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三章 自以为是的爱情

看着陆一菲丢过来的离婚协议书,我才忽然明白怎么回事,在她们离开前,陆一菲确实说过,让我帮她盯着公司一段时间,等她们回来了就让我和陆一凡离婚。

在陆一菲和陆一凡看来,离婚对我来说就是解脱,但她们不知道的是我已经慢慢地习惯了这段婚姻,忽然说离婚,我心里说不上的难受。

见我沉默不语,陆一凡忽然微微一笑,开口道:“张泽,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里,其实挺开心的,说真的,我曾经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结婚,没想到姐姐真的帮我找到了你,跟你结婚,我真的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陆一菲此时也不插话,说完要跟我接触协议之后,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陆一凡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当初姐姐刚告诉我说,帮我找了一个很靠谱的男人的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开心,还没有跟你见面的那几天里,每天晚上我都是拿着你的照片入睡的,然而后来,当我知道了你是为了自己的女朋友,才选择入赘到我们家里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难过,在我看来,我就是一个第三者,是我插入了你们恋爱,才让你们分手。”

说道这里,陆一凡的眼睛忽然红了起来,泪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看到她哭了,我却有种心疼的感觉,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陆一凡结果纸巾擦了擦泪水,笑了笑说:“张泽,你可别误会,我这可不是因为要跟你离婚了才流的泪水,而是想起你跟那个女孩的故事,觉得十分的感动,这辈子,或许我都没有机会拥有这样的爱情了吧?不过能跟你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结婚,我已经十分满足了。”

此时我的内心也满是复杂之情,看着哭哭笑笑的陆一凡,心疼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同情,但我肯定的是,眼前这个女孩,让我一直很心疼。

入赘陆家,陆一菲和陆一凡从来没有主动针对过我,即便陆一菲时不时的会跟我生气,甚至打过我几耳光,但我都可以理解,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我的错,有一次甚至差点因为我的疏忽而害死了陆一凡。

“一切都过去了,就当做是我做了一个美梦,现在梦醒了,张泽,我们离婚吧!”陆一凡微笑着看着我,眼中泪水转动,但脸上却挂着十分柔和的微笑。

看了眼陆一菲,此时陆一菲的目光也看向了我,忽然开口道:“当初选择跟你签订十年的协议,本就没有指望过要给一凡找一个永久的爱情,我只是想着用十年时间,来让一凡体验到一个完整的女人的人生,除此之外,还有我父亲的威胁,如果不给一凡找一个合适的男人,她就真的要嫁给林氏集团了,林氏集团的林峰是什么样的人,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我却十分的清楚,跟他这样的男人结婚,别说一凡不会同意,就是我也绝对不可能同意,如今一凡既然说要跟你离婚,那我们就解除协议吧!你放心好了,协议是我们主动要求解除的,你不用赔偿任何的违约金,反而我会给你一笔钱,你在陆家的这大半年来,也帮了我不少,早已经偿还了当初我给你的五十万,签字吧!离婚后,我们还是朋友。”

我看了眼陆一菲,又看了看陆一凡,此时两女的眼中都是十分的平静,而陆一凡的眼中隐隐有些泪水在滚动。

陆一凡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接过陆一菲递过来的签字笔,我却迟迟不能下定决心。

当初答应陆一菲结婚的时候,我就想着有一天等自己赚够了五百万,就跟陆一凡离婚,赔偿五百万违约金,然而真的到了这一天,而且不需要我付出任何违约金,只要签了字就能结束这段婚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难下决定。

如今我跟苏婷早已经彻底的结束了,那天又在黄鹤楼跟苏婷发生了关系,虽然还没有搞清楚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苏婷一定不会原谅我,否则她也不会离开了。

我跟苏婷早已经没有可能了,并不是说我跟她没希望了,我现在才想赖着陆一凡,而是结婚的这大半年来,虽然两人并没有过夫妻之实,但毕竟也一起生活了大半年,在我心中,或许早已经见她当做了自己的妻子,现在忽然说离婚,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签这个字。

“怎么?你嫌我给你的违约金不够?”陆一菲见我久久不能下定决心签字,她忽然皱眉问道。

我根本就没有看违约金是多少,她这一提,我下意识的找到了违约金那一快内容,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答应赔偿我五百万。

这跟我违约的情况一样,我记得很清楚,当初签订协议的时候,只有我违约的情况,并么有说陆一菲违约的情况,也就是说,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是离婚了,违约的人就是我。

我根本就没想到陆一菲现在会选择给我五百万,听了她的质疑,我才如梦初醒,连忙拒绝道:“菲菲姐,我不是那种人,别说是五百万了,就是一块钱,我也不会接受。”

听了我的话,陆一菲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点,皱眉道:“这笔钱是你应得的,当初在整个米方市的安保公司都拒绝跟我们非凡合作的时候,你以启点安保有限公司的名义帮我度过了难过,如果不是那一次你帮了我,或许非凡早就破产了,还有这一次我不在的日子里,白秘书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如果不是你,公司现在已经属于陆军了,于私欲公,这五百万都是你应得的,如果其他内容没什么问题了,那你就签字吧!”

我看了眼陆一凡,她这时候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着需要我签字的位置半晌,我忽然放下了笔,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陆一菲:“菲菲姐,我暂时不想跟一凡离婚。”

听了我的话,陆一凡猛地抬起了头看向了我,而陆一菲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两女显然都没有想到我会拒绝离婚。

“为什么?”陆一菲开口道。

我微微一笑,目光尽可能柔和的看向了陆一凡:“自从跟一凡结婚后,我就没想过这么短时间内跟一凡离婚,以前是我的错,是我忽略了一凡太多,才导致我们俩人的感情没有丝毫的发展,既然结婚了,即便是个有虚无实的婚姻,我依旧愿意继续经营下去,尽可能的付出感情,总有一天,我跟一凡会真的相爱。”

我的眼中满是真诚,这也是我心中的话,这一次去米国治疗,陆一凡并没有被治好,基本上可以确定,她永远也无法再站起来了,这样的女孩,我实在不忍心伤害。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很残忍,我们现在是没有感情,可不代表我们不能培养感情,像是我爷爷那一辈,就连结婚的那天都没见过老婆,直到晚上洞房了,才知道自己的老婆长什么样,那时候生活那么的艰苦,爷爷和奶奶都能孕育爱情的结晶,我和陆一凡有什么不可能呢?

本以为自己的这番话会让陆一菲和陆一凡改变主意,谁知道我刚说出这番话,短暂的沉默之后,陆一凡忽然情绪十分激动了起来,流着泪水哭着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要替我做决定?当初你跟你的前女友就是你这样默默地付出,自以为自己瞒着她就是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但你这根本就是自私,爱情是无私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应该是两个人一起承担,你瞒着你的前女友,就是不相信她,不相信她能一直等你,等你有一天有能力违约的时候去娶她,现在你又这样对我,我知道,你是可怜我,看我这双腿再也治不好了,害怕没有人愿意娶我,所以就不愿意离婚对不对?凭什么?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一脸的愕然,没想到陆一凡会说出这番话,看着情绪激动的陆一凡,我忽然间明白了,她或许早已经爱上了我,否则此时也不会这么激动了。

陆一凡没有停止,继续愤怒的说道:“你以为自己默默地在背后为别人付出了,就很伟大了吗?当初姐姐的公司遇到危机,你瞒着我,瞒着姐姐,瞒着所有人,跟朋友借钱,来开一家只有空壳的公司来帮助姐姐,你觉得你这样做是不是很伟大?我告诉你,你这不叫伟大,而是自以为是。”

说完,陆一凡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哭泣,放声大哭了起来,虽然见过陆一凡流泪,可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情绪这么激动,哭的这么伤心。

陆一菲此时双目通红,看着陆一凡哭了,她的泪水忍不住也流了下来。

看着拥抱在一起痛苦的女孩,我的心情更复杂了,陆一凡的那些话也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脑海响起,难道这样做,真的是我错了吗?

我瞒着苏婷,入赘陆家换来了五十万的治疗费。

我瞒着陆一菲和陆一凡,借钱开了公司帮助陆一菲。

如今我又不同意离婚,何尝又不是因为对陆一凡的同情?

我在默默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从没有考虑过她们的感受,难道说,这一切真的都是我的自以为是?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