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牛长老和我争抢

“待会儿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嘴硬!”

乌明远也看出了我这是油盐不进,根本不惧他的威胁,只能放下一句狠话不在理会我!

旋即,他对侯玉龙的攻击也更加猛烈,带起周围阵阵的烈焰。

“乌明远,你这畜生竟然敢在这里对我动手,还真当我是软柿子了,我保证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惨,你的狗命我今天要定了,哪怕天上的神灵来了,也阻止不了我!”

侯玉龙的实力,比起乌明远略微的差了那么一点。

此刻,他被逼的步步紧退,顿时怒骂。

嘭!

两人又是一击,手中的两柄灵剑疯狂碰撞,金芒闪耀,刺的所有人闭上了双眼。

蹬蹬蹬……

侯玉龙身形暴退五六步,直接摔倒在烈焰上。

而乌明远脸色也不怎么好,后退了两步,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

“嗯?我的灵剑呢?”

侯玉龙站稳后,刚准备继续扑向乌明远,结果发现手中的灵剑,竟然只剩下了剑柄握在手中。

他顿时一脸茫然。

“哈哈……侯玉龙,你的死期到了!”

乌明远见状,倒是相当兴奋。

狂笑一声,抬起手一个箭步跨出,便是十几米之外。

对准侯玉龙的头颅,毫不犹豫的劈下。

侯玉龙浑身一个哆嗦,眼中都浮起了一抹绝望。

不过,他肯定不可能傻傻的等待乌明远斩杀他。

伸手便朝身边烈焰中的另外一把灵剑抓去。

这里,要说其他的东西,的确是没有。

但是,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的灵剑。

之前断了一把,现在还是有数不清的灵剑。

“嗯?”

但是,当他紧握住一把灵剑,准备抽起来阻挡乌明远的攻击时,脸色顿时一阵惨白,比吃了翔还难看。

浑身大汗淋漓。

因为那柄灵剑在他手中,纹丝不动,根本不能被拔出丝毫。

在这同时,他慌忙看向面前十分霸气狂暴的乌明远。

结果发现乌明远也愣住了,满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手,紧接着又低头看了眼他。

这才发现,乌明远手中握着的,竟然也只是灵剑的剑柄,锋利威猛的剑身早就在之前那一声轰响,和侯玉龙手中的灵剑,以及爆裂。

只不过他杀心太重,急着趁机斩杀侯玉龙,根本没注意自己的灵剑怎么回事儿。

四目相对,两人面色极其精彩。

“去尼玛的!”

旋即,乌明远眼中闪过一抹狠戾,大骂一声。

竟然按着剑柄朝侯玉龙的头颅上狠狠砸下。

嘭!

侯玉龙完全没想到,乌明远竟然如此卑鄙,就连剑身都没了,还要偷袭他。

他慌忙伸起胳膊阻挡,但仍旧慢了一拍。

乌明远手中,灌入化神巅峰灵力的剑柄,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颅上。

顿时间,鲜血四溅,喷洒在脚下的烈焰之中。

他的面孔,也瞬间被血色染红,如同剑狱之中的恶魔一般。

轰哧!

侯玉龙忍着疼痛,趁着乌明远还没有离开,狠狠一拳落在乌明远胸膛。

乌明远之前本就消耗了不少灵力,刚刚又为了想弄死侯玉龙,从而给这剑柄又灌入大量灵力,身体早就虚弱了。

被这一拳砸下,身体直接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落地的时候,若不是因为反应够快,用四肢撑着身体没有落下,胸膛直接就要被灵剑刺穿。

他大口喘着气,一阵心有余悸。

手中的剑柄也不在,只好如之前的侯玉龙一样,伸手去抽旁边其他灵剑。

“怎么回事儿?”

但是,结果和侯玉龙一模一样。

灵剑,根本不能够被拔出。

他急的面色涨红,用处体内最后的灵力,最终依然不能成功拿出来。

噗……

乌明远急火攻心,当场一口血水喷出,身体摇摇欲坠,险些昏过去。

原本急着进入剑狱,一心想要得到剑狱中品阶最高的灵剑。

根本没想到,现在用报废了一柄随手抽出的品阶最低的灵剑后,竟然连其他品阶低的灵剑也无法拿到。

见状,我也意识到了这剑狱中的古怪。

估计,没人最多只能拿走一柄灵剑。

难怪,这剑狱之中的灵剑千千万万,偏偏还夹杂着许多品阶极低,甚至不如灵界中的灵界。

估计,是专门教训这些心性贪婪的人。

我目光中布满玩味儿的看向那边,记得满脸流冷汗的乌明远。

“你之前不是还说要先杀了侯玉龙,然后再来杀了我吗?现在怎么不但没有杀了侯玉龙,就连一把灵剑都抽不出来了?”

听到我的嘲讽,乌明远虎躯一颤,冰冷的目光顿时瞪了过来:“臭小子,别得意地太早,就算那柄灵剑被你得到了,你觉得你有命拿得住吗?”

剑狱之门外面的众人,顿时也纷纷议论。

又说乌明远和侯玉龙实力或许本就很弱,化神巅峰实力或许都是故意施展出的秘术,用来吓唬人的,毕竟他们现在连一柄灵剑都拿不起来。

听着两人面色,那是一阵白一阵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冷哼一声,没去理会乌明远。

而是,对一旁停下脚步,开始沉思的牛长老三人好心提醒道:“看他们两人这种情况,我感觉剑狱之中的灵剑,每个人只能带走一柄!”

“所以,我觉得,你们还是先挑选好品阶最好,自己最入眼最满意的灵剑!”

“然后,再去试试看其他的灵剑,是否能够拿到!”

听到我的话,三人点头表示赞成。

毕竟,已经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那里了。

他们可不会去逞能冒险。

如此好的机会,原本是返回灵界,现在还有灵剑挑选,他们自然不会错失良机。

三人看了眼我身边这病灵剑,最终还是将目光移开,从数不清的灵剑中开始挑选。

“这把灵剑虽然不是里面最好的,但是品阶也不算低,拿着十分顺手,就这柄了!”

洪胜很快就挑选除了一柄品阶在灵界中算是极高的灵剑,顿时感慨一声。

他的脸上,有的是知足和欣喜。

并不像乌明远和侯玉龙两人那般贪婪。

“不如,你在试试挑选一下其他的?”

穆东风看着摆在他自己面前,两柄品阶相差不大,微微犹豫的灵剑,对于洪胜建议一声。

洪胜也不拒绝,反正他已经拿到了自己最喜欢的灵剑。

其他灵剑对他来说,即使真的不能够在得到,但是也仅仅只会有一点点小遗憾。

毕竟,不能帮门派中其他师兄弟挑选更多的灵剑。

但他并不会感到失望。

微微挑选后,又选了一柄品阶差不多的灵剑,伸手一拉。

“还真是和张泽这小子说的一样,还真是拿不出第二柄了,你们还是慎重挑选好一柄吧!”

下一秒,洪胜苦笑着松开手,微微摇头。

“那我们一起联手,是不是能够稍微多拿出一柄灵剑?”

穆东风看着眼前两柄灵气,似乎是哪个都不愿意放下,抱着侥幸的心里试问一声。

洪胜顿时摇头。

“你就别做白日梦了,要是真能够这样的话,估计也不可能一个人只能拿出一柄灵剑了!”

“我可以感觉的出来,就算是我们所有人一起联手,也未免能够拿出一柄品阶最差的灵剑!”

“而且,就算是拥有那个实力,这柄灵剑,也一定会自爆!”

听完洪胜的解释,穆东风有些失望,只好闭起眼睛,随手从两柄灵剑之中随意挑选了一柄。

随后,感慨了一番,又继续拔了拔第二柄灵剑,发现的确如此之后。

才彻底的死下心,看了看我和牛长老:“牛长老,张泽!你们两人一定要挑选仔细,这机会真的只有一次!”

不过,我们两人并没有说话。

我看了眼周围灵剑,最终决定还是要这把最显现的。

“我也看上了这把灵剑!”

然而,就在我做好决定,刚准备出手的时候,身边竟然传来牛长老的声音。

这让我顿时一愣,有些难以置信。

“但是,这柄灵剑,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皱了皱眉,面对实力恐怖如此的牛长老,并没有退缩,态度依然坚定。

“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你连拿走其他灵剑的机会都不再有?”

牛长老突然一脸玩味儿的笑道。

尼玛,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看着此刻这副嘴脸的牛长老,我心中一阵感慨。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