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黑木头疙瘩的秘密

一尊丹炉,就那样静静地摆放在角落坑洼处。

这尊丹炉看起来,并不想平时看到的,也没有平时那么大,几乎可以说是比较大的香炉。

仅仅只有一个篮球的大小,外表颜色呈光亮耀眼的黑,而细细看去,会发现里面是浓重的金属感。

“这里面竟然会有丹炉,难道这个洞府是曾经的上古炼丹师炼丹的地方?但是洞府里也没遗留下什么灵丹和丹方,而且这尊丹炉又这么小,似乎又不像是炼丹的地方……”

“或者说,是上古大能人物专门带进来,藏在这里的丹炉?为了这么一个小丹炉,藏匿这么隐蔽的洞府里,似乎也没必要!”

“肯定是上古大能人物,当做废物扔在这里的了!”

……

看着小丹炉,对于它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感到深深的不解。

不过就算是上古大能人物留下来的废物,但是能够扔在瀑布覆盖的洞府里,对于我们这些后人来说,或许也算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因为之前在破开瀑布进入洞府的时候,我清晰的感觉到,那瀑布的洞口处又灵阵存在,就连我身上的护体都是瞬间破碎,所有我觉得这尊看似不起眼的小丹炉,可能不简单。

旋即,我手指对着丹炉轻轻一点,一道灵气化出巨大的承托力,顿时扑向这尊小丹炉。

“嗯?竟然起不来!”

突然,我脸色微微一变,充满意外。

本以为我这随手一点,足以轻松托起丹炉到我手中。

毕竟,我这随手可是释放出了一成的灵力。

但此刻,这道承托力竟然显得十分吃力,只是让丹炉微微晃了晃,根本没能飞到我手里。

见状,我只好在在用处一成力量,很是震撼的发现,丹炉只是脱离了地面,仍然无法成功起来。

在满满的震惊之下,我直接蹲下身,双手抱住丹炉。

这才发现,这看似不起眼的丹炉,竟然沉甸甸的,我用出三成的灵力才算是抱起来。

一番仔细端详,我发现那一层金属质感中,竟蕴含着极其磅礴的灵气,能够用肉眼情绪的看到沸腾的灵气。

“果然不同寻常!”

双手抓在上面,都能够感觉到丹炉中强大灵气的排斥感,让我微微欣喜。

轰!

突然,就在我欣喜自己找到宝物的时候,我体内突然不受控制的爆发出一股极强的灵力,瞬间钻入这尊不起眼的小丹炉中。

而我更是被这道突如其来的恐怖灵力给震的朝后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上,体内气血沸腾,要不是强忍着,血水都要从嘴角溢出了。

小丹炉更是从我手中挣脱,掉落在地上。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让我感到懵逼。

我隐隐感觉到,刚刚体内突然迸射出的那股强悍灵力,好像就是之前疯狂钻进我体内,却不被我感知到的那些灵气所化成的。

更为诡异的是,那股灵力放佛和这尊小丹炉十分亲切,就好像孩子找到了母亲一般。

我突然难以置信的想到:“难道这洞府中的灵力,都来自于这尊小丹炉里?亦或者,这小丹炉便是这个洞府中的灵脉所在?”

若是这样的话,那我还真是找到宝了。

“张公子,你怎么了?”

一旁帮助蓝灵的云倾城远远的注意着我这边的情况,虽然没有看清昏暗角落的小丹炉,但是看到了我被震退,顿时担忧的问起我。

“我没事儿,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我回头给她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开始继续看向小丹炉。

这个洞府,让我一时间越来越感兴趣。

这不仅仅是因为小丹炉以及灵气充沛的原因,而是因为刚刚我被震退后,发现自己装在乾坤袋里的那个,之前在小摊上买的那个黑木头疙瘩,此时竟然蠢蠢欲动的在乾坤袋里翻腾,似乎想要挣脱出来。

原本不被人起眼,用来垫木板的黑木头疙瘩玩意儿,此时充满了诡异气息。

“我说怎么回事儿,原来是你这小东西在作怪!”

我忍不住摇摇头暗笑一声。

那股一直不被我所发现的灵力,刚刚也正是从这黑木头疙瘩里释放出来的。

很显然,之前体内疯狂吞噬掉的灵气,也是被它给吞噬的。

我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将这黑木头疙瘩拿了出来。

顿时间,它浑身泛起了滚滚的黑色魔气,其中像是蕴含着强大的灵力。

“小子,快点把这玩意儿外面那层伪装剥开,用里面的珠子在这尊丹炉里炼制灵丹!”

我掌心放着自动颤抖的黑木头疙瘩,想看看它究竟要做什么的时候,脑海中那道陌生人的声音竟然又响起了。

“嗯?你竟然还没死?”

我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之前在外面大战的时候,因为我气息虚弱,就连嗜血麒麟都爆体而亡了,我本以为这道声音的存在,一定也会随之消失。

根本没想到,他竟然又说话了。

“呵呵……想让我,可没那么容易!”这道声音很是难得的笑了起来,没有丝毫愤怒的笑声,紧接着严肃道:“我现在给你脑海里传递一份丹方,你先去外面找到里面所需要的各种珍贵灵草,然后和这黑木头疙瘩里面的珠子一起炼制灵丹!”

“这些灵草能不能找齐全,那就看你的造化了,要是能够找齐全,就可以开始炼制,一旦少其中一样,甚至是数量少一根,你都没必要炼制了!”

“还有,就算你能够找全所有灵草,也不一定能成功地炼制出来,失败了,只能说你没那造化,不过一旦成功了,那对你以后的修炼之路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这道苍老却已经不再陌生的声音,说完后又放佛不存在一样消失。

轰!

不等我做好准备,脑海突然一痛,紧接着里面金光流转,一张丹方赫然从我脑海里划过。

我只是看了一眼,根本没有来得及去记清楚,但这道丹方就已经十分诡异的像是刻在我的脑海里了一样。

那些古老符文形成的丹方文字,清晰的存在着。

找灵草,这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刚进入神之遗迹的时候,救下那只大熊灵兽后,它就带我找到了很多灵草,我可是将所有灵草都移栽进了燕都春秋图里的。

现在虽然不知道脑海里那老头让我炼制什么,以及炼制的灵丹又究竟有什么作用。

但如今我还是比较信任他的,所以立马打开燕都春秋图,按照脑海里的丹方寻找起所需要的灵草。

最终,我用了两分钟时间,终于将炼制这一次灵丹所需的灵草全部找齐全。

其中有两种灵草,数量竟然刚好达到丹方中所需,这让我一阵的心疼。

灵丹炼制一旦失败,以后在需要这两种灵草的时候,也十分艰难了。

“张公子,你这是从哪弄来这么多灵草的?难道这洞府角落里种着灵草?”

一旁的花菲儿看到我身边,几乎摆满了一地的灵草,而且还都是十分新鲜,一看就是才刚刚挖出来或者摘下的,顿时美眸瞪大。

云倾城也是一脸疑惑,十分赞同花菲儿的提问,美眸盯着我。

洞府中,要是出现一两株灵草,倒是不算什么稀奇事儿,但如此一大片,这几乎也是第一次发生,她们自然感到不解。

“是我从外面带进来的!”

我淡淡的解释了一声。

这些灵草本就是从外面,移进燕都春秋图里的,我这么说似乎也没错。

毕竟,我即使在相信她们,也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燕都春秋图的秘密。

两人也看出了我的敷衍,便不再多问。

毕竟在她们眼中看来,我就是一个谜,浑身都充满了秘密,总是能搞出一些令人震撼的事儿,几乎也习惯了。

“她们两人身上也有突破的气息了,你们争取帮她们都突破到化神初期境界吧!”

“我这边现在要炼制一些灵丹,她们要是成功突破之后,我这边还没炼制好,你们就继续开始各自的提升吧。这洞府里的灵气,应该还能继续支撑下去!”

我简单的一番安排后,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面前各种珍贵稀有灵草,以及小丹炉和那枚黑木头疙瘩身上。

炼丹最首要的,就是一定不能分心,尤其是这种我从没有炼制过的高端灵丹。

“破!”

我低沉喝道一声,体内灵力浮出,纷纷汇聚包裹掌心那块黑木头疙瘩。

随着我的一声吼,我发现这黑木头疙瘩竟然没有破裂,只是外层逐渐的浮现出一道道裂纹。

“再破!”

我眉头微微一挑,没看出来这奇怪的玩意儿,竟然和那小丹炉一样神奇,充满了灵力。

轰哧!

这一次,因为掌心灵力更恐怖,黑木头疙瘩顿时爆破,外面一层十分厚重的朽木状化为黑色齑粉,一枚珠子顿时出现在掌心。

这枚珠子,也就红枣那般大小,一股冰凉刺骨的寒意顿时从掌心渗进体内,我忍不住浑身一个寒颤。

“果然够神秘的!”

我暗暗感慨一声。

没想到那厚重的隐藏下,果然藏着宝物。

虽然东西不大,但是充满灵力,以及刺骨的寒意让我都震撼,若不是因为我体内全部都是火属性,估计我会瞬间被冰封。

它外表光滑坚硬,呈一抹耀眼的猩红色,放佛其中包裹着浓郁的血雾一般,甚至散发出一丝丝的杀气,给人一种吞噬了无数强者性命的感觉。

整个洞府中的温度,骤然间都下降了很多,地面覆盖起一层白白的寒霜。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