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我身份被揭穿

我直接坐在男子旁边,有些无奈的说道:“师父,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原来,此人正是虚空门门主孙修齐。

之前他还说让我来的时候叫他一起来,我偏偏没有去找他。

可没想到,他竟然早就已经来这万仙楼了。

“我知道你小子的脾气,肯定不会带我的,所以我只能自己来了!”孙修齐微微笑道:“坐吧!”

“陈宇,你是真的打算和万崇宗,以及那个朱俊开战吗?”

我落座之后,孙修齐收起笑容,平静的问道我。

我微微沉思,旋即回答。

“那得看朱照的死,究竟是不是真的和他们有关系了!”

“而且,就算朱照的死和他们没有关系,那我也要看看他们对我的态度了!”

“他们不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动他们,但他们要是非要作死,那我不介意做出一件轰动灵界的事儿!”

说话间,我的眸子中充满杀机。

灭门的这种事儿,据我所知,在灵界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但是这万崇宗和朱俊,要是真的触碰了我的逆鳞,那我必然血洗他们整个门派。

也好对灵界其他家族门派,做出一个极大的警告。

“好!既然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理由!”孙修齐端起桌上的一杯鲜红色灵酒微微抿了一口:“我也不阻拦你,一定会全力支持你!”

“谢谢师父!”

我也端起一杯灵酒,仰头灌下。

能遇上南离和孙修齐这样的师父,我感觉自己还是挺幸运的。

毕竟,如今灵界中各个门派的门中,都是比较有傲劲,哪里会有人为了门派中弟子的事儿,亲自上阵的。

这孙修齐,可能也算是唯一一个了。

随后,我们两人都沉默了,只是不时的端起灵杯喝着灵酒。

这灵酒,看上去和世俗中的红酒一样。

但是,喝道口中,才能感受到,这是完全就是两种东西。

灵酒之中,充满灵气,就连杯子都是蕴含灵气的。

喝道喉咙里,如同喝着火球一般。

若是让世俗的普通人喝下这种灵酒,估计直接就被烧破喉咙。

而我,此时却如同喝着果汁一样,每一次都是一大口。

周围不少目光,顿时就被吸引了过来。

因为即使是他们这些灵界的人,也几乎看不到我这种喝酒的。

“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去走动走动,看看能不能在打探到一些消息!”

“不然,我们两人坐在一起,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

“我觉得,你还是去外面,想办法易容后在进来,不然有会有人知道你是从神之遗迹里走出来的!”

“万一引来五大门,或者其他大门派就不好办了!”

过了片刻,那朱俊和万崇宗的重要人物没有出现。

孙修齐倒是被周围,那些因为我特殊的喝酒方法而吸引来的目光,看着十分的不在意。

只好起身,对我交代了几句,就准备离去。

“我知道了,待会儿就去易容,您先去忙自己的吧!”

我只好无奈的答应一声。

孙修齐叹了口气,这才离开。

我自然知道,他这完全就是为了我好。

毕竟,势力和武宗不相上下的那种,背后有化神巅峰强者坐镇的大家族门派,还不是如今的我所能对付的。

而那五大门,更不用说了。

他们只要派出门派中的顶级强者,那我就是狼群中的小绵羊一样。

所以我自然知道他的担忧。

原本,我打算用自己虚空门弟子的身份,接朱照的事儿,搞出些大动静。

也好震慑灵界其他那些,对虚空门比较躁动的门派。

最后想了想,发现孙修齐的担忧,不是不可能。

之前,我只是从花丛门出来,直接返回虚空门。

就已经被很多人都盯上了,还纷纷找上虚空门去要找我麻烦。

而现在这里,人多眼杂的,暗中很有可能隐藏着其他大门派的强者。

若是有人发现我,对为来说,的确是不小的麻烦。

即使我又自信能够离开,但是一旦离开,朱照的仇,必然没法报,反而会给虚空门带来更大的麻烦。

旋即,喝完桌子上的最后一杯灵酒,我便站了起来,准备去易容一下。

“师兄,你这是准备去哪里?不如,我们出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坐坐?”

我刚站起来,耳边竟然又响起了,之前就要搭,讪我的那名女孩子的声音。

“没空!”

我微微皱眉,十分不悦的冷漠一声。

这女人看起来十分热情,但是让我又感觉十分的烦人。

我来这里,毕竟是为了重要的事儿,可不是和她为了门派利益,跑去谈心的。

原本,我以为我的再三冷漠态度,会让着女孩子打消了和我聊天的念头。

然而,我没想到,她这一次,竟然没有在表现出任何不悦。

反而跟上了我,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继续纠缠道:“那我们能交个朋友吗?我是灵界方家的人,我叫方子怡!”

方子怡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白暂的小手来。

周围不少人,看着这一幕,再一次的羡慕嫉妒恨。

不过,我只是微微看了她一眼,根本没有握手相识的意思。

而是收回目光,继续走自己的。

一边再次冷冰冰的回应她一声:“我说过,我们没必要认识,别再跟着我了!”

“而且,跟着我不会有好事儿!”

“认识我,更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方子怡连忙追上来:“师兄,我不怕麻烦,而且在这里,还没人敢找我的麻烦!”

“那你倒是挺自信的!”我淡淡回应:“还有,以后别叫我师兄,我们不熟!”

初次见面,就缠着我叫师兄。

我可不会傻傻的认为,自己会帅到,一露脸就能让这么漂亮的女人纠缠。

“以后有事儿,就可以来找我,我知道你是虚空门的!”

这一次,方子怡倒是没再继续追我,而是在我耳边,吐着香气,留下这么一句话。

便扭动着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进入了大厅里面。

“真是个令人心烦的女人!”

我十分无语的叹了口气。

旋即,来到楼道,找了一间没人的房间,开始了易容。

我的易容术,可不是之前安强那么简单。

我坐在地上,原地打坐。

直接运转起天地玄黄经。

引来周围一片灵气。

这团灵气短时间内,就已经汇聚的十分浓郁了,形成一团白色烟雾状。

几乎,无法看透。

紧接着,这团烟雾状,开始分离。

到了最后,竟直接变成了六根纤细的银针。

“焕容阵,起!”

看到灵气化作的灵阵,我低声一喝。

旋即,六根灵气针,迅速的扎在我的脸上。

我的面容,在我天地玄黄经的继续施展下,开始迅速的变化。

而那灵气针,更是逐渐的,一丝丝朝我皮肤里渗透进去。

我此刻的易容术,其实是当初在神之遗迹里,学到的一门灵阵。

专门用来易容的灵阵。

这种易容,只要我想保持,那就可以支撑两三个月。

我若是不想保持,那分分钟就可以自己解除。

最终,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我的面容彻底变化。

因为我刻意的去调整,最终变换成了一张,十分普通的脸。

甚至,看上去还有些丑陋。

这万仙楼里,漂亮的年轻女人倒是不少。

之前,方子怡就来搭讪。

所以我担心,要是易容的太帅气的话,身边会引来更多女人。

到时候,估计缠着我,连去动手处理事儿的时间都没有。

做完这一切,我拿着灵镜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新面孔。

我发现,虽然看上去不怎么好看,但是这一双眼,仍然深邃犀利。

身上一股特殊的气质,也因为魔气的原因,竟然无法掩盖。

最终,只能无奈的收起灵镜。

又从研读春秋如图里,拿出一件新的衣服换上。

既然要易容,那就要打扮的像一点。

做完这一切,我重新走进大厅里。

这一次,也同样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就连我路过一边,和其他小门派门主敷衍着聊天的孙修齐,他都没有认出我。

我重新找到一个角落,安静的坐下来继续喝酒。

“师兄,我们又见面了!”

但是,这刚安静下来没几分钟,方子怡竟然又来了。

尼玛,难道易容自己失效了?

还是说,我易容的不够逼真,这么快就露馅了?

我有些懵逼的想到。

于是,我也不去理会方子怡,直接闭起眼睛养神。

“哦!不好意思,看错人了!”

方子怡看清我的面孔后,微微一愣,旋即笑了笑。

紧接着,说道:“你和我之前认识的一个朋友,很像!”

“哪像?”我下意识的问道一声。

“嗯?你……声音也很像!”

方子怡听到我的声音之后,顿时间就愣住了。

我彻底懵逼,心中满是无奈。

原本是不打算理会她的,可是这没忍住,竟然露馅了。

“你认错人了!”

最终,我只能十分无奈的,将声音稍微的改变了一下。

毕竟,之前已经说过一句了,要是改变太大,她肯定会怀疑我是可以刻意隐瞒的。

但是,方子怡这一次却不说话了。

她的目光,开始上下打量着我,放佛要将我看透似得。

这种眼神,让我十分不满。

我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身上,甚至是无意间,释放出了一丝微弱的冰冷气息。

“师兄,你别装了!”

片刻过后,方子怡突然爽朗的一笑,端起灵杯轻轻一抿灵酒,小声的对我笑道。

旋即,她白暂修长的手指,端着灵杯,放在桌子上把玩起来。

美眸,则是充满玩味儿的看向我,满脸的笑容。

粉嫩的红唇微微蠕动,声音十分酥麻的笑道:“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我虽然不知道师兄你为什么要突然跑出去改变面容和装束,但我十分确定,你就是之前的人!”

“你在怎么装,有些地方是无法改变的!”

“或许说,是你一时大意,没来得及改变的!”

听到方子怡的话,我十分震惊。

她竟然,已经完全的认出了我的身份。

而且,并非只是因为之前那一道声音,显然是因为其他地方。

这女人, 实在是精明。

让我不得不认为,女人真的十分感性。

既然被揭穿,我也没必要在隐瞒,而且看她的样子,虽然有些烦人,但也不像是对我有什么敌意。

我只好问道:“说说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毕竟,这才是我此刻,最好奇的。

而且,我发现在现在这种无聊的时候。

有这么一个漂亮,而又精明的女人聊天,还是很不错的。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