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方小姐,里面请

虽说,如今铁牛的实力有了很大的提升突破。

相比于一般的强者的确也算是强大。

但是,眼前我们说要去面对的强敌,是化神后期强者。

他的元婴期后期,距离化神后期还相差很多。

只要血阳宗的宗主想,那他便可以一只手轻松解决了铁牛。

“我们兄弟受了伤,我必须去报仇!”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

铁牛这家伙,不仅性格变得更加冷了。

脾气,也是变得更加倔强。

对于我的其他命令,他都可以听。

但,唯独涉及到,我们世俗这些兄弟的时候,在想组劝他的时候,就比较困难了。

就在这时,屠夫也说话了。

“张哥,你要是现在去报仇的话,那我和铁牛,肯定会跟着你一起去的。”

“我们兄弟几个,必须要并肩作战。”

“除非是等以后,你的实力在继续强大一点,我们才可以放心让你一个人去!”

孙修齐看着我这两个世俗兄弟的坚定,顿时苦涩的一笑,对我道:“张泽,不如就带上他们一起去吧!”

“而且那血阳宗的宗主,原本就不是好对付的,但血阳宗中的强者,可不止他一个。”

“化神初期的强者,对你来说,虽然不是什么事儿,但是血宰一旦缠住你,其他弱者也会让你很困难。”

听孙修齐这么说,我微微犹豫了。

他的的确有道理,我和铁牛一样,在众多强者面前算是强悍。

但终究,没有达到最巅峰的位置。

所以一个人,面对实力相当,境界还要比自己高的强者,周围再有其他实力强者对我动手。

一个人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

“好吧,那就走吧!”

最终,我叹了口气,只好答应了下来。

离开前,我对孙修齐说道一声。

“师父,虚空门这边要是有什么敌人,就立马通知我。”

当我带着两个兄弟,来到虚空门外的时候。

安强看着我身边的铁牛,微微疑惑。

他来虚空门也有几天时间了,平时因为性格偏向内向,也不怎么和虚空门弟子说话。

但是,和虚空门的弟子倒是都认识,也几乎全部见过。

唯独铁牛,他是第一次遇到。

“张公子,这位师兄以前怎么没见过,他是……”

安强问道一声。

我随意的解释了一番,介绍道:“他也是我从世俗带来的好兄弟,叫铁牛!”

解释完,我继续道:“安强,我先带我两个兄弟出去一趟,如今你在虚空门也有些时间了。”

“今晚在虚空门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去吧。”

“不然你们安家宗,也该着急了!”

安强虽然也很值得做我的好兄弟,但他毕竟是其他小势力的弟子。

虽然那安家宗,比虚空门更弱,待在安家宗也没什么出路。

但是,安家宗需要安强,我自然不能太自私的浪费了他的时间。

然而,安强这小子,也是一脸坚定的摇了摇头。

十分认真的对我说道:“张公子,我想在返回之前,先跟着你处理完今天的事情。”

“走吧!”

反正他的实力也不弱,带上去也能够帮我解决不少麻烦,而且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谢谢张公子!”

见我如此痛快的答应,安强激动的感谢一声。

旋即,他态度谦卑友好的,看向我身边的铁牛。

“这位师兄你好,我叫安强,是张公子的好朋友。”

下一秒,安强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

因为,铁牛看了安强一眼,只是平淡至极的嗯了一声。

就连多看第二眼,都没有。

就仿佛一尊,冰冷的铁人似的。

“我这兄弟,就是这种性格,你别太在意!”

我无奈的解释一声。

“没事儿,我能理解!”安强点点头,无所谓的说:“既然他们都是张公子的好朋友,那也就是我安强的好朋友!”

一行四人,在黑暗中急速穿梭。

在安强和屠夫两人的带路指引下,很快就来到了血阳宗附近。

我突然停下脚步。

屠夫紧张道:“张哥,怎么了?”

看得出来,屠夫越是靠近血阳宗,他越是紧张。

脸色都有些发白。

这显然说明,在我没遇到他之前,血阳宗的人给他的折磨,已经是铭刻在骨子里了。

这让我对血阳宗的恨,也是达到了极点。

“张公子,要不要我先进去打探打探消息?”安强也看向了我。

我摇摇头,直接道:“铁牛!安强!我们都易容吧,别用真面目露面了!”

铁牛倒是没有任何语言。

听到我的命令后,立马施展功法。

他浑身黑雾一阵浮现,旋即一只手抬起来,一休在面前一遮,等放下手的时候,容貌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

安强也立马施展他们安家的易容秘法,很快就变成了一张白俊的脸。

安强面色也微微凝重,说明这血阳宗的确不好对付。

他提醒道我:“张公子,就算我们现在易容,估计想要混进血阳宗,也很困难!”

“谁说要混进去了!”我脸上闪过一抹残忍的笑容,旋即罡气十足的说道:“我们正大光明的走进去!”

除非有时候,我不想打草惊蛇的时候,我才会在暗中,找地方暗杀了他们巡逻护卫的弟子,然后混进去。

其他时候,我张泽不可能畏手畏脚的。

更何况,今天我是来为我兄弟报仇的。

血阳宗要是识相不招惹我,那我便找出,欺负过屠夫的人报仇而已。

但他们要是敢作死,大多数人都出来挑衅我,那我不介意,将他们血阳宗从灵界抹除。

“张公子,这会不会有些冲动了?那血阳宗宗主血宰……”

安强一听我要直接走进去,他顿时就急了。

的确,化神中期强者,去挑衅化神后期强者,在整个灵界人看来,或许都是我狂傲了。

毕竟,每一个境界之间,所爆发的实力相差,都十分大。

但是,他们岂能知道我张泽的能耐。

我有燕都春秋图吗,对我灵气方面的辅助。

同时,还有灵血豹王和烈焰长矛,以及噬九天的各种提醒和辅助。

面对化神巅峰强者,我是自知作死。

但是,区区化神后期强者,只要对方没有什么逆天的本事和秘法,我都自信有一战,并且战胜的信心。

“张哥,那我呢?也……也要易容吗?”

就在安强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屠夫突然打断话问道。

我就知道,我张泽不会看错人。

血阳宗的人,虽然让屠夫十分畏惧。

但是,他并没有退缩丝毫。

眼中,也布满了对血阳宗的杀意。

之前的阻拦,他也不过是不想连累了我而已。

“你就不必易容了,以后再灵界,再有人看到你,也只会躲着走,绝不会再挑衅你!”

我霸气而又不显张狂的说道。

“好!”

屠夫当即点头答应,没有任何的不愿意。

很快,我们便发现血阳宗外,已经是豪车如云。

当然,在灵界的这些车子,并非是汽车,而是灵车。

至于品牌型号什么的,我也还没弄清楚。

只是看着这些霸气威武,充满灵气的灵车,肯定都是家中灵石宝物巨多,实力巨强的强者开来的。

“这血阳宗大晚上的,怎么还有这么多其他门派强者过来?难道是在给他们家晚辈过生日?但是时间也不对啊……”

看着那些灵车,安强喃喃的感慨起来。

“不管什么人,凡是动了我兄弟的,只要我铁牛今日还有一口气在,他们就必须全部给我死!”

正当安强看着那些灵车,认出了背后强者身份地位后,脸色更加凝重的时候。

铁牛突然冰冷霸气的说道一声。

“走吧,进去看看!”

我也催促一声。

既然是来报仇的,管他里面有什么人在。

只要惹到我,在我张泽眼中,那皆是蝼蚁。

“几门几个做什么的?有灵函吗?”

我们四人刚到血阳宗门口,便有人上前问道。

看门的几人,上下打量着我们,眼中有些不屑的气息。

毕竟,我们几人的穿着 ,在世俗的时候,就十分低调,让人看不起。

在灵界这种地方,就显得更加普通了。

因为其他强者穿的,几乎都是可以防御攻击什么的衣服。

而他们所谓的灵函,那显然就是世俗的邀请函一样的东西了。

就在这时,旁边又有一辆灵车呼啸而来。

灵车车门打开后,一道靓丽的身影走了下来。

先踩在地上的,是一双精致的鞋子。

露在外面的脚踝,咣滑百嫩。

一头乌发,高高盘起,浑身都是高贵的气息。

身穿一件,足以防御化神初期的靓丽红色衣服,彰显着她背后身份的强大之处。

毕竟,在灵界中,能够拥有阻挡化神初期实力的衣服,其身份地位都不简单。

她身材窈窕,血阳宗不少看门弟子,都是一阵的失神,眼中更是流露着邪恶的气息。

女子虽然长得精致漂亮,但一张俏脸,显得并不怎么愉悦,而是布满寒霜。

看着血阳宗的看门狗,俏眉微皱。

旋即,白暂的纤纤玉手,拿着一张有灵气波动的红色小本,随手丢给看门的血阳宗弟子。

这小本,便是灵界中的邀请函了。

“方小姐,里面请?”

血阳宗一群看门狗,立即点头哈腰的对女子做着请的手势。

但是,女子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

突然,就在女子一只脚,都已经跨入血阳宗门槛的时候。

女子突然停下脚步,目光朝我看来。

她的脸色顿时大变,白暂的俏脸,一时间似乎是因为激动,而有些微微泛红。

但很快,眼中闪过一抹失落,甚至多了一抹畏惧和拘束。

她毫不犹豫的转身朝我这边走来。

血阳宗的看门狗见状,纷纷迷茫的面面相觑。

紧接着,带头的看门口,立马朝我们几人厉声呵斥道:“你们几个,灵函到底有没有?有就拿出来,没有就快点滚蛋!”

今日来的,虽说很有可能都是血阳宗的客人。

但是,看着我们的穿着,这群看门狗也知道,我们就算是被邀请来的。

也一定不是什么大门派,所以态度十分恶劣。

“你狗胆倒是不小,连我朋友都敢阻拦!”

就在这时,女子已经来到了我面前,冰冷的声音顿时响起。

一起看门狗,瞬间懵逼的看向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