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出乎我意料

听到我自报家门后,在场所有女人都是一愣。

“张泽?”花残雨皱着俏眉,冰冷的目光打量着我。

旋即,余光看着其他女人:“这灵界,有多少个张家?或者是哪个门派有姓张的?”

听到花残雨的问题。

不少女弟子纷纷游到她身边。

有人在耳边,轻声低语。

“门主,姓张的家族貌似没听说过,不过我听说,灵界的血阳宗,门主好像就是姓张!”

“而且这血阳宗在灵界的地位,你应该也清楚的,似乎也不是我们花丛门能够轻易招惹的!”

“我还听说,血阳宗的独子大少爷,和乌家二少爷一样风留成性,喜欢在外面胡作非为,我怀疑这家伙,很有可能就是血阳宗的少爷!”

……

一群女人,越说越来劲。

将那个血阳宗的大少爷,说的如同恶魔一般恐怖而又可恶。

就如同之前,云倾城几个女孩子八卦那个乌家二少爷一样。

可以说,这两个少爷,完全就是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恶魔。

我根本没想到,我有一天,竟然会被一群女人,侮辱成这般奇葩。

至于这个血阳宗,以前在神之遗迹里面的时候,我也是听云倾城给我讲述过他们的背景。

因为当初,我斩杀化神中期强者白金龙的时候,和白金龙一起联手的,其中一个便是血阳宗的姓张强者。

据说,血阳宗以前的地位和花丛门一样渺小。

只是后来,他们的门主去了一处秘境,修炼了十年之后,实力涨到了化神后期。

这才带着血阳宗走向了辉煌。

不过,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化神中期,遇到化神后期强者,也照样有信心斩杀。

到时候,血阳宗门主要是敢找我报仇,我不介意将他们血阳宗,直接从灵界抹去。

“你是血阳宗的?”

花残雨,这时冷漠的质问我一声。

“不是!”我果断的回答一声后,浑身都是自信:“区区一个血阳宗,还没资格是我的门派!”

“呵呵……还真是个好嚣张的小子!”我的这份自信,在花残雨看来,显然是狂妄了。她顿时冷笑一声。

毕竟,这拥有化身后期强者坐镇的门派,在她们花丛门面前,以前是庞然大物了。

因为花丛门,如今实力最高的,也不过只有花残雨,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人,赫然是化神中期。

虽然与血阳宗的门主,听起来只差了一个小境界。

但是,这越往后,一个小境界与一个小境界之间的差距,就会越大。

听起来很小,实则相差如沟壑。

而且花丛门中,都是女弟子,人数也没有血阳宗那么多。

同等实力的女子,与男子强者对战,耐力等各方面,也绝对占不了上风。

“门主,依我看,直接将这登徒子抓起来!”

“他们血阳宗虽然厉害,但他们应该想不到,人是被我们囚禁的!”

“我看见这小子的嚣张气焰,就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花残雨身边,一名看起来都已经有四十来岁的年龄的女子,估计是花丛门里的长老。

毕竟周围其她女弟子,除了对花残雨十分尊敬之外,就是对这个女人比较尊敬了。

她看着我的目光中,迸射着一道道冰冷的杀机,就好像我真的把她们怎么样了似得。

我心中实在郁闷,你特么都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了,老子会特么对你感兴趣?

竟然还双手捂着那里。

这些女人,让我感到太愚蠢了。

如果真的是血阳宗的少爷来这里偷看她们,那也绝对会带着强者在外面保护。

若是人被她们花丛门抓了,那血阳宗还不得直接踏平了她们花丛门。

而且三番五次的说完嚣张,我更是无语。

如今,我连血阳宗门主都不惧,说出刚才那样一番话,又怎么会是嚣张呢。

“花残雨,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立马放开我的手!”

“咱们之间,貌似还没熟悉到能够拉拉扯扯的地步!”

“我要是你,现在会立马让异性离开,然后迅速穿好衣服,在快速的去抓住这个让你们讨厌的异性!”

“你难道就不怕,我会突然兽性大发?还是说,你们这些女人,就喜欢被这样被我看?”

此刻,我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

虽然这女人的确很美,如同仙女一般,而且还什么都没有穿的就和我同泡在水中。

但是,我对她除了对于美的赞赏,心中并没有其他的邪恶之意。

不过,我嘴上可是没怎么轻饶她们。

“你……”

花残雨听到我这番欠揍的话,原本惨白到没有色彩的脸色,再一次的通红。

说了声你,却再也说不下去。

旋即,我身体猛然一抖。

浑身顿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灵气来,将我周身的水都震飞了出去。

几名女子,纷纷被震出水面,飞落到一旁。

唯独花残雨感觉到有危险的气息,反而抓得我更紧,怕我会逃跑了。

然而,她那化神中期的实力,在我眼里看都不够看。

当场就被震的松开了手。

而她因为没有在我体内灵气爆发的第一瞬间离开。

此刻,那一具充满诱或的娇躯,完完全全的展现在了我面前,被震飞湖水的空白之处。

整个人,完完全全的被我看在了眼里。

那就连那啥草丛,同样如此的大方展现。

花残雨这一次是彻底的懵逼了,比之前第一次发现我的时候,更加愤怒。

“给我去死!”

她娇躯一颤,娇喝一声,直接将手中之前祭出的灵气虚剑,狠狠的朝我心脏刺来。

这道攻击,让我没有浮起丝毫的畏惧。

虽然她实力和我是同一样境界,但是我所爆发出的真实实力,则可以越级。

而她这柄虚影的灵剑,又因为被祭出时间太久,此刻的威力也减弱了太多。

我站在原地,连躲都没躲。

只是在这道,她们看起来比较狂暴霸气的虚影灵剑,即将接触我胸口的时候,我猛地低喝一声。

体内瞬间又是一道磅礴的灵气掠来,直接将花残雨这道攻击吞没。

而花残雨整个人,直接被这股强大的气浪震飞出去。

“门主,小心!”

一群女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去在乎身体被我看光了。

立即跃出水面,去接花残雨。

“你……你竟然是化神中期实力?你到底是什么人?”

花残雨被一群女弟子安全的接住,这才倒是没有十分狼狈的坠入水中喝湖水。

站稳后,迅速堕入水中遮盖身体,旋即美眸充满不可置信的看向我。

而其他女弟子,也是纷纷警惕。

原本,以为我是那两大门派的少爷,只是畏惧我背后的门派,而犹豫不决,迟迟不敢动手。

但是,对于那两个少爷本人,她们倒是不怎么畏惧。

因为,那两个少爷俨然是纨绔子弟,根本没什么强大的实力。

只要她们花丛门有胆量敢对付,那就完完全全可以制服。

但此时,我爆发出了化神中期实力,和她们的门主花残雨一样。

而爆发力,则明显的比花残雨更加恐怖,自然会畏惧。

同时,她们也清楚的意识到,此时她们所面对的,根本不是那两个废物少爷。

而是远比那两个废物更加恐怖凶残的恶魔。

“我是什么人,你们没必要知道!”

此刻,我已经完全傲立于水面,双脚如履平地一般,鞋子上都不在沾一滴水,如同神灵显世一般。

一脸淡漠,冷冷的说完后,我便负手行走于水面朝远方。

其实,此刻我表面看起来十分平静,心中早已翻起惊涛骇浪。

因为刚刚那股气息爆发,我本来只是想将湖水稍微震出一些水压,让这群惹人心烦的女人们远离我,我也好趁机和平的离开。

毕竟,她们花丛门是花荣儿那对姐妹背后的门派,我也不好十分暴戾的出手。

不然,我也不可能和她们僵持这么久,还一副很怂很无奈的样子,让这群女人当做软柿子捏。

然而,我根本没想到,即使我已经很刻意的去克制自己的灵力了。

结果,爆发出来后,还是这般恐怖。

竟然给周围的水域都震出了一片真空地带,湖水纷纷朝四周狂卷散开。

更是让一群女人,露出了不该露的。

“给我站住!”

我刚离开几步,便有女子愤怒的叫道。

紧接着,几名女子竟然全部要追赶我。

“都给我回来!”

不过,花残雨的声音很快传来。

听得出来,她此时心情十分凝重,之所以叫住那些准备阻拦我的女子,也是因为看出来我的恐怖。

几人,只好遗憾的作罢。

那名足足有四十岁的女人,更是满脸不甘:“残雨门主,难道就这样放过这个小子吗?”

身边其他女子,也立即附和道:“是啊!这小子实力如此恐怖,今天来我们禁地偷看了我们一次,以后肯定还会再来,这简直就是放虎归山!”

“门主,趁那小子还没跑远,我们快点叫人一群去控制他吧,不然以后他在偷偷潜入,在想对付就不容易了!”

……

几名女子一个个情绪激动,毕竟门派禁地,尤其是她们女弟子专门那啥的,结果被一个大男人给来到这里。

任哪个女人,也会愤怒的。

花残雨自然也同样不甘心,但她刚刚距离我最近。

我实力有多么恐怖,她最为清楚。

在她眼中,我的实力甚至是深不可测。

因为我所释放出的气息和她明明是同一个境界,而且还略占下风。

她是化神中期的后期了,而我则是化神中期的初期。

然而,那股爆发力却是让她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她此刻有些怀疑,我是否隐藏了真正的实力。

虽然这不确定,但她可以完全确定,依靠她们这些娘子军,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直到看不见我身影,她才回过神。

脸色难看的淡淡道:“都散了吧!”

“回去抓紧时间提升实力,刚刚这混蛋的事儿我会想办法!”

“我花残雨,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这个混蛋!”

而我,在离开花丛门之后,则直接返回了虚空门。

“张公子,您怎么回来了?不是说,神之遗迹返回的时间,还没到吗?”

我刚毅进入虚空门,便被看门的强者震撼的问道。

“时间还没到?”

我微微意外,之前也没听说这个还有时间限制啊。

旋即,我问道:“蓝灵小姐回来了没有?”

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蓝灵她们。

虽然噬九天说不会有事儿,可我心中隐隐感觉不妙。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