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你们都没资格

我暗暗沉思,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说,这突然出现的人,真的就是武宗的人。

他说侯玉龙竟然感动他们乌家的人,这里自然没有其他人,而我背后要说有门派,似乎也只有虚空门算是,根本没有什么乌家。

我下意识的认为,这人和武宗有关系,甚至父母也和武宗有关系。

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能松口气,毕竟看上去,他很在乎我的生死,而且主动警告化神巅峰实力的侯玉龙,我是他们门派的人,自然说明对父母也不错。

我的目光,不由的多了那么一丝微弱的感激看向那道身影。

他身材没有侯玉龙强壮,但身上的气息一点也不比乌明远弱,显然也是刚入得化神巅峰实力。

一身简单的灰色布衣,随风摇摆,显得十分霸气,如刀削一般的面孔十分冰冷,给人一种强势不敢靠近的感觉。

“乌明远,你什么意思?竟然敢阻止我的攻击?”

侯玉龙一怔,见自己的攻击被破,浑身杀气更浓,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比之前对付我的时候,显得更加不爽。

“竟然是五大门的乌明远先生,据说实力和侯玉龙大师不相上下啊!”

“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你这该死的东西,竟然敢对我们

“没想到那小子背后,竟然站着乌明远先生,真是走了狗屎运!”

“既然乌家的人都出现了,侯玉龙肯定也没办法在继续斩杀那小子了,没戏看了,唉……”

周围一些人,认出了男人的身份,顿时议论纷纷。

而这边虚弱的我,也听在了耳中。

我顿时间断定,这的确是乌家,而且是灵界五大门的其中之一的大门派,并非是抓走父母的武宗,我之前显然是误解了。

“唉……也不知道父母现在怎么样了,我真是个废物,都已经来到神之遗迹了,竟然还是抵不住化神巅峰强者的一击,我什么时候才能救出父母?”

想起父母,我内心如刀绞,同时更加渴望强大的实力。

要不然的话,别说是救出父母了,就连能不能保护好身边的人,都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不过,此时最令我想不明白的是,这乌明远为什么会出现保护我。

我去灵界时间不久,根本就没有接触过五大门,更别说是其中之一的乌家了,他为何说我是乌家的人?

难道,我的身份和乌家有关系?

一旁的蓝灵,也眨巴着大眼睛难以置信,问道云倾城:“师哥什么时候认识五大门之一的乌家了?我们虚空门,和乌家之间似乎也没有任何来往啊!”

但是云倾城没有回答,而是双眼死死的盯着乌明远。

就在这时,乌明远也说话了,他冰冷的眼神看向侯玉龙:“你对我乌家的人大打出手,我没直接杀了你都算客气了!”

侯玉龙表情狰狞不爽:“呵呵……你还想杀我……”

但是他话刚说到一半,就没有在继续。

因为乌明远已经出现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轰哧!

当侯玉龙从震惊中回过神,想阻挡的时候已经晚了,乌明远的一掌落在了他的肩膀,将他震得喷着血水,蹭蹭蹭的一连后退了五六步才站稳。

“乌明远,你这卑鄙无耻的混蛋,你竟然敢偷袭我?你他妈疯了啊?我们侯家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何必下这么重的毒手?”

侯明远撞翻一栋小木屋后才站稳,顿时一阵咆哮。

他根本没想到,乌明远竟然会对他动手。

说话间,他已经做好了防御,面色微微警惕,担心乌明远会再次偷袭。

双方实力虽然不相上下,但是被偷袭一拳,也不好受。

一旁刚刚得意起来的闫志超,被这一幕吓得双腿发软,面色惨白,连忙朝后退了几分。

在我面前他无比嚣张,但是这不代表着他傻,自然知道乌明远这种化神巅峰的存在,根本不是他能挑衅的。

即使看着自己的依仗侯玉龙被揍,他也一个屁都不敢放。

“谁动我乌家的人,自然就是挑衅我乌家的威严,必定是死罪!而你死不足惜!”

乌明远目光盯着侯玉龙,语气中带着层层灵气,如大道梵音一般在整个神之遗迹中传开。

竟然敢这般侮辱轻蔑侯玉龙,这简直太过疯狂,是在场众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他们更加震撼。

毕竟乌明远的实力和侯玉龙相同,要是真打起来,谁也不好分胜负。

而且目前看来,他们两人也几乎是整个神之遗迹中,强者中的巅峰存在了。

所以正常情况下,他们即使为了各自手下的人打抱不平,最多也就是口头上指责一通,或者是给对方宝物,表示和解。

像乌明远这样,直接动手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倾城,你说师哥既然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撑腰,他之前为什么不说出来警告侯玉龙?非要自己撑下去,被打的这么狼狈!”

蓝灵在此将心中的疑惑问出。

花荣儿姐妹两人,疑惑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等待云倾城的回答。

在她们看来,云倾城的关系肯定和我最亲密,所以也最了解我的一些事儿。

“乌……乌明远,根本不是为了帮助张公子!”最终,云倾城叹了口气,贝齿咬了咬粉嫩的红唇,叹了口气,看起来十分无奈,解释道:“甚至……甚至他根本就不认识张公子,在这之前也根本没见过张公子!”

“什么?他根本不是来帮张公子的?”

“不可能吧?乌明远先生,刚刚还说张公子是他们乌家的人,不准别人动张公子呢!”

“张公子那样的人,认识五大门这种恐怖门派中的人,应该也正常吧?倾城你会不会说错了?”

蓝灵三人顿时美眸瞪大的感慨,有些无法接受云倾城的所说。

因为她们和其他人一样,听得很清楚,也看的很清楚,乌明远这明明就是在不顾一切的要保我。

“等乌明远杀了侯玉龙,或者是他们两人不愿再追究对方责任之后,你们或许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云倾城俏脸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随后便不再回答三个女子的继续追问了。

侯明远那边,他见乌明远没有在动手,他也同样没动,而是冰冷道:“乌明远,你为了一个小子这么挑衅我,值吗?你我实力相同,就算是你能略胜我一筹,但是想要杀我,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吧?”

“况且我也打听了,这神之遗迹中,现在实力最强的,几乎就是你和我!”

“在这个时候,我们完全没必要发生冲突,一起联手离开才是最重要的,否则被乌家和侯家知道了这件事儿,我想我们两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这毕竟就是在引起两大门之间的战争!”

看得出来,侯玉龙欺负弱者还行,遇到相同地位的人物,他还是不敢那么嚣张,此时想要和平解决眼前的事儿。

乌明远面无表情,态度十分强硬:“这些,你说了不算!而且我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你了,谁敢动他们,就是挑衅我背后乌家的威严,现在你要么滚,要么死!”

“你……”

侯玉龙眉头紧皱,没想到这乌明远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现在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了,这让他的脸往哪放?以后在灵界中,还怎么会得到敬畏?

“乌明远,你这是非逼我动手不可吗?”

他愤怒的气血沸腾,拳头紧握,但最终还是冷静了下来。

他不想战,跟不想丧尽脸面和威严的离开。

旋即,他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突然伸手一指我,对乌明远说:“想让我不杀这小子也行,但这小子杀了我的人,而且还吞噬了我的坐骑,想活命自然要拿出点诚意来!”

“我也不难为他,只要他交出之前吞噬了我坐骑的那个麒麟,还有那个血色的灵豹,以及他手中的长矛!”

“我只要这三样东西当做补偿,我便立马离开,以后也不会再为难他们!”

听到这话,我顿时眉头一皱,这侯玉龙还真是无耻,将我所有的宝物都想得到,这不是做梦吗。

“行,那我乌明远今天就勉强给你个面子答应了这事儿!”乌明远当即淡淡的点了点头,随后脸色依旧冰冷的看了我一眼,以命令的口气淡淡说道:“小子,就按他说的,把他要的这三样东西,全部拿出来交给他吧!”

“凭什么?”

我顿时冷哼一声。

我即使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但也不是他们的弟子。

就算他救了我一命,也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他救我是出于什么目的,反而感觉到了满满的利用。

既然如此,我自然是不需要在他什么好脸色,更不需要感谢他,便冷漠道:“这三样东西,除了我,谁都没资格得到!”

当然,这除了我的父母和女人以及我的南离师父。

“小子,你说什么?”

乌明远听到我的话,顿时一愣。

旋即,看向我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杀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