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它竟然……

我原本就是听脑海里那道陌生声音主人说的,要和灵血豹王互相伤害,让它以此来发泄体内戾气。

但我根本没想到,我竟然将它重伤了,而且让它身形缩的比世俗中的豹子还要小一些。

噗……

灵血豹王接连就是几口黑血喷出。

“老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灵血豹王之前不是挺猛地吗?不至于被我一脚踹成这样吧?”

我一边拿出灵丹给灵血豹王口中塞去,一边对虚空问道。

“放心,死不了!”

脑海中的声音顿时回应,便再次消失。

不过,有他这句话,我倒是放心了不少,轻轻的摸了摸灵血豹王的头颅。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头顶上方有黑影冲下来。

“嗯?”

我眉头顿时一皱,浑身泛起滚滚杀气。

看着灵血豹王变成这副惨样,我心情本就不好,闫志超这些人竟然还要像之前的花长老一样找死。

我想,一定是因为燕都春秋图将所有岩浆都吞噬完了,所以闫志超他们也敢大胆的冲下来找我麻烦,亦或者是想在这下面寻找宝物。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此刻都只有一个结果,那边是被我斩杀。

“烈焰长矛,来!”

我低喝一声,地上的烈焰长矛顿时落入我手中。

“云倾城?”

我正准备出手去解决,发现这道身影越来越近,竟然是双眼紧闭的云倾城。

不再犹豫,我一个箭步跃起,将云倾城一把接住。

感受到我的怀抱,云倾城美眸顿时睁开。

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满满的震惊。

很快,她的双眼红了,几滴热泪划出,露出了一抹激动的笑容,略带不可思议道:“张公子!你……你竟然没事儿?”

“怎么?难道你希望我有事儿?”

我不由的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问她怎么下来了,她竟然震惊我没事儿。

“这……”

我刚说完话,发现头顶又是一道身影。

这让我顿时就懵逼了,一看竟然是蓝灵那丫头。

来不及思考,我连忙将烈焰长矛扔了出去,腾出手又去接住蓝灵。

蓝灵同样很是懵逼的睁开美眸,看到我之后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当我看到怀里还抱着的云倾城后,她目光中微微有些醋味儿,这倒是让我很无语。

“你们两人怎么都下来了?”

我将两人放在地上,疑惑道。

乎……

不等两人回答,呼啸的风声响起。

“尼玛,又是谁?”

我眉头一挑,直接祭出一股灵气过去。

被灵气问问的消散坠落力的,自然是花菲儿。

不过她并不想云倾城和蓝灵两人,满是生无可恋的闭着眼睛下来,而是睁着眼,一脸警惕和无奈,看到我们之后,才放松了下来。

她稳稳的站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你们这两个傻丫头,我就说张公子不会有事儿,你们还非要不要命的往下跳!”

突然,她目光朝我身上剩下打量了一番后,脸色顿时通红,显得特别不自在,就连话都不在说了。

“菲儿姐姐,你在看什么?”

蓝灵疑惑的问道一声,旋即目光下意识的随着花菲儿的目光朝我看来。

没有说话的云倾城,也同样疑惑的看了过来。

“啊……”

下一刻,整个火山底都是蓝灵的尖叫声。

她的俏脸瞬间比熟透的苹果还要红,双眼水汪汪的,不敢抬头看我,极为娇羞。

而云倾城虽然没有惊叫,但是同样低着头,脸色布满红晕,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这什么情况?”我有些迷茫,但还是低头朝我身上看了看。

“卧槽!”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就连我自己也是忍不住一声惊呼。

原来是我身上的衣服之前被灵血豹王撕扯的只剩下几块破布,就连裤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破碎到了这个境界,竟然连我那最保密的地方,也展现出来了一些,难怪这些小丫头会脸红害羞成这副模样。

我也是老脸一红啊。

旋即,慌忙从燕都春秋图里拿出一件衣服穿上。

我这才镇静了下来,就放佛刚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淡定的问道:“你们怎么都下来了?”

花菲儿抢先回答道:“这些丫头见外面火山开始反噬岩浆,以为你在下面出事儿了,所以就找你来陪葬了,不过看到你没事儿,我们也终于算是能松口气了,这几个小丫头为了你,那是要死要活的!既然你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先上去了!”

说完,花菲儿朝我挤了挤眼睛,示意我陪陪云倾城和蓝灵,她则立马运转起功法,一个箭步朝火山口上飞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那一幕,让她不好意思在待下去,还是故意想留给我和两个小女人空间。

“你们以后别再这么傻了,虽然我这里没什么事儿,但万一真是有什么事儿,你们就这样下来,不是白白送死吗!”

“你们要是出点事儿,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我在听完花菲儿的解释后,也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心中满是感动。

但我不可能让她们给我陪葬。

“嗯,我就是担心你出事儿,所以才下来的!”

蓝灵弱弱的说道一声,看着我没事儿,才是她最大的心愿。

“下次不会了!”云倾城白了我一眼,说:“因为下次我们绝对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冒险了!”

我微微一笑,也没再说话,至少我们几人都没事儿。

于是,我立即转身朝灵血豹王走去。

吼……

原本看起来虚弱到极点的灵血豹王,此时竟然已经爬起来了,身上的伤痕也完全恢复,只是看上去比较疲惫,身形也比之前我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少了很多,和世俗中的豹子相差不大,一副病怏怏的状态,猩红的双目也显得浑浊,少了曾经的几分气势。

和我目光对上之后,它迈着略显沉重的步伐朝我缓缓走来。

我一个箭步跨过去,摸了摸它的头颅,还好它的气息已经完全恢复正常,此刻也已经认出了我。

“老头,血王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就算是要遭受一些惩罚,也没必要让它变成这般虚脱不堪的样子吧?”

我忍不住问道脑海里那道陌生声音的主人。

之前他说,灵血豹王是因为得到了上古传承,需要将体内的戾气发泄释放。

现在戾气是没了,但是灵力也他妈没了啊,估计随便一只小灵兽都能把它给灭了。

“放心吧,这灵兽现在看上去虽然比较弱,但是它一定会给你带来惊喜的,别太小瞧了它!”

那道声音的主人,放佛早就想到我要问他似得,我话音一落他就回答起了我的疑惑。

“就这副模样,还给我带来惊喜?”我满脸懵逼,灵血豹王现在走路都有些吃力,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意外,我对它已经不再抱着希望了。

不过它怎么说,都是被我带到这边的,自行上了上古达能留给后人获得传承的修炼台,也只能怪我没有看管好,所以一切责任都在于我。

“走吧,我们也上去!”

我叹了口气,叫道两个女孩儿。

同时,收起烈焰长矛,很是无奈的将灵血豹王直接抗在了肩膀上。

三人立即施展功法,一股股浓郁的灵气,顿时汇聚在我们脚底,无穷无尽的力量汹涌而来,顿时支撑我们三人返回火山口外。

“唉……看着这么瘦,还这么沉!尼玛,难道这就是给我的意外?那还真是意外呢!”

一边被磅礴的灵力支撑着朝上走,我心中满是苦涩。

“师哥,你之前为什么要跑进火山里面?难道你就不怕那里面的岩浆?闫家的人,不小心被岩浆溅了一滴,就被烧死了,我都要担心死你了!”

离开火山口之外,外面一切恢复了平静,原本世界末日一般的岩浆之地也已经消失,闫志超等人的身影也不再有,蓝灵突然问出心中的疑惑。

云倾城也接着话,如同十万个为什么似得,道:“就是,你跑进去做什么啊?真是不怕死!害得我们在外面担心你,还有灵血豹王和你的灵器怎么回事儿?难道是你让它们进去的?我看它们现在最大的变化,好像就是变得更弱了吧?”

听到云倾城这与变更弱了,我险些喷出一口血,这何尝不是呢?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

我苦涩的一笑,如实解释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的灵器和灵兽为什么要冲进火山,我根本没想这么做,不过烈焰长矛都是在里面被再次炼化了一番,变得比之前更强了,就是这灵血豹王的情况,稍微有些复杂!”

“稍微有些复杂?”云倾城顿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很是无奈的说:“明明就是相当复杂,好吧!”

花菲儿看了眼背着灵血豹王赶路的我,突然说道:

“张公子,不如就把它放在这里,让它离开吧!反正神之遗迹中,原本就是它的家园,它也能够自己活下去!”

“而且,神之遗迹里的活物也根本不可能带到灵界去,你何必这样带着它继续赶路,反而累坏了你!”

花菲儿的话,顿时得到几个女孩子的一致赞同。

云倾城也叹了口气,略带伤感道:“虽然看上去有些可怜,但是它肯定不会出事儿,找个地方躲起来休息两天差不多就可以恢复,要不就听花菲儿的,把它放在这里吧!”

她们的话,显然有道理,但是让我把这家伙扔下来,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毕竟我早就将它当做自己的灵兽了。

微微沉思,我停下脚步,将灵血豹王放在了地上,认真的看着它的眼睛:“血王,你想离开,还是想自己留下来?”

吼吼……

灵血豹王顿时带着悲痛的语气叫了两声,用头颅蹭着我的衣服,显得十分亲热。

“难道是在对我告别?”我微微心酸,但也不会自私的非要强行带着它当我的坐骑:“既然如此,那我就将那滴精血收回,还你自由!”

就在我刚伸出手指,准备收回当初放进她眉心的那滴精血时,灵血豹王突然情绪变得激动,做出了一个让我十分意外的举动。

我根本没想到它竟然……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