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悲惨的冯佳

斩杀后,我将尸体直接随手朝大厅中,铺着红色大地毯的台子上,扔了过去。

紧接着,便是铁牛他们三人,也同样的将尸体扔向台子。

大厅内,所有目光,顿时间朝我们兄弟四个看了过来。

他们一个个嘴角抽搐,眼中布满震撼。

有的,更是充满了愤怒。

他们所震惊的是,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里杀人。

愤怒的,则是因为我,坏了他们的好事儿。

而我之所以控制不住的怒火滔天,则是因为他们这间大厅的台子上,原本正在进行着的事儿。

台子上,是一群排列整齐的年轻漂亮女子。

这些女子,年龄小到有十岁左右的孩子,大到三十岁左右的女子。

每个女子,都穿着一件若隐若现的单薄白纱,几乎可以将里面看透。

而她们的双手,纷纷被灵链结结实实的捆绑着。

脚腕处,也同样被灵链捆绑,而且还想所有女子的脚都连接在一起。

她们即使想要逃跑,都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一排女子,一次性就是十几名。

而台子下边,还有正准备上场的其她年轻女子女。

她们同样被灵链控制着,每个人的身上,透过薄纱,都可以清晰的看到,受了很多皮肉伤。

显然是,遭受了血阳宗这群畜生的折磨。

而她们的身边,还站着几名,手持灵剑的强者看守。

其中一名,则是拿着灵鞭,只要有女子不听从命令的时候,便会狠狠的抽打。

而我要寻找的冯佳,赫然是台子上这群女子当中的,其中一名。

我根本没想到过,我带到灵界来提升实力的人,竟然会遭遇这种非人的对待。

铁牛他们是我的好兄弟,我当他们如亲兄弟对待。

而冯佳因为是女子,我则一直那她当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待。

看着自己的亲人,被当做畜生一样的折磨,谁能受得了。

更何况我这种,将身边的人当自己的命一样珍惜的人,更加受不了。

“你们是什么人?”

台子前,几名坐在大椅子上的强者中,一名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六岁,和我差不多大小的青年,顿时怒声呵斥。

旋即,他又对血阳宗的弟子们咆哮道:“给我上,全部抓活的,敢扰乱我的好事儿,我让他们生不如死!”

“我要将他们身上的皮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将他们的手指脚趾,一根一根掰断。”

“将他们的血,慢慢的放尽!”

……

青年越说越兴奋,双眼都有些通红,就放佛在说一件,令他多么激动的好事儿似得。

而我身上的杀机,也是随着青年的话,越来越冷。

因为他的手段,已经不是残忍了,而是变太扭曲。

我嗜血的眸子看向青年:“你说的很好,待会儿我就让你用你说的这种死法死!”

“哈哈哈……小子,你倒是真够狂的!”青年听到我的话,顿时狂笑起来。

紧接着,他继续对血阳宗弟子下令道:“给我先把这个小子抓住,我要先教训教训他!”

青年所指的,赫然是我。

坐在他身边的两名,实力在元婴后期的家伙,冷冷一笑。

身形顿时离开椅子,高高的朝我飞来。

人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将他们元婴后期的实力,施展到了极致。

对此,我一脸不屑。

如今就连化身后期强者,我都无所畏惧。

他们元婴后期实力,在我面前还不够我一只手打的。

“烈焰长矛,出!”

我低喝一声,连看都懒得去看那两人。

嗖!

烈焰长矛骤然间从燕都春秋图里射出。

但是,在其他人看来,这烈焰长矛就是从我体内射出的。

他们纷纷皱起眉头,显得十分意外。

毕竟,能从体内射出灵器的,这还是第一次遇到。

噗!

紧接着,不等两人看清烈焰长矛,身体便已经被穿透。

两道血柱赫然喷出,两人直接在半空中,失去了生机。

到死,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因为烈焰长矛的速度,如今已经快到了,化神初期实力之下,无人能够看清楚。

这一幕,让那主座的青年,顿时张大了嘴巴,脸上也多了一抹畏惧。

“快……快……快去通知我爸,让他派顶级强者过来,快点……”

青年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双手死死的扣住椅子的扶手,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而他背后,则是如铁桩一样,站立着一名七十多岁的白发老头子。

他因为此刻的紧张,身上的化神初期气息,也是显露了出来。

有化神初期强者保护,我一眼猜出,主座的青年,必然就是血阳宗宗主血宰的独生子儿子了。

都说这家伙变太,今天看到大厅里面,不堪入目的场面,我才发现这家伙,的确是,有着严重的心里问题。

台子上的那些女子,其中大多数长得比较漂亮的,几乎都被血阳宗的强者控制着,站在他的身边。

很显然,这些女人肯定都是被他自己挑选中,然后带去折磨享受的。

而其他人之所以来这里凑热闹,则是因为,这血阳宗大少爷所挑选后剩下的女人,便是可以卖给他们带走。

因为我进来的时候,他们每个人身边的小桌子上,都堆放着大堆的灵石。

而且还有人,正手里举着写着灵石价格的牌子。

就如同在世俗的拍卖一样。

很快,就有人拍买到台子上的漂亮女子。

这群畜生,将女人当做宝物拍卖,我虽然愤怒,但是肯定不会多管。

毕竟,我不是什么圣母。

灵界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依靠我一个人,也肯定照顾不过来,毕竟也不现实。

但是,血阳宗偏偏要作死的动我身边的人。

动我的人,那就是触碰我的逆鳞。

触碰我的逆鳞,就必须死。

大台子上的冯佳,看清了几名杀神一般的人,是我和铁牛她们之后。

她拼命的挣扎起来,委屈的泪水,如瀑布般滑落。

嘴巴张大,想要对我们说什么,但我发现,她此时竟然根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周围其他女子,也是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疯狂的挣扎。

但她们同样,都不能发出声音。

这让我的怒火,直接提升到了巅峰。

“都给我老实点,谁在敢乱动,我立马弄死她!”

看守的强者,满是愤怒的对一群女子呵斥。

“畜生,都去给我死!”

屠夫双眼通红,手中轮着灵剑,大吼着扑了上去。

冯佳是被血阳宗强者,从他身边强行带走的。

原本,他还以为那些畜生,就是看冯佳长得漂亮想要带走去做他们的女人。

或者是,看冯佳的天赋不错,想要将她带去培养。

却没想到,冯佳竟然是被带走,遭受着这种折磨。

在满满的内疚感的充斥下,他的理智都要丧失了。

“哼!不自量力!”

看守冯佳她们的强者看到愤怒的屠夫,轻蔑的冷哼一声,连躲都懒得去躲。

叮!

当屠夫冲到他们面前的时候,这时才有人拿起灵剑,朝屠夫猛地一劈。

两把灵剑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道剧烈的火花,滚滚的灵气,更是将屠夫手中的灵剑震飞了出去。

那些强者的实力,虽然都是元婴期的弱比。

但是屠夫的实力,比起他们更弱,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那强者击飞屠夫的灵剑后,朝前一步跨去,手中的灵剑对着屠夫的脖子,没有丝毫犹豫的狠狠斩去。

屠夫瞳孔骤然瞪大,这一剑要是落在他的脖子上,他这辈子注定是算玩完了。

我紧握烈焰长矛,准备扔过去的时候。

我发现铁牛已经冲了过去,这次松开了口气。

对付这些家伙,铁牛的实力还是足够了。

“滚!”

一道猛兽般低沉的怒声,从铁牛喉咙发出。

铁牛没有多余的花哨动作,只是大拳头猛地朝那强者挥舞过去。

而那强者也不弱,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中期。

在灵界,也是差不多有资格,可以建立属于自己的小门派的人物了。

他见铁牛,几乎都是用蛮力解决对手的,所以并没怎么将铁牛放进眼里。

还以为,铁牛和屠夫一样弱。

轰哧!

然而,当铁牛达到他身边的时候,顿时爆发出了元婴后期的实力。

那强者满脸懵逼,手中的灵剑眼看着就要落再屠夫脖子上了,但是他的身体已经被磅礴的灵力,震飞了出去。

体内的肋骨,更是断裂了好几根。

“不好,这家伙实力已经达到元婴后期了,大家一起上!”

另外几名看守冯佳这群女子的强者,纷纷面色大变。

齐齐冲向铁牛,其中还有元婴后期实力的强者。

看到这一幕,我神色也微微凝重了。

若是只有一名,实力哪怕是比铁牛高一个境界,在元婴巅峰,我都无所谓。

因为如今的铁牛,因为修炼天魔经的缘故,和我一样,可以越级杀人。

但是现在,虽然一群强者实力都要比他弱,但这里毕竟是血阳宗的老巢,强者实在过于太多。

他们一起联手,铁牛显得十分吃力,身上很快就多了不少伤痕。

“血王,出来!”

此刻,我也不得不将我的灵兽放出来了。

吼……

灵血豹王在燕都春秋图中,早就感受到了我外界在动手。

它早就蠢蠢欲动,好几次都想冲出来,但是因为没有我的命令,它也不敢贸然行动,更没发打开燕都春秋图。

顿时间,听我的命令,燕都春秋图一开启,它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

猩红的双眼中,满是兴奋。

没有任何的耽误时间,一出现就冲入人群,专挑实力最强的开始。

“长矛,灵豹……不好,是噬九天这个恶魔来了,大家快跑!”

“这是血阳宗招惹到了噬九天这魔鬼,和我们无关,大家快离开!”

……

一些人,之前就感觉我眼熟。

当他们看到烈焰长矛和灵血豹王后,顿时反应了过来。

一想到之前,就连猎杀派都被我覆灭了,此刻他们还哪里敢继续留在这里。

原本,还因为有血阳宗的存在,对于我们四尊杀神,他们倒是并不怎么畏惧。

反而当做看好戏,兴奋之极的看着血阳宗的弟子,和我们交手。

但是现在,他们全部清醒了。

“今天一个都别想离开!”

眼看着人群纷纷朝门外涌去。

安强赫然阻挡在了门口,浑身释放起他的化神初期气息。

这让众人纷纷傻眼。

他们这边,在场实力最强的,只有站在主座青年背后的那个白发老头子,是化神初期实力而已。

面对安强,他们实在没有勇气去反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