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我叫张泽

本以为是一群能够大补的大鱼,谁特么知道,这竟然是一群在游泳的女人啊。

我心中郁闷到了极点。

是一群女人也就算了,竟然还非要扎推在这里一起泡,而且还一丝都不带挂的。

我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被传送到了女儿国里。

这一切,我都认了。

但是偏偏没想到,这一道距离其她身影比较远一点的,竟然还发现了我。

而且是在趁我发蒙,来不及反应的时候。

她就毫无征兆的动手了,一条白嫩的玉手,紧紧的抓在了我衣服领上。

我根本来不及挣扎反应,赫然被她一把拉出水面。

顿时间,四目相对。

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毕竟在水底待那么久,功法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不过,这道目光,却是让我感觉浑身寒意。

余光看去,周围果然是同样,充满震撼,而又愤怒到极点的五道冰冷眼神。

这些目光中,更是丝毫不掩饰对我地杀机。

无尽杀机,瞬间将我笼罩,放佛下一刻,就要将我粉身碎骨。

“啊……”

“啊……”

“留氓!”

在这些女子,一阵震惊的注视,最后变成冰冷杀机之后,突然传来一道道尖锐刺耳的惊叫声。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一次估计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实在郁闷,噬九天这老头子,给我搞的什么垃圾传送灵阵,竟然给我传送到女人的洗澡池子来。

偏偏还是有一群女人在的湖水里。

“师父,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忍不住问道燕都春秋图里的噬九天。

然而,他并没有回答我。

此刻已经被一名女子抓住了,我也不好在去燕都春秋图里找这老头子算账。

就算是我师父,也用不着这样耍我啊。

“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女人紧紧抓着我,冷漠的质问道。

“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我连忙解释。

被一个女子这样抓着质问,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我心中也微微不满。

顿时抱怨一声:“这广袤无垠的小湖,似乎谁都有资格来吧,你们都能在这里泡澡,我怎么就不能呢?”

“聒噪!”

然而,我话音刚落,女子便怒气腾腾的呵斥一声。

这让我更加不爽了,我似乎说的也没错啊。

虽然灵阵将我传送到这里,但是我又为什么不能再这里面泡澡呢。

“这乃是我花丛门中禁地,上千万年来,也从未有男子踏入过,你这登徒子竟然这般不要脸,还好意思说谁都能来!”

女子娇躯颤抖,有两个地方一阵颤抖,看着我心中都是一阵悸动,感觉鼻孔气血翻滚的就想朝外喷。

“你……你还敢看,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女子注意到我的目光,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她先是松开拉着我的手,下意识的就要去阻挡那两个啥。

但是,她刚遮挡住,我便趁机就要逃跑。

她只好放弃用手遮挡,身体微微下沉,水面直接遮盖。

玉手再次抓住我,这让我很是无奈。

不过,那水面虽然遮盖住那两个,可透过清澈的湖水,仍旧能隐约看到,让我也是微微不受控制的,有了那么一丝反应。

虽说,我对她们没有那种想法,但我是个正常男人啊。

在这种情况下,哪个男人还能特么把持住。

本来我还想着,等后面要是在争辩不过这群女人的时候,在故意用我化神中期的气息来威胁她们,然后离开。

毕竟,她们身上的气息都在元婴期,相当的弱小。

根本没几个人,能够承受我的威压。

但是,当我得知这里是花丛门的禁地之后,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力,甚至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尼玛,不是花荣儿和花菲儿姐妹两人背后的门派吗。

之前在神之遗迹里面的时候,我也听到过这对姐妹,给蓝灵和云倾城两人讲述她们花丛门禁地的事儿。

说是,只要实力达到元婴期之后,才有资格来禁地泡澡。

禁地的湖水中,有灵气可以让元婴期之后的弟子们,进行实力巩固。

同时,还说禁地湖水最深处,是绝对不允许进入的,会有生命危险。

我顿时响起,之前我出现的那里。

那边,水草茂盛,地上还有那个不容易被发现,但十分容易让人坠入下去的小圆洞。

要是一般人,不小心被水草缠住,坠入散发灵气的那一片深处,的确是没活命的机会。

那里面强烈的水压,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支撑的。

“我说了这是误会,所以你立马放开我,我现在就离开,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后,对她们再一次的解释。

同时,脸色也变得冷漠了下来。

毕竟,不给这群女人点脸色看看,她们还真是那我当病猫。

“你这留氓,踏入我花丛门之地,是你说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还说是误会,你看你特么脸红脖子粗的,就连眼睛都红了,还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我们非得扣下你的眼珠子,割下你的舌头!”

……

周围几个女人,也用水面遮盖着那两个巨大的那啥,游到我身边将我团团围住。

那一道道威胁声,更是凶猛,简直就是一群母老虎。

“我说了,是误会,我真不是有意要来这里的,放开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这种被人当贼一样抓住质问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我总不能说,自己是从神之遗迹里,被不小心传送到这里的吧?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看这些情绪激动的母老虎们,也不像是那种很讲道理的女人。

我要是实话实说,她们肯定还会质问我,为什么其他人没有被传送到这里,偏偏就我一个人被传送到这里。

所以,此时我也没有任何解释的理由。

“狂妄!私闯我花丛门禁地,还敢威胁我!”抓着我的女子,赫然冷声道:“你身上没有一点气息,我看你就是个废物!”

“所以你对我的威胁,没有任何意义!”

“最好还是如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倒是会考虑,让你死的痛快一些!”

对于女人的威胁,我不禁冷笑起来。

旋即,直接说道:“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花丛门门主,花残雨吧?”

“你到底是谁?”听到我叫出这个名字,女子顿时警惕起来。

原本因为羞涩而红润的脸色,此刻冰冷道了极点,布满了杀机。

我之所以猜测她是花丛门花残雨,是因为我之前听那对姐妹说话,她们门主是个长得十分精致漂亮的年轻女人。

也就三十岁的模样,肤白貌美,樱桃小嘴,生性冰冷,拥有众多追求者。

美貌,丝毫不弱于云倾城那个,能让我打出九点九分的美女。

而眼前的女子,完全的符合这个标准。

不得不说,她这种容貌,除了云倾城,目前在灵界中,我还真没有在找出第三个。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但是你只需要,我不是有意要出现在这里的就行!”

“而且,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就你们这点实力,要是真动起手来,还真不够我看的!”

“所以,就别把事情做得太过,让开吧!”

既然对这些女人们来软的不行,那就只好用硬的了。

我一道威胁声,让她们果然纷纷面露惧意。

“你是不是乌家那个废物二少爷?”

然而,花残雨皱着眉头微微沉思后,突然手中祭出一柄灵气化作的灵剑,直接抵在我的脖子上。

洁白的贝齿紧咬,几乎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我告诉你,既然你是乌家二少爷,那你这个畜生,今天必然死定了……”

乌家二少爷?

我顿时更加懵逼,这特么哪跟哪啊。

我连乌家二少爷,见都没见过,只是听说是云倾城的未婚夫而已。

怎么就给我怀疑成那个混蛋了。

而且,这花残雨对乌家二少爷的敌意,似乎也十分强烈啊。

旋即,我冷漠道:“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狗屁乌家二少爷,我叫张泽!”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