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零九章 难逃一死

我毫不怀疑,如果这一棍子打下去,李杰会当场毙命。

这一刻,我像是疯了一般,大吼着不要,但是西装中年人根本就没有停手的意思,抡起棍子就朝着李杰的头上狠狠地砸了上去。

砰!一道棍子击打在地面上的声音响起,棍子擦着李杰的头发落了下去,我感觉自己的心脏在这一瞬都狠狠地震动了一下,豆大的汗水夹杂着血水一起流了下来。

李杰显然也被这一下子吓个半死,目光瞪的大大的,眼中满是恐惧之色。

西装中年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开口道:“李杰,你现在跟黄老认个错,告诉他,当年是因为你,才害死了小姐,或许黄老会饶你不死。”

李杰的情绪也慢慢的稳定了下来,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黄老,双目通红,接着又回头看了我一眼,旋即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咬牙说道:“黄老,当年都是因为我,害死了佳佳,对不起,求黄老饶过我这一次。”

听见李杰的话,黄老那张苍老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得意的笑容:“你终于承认了,佳佳的死都是因为你。”

我虽然不清楚当年发生的事情,但我却知道此刻李杰被逼着承认当年是他害死了那个叫做佳佳的女人,他的心很痛,但此时此刻,他没有办法不按照黄老说的去做。

西装中年的嘴角也满是笑意,看着李杰说道:“既然承认了当年的事情都是你做的,那再留着你的命也没什么用了,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西装中年人说着,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棍子,这一刻,我几乎可以肯定,他是真的要杀李杰。

我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黄老,却发现他一脸平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显然是默许了西装中年人所做的一切。

李杰在这一瞬间也感受到了无尽的恐惧,双目瞪的大大的,嘶吼道:“黄德海,你竟然要杀我!”

黄老脸上带着一抹恨意,死死地盯着李杰,咬牙道:“你,必须死!”

就在黄老的话音刚落,西装中年人一棍子朝着李杰的头上砸了过来。

这一刻,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眼睁睁的看着棍子朝着李杰的头上落下。

眼看棍子就要触碰到李杰的头部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刚刚还是手持棍棒准备杀死李杰的西装中年,此时他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血洞,双目还睁着,铛的一声,棍子落在了地上,直到死,他的脸上都是平静的模样,谁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就连黄老,此时也猛地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瞬间数十道身影挡在了黄老的前面。

李杰在这一刻,也忽然间清醒过来,瞬间爆发了浑身的力道,嘶吼了一声,硬生生的挣脱了几个见他按在地上的打手。

而我也在李杰挣脱之后,也随即从震惊中回过了神,啊的一声大吼,奋力挣扎了起来。

李杰在挣脱之后便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有了李杰的帮助,很快我也恢复了自由。

这一刻,黄老的人才忽然间回过了神,顿时全都朝着我和李杰追了上去。

李杰这时候也不恋战,转身就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身后跟着一大群黄老的人,我和李杰都十分的清楚,一旦被黄老的人抓住了,今天就是死路一条。

“冲出去了别管我,想办法离开,黄德海的人一定会继续寻找我们,离开后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消息。”李杰边跑边开口说道。

这一刻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刚才被那么多人殴打致伤,此时却像是没事的人一般,浑身都是爆发的力气,狂奔起来就像是一头野兽。

我连忙答应了起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冲出了工厂。

可是我们刚冲出去,就看到前面几人似乎已经得到消息朝着工厂这边跑了过来。

“抓住他们!”后面有人大喊了起来。

李杰看了眼前方,忽然咬牙说道:“我们分头跑!”

李杰说着,就朝着左边冲了过去,我知道李杰这个时候做的决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丝毫不犹豫,直接朝着右边方向冲了出去。

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深深地刺激到了我,现在的我只有对活着的执着,转身就没入了无尽的黑暗。

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好,跑到左边尽头的时候,竟然发现是一扇铁门,铁门是用钢管焊接起来的,有很多缝隙,虽然钻不过去,但却很容易就能翻过去。

然而我刚翻到一半的时候,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喊了起来:“人在这边!”

这一喊,我顿时急了,更加奋力的爬了起来,眼看就爬到了大门的上面,刚准备翻过去,结果脚上被人一把抓住,我用力的挣扎,但对方死死的抱着我的脚,根本无法挣脱。

“小子,别跑了,就算你能从这里逃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对方冷笑着说道。

我当然不傻,他说他出去也是死路,可如果留下来同样是死路,留下来的结果已经确定,但逃出去的后果却是未知,如何选择,很简单。

“滚开!”我大吼一声,双手抓着大门的上方,一脚被对方抱着,另一脚用力朝着他的头上狠狠地踹了过去。

然而他却像是没有感觉到疼一样,用力抱着我的腿不松手。

这时候我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大群手持棍棒的人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如果这些人冲过来了,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了,咬了咬牙,猛地用力挣扎了一下,我一只鞋子直接被对方抱着脱掉了,但我双脚却在这一刻恢复了自由,猛地用力一踩对方的头顶,借助这力道我双手抓着铁门上沿用力一拉,整个人在空中一个翻滚,双手松开,身体落地。

而这时候刚刚追过来的那群人也刚到大门口,看到我翻了出去,顿时全都急了,一个个开始爬门。

就在他们往上爬的时候,我已经彻底的恢复自由朝着前方奔跑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知道必须离开才有生路,现在也已经没时间去考虑李杰是否被抓住了,只知道我必须离开。

一脚穿着鞋子,另一脚上光秃秃的,但求生的欲望让我完全感觉不到赤脚摩擦在地上的痛楚,速度奇快。

不知道跑出去了多久,终于发现丢掉了身后的人,这时候我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

只休息了几十秒,我就再次狂奔,现在才刚刚逃出去不久,谁知道身后的追兵有没有追上来。

一路狂奔,夜太黑,什么都看不到,甚至星星都看不到,也无法辨别方向,只知道狂奔,跑累了就走,走的恢复点力气了,又继续奔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却知道这里有许多数木,像是一个森林。

这注定是个难忘的夜,逃命之夜。

终于,我的体力消耗殆尽,再也没有力气奔跑了,而这时候距离我逃出大概也有两三个小时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着大树,喘着粗气。

虽然在休息,但我的耳朵却一直在听着四周的动静,可能是太累了,最后竟然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四周全都是树木,昨晚光着左脚奔跑了一夜,跑的时候还没有觉察到痛,现在才发却脚上的痛楚。

抬起脚看了眼,就发现脚掌已经血肉模糊了起来,此时脚上全都是厚厚的血痂,脚稍微一动都感觉疼。

嘶!

刚一动,脚步传来的痛楚就让我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走路的时候,左脚还没落地,一阵刺痛就让我脚下一个蹒跚,差点倒了下去,连忙扶住了一颗大树才站稳了身体。

此时我随身携带的东西早已经不再了,就连打个电话都没办法,四周全都是参天大树,又是个阴天,就连方向都没办法辨别,看着乌云翻滚的样子,估计马上要下一场倾盆大雨。

我咬了咬牙,必须想办法先从这森林里逃出去,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如果不能很快离开,说不定真的可能会饿死在这里。

此时肚子里咕咕的叫着,饥渴难耐。

如果不能辨别方向,我根本就走不出去,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曾经中学的时候看过的一篇科普文章,讲的就是在森林迷路后的方向辨别的知识。

回忆了一下,就想到了一些辨别方向的办法,在四周走了走,很快就发现许多树木的同一个方向枝叶都十分的茂盛,也就是说,枝叶茂盛的方向应该就是南方。

找到了南方之后,其他的就容易多了,又想了想米方市什么地方有森林,很容易就想到了,因为整个米方市只有一个森林,那就是米方森林。

因为左脚已经彻底的被血痂包了起来,很难行走,最终用树枝和野草胡乱编了一只简易的草鞋,手中拿着一根棍子,拄着身体一路向南。

我记得米方森林的南方就是米方市中心,顺着这条路一定可以走出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累的不行了,坐在地上休息了片刻,又有些饿了,刚准备去找食物,就在这时候,忽然嗷的一声野兽的咆哮声响起。

这一瞬,我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艰难的转头看向刚才声音传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就看到一头浑身都是灰毛的野兽,此时正一步步的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瞪大了眼睛,竟然是一头成年的狼!

我的脑海忽然出现了米方森林这几个字,顿时心如死灰,想起昨晚从废弃工厂逃出去的时候黄老的人对我说的话,就算我逃出去了,也是死路一条。

米方森林是个禁区,曾经就有人在网上说过,有人去米方森林探险,结果被野兽撕成了碎片,等救援队伍找到他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地的碎骨,还是用DNA技术才确定了受害人的身份。

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左脚,再看看正向我迈步而来的狼,这一刻,我面如死灰。从黄老的手底下都逃了出来,难道还是逃不了一死吗?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