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二章 离婚协议书

忽然被人在我身后捂住了嘴巴,手臂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我内心惊恐万分,什么时候身后有人了我都不知道。

然而刚准备挣扎,就听见一道熟悉的低沉声在我耳边响起:“是我!”

听见这声音,我顿时瞪大了眼睛,与此同时内心满是惊喜,因为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一直苦苦等待寻找的李杰。

李杰十分的警惕,发出声音之后才松开了我,转身看着李杰,我的眼中满是惊喜:“李叔,能看到你,太好了。”

李杰点了点头,目光警惕的朝着四周看了眼,这才小声说道:“先跟我离开!”

我二话不说跟着李杰转身离开,之前给李杰开车的司机也在,他开车拉着我和李杰一起离开。

半个小时后,在郊区的一处独栋别墅小院内,车子停了下来。

一直跟着李杰进入了别墅后,我才感觉松懈了起来,刚才一路上李杰一言不发,车子再走,但他始终目光警惕的关注着四周,让我一路上都是精神高度集中。

“李叔,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我的情绪有些激动。

李杰看看了我一眼,忽然开口道:“我已经等你一周了,如果今天还是没有碰见你,我都打算要彻底放弃了。”

听了李杰的话,我的眼睛有些红,李杰问道:“那天我们分开之后,发生了什么?给我详细的说一说。”

我连忙点头,将那晚跟他分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再说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依旧能感觉到当时的心惊动魄。

这一说就是半个小时,说完后,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些后怕,如果那天不是遇到了吴丝雨和小美女,估计就真的要永远的躺在那里了。

听我说完,李杰的神色中也满是复杂,看着我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是你的劫难,也是你的后福!现在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我连忙正襟危坐,说道:“李叔有什么任务你尽管吩咐,我听着!”

李杰点点头道:“接下来,我要离开米方市,而你,需要留在米方市,我要你给我盯着不夜城和黄鹤楼,这是我在米方市的大本营,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落入别人的手中。”

李杰的目光中迸发出一道精芒,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严肃认真的李杰。

我的心中确是惊涛骇浪,忍不住开口道:“李叔,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现在不夜城和黄鹤楼都已经落入到了那些人的手里,我根本就没办法对付得了他们。”

李杰冷笑一声,说:“他们想要把不夜城和黄鹤楼据为所有,还没那个本事,现在不夜城和黄鹤楼明面上是换了老板,但这也只是我的权宜之计,不夜城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依旧是我的,黄鹤楼有你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还有我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也就是说,无论是黄鹤楼还是不夜城,我们所占据的股份都在百分之五十以上,而现在黄鹤楼和不夜城的老板,他的手里则是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听了李杰的话,我一脸惊讶,本以为黄鹤楼和不夜城如今的老板都是黄老的人,现在听李杰这样一说,我才反应过来,李杰只是卖掉了手中的一部分股份,而不夜城和黄鹤楼实际上的掌权者,依旧是李杰。

“可是如果我留下来了,黄德海会不会对付我?”我有些担忧的问道。

并不是说我害怕事,只是黄德海敢对李杰下手,就说明了他的强大,否则李杰也不会离开米方市了,他都不能面对的强大敌人,我怎么可能应对?

李杰说:“放心好了,黄德海想要死的人是我,只要你小心点,黄德海也没办法公然对你动手,这里是米方市,他黄德海想要插足,也不容易。”

“我知道了。”我点头说道。

不管怎么说,李杰都是我的义父,帮我太多,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我的今天,他现在遇到危难了,我能做的一定不能让他失望。

“好了,该给你交代的就这么多,我该离开了。”李杰很是干脆的说道。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离开了,虽然有些不舍,但他都说了要离开,我也没办法挽留,李杰拿出一串钥匙递了过来。

接过钥匙后,我疑惑的问道:“李叔,这是?”

李杰说:“这栋别墅是我的资产,从今天起,这里就属于你,好了,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必须离开了。”

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拒绝,只能点头答应。

李杰被司机带着离开了,我一个人留在别墅内,内心满是复杂。

虽然跟着李杰很久了,也认了他当义父,可是跟着他这么久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很多,我忽然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他,他真的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吗?

随手就能给我一家米方市顶级夜总会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现在又随手送我一栋别墅,在他看来,这些似乎都是非常的微不足道一般。

当天晚上是在李杰送我的这栋别墅睡觉的,第二天天未亮,我就离开了别墅。

前段日子因为住院,好久没有锻炼了,因为身上的伤还未完全好,我只是慢跑了几公里。

刚准备去不夜城,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了眼,是个陌生的号码,不过还是选择接通。

刚接通,就听见李杰的声音响起:“张泽,你先不要回不夜城和黄鹤楼,昨天晚上的任务取消。”

李杰的话让我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立马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了李叔,那需要我怎么做?”

“什么都不需要你去做,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就当做是离别,以后或许我再也不会回米方市了,李叔对不起你。”李杰有些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浑身一颤,听到他的话,十分的惊讶,昨天晚上他才刚刚跟我说过,让我帮他盯着不夜城和黄鹤楼,这才一晚上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他忽然就改变了主意?还说以后不会回米方市了?

就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李杰的声音接着想起:“我已经跟黄德海交涉过了,以后他不会再找你麻烦,你安心的过你的生活,我这边还有其他的事情,先不说了,再见!”

李杰说着便挂了电话,听着手机听筒里发出的声音,我面如死灰,他跟黄德海到底是怎么交涉的?这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非常的担忧,但李杰既然这样说了,必然有他的理由,不过总算是有点好消息,以后至少不用再向现在这样东躲西藏了。

不知道为何,挂了李杰的电话后,忽然有种松懈了的感觉,自从跟着李杰之后,我似乎一直都生活的非常有压力,从不夜城的打手到了经理,后来再到黄鹤楼的老板,我的身份一直在不断的变化,现在忽然有种一身轻松的感觉,只是心中隐隐有些对李杰的歉疚,他给了我那么多,我却没能帮到他什么。

我似乎又失业了,之前因为害怕连累陆一菲和陆一凡,刚才李杰告诉我说黄德海不会找我麻烦,我终于可以回去了。

半个小时后,我回到了别墅,站在门口,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里的那对姐妹。

就在我内心挣扎的时候,忽然咔嚓一声,别墅的门卡了,接着就看到了一身职业装的陆一菲,她显然是准备要去上班了。

看到我,陆一菲一时间也愣住了,刚看到我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了她目光中的一丝惊喜,不过很快,她的脸上就挂满了寒霜,冷冷的开口说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消失了这么久,也不曾跟她们打过一个电话,确实是我的不对,我有些歉意的看着陆一菲:“对不起!”

陆一菲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旋即跟我错身而过,像是没有看见我一般。

一直等着她开车离开了,我才迈步回到别墅,刚进入别墅,就看见轮椅上的一道熟悉身影,自然是陆一凡。

还是和以前一样,她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柔和,微笑着看向我,缓缓开口道:“回来啦!”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陆一凡的轮椅旁边坐了下来,在她身上看了眼,似乎没有丝毫的变化,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她的双腿上。

“治疗怎么样了?”我开口问道。

陆一凡轻轻地一笑,很是淡定的说道:“米国的专家也不过如此,说是没办法只好,治疗了半个月,没有丝毫的好转,不过没关系,这都快二十年了,我已经习惯了。”

陆一凡说着,双目忽然通红了起来,我并不知道这半个月她们在米国的治疗是什么样的,但却能感觉到陆一凡的伤心和难受。

陆一菲带着她去米国治疗,本来是抱着希望去的,结果米国的专家却残忍的告诉她们,治不好了,这对正在花季中的陆一凡来说,太残忍。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眼前这个坚强的女子,可我却没办法帮助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良久,才叹息道:“你就是折翼的天使,虽然双腿不能行走,但也不是一无是处,你还是可以帮助菲菲姐的,不是吗?”

听到我的话,陆一凡像是压抑了许久的痛苦,在这一刻终于爆发,抱着我痛哭了起来。

而我的心情也是极其的低沉。

白天的时候哪里也没有去,一直在家里陪着陆一凡,晚上七点多的时候,陆一菲回来了。

她刚回来,就拿着一个文件袋向我走了过来。

啪!文件袋被她丢在了我面前的茶几上。

我疑惑的抬头看向了她,只见她一脸冷漠的看着我,说:“这是你和一凡的离婚协议书,离开前,我答应过你,等这次回来,就解除你和我之间的合约,同意你和一凡离婚。”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