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轰走花残雨

花残雨是彻底的傻眼了,手中的软灵剑,眼看着就要抵在我脖子上了。

她最终摇了摇,还是停止了出手。

用软灵剑隔空指着我。

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她俏眉皱了皱,转头问道花荣儿姐妹两人。

“你们确定,你们对我所说的那个传奇人物,就是他?”

“这混蛋,和你们所说的救命恩人,似乎大有不同啊!”

“你们老实交代,这混蛋是不是逼迫你们,说他是你们救命恩人的?”

很显然,在花残雨眼中看来,我完全就是个恶人。

她这一连几个问题,让花荣儿姐妹两人都有些懵逼。

“门主,使不得啊,你快点把灵剑放下,有话慢慢说!”

“门主,我慢慢给你解释,你先放下灵剑吧,我保证张公子绝对是好人!”

花荣儿和花菲儿两人,立即点头。

“哼!”

花残雨冷哼一声,能杀死人一般的目光凶狠的瞪了我一眼,这才放下手中的软灵剑。

“你这人到底怎么回事儿?上门就要对我师兄动手?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见花残雨放下灵剑,朱悦却仍旧不怎么满意,顿时抱怨一声。

若不是身边的安强拉着,看她那模样,似乎恨不得要冲过去,狠狠的抽花残雨一个大嘴巴子。

“不得对我们门主无礼,本来就是你这位师兄,昨天闯入我们禁地,偷看我们泡澡的!”

“荣儿,菲儿!你们两人会不会是认错人了?这家伙一脸猥琐样儿,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花残雨背后的两名女弟子,顿时间也上前一步,和朱悦怼了起来。

“你们说谁猥琐呢?你们才猥琐,竟然敢侮辱我师兄,看我不抽烂你们的嘴!”

朱悦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挣脱安强,一个箭步朝那花丛门的女弟子冲去。

“谁怕你啊!”

那女弟子也不弱,母老虎一般冷喝一声,也立即冲向朱悦。

“谁敢动朱悦小姐,就别怪我杀女人!”

然而,就在两个女人都要火山大爆发的时候,安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紧接着,他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两个女人面前,浑身是那滚滚的化神初期的气息。

恐怖的威压,将两个女子震的纷纷愣住,一时间还哪里能想起来动手。

朱悦结丹巅峰,而花丛门的那个女子也强不到哪里去,刚进入元婴初期而已。

面对化神初期的威压,她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花残雨面色凝重,对女弟子冷声呵斥道:“回来,不得放肆!”

那女弟子二话不说,双腿颤抖着返回到花残雨背后。

朱悦倒是有些意外的看向身边的安强,双眼微红,旋即认真道:“安强,谢谢你!”

“我们是好朋友,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不准有人伤害到你!”

安强脸色微红,在面对朱悦的时候,竟然显得有些腼腆,还哪有刚才的霸气。

不过,看得出来,他的这番话,是真心的。

“好小子,竟然是看上了朱悦,怪不得如此痛快的答应我暂时留在虚空门了,估计现在是赶你走,你都不愿意走啊!”

看着这一幕,我心中一阵暗笑。

很明显,安强这小子,是喜欢上朱悦了。

这两人,都算不错,若是真的在一起,也算是一件好事儿。

但这不是我该考虑的。

我目光转向花荣儿:“蓝灵和云倾城,都没有消息吗?”

“没有!”花荣儿连忙摇头。

满是歉意的道:“对不起张公子,我们门主对你可能有些误会,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无所谓!”

我淡淡的说道。

旋即解释:“之前,我被传送回来之后,不小心被传送到你们花丛门禁地了,结果她们正好在修炼,所以被误会了!”

“你放心吧,我不可能为这点小事儿记恨你们门主!”

“还是说说,蓝灵她们吧!”

听到我的话,花荣儿这才松了口气。

连忙点头,说:“原本,我们四人是在一起的,但是你被关入炼狱之中后,外面的传送灵阵也突然开启了!”

“大家都不敢冒险,最终蓝灵和云倾城,说她们先带头,帮大家看看,究竟是传送灵阵,还是机关!”

“结果发现,那的确是传送灵阵,她们两人直接就被传送出去了!”

我伸手揉了揉头,感觉压力巨大。

旋即,直接下到逐客令:“我知道了,没什么事儿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

如今,虚空门还要面对强敌。

她们留在这里,也只能是拖累。

我说完,转身就准备离开。

花荣儿姐妹两人顿时一愣,没想到我竟然让她们走人。

花菲儿连忙叫住我。

“张公子,我们……我们是来专程感谢您的救命之恩,门主还带了几件宝物……”

花残雨也是目光复杂的看向我,似乎想将我看透。

毕竟,我在她眼中的形象,可一直都是个恶人。

估计她晚上做梦,都恨不得杀了我。

结果今天发现,有些看不透我了。

但是,这对姐妹十分坚定的说我是好人,她也只能半信半疑。

同时,开始拿出乾坤袋,像是要拿什么宝物。

我就连神之遗迹中的一些宝物,都不怎么看得上,岂会在意她们花丛门的宝物。

更何况,我当初就她们,也只是顺手的事儿而已,并非是想为了得到什么。

只好,继续冷漠的拒绝,并且松开道。

“感谢就不用了!”

“要是真想感谢我,那就在得到蓝灵她们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我就行!”

“没什么事儿,你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听到我的话,花丛门众人嘴角微微一抽。

“我对你,或许是有些误会,但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要这么小心眼吗?难道,非要我对你道个歉吗?”

花残雨冰冷的俏脸上,尽是不悦。

我冷淡的态度,自然是让她误以为我,是还在为刚才的事儿生气。

“我说了,这件事儿无所谓,我也并非是要追赶你们,只是暂时虚空门不适合待客!”

我微微皱眉,只能再次耐心的解释。

我之所以这么急着让她们离开,是因为我已经感觉到,虚空门四周,以及开始有危险的气息逐渐靠近。

我不确定外面有多少个势力,毕竟想拍猎杀派屁股的势力也不少。

搞不好,这一次会有很多门派,帮猎杀派一起对付虚空门。

我可不想让花丛门的,也被做完的事儿给连累了。

“师兄,人家几位仙女才来,赶路都累了,就让她们在多待一会儿吧!”

“是啊,师兄,来者就是客,让她们感受到我们虚空门的热情!”

“师兄想要清净的话,不如就让几位贵客,去我们虚空门其他地方转转!”

……

虚空门的一些弟子,此刻也纷纷开口。

开口的,自然是一群青年壮汉的。

这些家伙,平日里在虚空门本就看不到什么女人。

此刻,一下子看到花丛门这么多漂亮的女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自然不希望她们这么快离开。

“谁要是想让她们多待一会儿,那谁就直接跟着她们一起去花丛门好了!”

我对这些师兄弟们,没有任何好脸色,直接冷漠的一声。

听到我的话,还有几名准备开口的家伙,纷纷脸色一白,紧紧的闭起了嘴。

我在严格意义上来说,甚至不算是他们虚空门的弟子。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在虚空门中,我的地位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甚至,就连孙修齐这个门主,很多事情都要先征求我的意见。

毕竟,我的实力摆在这里的。

“哼,不想让我们待就直说嘛,搞得我们很喜欢来这里似得!”

“师姐,这就是你们说的大好人,大恩人啊,还真是让我意外!”

花残雨背后两名弟子,顿时冷哼一声。

毕竟,跑人家门上,被人家准回来,这种事情的确说出去都没面子。

但我,这也完全是没办法。

要不是因为昨晚得罪了猎杀派,我即使不怎么待见花丛门众人,也不可能这般不给面子啊。

“孙门主,今日之事儿多有打扰,还请你见谅!”

花残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收起目光对孙修齐抱了抱拳。

孙修齐一脸尴尬。

连忙对花残雨解释。

“花门主言重了,只是我这虚空门,最近遇到了一些大麻烦!”

“张泽他是不希望你们被连累,才急着让你们走!”

“等这些麻烦解决了之后,我在派人去请你们过来做客,到时候好好招待你们!”

孙修齐虽然这么说了,但是花残雨似乎并不怎么相信。

“嗯!那我先告辞了!”

她平淡的回应了一声,便潇洒转身,对背后几名女弟子道:“我们走!”

“师父,不好了,我们整个虚空门被人包围起来了!”

就在花残雨正准备离开时,虚空门弟子突然面色惶恐的跑来汇报。

“算了,都留下来吧,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

我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让花残雨她们留下来。

估计现在从这里走出去,便是死路一条。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