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去,还是不去

安强见我杀气腾腾,连忙拉了拉我的胳膊,劝道:“张公子,你别激动,先听这位师兄说完!”

“到底怎么回事儿?是谁把你伤成这样了?还有冯佳怎么了?她现在哪里?”

我声音冰冷至极的问道。

整个房间内的温度,骤然间猛烈下降。

众人如坠冰窖一般。

门外的朱悦和方颖等实力低弱的人,纷纷紧了紧衣领。

屠夫此刻还是有些虚弱,但他还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急促道:“是灵界一个叫血阳宗门派的弟子。”

“据那些强者说,他们好像是在为他们血阳宗的大少爷,抓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

“当时,冯佳妹子正巧易容到时见实效,被那群畜生给看到后,和其她女人一起带走了……”

听到屠夫的话,我更加愤怒。

原来,这些畜生,是专门抓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人。

而我,这也并非是第一次听到血阳宗这个名字了。

血阳宗大少爷,也同样不是第一次听说。

因为,当时我被从神之遗迹传送到灵界之后,正巧被传送到花丛门禁地被花残雨之后。

她们那群娘子军,便是将我误会成了那个血阳宗的大少爷。

当时,我就觉得这血阳宗的大少爷臭名远扬,俨然就是世俗中,那些有钱大势力的纨绔子弟一样的货色。

但今日,看到屠夫被欺负成这副狼狈模样,显然是在之前,遭受了非人类的对待。

这显然表明了,这个血阳宗的大少爷,比世俗那些纨绔子弟,还要恐怖残忍的多。

心理也是有着绝对的扭曲。

不过,我不管他是手段多么恐怖,又多么残忍狠毒的东西,又是多么的令人畏惧。

背后站着的势力,在灵界又是如何的恐怖。

他如今得罪到了我,彻底的惹怒了我。

那么,他们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轰哧!

愤怒之下,我浑身气息忍不住爆发。

一道恐怖的灵力,直接将我脚下的地面震成碎片,石屑漫天飞扬。

以及屋子里的灵桌灵椅,也同样纷纷破裂。

窗户也是伴随着一阵砰砰声,彻底炸碎。

顿时间,整个房间都似乎因为我的愤怒,而要塌陷一般。

身边的孙修齐几人,都是浑身一颤。

“张泽,我们虚空门会与你一起共进退,你别太担心你的好朋友们!”

孙修齐连忙安慰我一声。

朱悦和方颖也是劝道:“师兄,求求您别这样了,我们大家都很难受!”

“那些欺负我们的畜生们,一定会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的。”

“你先冷静下来,我们大家陪你想办法!”

能在灵界,遇到南离师父有关的虚空门,以及有蓝灵和朱悦她们这些师兄师妹的,我也的确十分感动。

我知道她们都是为了我好,此刻看这我难受的样子,她们心中也都不好受。

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们的安慰,却对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因为我愤怒的,并非只是屠夫和冯佳的事儿。

而是因为,由冯佳被抓走这件事儿,我想起了被武宗强行抓走的父母和苏婷。

以及,如今还下落不明,很有可能被敌人势力门派,囚禁起来的蓝灵和云倾城等人。

一想到他们,我觉得这种痛苦的感觉,比自己被敌人狠狠折磨欺负,还要更加痛苦。

因为我感到自己实在是太过无能,每天在自己人面前,看起来牛逼闪闪,很是强大。

可是,在这同时,自己身边最亲的人们,却又纷纷的被强大的敌人欺负。

而我,却是无能为力。

父母那边,我连去找上门要人的资格都没有。

蓝灵他们这边,我则是连找都无法找到她们。

嘭!嘭!嘭!

我越是感觉窒息,体内灵气和魔气越是沸腾的恐怖。

我即使已经在极力的克制自己了,但是体内仍然爆发出一道道恐怖的灵力。

将整个房间内,又是震得一塌糊涂。

屠夫也被我愤怒之下的滔天气势,吓得脸色一阵惨白。

连忙拉住我的胳膊劝慰了起来。

“张哥,你先别激动,都是俺不好,不该这么早告诉您!”

“那血阳宗势力十分庞大恐怖,就连派出来抓人的弟子,实力按照这灵界中的等级境界,都是在元婴巅峰实力了!”

“您才来灵界不久,实力肯定也还没进步多少,等俺们实力在强大一些,俺们再去救冯佳妹子也不迟……”

屠夫还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我顿时伸起手微微一摆,阻止住他。

我知道,屠夫的想法。

之前因为冯佳和他在一起,人被抢走了,他心中太过自责难受。

所以一看到我,就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的,连忙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想让我快点办法救人。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

因为我张泽带出来的兄弟,我心里比谁都清楚。

他此刻的焦急,完全是因为冯佳,并不是说是因为他受了欺负,想找我报仇什么地 。

如果被抓走的人是他,我相信他一定,就算是在承受非人地的折磨,也一定不会希望我去救他。

因为,他不怕他自己受折磨遭罪,就怕我会被他连累。

我若是为了他,而受伤什么的,他会更加痛苦。

这些兄弟的性格,几乎都和我一样,这也是他们之所以,能够成为我真正的好兄弟的原因。

然而,屠夫见身边其他人,都在劝我。

所以他很自然的想到,我才进入灵界时间不久,实力肯定比之前强不了多少。

毕竟,越往后修炼,进度便会越慢,实力很难再增长。

甚至,都不在是有浓郁灵气就能够提升突破的了。

不然的话,灵界一些小门派的门主,实力也不会可怜到,仅仅只有元婴期的各个境界了。

但是屠夫不知道的是,我来到灵界之后,实力反而很是逆天的突破了很多境界。

即使在我自己看来,突破前进的十分缓慢,但是比起其他人,以及在其他人眼中。

我这修炼提升速度,已经十分恐怖了。

毕竟,目前整个灵界,年龄在三十岁之下,实力达到化神中期的。

除了我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

即使有实力比我恐怖的,那也都是四五十岁之上的中年,要么就是七老八十的老东西了。

“安强,你可知这血阳宗势力如何?还有他们的门主,或者是最强者,实力是什么境界?”

这时候,我也冷静下来了不少,直接问道安强。

刚刚一时暴怒,和心中的自责,让我神志都有些恍惚。

我一心,指向血洗了这个血阳宗,甚至将他们门派那个畜生不如的大公子,直接扒了皮扒了骨。

但此时,我想到,若是这血阳宗和武宗一样,有化神巅峰强者坐镇的话,那我即使在愤怒也没用。

因为面对化神巅峰强者,已如今这个实力的我,只有死路一条。

而我也只能将这段仇恨,暂时先放下来。

可要是,他们血阳宗的最强者实力,在我可控制内,我必然立马动身,去血洗了他们。

让他们血阳宗,成为第二个猎杀派。

安强这家伙,虽然自身实力并不算是很强。

但是,他毕竟是这灵界的人,对于灵界事儿还是比较清楚。

而且他的本领就是专门打探消息。

所以,像这种简单的问题,对他来说肯定就是小菜一碟。

果然,听到我的话,安强立即点头回答:“血阳宗的实力,在灵界还是算比较有名气的大豪门了!”

“比起五大门他们肯定是差了很多,但是对于其他门派,还是相当恐怖的存在!”

“至于他们门主的实力,我就不是很清楚,但我现在出去打听,估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回来。”

安强这人办事儿也算利索,说做就做。

此时,一边回答着我的问题,一边就急着朝外走,要去帮我打探血阳宗的真正实力。

“安强,你先不用去了!”

不过,就在安强眼看着要走出门的时候,身边孙修齐回过神,连忙叫住了他。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看向孙修齐。

而他的目光,则是看向了我:“血阳宗的实力比猎杀派旗鼓相当! ”

“他们门派的最强者,就是他们的门主血宰,实力在化神后期。”

“虽说这血宰的实力,比猎杀派派主还要恐怖,但是这个血宰做事儿比较谨慎!”

“他担心自己的位置,会被其他强者夺走,所以一直在控制门派强者的实力修炼进度。”

“只有每次等他实力突破一个新的境界的时候,他才允许其他强者,继续突破!”

“否则的话,即使到了突破的瓶颈,也不能突破,谁敢冒犯他的命令,那便是死罪一条。”

“张泽,你现在要去报仇的话,恐怕有些困难,因为这个血宰手段太过狠毒诡异。”

听到孙修齐的这番解释,对于血阳宗的实力,我也是差不多了解了。

虽说和猎杀派实力相当旗鼓,但是让我却还是微微感到了那么一丝丝压力。

我有种感觉,这个血宰,绝对不好对付。

这人做事儿这么小心,又如此的护犊子,手段如此特别。

做事儿肯定是小心翼翼的,各个方面都可以考虑的十分周到。

所以我想,他的真实实力,也必然不会这么轻松的,让什么人都能了解的清楚。

同时,我也算是明白了,血阳宗的大少爷,心理为何会那般扭曲了。

因为,这完全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很好的例子。

“张公子,那可是化身后期强者啊,凭借我们的实力,也很难完全制服。”

“张公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还是等虚空门在继续强大一些的时候,再去报仇吧。”

“到了我们虚空门最辉煌的时候,整个灵界也不敢轻易挑衅我们!”

……

身边,几人在此劝慰起了我。

去?还是不去?

顷刻间,我微微犹豫。

但是很快,我便做出了一个决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