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七十章 剑狱中的另一人

我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独自关在剑狱之中。

虽说我不怕这些烈焰,但是我也只不过是,能够比其他人,在里面待的时间久一点而已。

若是时间太久,同样会被烧得神魂俱灭。

尤其是,此刻整个剑狱中的灵剑都飞起来了。

我不确定它们下一秒,是会无情的冲向我,还是有其他什么疯狂的举动。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剑狱之门怎么关上了?那小子在里面,是会得到上古机缘,还是会死?”

“这还用说,那小子显然是触动了上古机关,你觉得上古大能人物留下的东西,能够让你们轻易得到吗?”

“那小子太贪心,那么多灵剑不拿,非要拿一把,这就是他自己作死,估计会被数不清的灵剑劈的连魂魄都留不下来!”

……

那些之前还羡慕嫉妒我的人们,顿时幸灾乐祸起来。

“哈哈哈……小子,还想和我斗,现在不用我动手,天都要你亡了,希望你下辈子别再这么嚣张惹人厌!”

站在剑狱门口的侯玉龙,更是激动,整个人都要疯狂了。

“侯玉龙,你特么的刚刚做了什么?剑狱之门为什么会关上?”

“你这畜生,是不是故意出动了剑狱之门的机关,存心想要张泽困在里面?我告诉你,张泽要是出事儿了,我们这些人全部都要被困在这里等死!”

洪胜和穆东风两人从震惊中回过神,纷纷拿出灵剑来到监狱门口,直接抵在侯玉龙的脖子上。

面对两名同等实力的强者,他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两股浓郁的杀机,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动都不敢在动一下。

就连乌明远,都愤怒的面色苍白。

对侯玉龙怒吼一声:“侯玉龙,你这蠢货,就算要杀那小子,也不是这个时候啊!剑狱之门一关,我们现在是哪都去不了了!你这畜生!”

乌明远并不是担心我死,而是因为原本还有两道门。

一道是外面通往神之遗迹的,虽然已经无法上去,但至少还存在那里。

另外一道,就是剑狱之门,虽然也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

但是在他看来,至少可以等我拿到灵剑之后,一起联手,或许极有可能劈开头顶那道通往神之遗迹的门。

但是现在,我被关在里面,他和侯玉龙两人又没有灵剑,只能依靠牛长老他们三人,估计很难冲破拿到无形的门。

周围这几十人,也只能全部被困在这里。

好不容易在神之遗迹里,将实力提升到了化神巅峰这个牛逼哄哄的境界。

还没来得及去灵界显摆显摆,怎么甘心就这样被困死在这里呢。、

而我,对于外界所发生的这一切,根本不知。

此时的我,也是自身难保了。

整个剑狱中,烈焰更加凶猛。

密密麻麻的灵剑,虽然还没有举动,但是漂浮在半空,看着也是让人一阵心有余悸。

“吼……”

这是,被我命令藏在燕都春秋图里的灵血豹王,竟然低吼一声,跑了出来。

它这一会儿工夫不见我,就像是离开了很久似得,十分亲密的蹭了蹭我裤子。

旋即,警惕的看着四周。

“血王,你还是待在燕都春秋图里面吧,就算我出事儿,你至少可可以存活下去!”

看着灵血豹王,我心中一阵感动。

摸了摸它的头颅,让他立马离开。

然而,灵血豹王十分果断的摇了摇头,态度就和我之前,非要得到这柄灵剑一样的坚定。

这家伙的脾气,我也十分清楚。

在我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它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与我并肩作战。

“既然如此,那就小心点吧!”

最终,我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紧接着,我收我灵剑,小心翼翼的靠近剑狱之门。

一路上,在经过半空中的各种灵剑时,心中满是警惕。

好在它们并没有用动。

成功地来到剑狱之门前,我用三道灵力控制手中的灵剑:“就让我来看看你的本事儿!”

说完,我对着剑狱之门猛然劈下。

轰!

刀光剑影十分刺眼,空中溅起一道火花。

然而,除了一声闷响,剑狱之门没有被打开丝毫,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看起来比较微弱的剑痕而已。

这让我越来越紧张,接连又是几下子劈出。

但是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每一剑砍下,都是只能留下剑痕。

我大概估摸着,若是等我用这柄灵剑劈开这道剑狱之门的话,估计这一辈子的时间,可能都不够用。

而我,肯定是不可能在这里呆一辈子的。

身上的秘法一旦消失,别说一辈子了,就是一分钟也待不下去就被火花在里面了。

“这道门无法打开,难道是其他地方,还有出口?”

慌忙中的疯狂砍击下,我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剑狱之门打不开,不是手中的灵剑太弱,反而这柄灵剑绝对是我,见到过品阶最好的一柄了。

只是这道剑狱之门,有古怪。

我手臂都已经发麻。

所以只能用其他办法了。

紧接着,我又回到了剑狱最深处,之前这柄灵剑所在的地方。

但是研究了半晌,也没相处什么办法来,就连学到的凌晨都施展了几次,也是无功而返。

“这些灵剑,也不伤害我,反而浮在空中,难道我还可以在拿一柄?”

突然,我脑海里莫名的浮出一个想法。

反正这柄灵剑到手,其他的灵剑品阶高低也无所谓了。

毕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所以我伸手就朝身边最近的一柄灵剑,随意的抓去。

一入手,强烈的滚烫感瞬间消失,灵剑成功地落入手中,没有片刻的停顿

一切都是那样的容易。

这让我顿时懵逼。

之前就连牛长老他们,都是亲自试验过,最终断定每个人只能得到一柄灵剑。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竟然还能够继续拿走一柄。

有了这一次的成功,我又接连朝身边抓去。

没抓一次,都可以顺利拿来灵剑。

一时间,我又惊又喜。

喜的是,我可以不断获得灵剑。

惊的则是,我特么的现在根本无法离开剑狱,就算得到所有灵剑,也没办法离开。

“这是上天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吗?”

我忍不住无奈的感叹一声。

毕竟给了我这么好的极有,又让我灭亡在这里。

“既然还想不到离开的办法,身上的护体也还能继续坚持很久……不如……”

看着周围密密麻麻的灵剑,不知道是因为体内魔气作怪的原因,还是其他原因。

我竟然有了一个疯狂大胆的想法,甚至是十分贪婪的想法。

比之前的侯玉龙和乌明远,更加贪婪的恐怖。

因为我想试一试:“不如,将这所有灵剑,全部放进燕都春秋图里?”

有了这个想法,我再也控制不住这一抹好奇心。

之前上古火山都被我挪了进去,就连灵血豹王这个灵兽,我都同样可以放入。

所以我觉得,这一次也极有可能成功。

先不管能不能活下去,既然现在还活着,那就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情。

“给我吞!”

我平复下躁动的情绪,伸开双手面对密密麻麻的灵剑大喝一声。

嗖!

嗖!

嗖……

一柄柄灵剑,急速掠过,纷纷朝我冲来。

这一幕,若是被外面众人看到,一定会吓傻眼,认为我会被灵剑斩杀。

但是此刻的我,没有丝毫畏惧。

因为这些灵剑,眼看着就要插在我胸膛的时候,纷纷消失。

全部竟然燕都春秋图。

顿时间,我呼吸都开始急促,没想到竟然真的成功了。

这么多的灵剑,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但是拿回去送给虚空门,对虚空门可是有着巨大的好处。

不仅可以分给门派中弟子,使虚空门复兴壮大,同时还可以高价售出来受益。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会有这个疯狂的想法,虽然有些贪心,但是做的不错……”

在所有灵剑,包裹手中拿一柄都全部进入燕都春秋图之后,我背后突兀的响起一道笑声。

这给我吓得不轻,浑身一个哆嗦,毕竟之前根本没察觉到这里还有人在。

“嗯?这声音……难道是他?”

突然,我情绪激动,迅速转头看去。

“竟然真的是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