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血王和血宰

虽说我和血宰两人实力旗鼓相当。

但是,这一次,我总算是摸清了他的底细,倒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毕竟,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原来,他之所以如此强悍,完全是因为他的身体,是修炼炼体术,才变得这么抗打的而已。

让我也顿时想明白了,他的身体为何,看上去就感觉金属一般了。

因为他的炼体术,身体的确如金属一般。

炼体术若是被修炼到极致境界,必然十分恐怖。

毕竟,刀枪不入的,外界的攻击,对他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

他反倒是可以,对其他造成重伤。

即使他不施展功法,凭借这一道钢铁般的身躯,给对方只是一个狠狠的撞击,对方也不好受。

只不过,血宰的炼体术,并未达到最巅峰的那般恐怖境界。

所以,解决他的办法,必然就会有。

“张公子,血宰这老狗不好对付,不如我们先联手干掉派主,然后再一起解决这老狗!”

身旁的方子怡,对我突然提起建议。

她对血宰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自己反而浑身伤痕累累。

就这,都还是被血宰爆发出来的灵力余威,所伤害的。

若不是因为我这边的阻拦,让她独自面对血宰,估计这会儿已经死过无数次了。

所以,此时对付血宰,她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底气。

“我在试试!”

不过,我对血宰并没有什么惧意。

在我眼中,他只不过算是一个,相对比较难办的敌人罢了。

我对方子怡命令道:“你先去帮我的兄弟们,解决派主那混蛋!”

“不然,依靠他们两人,有些困难!”

“而且,血宰这边,必须有个能阻拦住他的人,不然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一起去对付派主!”

方子怡原本还想拒绝,但是听我说完,她也明白了过来。

便立马答应一声,直接转身加入到铁牛他们那边。

“你这小贱,人,我刚准备干掉这两个混蛋之后,就去找你!”

“没想到你自己找过来了,那我就先废了你!”

“等我控制住你,先将你享受一番,然后在杀了你!”

派主看到面前的方子怡,眼中又是愤怒又是激动的。

一声嘶吼后,他将之前对付安强和铁牛的狂暴攻击,纷纷攻击向方子怡。

“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而我这边,血宰也开始了在议论的疯狂攻击。

他强大解释的身体,随着朝我冲过来。

竟然浮出一层,肉眼可见的白色雾气,其中蕴含着充沛的灵气。

那些灵气,就放佛一道道,让人不敢接近的利刃一般凌冽。

这让我的脸色,再一次的凝重。

我不敢有丝毫大意。

虽说,得知了他的强悍之处,都是来自于他的炼体术。

但是,短时间,我还没有想好,该如何破解炼体术。

“小子,希望你这一次,不要在一味的躲避了!”

血宰靠近我面前后,即将到我一声。

“就算我躲避,也能让你死!”

我冷哼一声。

已经来不及在多考虑,立即将三道功法施展到最巅峰。

我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血宰的杀机。

他身体那层灵气,在不断的浓郁,释放出的杀机,让人感觉坠入冰窖似得。

“张公子,小心!”

一旁的方子怡,看到血宰已经来到我面前,她顿时有些慌了。

俏脸惨白的提醒我。

我没有理会方子怡,而是咬了咬牙。

将体内的所有灵气,纷纷爆发到体外。

周身,瞬间如同血宰一样,也被一层灵气包裹。

不过,我这道灵气并不是白色雾气。

而是刺眼的猩红色光芒,就如同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魔。

因为我的灵气中,夹杂着一丝丝魔气。

嘭!嘭!嘭!

我和血宰,双方身体上的灵气,只要一接触,立马将空气撕裂。

不断的爆发出轰响。

两股强大的排斥力,让我们同样艰难。

我没有远距离的攻击,尽量的贴近着血宰。

我虽然没有炼体术,但我可以运转功法,形成和炼体术一样恐怖的保护层。

“小子,你果然狂妄,竟然敢和我近身搏斗,你这简直就是找死!”

对于我此刻的攻击手段,血宰也是感到十分意外。

毕竟,一般的强者,遇到他,最安全的战斗方法,都是远离他。

远距离的对他攻击,或者就如同我之前的攻击。

将体内的灵气和灵力,纷纷运进手中的灵器,站着远远的对付血宰。

这样,即使不能彻底的斩杀血宰。

但至少,可以保证自己不会被血宰,伤害的太严重。

可我张泽,岂是贪生怕死之人。

想靠那种远距离的对抗,是需要很多时间,一次次的进行。

先不说我的体力,是否能够支撑住。

血阳宗在灵界存在年代已久,血宰的好友也必然众多。

谁知道,会不会再有实力和他相似的强者,前来帮助他。

这一个血宰,都够让我头疼了。

要是再来一个,那我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了。

所以,我准备用同样的手段,和血宰来死拼。

这样,不仅能让血宰感到不习惯,短时间的找不到对抗我的方法,而内心慌乱。

一旦慌乱,他必然会露出很多破绽。

强者之间的对抗,最怕的就是对敌人露出破绽,因为有时候,生死就在这一瞬间。

果然,此刻被我近距离的缠住他,他还真有些慌了。

“怎么?难道你怕了?怕我会近身,干掉了你?”

我目光看着血宰,一边疯狂的攻击,一边戏虐一声。

“聒噪!”

血宰嘴角一抽,大声呵斥。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近身战斗,我从没输过!”

“当年有很多像你这般的愚蠢之人,但最终他们都为他们的愚蠢和狂傲,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你噬九天,将会成为,第一百二十六名,被我近身斩杀的家伙!”

血宰眉宇间,都是冰冷的杀机。

说道他曾经的战绩时,他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丝自豪。

“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已经输了!”

我忍不住,轻声感叹道。

“看拳!”

血宰冷哼一声,懒得理我。

在这一声怒吼的同时,两只巨大的拳头,已经出现在我面前。

一只对着我的眉心,一只对着我的心脏。

这两圈,光是表面的爆发力,看起来就极其强悍。

因为,双拳产生了无数道恐怖的虚影。

若是被砸中,估计是九死一生了。

但是,这速度虽快,对于我来说,还是可以对付的住的。

我甚至感觉,只要实力在化神初期的强者,几乎都有办法躲开。

难道,这血宰这般愚蠢?

我心中,总感觉有些奇怪。

这拳头,要是攻击到,就算是我,也的断经脉断骨骼。

但要是,实力比我稍微弱点的强者,又是有能力躲避。

这血宰,似乎不是那么愚蠢的人。

他不可能,明知这一拳会被躲避,还要继续打出去。

于是,我也只能赌一把了。

我赌他,性格和外人传说一样阴险奸诈。

我身形只是一闪,立马躲开致命攻击。

但就在这时,我身下一股更加狂暴的危险气息传来,将我两条膝盖处的裤子,都震的紧贴膝盖。

果然,这才是血宰这老狐狸,这一击的真正恐怖之处。

他所要爆发的是他腿上的灵力,并非是那两只,看上去恐怖至极的大拳头。

这一声东击西的手段,果然是够阴险的。

好在我提前就预测到,这次攻击有古怪,提前做出了防御。

我身形猛然朝九天一跃。

轰哧!

血宰恐怖的腿上灵力,攻击直接将我之前站着的地面,轰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我的脸色,也是微微泛白。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种狡诈,而又强大的敌人。

因为,即使我的躲避开了致命一击,双脚被地面传来的巨大余威,震得一阵酸软发麻。

就放佛,脚下被炸弹给我炸起来一般。

满天的地面碎屑,将我身上的衣服,纷纷化成碎片。

“你这畜生!”

一旁的屠夫,愤怒的大声咆哮。

他很想过来帮我,但是我和血宰两人爆发的灵力。

让他根本无法靠近。

“小子,反应倒是够快,算你走了狗屎运,再来!”

血宰看到我躲避开了他这一次的攻击,也略显的意外。

怒喝一声,身形也窜了起来。

双拳双腿,纷纷继续的运转,不知道是他究竟要爆发什么灵力。

“滚!”

我怒喝一声。

手中烈焰长矛,疯狂的朝他攻击。

即使几次刺在血宰身上,都是一阵弯曲。

但总算是在血宰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痕。

显然,血宰的炼体术,也并非是可以一直保持那种巅峰牛叉的状态。

吼……

帮着安强他们,对付化神中期实力派主的灵血豹王,见我遇到危险,大吼着冲过来。

猛然跃像血宰。

“你这畜生,也敢在我面前挑衅,待会儿就让你成为我血阳宗的看门灵犬!”

血宰怒骂一声,直接抡起大拳头,朝灵血豹王的头颅砸去。

但是灵血豹王,身形矫健,巨大的头颅微微一闪,就躲避了过去。

锋利的獠牙,直接将血宰胳膊上的一块皮肉,死死咬住。

“滚!”

血宰面色铁青,露出一抹痛苦。

直到这一次,他才算是露出痛苦,显然这灵血豹王的獠牙恐怖至极。

只不过,这家伙的炼体术,导致身上的皮肉,都放佛一个整体似得。

灵血豹王咬住他的胳膊,根本无法一口将皮肉撕扯下来。

所以,整个身体都悬挂在了血宰的胳膊上。

但他根本不松口,似乎要讲血宰的胳膊咬断,才能松开。

“血王,快闪开!”

我立即大吼一声。

它此刻的举动,虽然对血宰有很大影响。

但是,它也是达到了最危险的境界。

果然,我刚吼道一般,还没来得及完全冲过去。

血宰愤怒的大拳头,就已经朝灵血豹王狠狠砸去。

吼……

感受到危险,血宰低吼一声,最终还是倔强的没有松口。

嘭!

在我冲到血宰面前的时候,血宰的攻击,落在了灵血豹王的肚子上。

一声巨响,灵血豹王的身体都变形了。

口中喷出一股血,直接倒飞了出去。

而我的攻击,也因为灵血豹王缠住血宰,而落在血宰的胸膛。

血宰的几根肋骨,当场被打断。

嘴角渗出血丝,也飞了出去。

“血王!”

我顾不上继续追击血宰,双眼猩红的痛苦大吼一声。

急速朝一旁,身体快要狠狠砸在墙壁上的灵血豹王冲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形出现。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