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张开嘴

“哈哈哈……乌明远,现在你也看到这小子有多么作死了吧,你想帮这小子,但是这小子给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侯玉龙原本还以为我是乌家身份地位很重要的后辈,所以乌明远才会不惜和他们侯家作对,都要保下来。

但现在,他意识到,事情似乎并没那么简单,顿时站在一旁火上浇油。

“小子,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别非要作死不可!”

乌明远再一次的对我冷漠道。

而我同样冷哼一声,丝毫不惧他的强势:“怎么?难道你做事儿还非要听从侯玉龙的?难道你就这么怕他?他说要什么,就非要给他什么?”

乌明远眉头顿时一皱,我这番话显然将他推上了风尖浪口。

但最终,他再没对我说什么,同样的也没理会侯玉龙。

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云倾城,突然问道:“云小姐……”

云倾城俏脸冰冷,直接打断乌明远的话:“张公子说了,他的东西谁都没资格拿走,那自然是谁也不准动!”

乌明远脸上的肌肉微微一皱,显然被一个后辈如此不敬的对待,显得十分不悦,但他终究没有爆发,而是冷冷道:“云小姐,我只是因为你,才出手相救这小子的,同时我也不希望你和这小子有什么关系,他要是做了对不起我们乌家少爷的事儿,别说是侯玉龙杀他了,我会第一个先杀了他!”

乌明远的这番话,让我有些懵逼了,我和他们乌家任何人都没有过接触,怎么会得罪到他们乌家的少爷呢?

同时,我更加不解,这乌明远为什么会征求云倾城的意见。

即使他对云倾城的态度不爽,也不敢发作,看起来似乎对云倾城隐隐有着几分畏惧,而这股畏惧又不像是出于对云倾城本人的畏惧,似乎是另有隐情。

“张公子只是我的好朋友,谁要是敢动他一根汗毛,那就是在挑衅我云倾城!”云倾城在蓝灵的搀扶下来到我身边,关心的看了我一眼后,继续对乌明远说道:“你要是做了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儿,我保证会让你后悔,而且你应该知道,乌家二少爷会怎么教训你!”

听到云倾城前面的话,乌明远还想说什么,但是听到最后这句,他嘴角一抽,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旋即,他看向脸色不怎么好的侯玉龙,微微犹豫后,脸上闪过一抹坚定:“侯玉龙,你现在要么滚!要么战!大不了我们两败俱伤,然后被一群废物趁机全部杀掉!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说话间,乌明远已经双手掐诀,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侯玉龙脸上的得意笑容顿时一僵,本来看他的挑拨离间有效果,乌明远的矛头也对向了我,不料就因为云倾城的几句话,乌明远又要对付他了。

“乌明远你他妈脑子能不能正常一点?你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一旦打起来,大不了就是你死我活,就算是我死了,我也保证你后半辈子只能躺在床上过,我们都是为了两条狗而已,你真认为搭上自己后半生的一切值得?”

侯玉龙也连忙运转起功法,气势逼人,顿时间又将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震退了一些。

突然,侯玉龙动了。

看起来他只是将一道功法运转到了一半,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间将手中之前对付我的金光团朝乌明远狠狠砸去。

他这显然是要先下手为强了,想要用之前乌明远对付他同样的办法高偷袭。

一旦给乌明远来个重击,他就会多一份胜算。

那金光团比之前对付我的时候更加恐怖。

乌明远反应倒是够快,立即回击过来,手中同样出现一团巨大的火光。

两股灵力碰撞在一起,放佛两颗星球撞击一样猛烈,整个地面山崩地裂,房屋纷纷塌陷,地面出现了一道深邃的沟壑。

他们两名强者,身体也纷纷被震得倒退了五六步在站稳。

“乌家秘法!”

乌明远脸色越加冰冷,整个身体散发出阵阵白雾,灵力也汇聚的更加浓郁。

嘭!嘭!嘭!

他脚下的地面顿时间也开始不断崩裂,满天的尘土飞扬,周围灵气被他疯狂吸收汇聚,就连破裂小木屋的木屑,都纷纷汇聚在了那磅礴的灵气中,在他头顶形成巨大的旋涡轮盘。

那凌冽的气息,将我压的呼吸都变得困难,我心中暗暗震惊:“好强的威胁,难道这就是化神巅峰强者的恐怖?”

我双拳不由握紧。

抓走父母的武宗,据说最强者就是化神巅峰存在,而是还不是才进入的化神巅峰,反而达到这个境界很久,可能在化神巅峰的后期之后了。

眼前的两人,在那种强者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而我,那必然是更加不堪一击,估计武宗的最强者,只需要一道攻击,就能够将现在的我废了,最多超不过三击,必将我神魂俱灭。

这就是差距。

想要救出父母,我这点实力还是远远不够。

轰!

很快,这两人又开始了疯狂的互相攻击。

他们的招式看起来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凭借拳头和双脚,但是每一下,都会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恐怖灵力。

眨眼间,他们就能连续攻击出数十次。

乌明远突然身形一跃,无数条腿影朝侯玉龙掠去。

侯玉龙咬了咬牙,双拳快如闪电的挥出。

轰哧!轰哧!

无数道虚影,顿时剧烈碰撞。

又是猛烈的一击过后,双方又各自倒退了几步。

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烂,露出一道道血粼粼的伤痕,谁在谁的都中都讨不到好处,照这样下去,结果肯定是两人一起死。

所以这次分开后,他们没有在继续出击,而是用阴冷的目光争锋相对着。

不过,两人的脸上都有了犹豫之色,自然是清楚这么打下去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乌明远见侯玉龙也不开口,他只能怒道:“侯玉龙,因为云小姐的缘故,这小子我今天保定了,你确定还不滚?在继续下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对我是没好处,但是对你不同样是没好处?”侯玉龙冷笑一声,说:“我知道你也不想在打下去,毕竟我们两人真没必要为了两条狗这样做!这件事儿,也是因为这两条狗发生的,不如就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谁也不要在插手!否则的话,我们两人,就只能有一个死一个废了!”

侯玉龙表明了他不想继续动手,但同时也在警告乌明远,他也是不可能退缩。

“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那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但你要是敢插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这是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乌明远果断的答应了下来。

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因为云倾城救我,但我十分清楚,他的确不可能因为和云倾城,而伤及他自己的性命。

之前也不过是想震慑侯玉龙,让侯玉龙自己离开,谁知道侯玉龙也是倔脾气,同样更加在乎脸面,宁死也不肯离开。

两人纷纷收回手,一切恢复平静,压迫的让人感觉窒息的恐怖威压也消失。

“你这废物,还不快点滚过来!”侯玉龙指了指躲在一边的闫志超:“你不是想要那小子死吗,现在我就给你个机会,去亲手杀了他,不要让我失望!”

“什么?让我杀了这小子?”闫志超一听侯玉龙的话,目光看向我,不由的多了一抹深深的畏惧,身体都开始颤抖,毕竟之前我差点将他斩杀的一幕幕,还十分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明知自己的实力很弱,就算现在的我看起来更加狼狈,他也根本没有勇气来挑衅我,因为他之前的依仗和强者此刻都死了。

最终,只能一脸苦涩的看向侯玉龙,小心翼翼道:“侯大人,这小子的实力都已经达到了化神初期啊,我……我,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您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我们闫家都是您们乌家的狗,我要是死了,那您们乌家就要少一条狗了啊!”

在侯玉龙面前,闫志超根本没有尊严存在,因为被侯玉龙一直称呼是狗,他此时为了祈求侯玉龙救他,也不惜咬了咬牙,自称是侯家的狗。

“你是我们侯家的狗,我自然不可能让你白白送死!”侯玉龙阴险的一笑,旋即命令道:“张开嘴!”

闫志超顿时一愣,满脸的警惕,头上冷汗不断往下掉,但这又是侯玉龙的命令,他也不敢违抗,值得老老实实的张开嘴,满脸疑惑和恐惧。

嗖!

只见侯玉龙手指一弹,一枚黑色的灵丹便射入闫志超的口中,闫志超面色大惊,下一刻便恢复了过来。

他身上的气息,顿时暴涨,从元婴期后期直接就跨越了化神初期之上,整个人看起来都更加强悍了几分,胳膊上的青筋也纷纷浮起,像是充满了灵力。

“谢谢侯大人的再造之恩,谢谢您!”

感受到强大的灵力,闫志超直接跪下对侯玉龙一阵猛磕头,给天灵盖磕的鲜血淋漓,才激动的站了起来。

毕竟能够跨越到化神初期之上的实力,是他做梦都渴望的,现在侯玉龙随手一枚灵丹给他服下,就让他梦想成真了,他岂能不激动。

“这灵丹只能支撑你现在的实力保持一个星期左右!”然而侯玉龙很快就让闫志超的兴奋少了几分,不屑的说完后,见闫志超表情有些僵,担心他道心受损,只好继续给了点甜头,说道:“不过,现在你用来干掉这个小子倒是用够了,而且还能趁着这股强势努力修炼两天,自身实力突破到化神初期实力,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说话间,侯玉龙又伸手在闫志超的眉心处轻轻一点,一道精光瞬间射进。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