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一十章 精致的容颜

看着正在向我一步步走来的灰狼,我的心里说不上的难受。

昨天晚上我和李杰才刚刚逃了出来,结果在我左脚几乎丧失行走能力的时候,竟然又碰到了一头大灰狼,我的心情已经跌入了谷底,面对这样的事实,我难以接受。

大灰狼在距离我五六米的位置,终于停了下来,坐在地上,目光却始终在我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狼这种动物,对他的印象也是在初中的一篇关于狼的文言文中有所了解。

只知道狼这种动物,十分的狡猾,此时它蹲坐在我的面前,显然也是对我人的身份有所忌惮,我十分肯定,一旦它找到了机会,一定会冲上来咬死我。

此时我浑身上下没有一件武器,唯独手中这根支撑我身体的棍棒。

我背靠着大树,也不敢走动来刺激近在咫尺的大灰狼,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目光死死的盯着大灰狼。

努力的思考着脱困的办法,可四周全都是树,根本不知道这里距离森林的边缘还有多远,别说我现在左脚受伤行动不便,就算是我没有受伤,面对这么大一头灰狼,我也不敢说自己能逃出去。

现在让我心安的是暂时只有这一匹狼,在我的知识库中,狼是群居动物,会不会等会儿再跑来几匹狼?

如果真的再来几匹狼,那我今天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狼不动,我也不动,但我却保持着浑身的精神高度集中,不仅仅是关注着蹲坐在我前方的狼,同时还在关注着四周的风吹草动,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再冒出来几匹狼。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我毫不怀疑,只要我现在试图逃跑,这畜生一定会追上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发现前面的那匹狼忽然闭上了双目,我忽然有些想笑,虽然记不清楚了,但大概记得初中的那篇文言文讲的就是一个屠夫和几匹狼的故事。

故事里,就是最前面的狼先假装睡觉,另外一匹狼在屠夫身后的草垛里慢慢挖洞偷袭屠夫。

我可不相信此时蹲坐在我前面的狼真的是打算要睡觉,同时,我全身的神经似乎都紧绷了起来,狼很狡猾,谁知道它在打什么主意。

我背靠着大树,在关注四周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的情况,似乎真的就只有这一匹狼。

越是跟这匹大灰狼对峙,我的心越是不安,如果我一直对峙下去,还真不是个头,万一真的在引来几匹狼,那我就真的要变成狼粪了。

我必须要先发制人!

想到这里,我索性坐在了地上,看了眼血肉模糊的左脚,我强忍着痛楚,脱下身上的衣服,将左脚彻底的包裹在了里面,虽然很痛,但如果真的让我跟狼战斗,我还真的可以强忍着痛苦来拼一下。

等把左脚彻底的包裹好之后,行动暂时算是方便,但却没有武器。

唯一的武器似乎只能是我手里的这条棍子了,看了眼依旧在装模作样的大灰狼,见它没有动静,这才继续坐在原地。

我屁股底下正好是一块挺大的石头,太大了,我根本没搬起来当武器,但却可以拿它当磨石,来将我手中的棍棒磨一个尖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手中的那根手臂粗细的棍子,很快两头都是锋利的尖刺。

这一刻,我忽然有种兴奋了起来,本以为自己倒了绝境,可发现这是一匹蠢狼,竟然一直不攻击我,给了我制造武器的机会。

扶着棍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向前走出几步,一直假装睡觉的大灰狼也睁开了双目,朝着我跟了上来,始终距离我五六米远的距离。

这个距离很危险,一旦它动,那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左脚被衣服包裹之后,虽然行动依旧非常的不方便,但却舒服了许多,依旧非常的痛,但至少不会向一开始的草鞋那么难受了。

这匹狼一直跟了我差不多半个小时,忽然一道狼嚎的声音从它的口中响起。

它这一嚎叫,我忽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它一定是在招呼它的同伴。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大变,咬了咬牙,努力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向前奔跑了起来。

我这一跑,身后的大灰狼毫不犹豫的一下子向我扑了过来,我早就料到了它会攻击我,这一刻,我也顾不上左脚受的伤了,强忍着痛楚,挥动着手中的棍棒就朝着大灰狼攻击了过去。

嘭!一棍子打在了狼的身上,大灰狼一个翻滚,紧接着又再次向我扑了过来。

它的速度实在太快,刚打在它身上,它就再一次的向我扑了过来,我根本来不及发挥棍子的作用。

本来是想着用棍子的两端刺死大灰狼,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此时只能当用挥动的攻击手段来打。

嘭!又是一棍子,然而这一棍子之下,大灰狼再次猛扑了过来,手中的棍子还没有挥动出去,大灰狼一下子扑到了我的胸膛,我的身体直接被死死的按倒在了地上。

这一瞬间,我浑身都是冷汗,大灰狼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我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过来。

“啊!”我大吼了一声,在生死存亡之际,似乎激发了无尽的潜能,一头朝着大灰狼的狼头上撞了过去。

大灰狼一口咬在了我脑袋旁边的土地上,然而一口之后,它再次一口咬了下来。

我猛地将手中的棍子举了起来,大灰狼一口咬在了棍子上,狼爪不停的在我胸膛划过,我的胸膛一瞬间血肉模糊了起来,大灰狼的狼头还在疯狂的朝着我的脖子上咬过来。

我嘶吼了一声,猛地一膝盖朝着狼的肚子上狠狠的撞了上去。

大灰狼一声惨叫,又接着扑了过来。

一人一兽,疯狂的攻击了起来。

每一次攻击都十分的致命,我的精神也是高度集中了起来,稍有不慎就要被大灰狼一口咬断脖子了。

我手中的棍棒不停的挥舞,每一次攻击都是用了全部的力道,估计大灰狼身上的骨头都被我打断了许多,但它就是不放弃,不停的被我打飞,又不停的向我扑过来,它的体力像是无穷无尽,但我的体力却是有限的。

就在大灰狼被我一次重击击落之后,它再次扑过来的时候,我的眼中寒芒闪烁,猛地举着棍子就朝着大灰狼刺了过去。

噗!一道血光闪过,棍子的尖端刺入了大灰狼的脖子,它的身体倒在一旁,在地上疯狂的挣扎了起来,鲜血顺着棍子流的满地都是。

我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大灰狼的身体在抽搐了半晌之后,终于彻底不动了。

我知道,自己杀了一匹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一刻,浑身都是冷汗。

一个人在地上呆坐了许久,终于恢复了一丝体力,本就左脚受伤,刚才和大灰狼的厮杀中,我的左脚血肉模糊,包裹着的衣服都被鲜血渗透,我的胸膛也是数道刺目惊心的狼爪的划痕。

看了眼更加阴沉的天气,咬牙向前一步步的走了出去,今天我必须从这里走出去,刚才幸好只是碰见的一匹狼,如果再经历这样的事情,我毫不怀疑自己会成为一堆白骨。

忽然咔咔几道刺目的闪电划过天际,轰隆隆的一阵雷声响起,紧接着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

被雨水一遮,浑身都是刺骨的痛楚,我咬着牙,目光坚定的看着前方,一步步蹒跚着向前而去。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忽然听见了车辆行驶的声音,这一刻,我激动的差点大喊起来,迈步就朝着前方奔跑了起来。

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终于看到了一条曲折的公路,这一刻,我终于看到了希望,忽然脑袋一阵昏沉的感觉袭来,我努力的想要保持清醒,却终于再也无法克制忽然而来的昏沉睡意。

终于闭上了了眼睛。

似乎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寒冬,又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梦境,想要睁开双眼,却怎么也无法睁开。

“起来吧!”忽然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我的双目猛地睁开,接着就看到一张苍老的容颜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再不醒来就真的要永远的沉睡下去了。”一个白发老人微笑着看着我说道。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这里似乎是医院,而眼前的白发老人穿着白大褂,显然是医生。

“谢谢!”半晌,我才说出了这两个字。

不管怎样,我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得救了,还活着就好。

老医生微微一笑,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是我该做的,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该谢谢救你的人,如果你再被晚送来一会儿,或许你这条命就真的保不住了。”

听到老医生的话,我的心中满是感激,下意识的开口问道:“是谁救的我?”

刚问出这句话,就听见一道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张主任,他怎么样了?”

说话的是个女人,声音非常的温柔好听,就在她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我的病床前,接着就看到一张精致的容颜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