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我傻眼了

顿时间,我看向牛长老的目光,也冰冷了几分。

说实话,要是穆东风和洪胜这么做,我或许都会相信。

但是,根本没想到,最终要和我争抢这柄灵剑的,不是和侯玉龙还有乌明远。

偏偏是这个,在我看来,算是德高望重的牛长老。

“我已经说了,这把灵剑是我的,你若是非要拿,那就先杀了我!”

我态度依旧强硬。

其实,我非要选中这把灵剑,并非是为了自己。

即使这柄灵剑在整个神之遗迹中,都算是品阶最好的一把灵剑,但是在我眼里,它比起我手中的烈焰长矛,还是差了很多。

而且我也并不怎么用灵剑。

但是,师妹蓝灵就不同了。

她习惯用的灵器就是灵剑。

但是,在神之遗迹这么久,也从未找到一把能入得了眼,算得上真正的高品阶上古灵剑。

所以我决定,将这柄灵剑,作为礼物送给她。

不管怎么说,她背后的虚空门和师父有关系,所以这次来到灵界,我必须要多帮助虚空门。

“小子,你难道真的不怕死?”

我此刻坚定的态度,让牛长老显然有些意外,他笑着问道。

这道笑容,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少废话,要战就战!”

我冷哼一声,依然没有退缩。

同时,祭出烈焰长矛,紧握手中。

凌冽的锋芒,直直对着身边的牛长老。

“哈哈哈哈……”

然而,牛长老并非动手,而是大笑了起来。

这让我一时间,有些难以琢磨透他了。

“牛长老,你就别逗张泽了,快点挑选灵剑吧!”

洪胜见牛长老的举动,也有些疑惑,但还是打着哈哈陪着笑,试探着让牛长老不要为难我。

“小子,不错!你是我见到过,最有趣的青年了!”牛长老收起了笑容,并没有对我动手,而是转身去挑选其他灵剑,一边头都不回的对我说:“这柄灵剑我的确是想要,但是我答应了给你先挑选的机会,自然不会反悔!”

“只不过,我能感觉的出来,这柄灵剑似乎有些邪乎,不怎么容易得手!”

“我只是打算帮你一起动手拿下来的,但是我不确定两个人是否可以同时拿出来!我们五人的秘法护体也快消失了,所以接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直到此刻,我才稍微松懈了些。

但还是不敢完全的相信这个牛长老了,手中的烈焰长矛依然紧握,担心他下一秒,又会突然出现在我身边。

不过,他说这柄灵剑有古怪,倒是千真万确。并非危言耸听。

因为我一过来,就感受到了里面极其絮乱的气息。

若不是因为早就感觉到,我也不可能迟迟不动手拔出来。

“小子,保重!”

穆东风看着我淡淡一笑,旋即返回剑狱之门的外面。

洪胜此刻也一脸笑容,但是我看得出来,他的目光中,有一道担忧。

“张泽,我想帮你一把,但是秘法护体的时间限制,让我这是心有余力不足,所以你自己小心点吧,你小子一定要给我活下去!”

洪胜来到我身边,一手握着他挑选的灵剑,一手抬起来在我肩膀轻轻的拿拳头一砸。

我虽然可以看得出来,洪胜之所以对我这么好,完全是因为他看中了我的实力。

毕竟,年级这般年轻的化神初期强者,目前整个灵界似乎也没有。

他知道,我的未来极有可能是前途无量。

所以,他想提前拉拢我,与我交好。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的人品倒是不错,态度让人心里很舒服。

我对他也露出一抹笑容:“胜叔,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我还答应了你,返回灵界后,有事儿就去找你,怎么可能这么早出事儿呢!”

“哈哈哈……好小子!”

洪胜听到我这一声胜叔,满脸的激动。

旋即,笑哈哈的离开剑狱。

我也不傻,这五大门在灵界底蕴丰厚,根本不是如今的我所能轻易得罪的。

既然现在有人主动向我示好,那我肯定不能高傲。

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低头。

而此时,剑狱外所有人,目光齐齐注视着我。

蓝灵俏脸紧张到了极点,忍不住出声阻止:“师哥,要不你也换一把灵剑吧,别再冒险了!”

“张公子,蓝灵说的没错, 要不就算了,我们还需要你带着返回灵界呢!”云倾城美眸之中,也布满了担忧。

花荣儿和花菲儿姐妹两人,也纷纷附和。

可以看得出来,她们是真的担心我。

“你们这群臭娘们,没事儿就别乱叫!”

侯玉龙因为在剑狱中,一把灵剑都没有得到朝,从而将心中的憋屈,全部发泄在这些女子身上,一道怒骂。

乌明远同样脸色十分差,原本还想得到我现在面前的这柄灵剑,结果最后也是连拿走一把破剑的机会都没有。

他眼中精芒一闪,看了眼牛长老。

随后对蓝灵几个女子冷声怒道:“那臭小子和牛长老争抢,牛长老把机会都给他了,现在你们竟然说不让着小子拿下灵剑,你们是存心不想让牛长老得到这柄灵剑吗?”

乌明远看起来是在为牛长老打抱不平,但实际上,则是故意挑拨我和牛长老的关系。

就在几个女子愤怒的想要怼乌明远几句的时候,牛长老发话了:“我的事儿,不用你管!”

虽然声音十分平静,但是乌明远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毕竟,这牛长老的实力摆在那里的,即使和他同一个境界,但所爆发出的实力,还是差距很大。

况且牛长老身边,还有洪胜和穆东风两人都站起同一展现,他就更没那个胆量去挑衅了。

我布满杀机的目光,看了眼侯玉龙和乌明远二人。

这才对几个女子笑道:“相信我,很快就好!”

随后,我收起笑容,将烈焰长矛收了起来。

双手迅速掐诀,运转功法。

体内阵阵灵气开始浮现在手臂。

紧接着,面色十分凝重的朝灵剑抓去。

触感,是一阵剧烈的火热。

那温度,甚至比周围的烈焰,以及之前的上古火山底的温度都要高数千倍。

若不是我及时出施展功法保护,估计会被烫掉一层皮。

其中,灵气更加充沛。

若是有时间的话,估计待在这里修炼,实力都会因为这其中的灵气而高涨。

我将体内所有灵力,都释放在手上。

紧紧抓住剑柄,它的旋转也停了下来,我使劲的朝我抽出。

然而,这柄灵剑却如同被雕刻在这里的一样,任凭我在怎么努力,都不能抽出丝毫。

剑身的烈焰,则越来越强,逐渐的朝上蔓延。

“燃魂秘法!”

我沉声喝道。

本来,为了不再外面众人面前,展现出自己所有的本事,所以只运转了一道大道天衍经。

但是现在,不运转其他功法辅助,显然是不行了,只要有用出燃魂秘法。

顿时间,我体内灵气更加纯粹,身体周围渗透出来的灵气,形成了一道雾气一样的罩子,将我包裹其中。

手中的灵剑,也开始微微颤动,没有之前那么的稳定了。

嗡嗡嗡……

紧接着,整个剑狱中,竟然都回荡起这柄灵剑的嗡嗡声,似乎在抗拒着我的举动。

我满头大汗,面色通红,双眼都布满血丝,拼命的朝我拔。

“那里面的灵剑,竟然全部都在颤动了!”

“天啊,我看这些灵剑,像是全部都要射出啊,该不会伤害到我们吧?”

“大家快点退后,那小子肯定触动了机关,他没命活下去,那是他咎由自取,我们可不能被连累了!”

……

随着我爆发出的灵力越来越强,剑狱中的动静也越来越大。

外面众人,竟然有人开始议论,纷纷面色惨白的朝后退去。

原本,他们不少人也试图想要进入剑狱,结果发现剑狱之门的灵力,的确是他们无法承受的,便只好老老实实的待在外面,十分羡慕嫉妒的看着我们。

结果他们发现,整个剑狱之中,成百上千柄的灵剑,此刻竟然全部都开始颤动了。

那剧烈的嗡嗡剑鸣声,让他们内心彻底慌乱,感到无尽恐惧。

而我,感觉自己也是越来越痛苦。

体内气息开始絮乱,尤其是那一股魔气,更是疯狂的躁动起来,似乎想冲出来。

我只能极力拼命的去强忍控制。

“天地玄黄……”

在外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连忙运转起天地玄黄经,开始同时施展第三道灵力。

嗯?

天地玄黄经刚被施展出来,我明显的感觉到,手中这柄灵剑的反抗力,竟然也开始迅速的消失。

这让我十分意外。

同时,更多的还是疑惑。

因为我完全可以肯定,反抗力的消失,并不是你因为的的灵力变成了三道变强了。

反而像是,完全因为天地玄黄经的运转。

难道,这是因为神之遗迹中,上古功法的原因,从而震慑住了这柄狂暴的灵剑?

我心中暗暗沉思。

“起!”

余光看了眼外面众人,我回头猛然大喝一声。

将手中三道灵力释放到最巅峰。

轰隆!

整个剑狱,为之一颤,爆发出一道惊天巨响。

手臂上那股强悍的挣扎反抗力,此刻已经完全消失。

灵剑落入我手中。

剑尖一道刺眼的光芒闪烁,再一次笼罩了我。

我站在剑狱最深处,如同圣神的王者一般,浑身都闪耀着牛逼闪闪的金光。

体内的魔气,在这一刻也终于无法在继续压制下去,猛地窜出。

“他……他竟然成功拿下了这柄灵剑?”

剑狱之外,先是一片死寂,紧接着彻底炸开了锅。

几十人,纷纷傻眼。

有为我感到欣慰的,有为我松了口气的,有对我身份和实力更加怀疑的。

同时,还有几道羡慕嫉妒恨的杀机。

其中,乌明远和侯玉龙两人对我杀机最浓,眼中都已经不再掩饰那道杀意,看待死人一般的看着我。

“小子,把这柄灵剑交给我,否则你就别想从里面走出来,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能够在剑狱中待多久!”

突然,侯玉龙大步上前,阻挡在剑狱之门。

他显然是准备,在我离开的时候,杀人越货了。

嘭!嘭!嘭……

下一秒,原本插在烈焰中的其他灵剑,竟然纷纷脱离烈焰,浮在了空中。

这一幕,让众人再次瞪大眼。

轰哧!

不少人已经开始躁动,有的后退,有的像侯玉龙等人,已经准备强行冲进来抢一柄灵剑的时候。

剑狱之门,竟然毫无征兆的自动闭合。

我当场傻眼。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