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进入恐怖剑狱

轰!

猛然一声巨响。

石壁上,剑狱两个大字,从中央一分为二,划出一道缝隙。

眼前,眼前一道暗室出现。

朝里面看去,赫然是一把把灵剑。

几乎有上千把,长短不一,粗细不一,形状不同的灵剑。

在最里面的位置,一把中等长度和细度的灵剑,在一团金芒闪烁的灵气包裹侠,缓缓的转动着。

看那气势,我怀疑这把灵剑,很有可能是这座剑狱中的镇狱宝剑。

同时,也很有可能是一个上古灵阵的阵眼。

在场所有人看到这一幕,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的。

毕竟,这般浩瀚的场面,几乎很少有人见识,简直比灵剑展览会的场面还要大。

但是,此刻众人虽然眼中都浮现着炙热而又贪婪的光芒。

却,无一人敢冲进去。

因为,这些灵剑全部在烈焰中,被烧得通红。

满地都是滚滚岩浆,四周则是漆黑一片,谁也不知道那些黑暗的四周中,到底蕴藏着什么杀机。

总之,眼前的一切不仅充满诱惑力,同时还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宛如,真正的地狱之中一般。

扑面而来的,都是一股剧烈的滚烫气息,让人纷纷眯着眼后退。

不过,这些烈焰我倒是不怎么在意,甚至可以说,没有丝毫的惧意。

之前,就连小火山中的烈焰,我都直接挪进了燕都春秋图里,岂会害怕这些剑狱中的烈焰呢。

轰!

我身体朝前,刚试图进去看看,结果缝隙中一股浩瀚的灵力顿时爆发出来。

若不是我即使运转功法去阻挡,这道灵力足以震的我粉身碎骨。

即便如此,我也不怎么好受,喉咙中气血翻涌。

我可以感觉的出来,这炼狱之中,或许只有化神巅峰的存在,才有资格进入。

而我,则是因为全身修炼的都是火属性,本就不惧烈焰,所以也有幸能够进入其中。

“里面气息很强,估计一般的强者无法进入!”

我伸手擦了把嘴角的血丝,旋即目光看向牛长老。

“我也看出来了,估计只有我们五名化神巅峰的存在能够进入了!”牛长老听到我的话,点点头。

旋即目光看向我:“这剑狱是你发现的,也是你打开的,既然你无法进入,那我就替你进去!”

“你先看看,看上里面的哪几柄灵剑了,我帮你拿出来!”

牛长老要帮我拿灵剑,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但是,牛长老话音一落,侯玉龙却当场就不愿意了。

“牛长老,话这么说就不对了吧,虽然是他打开的这扇剑狱之门,但是他进不去,就不能怪我们了啊,进去挑选灵器,似乎也是我们谁先拿到,就属于谁的吧!”

乌明远看着我冷笑了一声,也再一次的和侯玉龙站在了一条船上。

毕竟,这既能够打击我,又能够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自然不惜和侯玉龙合作一次。

冷冷的一笑,说:“我造成侯玉龙的,这剑狱之门现在就敞开着,谁要是想得到里面的灵剑,自己进去拿就是了,我们也不拦着!”

“但是,谁先拿到就是谁的,拿不到就不能怪我们了!”

“我希望,某些人还是不要装好人,去给其他人往外带灵剑了!”

听着乌明远的话,众人又急又无奈。

剑狱之中的这些灵剑,随便哪一把,都充满了灵力,里面还散发着上古气息。

比神之遗迹中找到的任何灵剑,品阶都要高很多。

他们自然十分渴望能够得到一把。

但是,无奈于他们,就连剑狱之门前散发出的滚滚热浪,都无法承受。

说完,他竟然和侯玉龙两人急忙朝前冲来。

显然要先闯入剑狱之中,挑选品阶最高的灵剑。

毕竟,他们的实力,以及各个家族中的秘法,自然也有很多办法面对剑狱之中的那些烈焰。

若不是因为我自身实力的原因,我恨不得现在就将两人斩杀在剑狱之中。

“你们两个,未免有些太不要脸了吧?”

“牛长老都说了给张泽一个先选择的机会,你们就算不给张泽面子,似乎也应该尊重牛长老的意思吧!”

不过,就在两人施展着功法来到剑狱之门前,准备进入的时候,两道身影赫然阻挡在他们面前。

说话的,正是洪胜和穆东风两人。

侯玉龙眉头一挑,怒道:“你们两个什么意思?神之遗迹中,本来就是以实力为尊,谁先到的就是谁的……”

“放你娘的狗屁,要说先来的先得到的,那这些也全都应该是张泽的,是他带着大家一步步来到的这里!”

洪胜当场打断侯玉龙的话怒骂一声。

“你们非要与我作对?”

侯玉龙目光一沉,看向两人,口气中满是威胁的意味儿。

“我们只是给牛长老面子而已!”

穆东风冷哼一声,面对侯玉龙的威胁,没有任何退缩。

“你们两个,是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这时,牛长老也来到两人面前,冷声问道一句后。

不等两人说什么,他便毋庸置疑的语气,冷冷道:“我说了,因为张泽带着我们开起了这一道道灵门,所以我给他一个先挑选灵器的机会,我不管任何人,谁要是再敢阻拦,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他目光看向我:“张泽,你开始挑选吧,就算是里面最好的灵剑,我也绝对会亲手带出来给你,不用理会其他人!”

“谢谢牛长老的好意,谢谢你们两位!”我对牛长老和穆东风,以及洪胜三人,十分诚恳的感谢一声,旋即坚定道:“不过,我自己可以进去,就不用麻烦牛长老帮我拿了!”

听到我前面的感谢,三人一脸赞赏。

但是,当听到我说自己能进去的时候,他们顿时就懵逼了。

牛长老眉头微微挑了挑,说:“张泽,你可要想清楚了,进入这剑狱之中,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我们也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则可以浪费一些精血,施展秘法进入!”

“这些烈焰,并非你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你该不会是不信任我吧?”

我顿时就无奈了,他们竟然能这般瞧不起我。

我实力虽然比起他们差太远,面对一些事儿的确是不行,但是面对这些烈焰,我是真的有着百分之二百的自信啊。

“牛长老,你言重了,我张泽十分相信你们三位,只是自己有着进去的能力,就不麻烦牛长老了!”

我谦虚的说道一声,眼中也带着一丝对他们的尊重。

毕竟,在我看来,他们三人目前算是值得让我尊重的。

不说别的,就因为实力和人品。

“既然你意已决,那就进去吧,要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会立马出手!”牛长老看出了那我的坚定,只好答应了下来。

我点了点头,径直朝剑狱之门走进。

“小子,还算是有点骨气,不过这样就对了,是个男人,就要靠自己的本事儿!”

“进去吧,我不会拦着你的,这道门本来就是你帮大家打开的,不过待会儿要是被烈焰上身,可不要求着让我救你!”

侯玉龙和乌明远两人看到我的疯狂举动,顿时一阵冷嘲热讽。

“师哥,小心点!”

“张公子,要是有危险,你就叫我们!”

蓝灵她们这一次也没有阻拦,毕竟有过之前火山底的事儿,她们也相信我能够克服这些烈焰。

我回头给她们一个安慰的眼神,也没再多说。

来到剑狱之门前,迅速的施展功法,体内灵气释放,逐渐形成一道护体将我包裹。

紧接着,我一步一步的朝剑狱之中走去。

“这……这怎么可能?我之前明明感觉的出来,这道门必须要化神巅峰的强者才能够勉强进屋啊,这小子不过才是化神初期而已!”

“这小子,身上肯定有古怪,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侯玉龙和乌明远两人,原本以为我根本不可能成功进入剑狱的,毕竟刚刚我就是被剑狱之门的威压给震回来的。

但他们没想到,此时我在那些看着让人心中直发毛的烈焰上,竟然如履平地,面色也十分淡定,看不出丝毫的痛苦和强忍的样子。

顿时间,两人在看向我的时候,目光中已经多了道冰冷的杀机。

他们知道,如今的我,留下来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巨大的隐患。

牛长老三人,也是微微意外,不过并没有因此而对我产生杀机。

“这小子,倒是又一次的刷新了我对他的认识!”

“我倒是觉得,现在越来越看不清这小子了!”

穆东风和洪胜两人,看着我的背影,忍不住的感叹起来,丝毫不掩饰对我地欣赏。

“先进去看看吧!”

牛长老虽然没有对我评价,但是眼眸中却是闪过一道意味深长的精光,旋即催促二人进去。

毕竟,在我刚刚进入剑狱之后,侯玉龙和乌明远那两个狡诈的东西,已经迫不及待的施展秘法护体冲了进来。

而他们两人的目标,赫然与我所看上的那柄,漂浮在最里面快半空中,极有可能是阵眼的灵剑。

“乌明远,把这把灵剑让给我,我帮你联手一起干掉这个小子!”

侯玉龙一边急速冲去,一边对旁边同样鬼魅般迅速的乌明远提议道。

“别做梦了,老子想杀他,还用得着你吗?”乌明远冷哼一声,说:“这把灵剑我要定了,其他的灵剑你自己去挑选吧,还有你不是一直想杀这小子吗,我可以把他的小名给你!”

“既然如此,那就看谁先能够拿到吧!”

侯玉龙愤怒的冷哼一声。

旋即,二人竟然同时从身边的烈焰中,随手拔出一柄灵剑,毫无征兆的朝对方劈去,爆发出的灵力十分威猛。

叮!

叮!

叮!

……

顿时间,整个剑狱之中,都是灵剑碰撞声。

两人完全是杀招,出手极其狠毒。

显然,他们本来是准备偷袭对方。

结果两人想到了一起,只好互相伤害起来。

“你这该死的混蛋,我先杀了你,再去杀了那个小子!”

侯玉龙一边疯狂攻击,一边怒骂。

而乌明远,也是双眼充满了血丝。

他没有理会侯玉龙,而是对已经来到最深处,那柄最显眼的灵剑旁的我威胁道:“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去触碰这把灵剑,他是属于我的!”

“要是想活命,就立马滚一边去挑选灵剑离开,以后我也不在要你的小命!”

“否则待会儿我杀了这个畜生,就直接抹杀了你这小畜生!”

我顿时冷笑:“想杀我,那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