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快救冯佳妹子

因为这道身影,我太过眼熟。

冲过去完完全全的看清那张面孔后,赫然是我从灵界带来的好兄弟屠夫。

此刻,他沾满血迹的脸,已经不是用鼻青脸肿所能够描述的了。

他皮肤黝黑到了极点,如同F洲的黑人一般。

鼻梁已经完全塌陷,显然是鼻骨被人打断,不过这伤看起来已经是旧伤了。

说明他,之前就已经被人狠狠欺辱过。

身上的衣物也是破烂不堪,比世俗街头的叫花子还要落魄的多。

若不是因为和他太过熟悉,是我身边最铁的好兄弟之一,我都差点要认不出他来了。

而他的双臂,此刻也是全部断裂瘫痪。

其中一条,包裹着被灰土染脏的破白纱布。

上面满是干涸和新鲜的血液,俨然旧伤落上了新伤。

另一条手臂,则是刚刚被打断的,森白的骨头,都裸,露在外面。

这幅模样,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

我看在眼中,心里都在滴血了。

“屠夫!”

我忍不出大声低吼。

将他的身体,紧紧抱起。

“张……张哥?是……是,是你……吗?俺……俺难道是……是在做梦吗?”

屠夫虚弱的睁开眼睛,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我,喃喃的问道我。

而他的情绪,十分激动,双眼充满血丝。

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等我命令他先少说话的时候,他顿时昏迷了过去。

我的心中一阵刀绞。

尤其是,听到他这声张哥的时候。

这熟悉的声音,已经多久没听过了。

因为,世俗里的兄弟们都是这样称呼我的,也是十分亲切的声音。

而我期待这个称呼,也已经很久了。

当初,我带屠夫和冯佳以及铁牛来到灵界后。

铁牛从我还没有去神之遗迹的时候,就已经被安排在虚空门禁地中闭关了,至今也没有出关。

不过,我从神之遗迹回来后,也是去那禁地外看了一番,外面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增强,所以也没去打扰他。

至于屠夫和冯佳两人,他们表示要自己去灵界历练。

按道理说,他们两人应该在一起出现的。

可现在,竟然只有屠夫,而且还落入如此下场。

冯佳,则连影子都找不到,这让我不禁担忧起来。

屠夫现在有昏迷,也不能说出冯佳下落,我也顾不得再去多考虑。

连忙拿出一枚小灵丹给屠夫服下。

他的气息这才稍稳定下来。

此时的我,面色看起来十分平静。

但是熟悉我的兄弟们都会知道,此时这种状态下的我,越是表现的平静,体内的怒火更是沸腾。

一股股杀机,不断释放出来。

因为入了魔道,有微弱的魔气散发的原因。

周围一些势力过于低弱的人,在感受到我冰冷的杀意之后,连忙离开,连灵肉都不敢在吃,灵酒不敢在喝。

毕竟,这魔道本就是所有人畏惧的,如同血脉压制一般。

而灵界,又本是完全的以实力为尊的地方,所以感受到我所释放出的,带有魔气的杀机。

他们心中,便会莫名的产生敬畏。

这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

同时,更加的体现了魔道的恐怖。

尤其是,我所入魔道,是因为在神之遗迹当中,那魔天煞气丹的作用。

并且有噬九天的辅助,我的魔道要比灵界中的魔族,都是更加恐怖的。

若是噬九天那个年代,或许还是有些令人畏惧的。

但如今的魔道,也不过是空有虚名罢了。

就比如之前任家的强者黑袍,便是如此。

即使他修炼了魔族的功法,但最终同样被我斩杀。

此时我之所以会怒火滔天,并不是因为屠夫被欺负。

而是因为,他被欺负的太凄惨。

若是我不在场,不能正好遇到他,就刚刚他那虚脱凌乱的气息,估计活不过一分钟。

我的逆鳞,便是我身边的亲人和兄弟以及女人们。

而屠夫,又是我最铁的兄弟之一。

动他,那便是代表着动我,相当于触碰我的逆鳞。

尤其是他这幅模样,我怎么可能不怒?

“张公子?您认识这位师兄吗?”

安强这时候也跑到我身边,看着我在地上抱起屠夫,以及注意到我的异常。

强忍着心中的畏惧,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一声。

“嗯!”

我淡淡的回应一声。

安强并没有因为我的冷淡,而生气什么的。

因为,和我短暂的接触,他就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知道我此刻的心情。

便诚恳的看向我。

“刚才事情发生的太快,我也没注意究竟是什么人给这位师兄扔过来!”

“您先在这里照顾着这位师兄,我去四周找找。”

“我一定尽力,帮张公子找到那个人!”

安强以为外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我就已经很感谢他了。

毕竟,虽说当时在神之遗迹救了他一命。

但是,他险些被杀,也是因为我的出现。

所以,本该说他对于我,也没必要这般感激的。

“不用了,已经来不及了!”

我深邃的目光,看着远处的黑暗对安强说道一声。

若是在我第一时间,感觉到那名强者气息的时候,就直接动手的话,倒是还能够来得及。

但当时,我虽然感觉到了不善的气息,可因为这道气息,并不是对于我

所以我根本没有去理会。

因为在灵界这种地方,它和世俗不同,满大街随时的打打杀杀,十分正常。

所说也有人员管理,但是在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根本没人出面去管。

因为,那些人也不愿意得罪一些大势力。

除非是想虚空门那种,实在太过于渺小,在灵界没有什么地位的家族的成员。

若是敢在灵界街头动手伤人,才会有人立马出现。

在灵界,就是如此的势力。

但是,敢动我张泽的兄弟,我必然将他神魂俱灭。

我从地上站起来,将屠夫交给安强:“安强,你先帮我把我兄弟……”

原本,我准备让安强先把屠夫带到虚空门去,我一个人去找找刚才伤害屠夫的人。

但是,又想到如今在灵界,有很多从神之遗迹中回来的强者。

若是有比安强实力更加恐怖的敌人出现,那他们没有我的保护,便会更加危险。

尤其是,安强还需要背着受伤的屠夫。

想了想,我只好继续道:“算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说完,我亲自将屠夫背了起来。

“张公子,这种苦力活怎么能让你做呢,这位师兄还是我来被吧!”

安强见状,却是大惊失色,连忙请求要他来被屠夫。

并且一脸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张公子,我知道您心里是怎么想的!”

“你肯定是,感觉当时救我是因为你害的我,其实你完全没必要这么想!”

“因为,当时就算你不出现,我也会因为回答其他人的问题,而被那畜生所杀害!”

“所以,不管如何,您都是我安强的救命恩人,没有您,就没有我安强。”

“在我心中,您就是我的亲哥哥一样,所以您千万别把我当外人!”

若是其他人说这种话,我或许还会考虑真假。

但安强此时十分认真,我也特别的信任他。

紧紧因为他的人品,就算是不看着他的眼睛,我都能感觉到他的真诚绝对不会有假。

正是因为他的真诚,我当初才会铁了心的要保他。

尽管如此,此时要说不感动,那都是不可能的。

我坚定的摇摇头,直接赶路。

并对安强说道:“我相信你,我也已经把你当自己的兄弟了,不然当时你被传送到虚空门的时候,我也不可能因为担心你会受到危险,而将你留在虚空门了!”

“别多想了,只是这位是我的好兄弟,他突然受伤出现在我面前,我这个做大哥的,自然要亲自照顾好他。”

“别多想了,快点赶路吧!”

说完,两人身影在一道道目光注视下,脚下生风的迅速离开。

看到我们两人的惊人速度,一些小摊上享受美味的家伙们,纷纷傻眼。

他们的头上,更是有豆大的冷汗汗珠滑落下来。

面色,一阵后怕的惨白。

直到看不到我们的身影,他们才颤抖着,如同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似得感慨起来。

“这两人的速度,如此鬼魅,一看就是强者中的强者,如此年轻,我估计他们,很有可能是隐世门派的弟子!”

“我当时看他们身上没什么气息,还以为是两个弱小子,险些得罪了他们,我真是太作死了,还好他们走的快。”

“谁能想到,这么年轻,竟然就能够隐藏气息,而且实力还是如此恐怖,看样子这灵界,快要翻天覆地了。”

……

一道道感叹声,几乎都是自责和后怕,以及震撼。

就连之前,不少喝灵酒喝的醉汹汹,想要欺辱弱者的家伙,都是瞬间酒醒,颤抖了许久不能平静。

而我这边,则是一路飞快的赶回虚空门。

“张公子,你口中说的兄弟,是什么意思啊?这到底是师兄呢,还是师弟?”

路上的时候,安强有些迷茫的问道我。

“兄弟的意思,是世俗的称呼,就比如你我的关系一样,虽然不是血脉亲兄弟,但如血脉亲兄弟!”

我解释一声。

随后,两人一路沉默,急速的到达虚空门。

孙修齐也因为我带着人回来,而立即过来查看怎么回事儿。

当得知是我从世俗带来的好兄弟之后,并且又被灵界强者欺负。

他顷刻间也是怒火滔天,猛然一掌拍碎了宗门内的小石头灵椅。

十分诚恳的扬言,一定要为屠夫报仇。

而我这一夜,也没再去外面寻找蓝灵她们的下落。

毕竟,按照我那个办法,寻找起来进度也实在太慢。

帮屠夫治疗到天亮之后,他总算是醒了过来。

也算是从鬼门关前,捡了一条命回来。

“张哥……真……真的是你吗?”

屠夫睁开眼,双眼顿时红了,泪水也是一阵滑落。

紧接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情绪激动的催促起来:“张哥,俺对不起您……”

“俺没帮您照顾好冯佳妹子,您快去救救她……”

听到这话,我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双拳猛的紧握。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