹,利爪将地面划出几道深邃的沟壑。

吼……

它的血盆大口张开,森白的獠牙,毫不犹豫的便落在了派主的脖子上。

“啊……”

这一幕,是谁都没想到。

毕竟,就连我都以为,灵血豹王被派主炼化了。

但现在他的举动,便是说明,它根本没有被派主降服。

至于是什么原因,我还不知道。

有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到被彻底降服的时间,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但是现在,它的血盆大口,是咬在派主脖子上的,那就是好的。

“啊……”

派主拼命疯狂的挣扎,哀嚎声响彻整个血阳宗这片土地。

因为他当时的挣扎,脖子躲避开了灵血豹王的致命一击。

所以,那恐怖的獠牙,直接狠狠咬在了派主的脸上。

顿时间,鼻梁和面部皮肉被撕扯下。

双眼,很快也被鲜血沾染的模糊,看不到眼前的一切。

直到这一刻,派主才彻底的感到后退,彻底的想明白他之前的想法和举动,是多么的愚蠢。

本以为,搭上他自己的胳膊被咬住,自己忍忍疼痛,就能够降服了灵血豹王。

在他看来,甚至牺牲掉他的一条手臂,只要能够得到灵血豹王,那都是值得的。

但是现在,他可不会这么想了。

因为他不但被咬了胳膊和腿,还浪费了精血。

结果到头来,把这灵血豹王没有降服丝毫。

就连第一次的命令,都不听他的。

“噬九天……啊……求……求你,放……放了我……我……我知、知道错了……求你……”

派主痛苦的求饶,魂魄都快要被疯狂的灵血豹王吓破了。

地上,直接一片騒臭的液体。

没错,派主竟然被吓尿了。

这谁会想到,估计说出去,一定能够轰动整个灵界。

到了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虚弱。

“噬九天,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灵兽,为何没有被降服?”

一旁的血宰,也是神色凝重的大声质问道我。

“等你被我的灵兽撕咬的时候,我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我目光戏谑的看了血宰冷笑道。

只要灵血豹王没有被降服,那我对付血宰的胜算又多了几分。

这派主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仅没有降服灵血豹王,反而还让灵血豹王变得更加恐怖了。

血宰本就为这事儿郁闷愤怒,被我这么一戏谑,他更加愤怒。

我继续的激将道血宰:“我今天倒是看看,究竟是你炼体术的皮肉结实,还是我这灵兽的獠牙坚硬!”

“噬九天,你被得意的太早,今天你是死定了!”

“我要将你们所有人的头颅看下来!”

血宰疯狂咆哮,旋即对付嗜血麒麟的灵力也更加狂暴。

呼哧!呼哧……

派主这边,灵血豹王也因为太过疲惫,咬的太过用力,发出呼哧的喘气声。

而派主,也同样呼哧呼哧的。

但是,派主的声音,可不是从口中发出的。

而是从他的喉咙处,因为他的脖子,此刻已经被灵血豹王咬开一个大洞。

此时,他浑身的灵气,纷纷伴随着鲜红的血液朝外涌出。

紧接着,双腿用力的在地上一蹬,蹬出两道沟壑后,生机彻底消失。

偌大的血阳宗,除了满地的尸体和血水之外。

顿时只剩下了我,和我的兄弟们。

对方,还唯一有口气在的,也只有站着的血宰了。

血宰看着眼前,一片惺惺血海,森森白骨的凄惨场面,双眼有些湿润。

他知道,他输了。

就算是他此刻,能够斩杀尽我和我的兄弟们。

但他,同样输了。

因为,他多十年来的所有心血,全部都毁灭了。

就算活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门派被直接全部覆灭,儿子不但被废了四肢,还被废掉了那个男人,最关键,用处最大的东西。

整个血家的香火,也是没可能在继续传下去了。

毕竟,儿子无法传了,他也岁数大了。

就算活下去,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着那啥空空的流眼泪了。

此刻的血宰,看上去是如此的孤独苍苍。

但是,对他我没有任何怜悯。

这不是我狠毒,而是他们都该死。

他们活着,只会让灵界更多无辜,成为他们如今的下场。

无数条无故性命,被他们残忍杀害。

“血宰,我劝你还是停手,对噬九天求饶吧!”

“你已经没有了一切,儿子和宗门全都没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只要有噬九天在,你终究是要败!”

“你现在要是停手求饶,我会帮你求情,让噬九天废掉你的修为之后,留你一条性命苟活!”

方子怡看着血宰,劝导了起来。

她也看得出来,今日的血宰必然是一死。

因为血宰此刻虽然看上去比较强大,但是他的心智,以及开始疯狂。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失去理智。

一旦失去理智,死亡便和很快来临。

但是,血宰显然无法冷静了。

方子怡的好心提醒,在他看来,却仿佛是在侮辱他,刺激他。

他顿时情绪激动的大声怒吼。

“小贱,人!想让我对噬九天道歉,你做梦!”

“就算这头畜生干掉了派主那个废物,但是你们绝对解决不掉我!”

“你们马上就会被我血宰抹杀,竟然还有勇气让我求饶,现在改求饶的人,是你们!”

怒吼完之后,血宰双脚顿时猛烈一蹬。

轰哧!

他脚下地面,直接爆发出轰响。

他继续施展起他,已经变得弱了很多的血阳拳,一跃而起,和嗜血麒麟对在了一起。

嘭!

嗜血麒麟本就支撑不来多久了,被这一拳打中后,直接在空中消散。

若是曾经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我看到这副场面,或许还会痛苦疯狂。

可是现在,我无喜无悲,面无表情。

眼中,反而多了一抹笑意。

因为,嗜血麒麟并非和灵血豹王一样的真实肉身。

而是一具,灵气化作的身形罢了。

即使现在被打散了,只要我再一次的施展天地玄黄经之后,它仍然可以再次浮现。

而血宰和嗜血麒麟拼了这么久,其实完全就是在浪费他自己的灵力罢了。

“哈哈哈……噬九天,现在轮到你们了,我看你们,还拿什么和我斗!”

干掉嗜血麒麟,血宰得意的狂笑。

旋即,猛喝一声:“全部给我跪下!”

“哈哈哈……你真以为你赢了吗?”

而我,也同样的笑了起来。

反而血宰一声后,他顿时一愣。

就在他刚张开口,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玩味儿道:“你先看看你背后是什么, 在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赢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