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我走火入魔了

因为到手的魔天煞气丹竟然只有一枚,而且还十分小,如同小黄豆一样大小的红色灵丹。

这让我一时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耗费了那么多的灵草和精力,就炼制出这么一丁点的灵药,真的值吗?

答案是,肯定不值!

毕竟在我看来,是不值。

一地的珍贵灵草,留下来还能炼制出许多对我有很大帮助的灵丹,现在竟然就这么一枚,我这心里别提又多郁闷了。

“小子,还愣着干什么,快点服下灵丹,趁我这微弱的一丝意念还在,能够在帮你一把,就别再傻愣着了!”

在我心疼灵草的时候,脑海里的声音竟然催促了起来,这才将我拉回了显示。

旋即,我毫不犹豫的一口服下这枚小黄豆一样大的灵丹。

“苍蝇虽小,但也是肉!”

我甚至心中安慰着自己,浓缩才是精华。

毕竟不论如何,现在也没有改变灵丹数量和大小的可能了,所以还是先服下。

灵丹入口,本以为和其他灵丹一样入口即化,结果发现还真像个小黄豆一样坚硬。

咯嘣!

然而,当我咬下去的时候,彻底的懵逼了。

灵丹竟然没有被咬开丝毫,反而将我牙齿差点蹦了,口中一阵生疼,只有满满的魔气在口中,放佛要撕裂喉咙。

“这灵丹是直接吞服下去的,不需要咬碎吃掉,因为它会进入到你的丹田,一直不会融化!”

在我准备释放一些灵力在咬一次的时候,脑海里的声音变提醒一声。

但是,一听这魔天煞气丹不会化解,我顿时有些犹豫,打算将它吐出来。

毕竟将灵丹存放在丹田里,听着都觉得恐怖,以前更是没听说过。

然而我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喉咙就是一疼,魔天煞气丹竟然自己滑进去了。

轰!轰!轰!

顿时间,我感觉一丝丝魔气疯狂的侵袭我体内,筋脉筋骨纷纷被渗透,几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部位。

而那有些滚烫的魔天煞气丹,果然是绕过体内很多部位,进入了丹田。

“啊……”

看似不起眼的魔天煞气丹,竟然让我丹田放佛被撕裂开,要爆炸一样的疼,我忍不住一声轻呼。

体内无穷无尽的魔气,导致我体内其他气息也开始焦躁混乱,他们似乎是在抗拒魔气的加入,又仿佛想要迎接魔气这个新的伙伴,这欲拒,还迎的感觉简直糟透了。

对我来说,比让我重新塑造根骨都更加饱受折磨。

短短强忍了五六秒,我就有些无法承受折磨了,毕竟之前一直炼制灵丹,就已经耗费了很多精神力,身体直接倒在地上,蜷缩成虾米一样,开始痛苦的翻滚。

直到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小瞧这枚小小的魔天煞气丹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可笑。

因为它在这一刻,让我深刻的体会到,它是真正的浓缩精华。

其中蕴含的魔气,绝对是我见到过,气息最强最浓郁的灵丹,前所未有。

而且,它在我丹田中,还在不断的释放着恐怖魔气,似乎要将我整个身体里里外外都侵蚀个遍。

“张公子!”

一边还拉着蓝灵小手的云倾城,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叫一声。

慌忙松开蓝灵的手,哪里还有时间去阻拦,反而她自己再也控制不住,毫不犹豫的朝我狂奔而来。

“师哥!你怎么了?”

蓝灵的美眸也红了,紧跟其后。

旋即,便是花荣儿姐妹两人。

云倾城飞快的闪现而来,将我一把抱进怀里,试图用她的灵气帮我治疗。

轰!

但是,就在她释放出的第一道灵气,刚触碰到我身体的时候,我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恐怖的灵力,将她那道灵力瞬间包裹,发出一阵闷响。

而云倾城的身体,更是被震飞了出去。

这道气息的余威,将跟在后面跑来关心我的蓝灵和花荣儿姐妹两人,都齐齐震飞数十米之外。

哗!

就连洞府口的瀑布流水,都瞬间被震的一阵断流。

“你们别过来!”

这道灵力的恐怖,让我震撼不已,连忙强忍着痛苦对几个女子大吼一声。

“我们四人一起联手帮助张公子!”

但是,我落入现在这种惨状,她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经受折磨不去理会呢。

随着云倾城的命令,四人同时施展功法,四道气息顿时融合一体,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朝我汇聚过来。

嘭!

但是不等她们完全爆发,我体内这道充满魔气的灵力,再一次的从体内狂暴而出。

这一次,将她们四人都险些震出洞府外,口中纷纷喷着鲜血,将洞府口旁边的石壁,都砸出了四道深坑。

“不要在过来了!”

此时的情况,十分复杂,让我十分担忧。

现在让我痛苦,已经不单单是浑身的撕裂感,而是大脑竟然有些恍惚,实现都变得模糊。

不论看什么,都带着猩红色,放佛双眼被腥血遮盖一样,而我整个人也变得极为暴戾,但凡看到能够动的东西,都想去疯狂厮杀。

要不是因为我在极力拼命的让自己清醒,估计现在都要冲过去杀掉四个女子了。

她们在我面前晃动,让我看着就增加了动手的欲,望。

我真的担心在这样继续下去,最后真会彻底失去理智的杀掉她们。

在这担忧的同时,内心最深处竟然莫名的浮起一股激动,似乎对自己拥有这般狂暴的灵力而兴奋。

“张公子好像真的走火入魔了,他身上竟然被暗红色魔气包裹了,双眼怎么都这么猩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花荣儿从地上爬起来,再一次的看向我之后,顿时俏脸惨白,娇躯颤抖,畏惧的问道身边几人。

云倾城看了眼即将冲过来的蓝灵,蓝灵顿时挣扎:“倾城,求你不要在拦着我了,师哥他的确出事儿了!”

“张公子就算出事儿,我相信他也能够活下去!他现在已经快忍不出我们了,你现在过去,他回把你当做敌人杀了!”

“而且一般因为炼制丹药走火入魔的强者,还是有机会恢复过来的,我们先冷静下来想想办法!”

“我想起来了,走火入魔之人,看到动的物体都比较暴躁,我们先在洞府口站着不要动弹,让他将体内那股暴戾的魔力发泄在洞府石壁上,或许会慢慢恢复!”

云倾城比较是大门派闺秀,懂得知识也是比较多,立马提出建议。

而我此刻面孔都开始狰狞。

轰!

我再也忍不住,从地上疯了一般的爬起来,朝旁边石壁猛然一拳砸下。

整个洞府顿时山崩地裂的剧烈摇晃,巨石滚落。

但是在快要砸到我的时候,我只是手指一会, 巨石就纷纷化为齑粉。

我的视觉逐渐模糊,紧接着再次清洗的时候,我看到地面血流成河,遍地横尸。

我每一拳砸下,每一脚狠狠踢出,那些横尸都会直接爆体。

至于那些森森白骨,我更是一口灵气吐出,就能让其化成浮灰。

这些腥血的画面很快一闪而过。

紧接着,面前又出现了千军万马的敌人,他们实力几乎都是在化神巅峰之上,化神巅峰的实力在其中甚至算是最渺小。

他们每人手中都紧握恐怖气息缠绕的灵器,有刀有剑又叉等等。

身下,则是各种气息同样恐怖,超越化神巅峰很多的灵兽,一个个刺着獠牙对着我。

而我看到一个孤独的背影,看上去似乎是一名青年,他正与这些大军面对面负手而立。

青年身形不算高大威猛,甚至显得普通。

但是,在一袭黑色布衣的包裹下,恐怖的魔气在剧烈沸腾翻滚,要比面前所有人的气息都强大数百倍。

苍穹,血红色的太阳,发出金色的光芒照射在青年身上,青年如同神灵显世,满脸傲然。

青年的左边, 是一把闪耀着璀璨烈焰的长矛,锋利尖锐的矛间对着面前数千人马,仿佛随时就要划出。

右边,则是一直浑身通体散发着刺眼的猩红血色皮毛的灵豹。

灵豹蹲坐在青年身边,目光炯炯有神,对于面前的数不清的敌人,和它身边的青年主人一样,一脸傲然不屑,似乎这些强者对于它来说,不够一顿的午饭。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把灵器和灵兽,正是如今我所用的这把烈焰长矛,以及身边看似虚弱的灵血豹王。

只是,在这一刻,我的脑海中,它们要显得强大了很多。

“死!”

突然,青年喉咙微微蠕动,发出一个低沉的死字。

他的体内,顿时一股磅礴的暗红色魔气射出,从一枚黄豆大小,紧接着逐渐扩散,将整个苍穹似乎都笼罩其中。

“啊……”

紧接着,暗红色魔气弥漫整个世间,面前所有敌人纷纷惨叫,身体直接被化为血雾。

眨眼间世间,数不清的强者和灵兽已经无法看到,只有青年依然充满王者气息的傲立于风中。

当青年转过头后,我顿时傻眼了。

我下下意识的惊呼道:“这竟然是我的面孔?”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