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废掉血阳宗少爷

轰哧!

即使我提前去防御。

但是那狂暴的灵力,还是将我震得暴退了十几步,才算是勉强站稳。

“好强的灵力!”

我心中暗暗震惊一声,这次算是真正遇到对手了。

我站稳后,迅速恢复体内絮乱的气息。

目光,打量起面前这名,突如其来的这道霸气男人。

男人身材高大威猛,皮肤呈古铜色,如金属一般。

浑身都是大块的肌肉,就如同世俗那些健身房中的猛汉一般。

一身白色的长袍,无法完全遮掩他身上散发的恐怖威亚。

一眼看去,就知道他是久居高位的强者,满脸的横肉。

身上几道如蜈蚣一般的伤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不过,他在恐怖,此刻也和我同样如此。

身形急速的暴退十几步之后,才一个踉跄,强行站稳。

满脸震惊地看向我。

迅速的平稳下气息后,张嘴准备对我说些什么。

但目光突然注意到旁边地上,惨不忍睹的血阳宗大公子。

顿时间,他整个人都有些癫狂了。

浑身灵气不断暴涨,双眼急速充起血丝。

虎躯一阵颤抖,双拳不受控制的紧紧握起。

在看向我的时候,他眼中的杀机更浓。

但还是先转身跑到血阳宗大少爷的身边,直接将其从地上抱起来。

痛苦的大声喊道:“儿子!”

“父亲……啊……呜呜……”

“你终于来了,父亲……求求你快救救我,我快要死了……”

“您一定要为儿子报仇,将这群混蛋给我碎尸万段!”

……

血阳宗大少爷,看到这强者的到来。

顿时将唯一还能动弹的头颅,埋进男人的怀里。

撕心裂肺的大声哭喊起来。

在男人面前,他放下了浑身所有的狂傲嚣张,就是孩子见到父亲一样的柔弱。

而我,也瞬间知道了男人的身份。

血阳宗大少爷,叫他父亲,而两人的长相,也如同一个大版本一个小版本。

他,俨然就是血阳宗的门主,血宰。

血宰看着自己儿子,被人在自己地盘,折磨成这副模样。

四肢全部被废,偏偏还留有一条性命在。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自己的儿子还有一口气。

还是应该痛苦,自己的儿子都被折磨成这样,还被强行控制着不能死。

一个人,不管他有多么残忍,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十分在乎的。

尤其是血宰这种,十分护犊子,偏偏还只有这么一个儿子的他。

此刻,怎能不怒。

“儿子,你放心,父亲一定亲手为你报仇!”

“父亲到时候,让噬九天这个畜生,跪在你面前,向你道歉求饶。”

“还有你的四肢,你也放心好了,父亲最近正好得到了上古秘法,专门可以移植肉身各种部位。

他抱住他的儿子,一脸坚定的霸气安慰道。

紧接着,将一枚灵丹迅速给他儿子服下。

这才起身,朝我看来。

“噬九天,我血阳宗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对我儿子下如此狠毒之手?”

“整个灵界,都说你是恶魔,大多数宗门都怕你,但是我血宰不怕!”

“你今天若是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让你死都不得好死,绝对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血宰的声音,冷漠霸气。

我一脸轻蔑的看向血宰。

他的实力固然恐怖,但我并不畏惧。

我冷哼道:“想杀我,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下辈子,同样不可能!”

“因为你和你儿子,得罪了我的人,就都得死!”

听到我的话,血宰眯起了双眼。

“你果然和传说中一样嚣张!”

他冷漠一声后,突然对着空气大声道:“出来吧!”

随着血宰的一声命令。

又是一道身影,从大厅外,一个闪现出现在血宰面前。

那速度快到,其他人无法用肉眼捕捉到。

“噬九天,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这道身影出现后,并没有像之前的血宰那般,冲过来试探我的实力。

只是,站在血宰旁边,一脸玩味儿的看着我,打趣一声。

他一身黑色的袍子,显得威武霸气。

但我,并不觉得他恐怖。

而是同样的,对他露出了一抹戏谑的笑容。

我毫不给面子的打击起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你这手下败将!”

“你这次跑来血阳宗,难道是还想再尝试一次,如同丧家犬一样逃跑的刺激?”

“还是说,你这废物,就是喜欢被我虐?”

其实,看到这男子的出现,我还是蛮意外的。

因为,他正是之前,被我打的落荒而逃的,猎杀派的派主。

意外过后,我同时有些欣喜。

因为这段时间,我一直想将他找出来,彻底的斩杀。

不在给他,第二次逃跑的机会。

但是他从我那一夜的大战之后,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

没想到,这家伙原来是躲在血阳宗,投奔血宰来了。

偏偏这血宰不争气的儿子,也得罪了我。

那今天,正是我斩杀他们两人的好机会。

今晚过后,灵界也该再一次的爆发一阵巨大轰动。

不少势力,也将会因此而开始重新洗牌。

派主听着我的侮辱,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噬九天,上一次特殊情况,我败给了你,但是这一次,我和血宰门主联手,必定让你粉身碎骨!”

派主握住拳头,大声怒斥道我。

“希望你待会儿,骨头还能像你嘴这么硬气,千万别再和死狗一样逃跑了!”

我冷哼一声。

旋即,将体内早已运转起的大道天衍经,和燃魂秘法中的灵力。

纷纷运进手中的烈焰长矛。

身边的灵血豹王,也是战意浓浓的站在我身边。

因为刚才,吞噬了很多强者精血的缘故,它的气息也更加恐怖。

“血宰老兄,噬九天身边那头畜生不错,你有办法降服吗?”

“若是可以,那就请你出手帮我降服,我之前答应你的那些条件和好处,在给你翻一倍!”

“而且,我也愿意,以后重新建立起猎杀派之后,作为你们血阳宗的分派势力!”

派主看着呲着獠牙的灵血豹王后,顿时眼中精光一闪,对血宰抛出巨大的诱惑。

显然,这家伙对降服灵血豹王,还是充满了渴望。

但是,灵血豹王岂能是他们这些废物,所能降服的。

它是神之遗迹中的灵兽,充满了灵性。

当初被我降服后,就彻底的成为了我一个人的灵兽。

而且还被我,滴血认主过。

神之遗迹的真正主宰噬九天,如今也被我带入了灵界,这灵血豹王,怎么可能会被降服。

“好,我答应你!”血宰看着灵血豹王,虽然眼中也有些炙热。

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同意派主的请求。

或许,在他看来,重建的猎杀派势力,比这只上古灵兽,更加的重要。

“血王,这家伙又对你动了心思,你这次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既然他对你念念不忘,你就将他成为你肚子里的,一坨粪便吧!”

我摸了摸灵血豹王的脑袋,玩味儿道一声。

“吼!”

灵血豹王顿时低吼一声,显得十分兴奋。

因为一般情况下,我只允许它吞噬强者精血,并不残害尸体。

但是这派主,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残忍了。

紧接着,灵血豹王身形轻盈的朝派主扑去。

派主眼中是,又畏惧又欣喜。

“杀!”

血宰大喝一声,也冲了过来。

他的目标不是灵血豹王,而是我。

行动速度上,比我还要快一些,让我十分意外。

我的眉头也不由皱起,脸色凝重。

血宰眼看着就要冲到我面前,他目光又瞟了眼,我身边不远处的方子怡。

大声道:“方家小丫头,你还不动手,等什么?”

显然,血宰是误以为,这方子怡是留下来帮他的。

方子怡顿时冷笑一声,手中灵剑紧握,立马站在我身边。

“我当然是,等着杀你!”

听到方子怡的话,血宰顿时有些懵逼。

派主则顿时提醒一声。

“血宰老兄,我忘告诉你了,这方家的小咋表,和噬九天有一腿,将她一起斩杀了!”

上一次,他派强者去万崇宗搜寻我的下落,被方子怡将我带出去的事儿,他还是很清楚的记得。

“既然如此,那这个小剑人,我要定了!”

血宰回过神,顿时一阵邪恶的笑声响起。

而他也已经冲到了我面前。

我手中烈焰长矛,不断朝他刺去。

但他那魁梧的身材,却十分灵活的左闪右躲,没有被攻击到一下。

反而是我,被他的拳风,震碎了身上的衣服。

“小剑人,我早就想占有你了,可惜你们方家不得罪我,我也不好对你动手。”

“但今天,你来我血阳宗帮噬九天搞事儿,那就怪不得我了!”

“只要你将我伺候的爽了,我倒是可以考虑,留你性命,以后做我的玩物!”

血宰一边躲避我和方子怡两人联手的攻击,一边对方子怡说着,不堪入耳的言语。

方子怡俏脸又红又白,浑身杀机释放到了极致。

“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方子怡冷哼一声。

直接拿起灵剑,对着血宰的那个地方刺去,显然是准备将血宰的拿东西废掉。

她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血宰被我拖着。

方子怡凌厉的剑意,还是将血宰腿上那啥的裤子,砍出了几道口子。

其中有一道,看起来十分惊险。

纠缠那么一丝丝,就要达到那个地方。

血宰简直要疯了。

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被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子。

拿着灵剑,追着要割他那东西。

“方大小姐,你今天要是帮噬九天大人,真的废了血宰这老混蛋那啥,我送你一件宝物!”

一旁,辅助灵血豹王和铁牛,攻击派主的安强。

对方子怡大叫一声。

“好!”

方子怡面无表情地答应一声,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停留。

旋即,她威胁起了血宰。

“血宰,我劝你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受死,我倒是考虑,给你儿子留下那东西!”

“你再强,终究不是噬九天的对手,所以还是停手吧!”

“否则,我将你儿子和你那东西,一起割了,喂我方家看家灵犬!”

血宰闻言,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他嘴角一抽狠狠道:“小剑人,就凭你这句话,我血宰今天就让你明天无法下床!”

“噬九天,帮我拦住血宰!”

就在这时,方子怡突然大喝一声。

紧接着,整个人身形猛然跃起。

手中的灵剑,赫然对准了一旁,地上的血阳宗大少爷的那里。

“不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