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你吃醋啦

两人显然是看出了我手段的恐怖之处,毕竟随便祭出一道上古灵兽虚影,就能够吞噬了上古大能人物的意念虚影。

他们自然不敢在轻视我。

即使我自身实力还是和他们有着很大差距,但他们相信,只要他们有我的辅助,斩杀对方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我并未出手,而是看着他们两人狗咬狗,径直朝云倾城她们那边跑去。

这两个混蛋,都是想要趁机干掉对方而已。

平日里,因为实力境界相同,根本不可能有干掉对方的可能。

但是现在,就是最佳的机会,他们只需要和我把关系拉近。

不过我十分清楚,他们现在和我合作之后,后面肯定还会找机会将我也斩杀。

毕竟我这样的存在,留下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师哥,你没事儿吧?你都要吓死我了!”

蓝灵美眸通红的站在我面前关心道。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一声,旋即看向云倾城:“你好点没?”

云倾城点点头,看了眼已经大战起来的乌明远和侯玉龙两人,立即催促道:“我好多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嗯!”

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然而,正当我准备带着四个女子离开时,旁边的乌明远顿时吼道:“小子,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要不是我,你之前就被这畜生干掉了,你还不快过来和我联手解决了他!”

侯玉龙见乌明远都说话了,他肯定也不会错过机会,直接给我抛出很多诱惑:“年轻人,之前我多有得罪,只要你现在来帮我干掉乌明远,以后我侯家保着你,就算让我做你的走狗我也愿意,我还可以给你大笔的灵石和女人,你有任何条件,只要提出来我都给你做到!”

“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我冷哼一声,根本没有帮忙的打算。

我实力只不过在化神初期的巅峰而已,在最巅峰的状态下,也不过只能解决了化神中期的强者而已,可是现在体内受了重创,无法完全发挥。

而他们两人,就算在弱,也是化神巅峰的存在,现在这种状况下的我,只有一死。

我现在要是帮乌明远解决掉侯玉龙,那乌明远在想趁机干掉我,也是分分钟的事儿,而我反过来帮助侯玉龙的话,那结果必然还是相同。

甚至,就算帮乌明远,也绝对不能够帮助侯玉龙,所以我现在还是先走为上记。

果然,我正如此想到,侯玉龙就已经翻脸了,他充满杀机的对我喝道:“臭小子,给脸不要脸,我保证会让你死在神之遗迹中!”

我眉头微微一皱:“我随时恭候!”

侯玉龙愤怒的脸色通红,和乌明远两人将整个地面震出无数个巨坑,周围的小木屋几乎全部被毁灭,两人疯狂的交手,如同毁灭世界的恶魔一样。

轰哧!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两人同时爆发出精光闪烁的一个大光轮,疯狂的碰撞在一起。

噗……

旋即,两人纷纷口吐鲜血,身体剧烈倒退。

噗通!

最终,两人同时单膝跪在地上,算是没有彻底倒下。

而他们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犹豫。

“乌明远,这笔仇老子记住了,等离开神之遗迹后,你就等着我们侯家的怒火吧!”

侯玉龙艰难的站起来后,对乌明远便是一番威胁。

紧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便跑了。

“哼!侯家会为了你这条狗和乌家开战?真是聒噪!”

看着侯玉龙离开,乌明远也没去追,毕竟就算是追上了继续大战,也分不出胜负来。

冷哼一声后,迅速朝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站住!”

乌明远大喝一声,直接挡在了我们的面前。

紧接着,他目光盯着我上下打量了起来,片刻后开口:“小子,你之前施展的是什么功法?还有那条上古的灵兽是怎么回事儿?它为什么可以吞噬了上古大能人物的意念虚影?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道功法是你以前在外面学到的,还是在神之遗迹里得到的机缘?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还有,如实告诉我,你是哪个门派的?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接近云家大小姐是什么目的?要是敢有半句谎话,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乌明远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同时还不忘威胁我一声。

一只手中直接运转起一道金芒闪烁篮球般大小的一个圆团,里面蕴含着满满的灵气,显然我只要有半句假话,他就要用这团金芒斩杀了我。

乌明远的举动,让我有些措手不及,主要是我没想到,侯玉龙那混蛋竟然要逃跑,这才使乌明远有时间来对付我。

我要是和他打起来,还哪里有活路,心中顿时凝重。

“老头,你在吗?能告诉我,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掉眼前这化神巅峰强者的办法没?”

我暗暗的的在脑海中,问道那道陌生声音的主人。

之前他能让嗜血麒麟出来,解决掉上古大能的意念虚影,所以此刻我对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老头?你在吗?能听到我说话吗?该死!”

但是那道声音,在这关键时刻,又响不起来了。

在这同时,我又试着运转天地玄黄经,发现也失败了,就放佛这道功能功法完全废了一样,让我感觉不到任何气息,这让我很是无奈。

顿时间,我都有些后悔当时没有选择和侯玉龙合作,先干掉这家伙再说。

此时,我只能冷漠的看向乌明远,嘴硬道:“你没有资格知道!”

“你找死!”

乌明远勃然大怒。

虽然我之前的手段恐怖,但他也比较精明,知道那只嗜血麒麟对虚影有作用,对他这种强者肯定就起不到什么伤害了,所有此时直接爆发出了杀招。

几名女孩在乌明远同手的一瞬间,纷纷阻挡在我身前。

云倾城更是冰冷的威胁道:“你敢动张公子一根汗毛,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小子,难道你就是个只会躲在女人背后的废物吗?你之前不是还能够干掉上古的化神巅峰人物吗,现在敢和我比试比试吗?”

乌明远没有理会云倾城,但显然收敛了很多,攻击最终没敢落下,只好对我用起了激将法。

“乌明远!”见乌明远不理会,云倾城冰冷的俏脸上闪过一抹杀机,极为愤怒的说道:“你是真不打算将我放进眼里?你要是再敢继续纠缠下去,即使你没有伤害我们,我到时候也会在乌家二少爷耳边吹个枕边风,你应该不像尝受乌家二少爷那种能让人生不如此的感受吧!”

“小丫头,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别总是拿乌家二少爷来威压我!看在乌家二少爷的面上,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但你要是真当我是软柿子捏,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乌明远被云倾城一个元婴期巅峰的少女三番五次的威压,感到特别不爽,冷冷一笑,十分阴险道:“现在这里正好没人,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不介意将你也一起杀了!到时候,我还可以诬陷在侯玉龙身上……”

“你别忘了,侯玉龙还活着,而且你还没本事杀了他!”对于乌明远的威胁,云倾城虽然愤怒,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惧意,毕竟这已经不是乌明远第二次威胁她了,冷笑道:“一旦我死了,我想在你还没有来得及让侯玉龙去被黑锅的时候,恐怕侯玉龙就已经先去乌家二少爷面前揭发你了!”

“我听说,侯家有道绝门秘术,只需要强者稍微费点精血,就可以让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展现出来!”

“侯玉龙之前虽然威胁了我们,但他并没有动手就离开了,反倒是你和我们在一起,你觉得侯玉龙会不会为了借刀杀人,而废他一些精血,让事实呈现在乌家二少爷面前?”

说道最后,云倾城的脸上挂满了玩味儿。

“你……好,很好,算你狠!”

乌明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伸手指了指云倾城,杀机也爆发到了最巅峰,就连我都觉得他要失去理智的时候,他最终还是收敛起了所有杀机。

显然,云倾城对他的威胁相当恐怖。

而侯玉龙如今在灵界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所以一旦云倾城死了,侯玉龙肯定会跑去高揭发。

“这是最后一次,下次要是在招惹到我,我就算是被乌家二少爷折磨死,我也保证会先杀光你们!”乌明远冷哼一声,便直接离开。

在离开前,他更是阴森道:“小子,你给我小心点,就算我不杀你,也有人会将你在神之遗迹里解决掉!”

“我们任何一个人出事儿,我必定会让乌家二少爷拿你是问!”云倾城洁白的贝齿紧咬,但乌明远也不理会,就已经没人影了。

“这乌家二少爷,是个什么人?”

看着乌明远离开的方向,我下意识的问道一句。

毕竟只是一个名头,就能三番五次的让乌明远低头,我还是很好奇他究竟有多么恐怖的手段。

听到我的问题,云倾城俏脸微微一红,她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美眸之中泛着一丝期待的色彩,柔柔的一笑,反问道:“怎么?你难道是吃醋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