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八十章 杀光所有人

“快点叫那个小子滚出来!”

“你们要是再敢把那毛头小子藏起来,我今天拆了你们虚空门!”

“对,你们要是不叫出人,我也不让你们虚空门好过!”

……

我人还没到虚空门的大石门,就已经听到那边一道道情绪激动的吼叫声。

“那小子一个人回来,其他人到现在也没动静,肯定是他心狠手辣的将其他人全部都杀害了,大家别犹豫了,一起踏平了虚空门……”

紧接着,躁动的人群中,又是一声起哄。

顿时间,黑压压一片强者,纷纷朝虚空门涌进。

不过,大多数都是元婴期境界的跳梁小丑。

虚空门的弟子们,一个个面露惧意。

虚空门在灵界地位本就比较低,平时也不敢得罪其他势力。

哪里遇到过,此时这般大场面。

我看到,他们不少人都受了伤,显然是被门外往进涌的这些挑梁小丑所伤。

顿时间,我浑身冰冷的杀气释放。

他们想挑衅我,这无所谓。

但是,他们偏偏不该动虚空门的弟子。

我这一次虽然准备离开虚空门,但是我并不是说直接离开。

而是要在临走之前,将虚空门稍微壮大。

即便不能威压整个灵界,但至少要保证,一般的中等势力门派不敢得罪他们。

否则,我直接甩手离开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对不起南离师父了。

“住手!”

眼看着面前场面要彻底疯狂起来,我顿时一声冰冷的低喝。

虽然声音不太大,但我在其中运进了几丝灵气。

更是有一丝微弱的魔气,不受控制的在我愤怒状态下,自动夹杂进话语中。

这道声音,顿时就如大道梵音一般,传遍在场所有人耳中。

他们在听到这道声音的瞬间,甚至感觉如同仙灵显世,对他们下达的死令一般。

所有人,浑身不受控制的一颤,纷纷停手。

一道道慢待畏惧的目光,赫然看向我。

只是,当他们看清这道声音的主人是我的时候,折磨惧意便逐渐消失。

紧接着,变成一道道愤怒。

“小子,你把其他人到底怎么样了?快点给我交出人来,否则我们要你生不如死……”

一名元婴后期的中年男子,最为嚣张。

竟然再一次的起哄嚷嚷,一边伸起手直勾勾的指着我,口出狂言的威胁起我。

“哦?”我冷哼一声,打断男子的话,脸上露出一丝玩味儿的残忍笑容:“你想要我生不如死?那我先让你感受感受,什么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话音还未落下,我便对他虚空一指。

一丝魔气,被灵气包裹着,瞬间射出,精准的钻入男子体内。

这一幕太快,以及那道气息太微弱,所以在场黑压压一片强者,竟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得清。

“哈哈哈……这小子是傻逼吗?”

“竟然随便伸个手,就像攻击人,还以为自己是九天之上的神灵啊!”

“我看这小子,可能脑子有问题,压根就没有成功地进入到神之遗迹里去!”

……

看到我的举动,在场不少人,纷纷议论嘲讽。

就连虚空门的弟子们,一个个都满脸懵逼。

隔空杀人的事儿不是没有,但是他们至少能够看到精光一闪。

可是此刻,我这随手一甩,根本看不到丝毫不同,所以没人相信我会隔空攻击到元婴后期强者。

“啊……啊……饶命……大人饶命……啊……”

然而,在那一道道嘲讽声中,突然响到一道凄惨之极的嘶吼声。

发出此惨叫的,正是刚刚我随手一指的那个元婴后期强者。

他此时,已经完全的躺倒在地,拼命的翻滚嘶吼。

身上的衣服,几秒钟的时间,就已经被他来回蹭破,满地都是血水。

所有人目光看去,一个个浑身鸡皮疙瘩,没有一个人再敢说话。

再看向我的时候,目光中已经多了几分畏惧。

此刻,简直就是啪啪的打脸。

上一秒他们还在为我的举动而嘲讽,下一秒竟然就发生了如此诡异的事情。

他们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元婴后期的强者,就变成了这副狼狈模样。

原本,在这家伙刚发出求救声的时候,很多人还以为他是我请来的托呢。

可是看着现在满地的血水,再也没人敢这么去想。

“你们既然都说,我残害了你们的人,那你们就不怕我在杀光你们这群人?”

在地上那名元婴后期强者已经发不出求救声,只能发出微弱的哀嚎时,我面色阴冷的朝前走去。

我每走一步,面前众人便朝后退一步。

不少实力在元婴后期之下的弱者们,更是迅速的站在了最后,甚至连和我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我感觉自己的双眼又开始变红了,因为我的实现已经开始逐渐变红。

周身,更是不断释放出暗红色的魔气。

这一丝魔气虽然比较微弱,但可能是因为在神之遗迹中炼出的,所以在灵界中,还是极具震慑力的。

“我……我们就是来要人的,你……你想怎样?”

“你一个人从神之遗迹回来,我们的师兄到现在都没有任何消息!”

“你……你最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不然我们这……这些人联起手,也不是……不是你能轻易对付的!”

……

不少人一边后退,一边还是有几个胆大嘴硬的在铤而走险的威胁我。

不过,显然底气没那么足了。

“看来,你们这些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对于威胁,我这个人十分讨厌。

若是五大门的那些强者这般威胁我,我倒是认了,因为他们的确有那个资格。

但是眼前这些蝼蚁办的存在,就让我感觉是有苍蝇在耳边。

既然有苍蝇在耳边,那我自然得伸手拍一拍。

嗖!

我大手一挥。

一道灵气顿时汇聚,同时伴随起一道风浪声。

一道雾状的灵气团,顿时浮现在我掌心。

这一次,我显然不是要打算折磨人,而是要杀人。

“不好!”

有人见状,连忙大吼一声,转身就要跑。

因为这一道破风声,就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们,我即将要爆发出的实力,会有多么恐怖。

我嗜血般残酷的双眼,看向威胁我的几人。

他们脑门顿时冷汗直冒,心中更是后悔作死的得罪了我。

看向我的目光中,竟然多了一抹浓浓的求饶的意思。

但如今的我,怎么可能在手软呢。

大手对着他们直接挥去。

原本一团灵气,在离开掌心的时候,赫然划分为三道,分别朝刚才三名威胁我的男子攻击去。

三人面色惨白,连忙运转功法去阻挡。

轰哧!

一声巨响,三道攻击同时落在三人的胸膛。

当巨响声过后,地上一阵尘土落地,其他人目光看去。

发现三人原本所站着的地方,此刻只有三个溅满新鲜血迹的巨坑,还哪里有个人影在。

“这……这竟然,一挥手,就将三名强者化为血雾了?”

不少人当场懵逼,心脏剧烈跳动。

“现在,还有人敢向我要人吗?”

我目光一寒,冷漠的质问道。

看着面前黑压压一片,但是根本没有一个人敢回答我的问题。

这一次,我爆发出的强烈杀机,彻底的震慑了他们。

他们十分清楚,谁再敢挑衅我,下一个死在这里的就是他。

“还有,是谁告诉你们,我杀了你们的人?”

我继续朝前走去。

其他人继续后退。

我已一人之威,足足将众人震的后退了三四百米之外。

对于我的问题,仍然没有人回答。

“张……张公子,都是误会……误会,你……不,您,您别生气!”

“张公子,这件事儿和我无关,我就是来凑热闹的,对不起!”

“张公子,我也只是路过的而已,还请您高抬贵手!”

……

最终,这些人被震的没处可退,身后被逼上悬崖的时候,有人面色惨白的看了眼背后的悬崖,旋即对我说起了软话。

我没有,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张公子,以后有时间,您一定要去我们门派坐一坐……”

不少人,见我在没动作,纷纷上前道歉后,转身就要跑。

“我有让你们走了吗?”

在他们刚跑出十来米的时候,我淡淡的出声阻止住。

“张……张,张公子,您还……还有什么事儿吗?”

刚走开的男子,有些艰难的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头都不敢回的小心翼翼问道我。

“之前动手欺负过虚空门弟子的,全部给我留下来!”

“其他人,现在可以滚了,但是以后谁敢在来虚空门找事儿,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还有,之前动手的人,最好老老实实的留下来,不然被虚空门弟子揭穿,就去给我下地狱!”

我一连几声,十几个人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而其他人,则一个比一个跑的快,还哪里有之前在虚空门前叫嚣的那股劲。

不过,几名打算蒙混过关,趁着混乱逃跑的家伙,则是被虚空门弟子指出来后,纷纷被我当场击杀。

做完这一切,留下来的还有十一人。

他们纷纷跪在了我的脚下,畏惧的哀求我饶他们一命。

我扶手转身,傲立于旁边的悬崖。

连看都不看这些人一眼。

“你们刚才是用哪个手,或者是哪个脚,动了虚空门,现在就给我自己废掉那只手和脚!”

“以后,我也在不会找你们麻烦!”

“不然的话,下场是什么,你们应该十分清楚!”

听到我的话,那些人彻底傻眼。

“给你们两条路,要么立马废了自己,要么从这里跳下去!”

见没人动手,我再一次冷漠道。

“张泽,让他们走吧,我想他们以后,应该也不会再来虚空门找麻烦了!”

就在这时,孙修齐也来到了我背后,满脸难为情的对我说道。

这些人背后的门派,虽然也不算很大,但是任何一个家族,对于虚空门来说,那就是庞然大物。

孙修齐十分担忧,这些人背后的家族,会一起联手对付虚空门。

那对虚空门来说,完全就是灭顶之灾。

“不行,只有这两条路,否则我亲手送他们上路!”

我十分坚定的说道。

见孙修齐为难,我继续道:“这些苍蝇要是不解决掉,以后还会继续来你面前飞!”

若是曾经,我对于这些蝼蚁,根本不屑去理会。

但是如今,因为体内那股魔气作怪,还没有完完全全的为我所掌控,所以我心性变得十分恐怖。

若不是极力的克制自己,我刚才都要忍不住,直接杀光面前所有人了。

孙修齐,顿时无奈的摇摇头。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