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花长老出来了

这一次,烈焰长矛再没有产生巨大的威压。

我和花长老同时将它握在手中,但是两人势均力敌,谁也无法拿走。

“小子,我都给你活路了,你为何非要逼我?你在不松手,我真要对你不客气了!”

花长老面目狰狞,双眼中满是杀机。

说话间,身上更是浮出了化神元婴期巅峰的实力。

估计现在大战一场,说不定她还会十分巧合的成功突破到化神初期实力。

这要是放在平时,我能直接秒杀了她。

但是现在,我本就没有多少灵力,即使是曾经蝼蚁般的存在,此刻对付她也是有心无力。

但是,就这么交出烈焰长矛,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故意冷哼一声,激将到花长老:“真是丑人多作怪,长这么丑,还这么卑鄙,估计你在灵界做鸡都没人要吧?”

“孽畜,你找死!”

果然,花长老顿时暴怒。

我猛地一脚朝她腰间踹去,但是大手依然死死抓着烈焰长矛。

我虽然不杀女人,但是像花长老这种想要杀我,还十分恶毒的女人,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现在要是在手软,那自己就要面临死亡。

嘭!嘭!嘭!

顿时间,火山底充斥着脚声来回荡漾,我身上的护体越来越脆弱,嘴角不断渗出血水。

花长老也同样死死抓着烈焰长矛不放,此时对我的攻击更加猛烈,显然想要速战速决,快点拿到烈焰长矛离开。

从她痛苦的面色上,可以看出来,此时她也不好瘦,我即使在脆弱,也不是她说想杀就杀掉的,毕竟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

足足过去了几分钟,我感觉双腿都快要发软了,身上的肋骨也被花长老踹断了两根。

我见花长老两条腿越越来越快,闪电一般,于是双手紧紧抱住烈焰长矛,将我整个人拖了起来,一只脚迅速踹出去。

就在花长老两条腿纷纷踹来,想要彻底给我的腿夹断的时候,我另一只脚则狠狠地,朝她一只抓着烈焰长矛的手上踩去。

嘭!

咔嚓!

顿时间,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啊……”

我那只脚,运进了不少灵气,花长老想要抽回,已经完全来不及,只能瞪大双眼,看着我使劲的将她一只手踩在烈焰长矛上,来回的揉动。

很快,那只手被我踩的几乎看不出形状了,一片血肉模糊。

“小子,我要你死!”

花长老再也无法承受我这一脚的折磨,大吼一声,她另一只手突然松开了烈焰长矛,猛地朝我心脏砸来。

这一拳,她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气势狂暴,几乎都能够打到正常情况下化神初期强者的一拳之威了。

滚滚灵气将身边的岩浆都冲开了一大片,但是极大的威压,仍旧让我无法在这边空旷中呼吸。

巨大的气浪,压的我胸膛一片生疼,而这仅仅是她这一拳所提前散发过来的威压,可想而知这一拳砸在我胸膛后,会是什么结果。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感觉到危险 ,我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将体内所有灵气迅速汇聚在胸膛。

轰哧!

最终,拳头还是落在了我胸膛。

伴随着一声炸裂耳膜的巨响,我身体高高倒飞了出去。

我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滚,肋骨更是不知道断了有几根,大脑一片空白。

“小子,我早就说了你不是我对手!”花长老见我被她打飞了出去,满脸的兴奋,虽然那一拳用了她太多的灵力,但她觉得值了,大步朝我走来:“快点把这灵器给我,不然我砍下你的手!”

此时的我还哪有灵力再去争抢,花长老说话间,用我刚才折磨她的方法,狠狠地踩在我的手上。

烈焰长矛,当场就被她轻而易举的抢了过去。

随后,她也没在继续折磨我,而是紧握烈焰长矛,一个箭步朝火山口上方冲去。

她的护体也已经破裂,无法在这里坚持太久,而我的护体则摇摇欲坠,已经只剩下最后一丝缥缈的灵气在支撑。

所以在她眼中,我就是个必死之人,而且就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已经无法离开火山中了。

我慌忙拿出几颗小灵丹服下,体内气息这才缓缓恢复。

“你这贱,女人,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看着花长老逐渐远去的背影,我暗暗坚定一声。

虽然我现在看起来是个必死之人,但我并不觉得自己会这样死。

大道天衍经的灵力几乎被我用尽,我只好再次运转起天地玄黄经。

目前这是我能施展的唯一功法了,至于那些上古灵阵,现在的灵气也无法施展出多么强悍的。

顿时间,一只灵气化作的白雾状麒麟浮出。

紧接着,不知道是以为它自身原因,还是因为周围岩浆滚滚的环境,它的身体竟然火红一片。

就如同一只来自上古时代,真正存在的火麒麟似的,气势非凡恐怖,双眼炯炯有神,一点也不像是灵气化成的。

“又是嗜血麒麟?它怎么又会出现?”

我微微意外,喃喃惊呼一声。

原本,我只是想用着最后一道功法来续命,让我在火山下面在多坚持一会儿。

烈焰长矛虽然被花长老抢走了,但是灵血豹王这边还没有炼化完毕,所以我得等它安全炼化后,带它一起离开。

但是没想到,嗜血麒麟再一次的出现。

“看来这天地玄黄中的奥秘就是你了!”看着嗜血麒麟,我逐渐冷静了下来,我想它或许就是天地玄黄中的精髓,估计以后只要我运转天地玄黄经,它就会出现。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它出来当观赏品,我大手一指还在上面拼命挣扎着离开的花长老:“嗜血麒麟,给我杀了这女人!”

轰……

嗜血麒麟仰起头发出吼声,如同雷鸣一般。

头顶的岩浆瞬间就被嗜血麒麟所发出吼声的声波,给震开出一条道,直通天际般的气势。

花长老突然感觉到火杀底部的变化,脸色极为凝重。

她此时,也只有能安全离开火山中的自信,若是火山下在有动荡,她的护体很快就会彻底破碎,而她也会被烧化了。

“这该死的小子,难道还没死?啊……终于快出来了!”

花长老暗骂一声。

不过,她的头颅已经离开火山口了。

“花长老出来了!”

“花长老真不会亏是花丛门最优秀的长老,她竟然安全的从上古火山底部出来了!”

“大家快搭把手,拉花长老一把!”

……

火山口上的闫志超等人看到花长老出现,纷纷震撼不已。

看向花长老的目光中,也多了一抹敬畏。

这里虽然也有化神初期的强者在,原本也并不怎么将花长老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不同。

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儿,此时花长老已经做了,这自然值得她们敬佩。

而且,花长老的出现,说明她有办法封压住火山,带他们一同离开火山口另一边的岩浆地。

花长老的脸上,也露出一抹喜色,不过更多的是疲惫,毕竟在施展护体秘术的同事,还和我大战一番,能坚持到现在就已经不错了。

“花长老,下面怎么样?你把里面的阵眼毁了没?我看着火山怎么没有消停,反而喷射的更凶猛了?”

闫志超连忙问道,对于花长老再下面做了些什么,她并不感兴趣,让他真正关心的是,他是否能够安全的离开这里。

他们虽然能够在火山口上联手施法,但是火山口另一片天地,简直就是一大片茫茫火海,火山口不停止喷射,他们绝对无法度过岩浆炼狱之地。

花长老听到闫志超的话,嘴角一抽,立即回答:“闫公子实在抱歉,阵眼我还没能找到,都是那小子……”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到死亡的气息逼近,真是来自她身下。

此时,到达火山口的边际位置,也就是在她腰部。

一股强大的坠落感,让她面如死色。

“你说什么?还没找到?那小子又怎么了?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闫志超还没有发现花长老眼中浓浓的畏惧,自然以为花长老是自责,被自己吓得,所以充满不悦的吼道一声。

“救我……”

下一秒,花长老拼尽最后的灵力,扯开嗓子嘶吼出两个字。

“不好!”

闫志超身边的强者,终于发现了异常,大叫一声连忙朝花长老冲去。

但是,他根本来不及去伸手,刚出现的花长老半边身体,也瞬间消失,只能在火山口外听到越来越小的回声。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她不是都已经快出来了吗?怎么又掉进去了?”

闫志超面色一阵惨白的问道身边强者。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股极为恐惧地感觉,不知不觉中,后背都以被冷汗打湿。

“闫公子,花长老的护体秘法可能……可能失效了,她不可能活着了!”强者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旋即面色沉重,说:“花长老说那小子,虽然话没说完,但是我总觉得那小子还没死……”

“就算那小子没死,花长老也肯定会杀了他,不然花长老怎么会跑上来!”

闫志超当即否定。

强者眉头一皱,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那小子一定没死,肯定是她杀了花长老!”

轰哧!

火山口吸入花长老的空洞,瞬间又是一阵爆发。

噗……

闫志超再也无法忍受,直接喷出一口血飞了出去。

紧接着,又是几名强者纷纷坠落。

短短三秒钟时间,火山口上所有联手的强者,纷纷被震飞。

“你们这群废物,给我继续上,谁要是敢下来,我杀了他!给我上,上……”

闫志超艰难的从地上爬起,看着身边一群狼狈不堪的同伴,疯狂的嘶吼道,同时拿着灵剑,直接将其中一名不敢继续冲向火山口的男子击杀。

“倾城,花长老刚刚都出来了,但是师哥下去那么久都没上来,你说他会不会出事儿?”

蓝灵她们并没有参与封压火山,所以对刚刚火山口的情况一无所知,只知道花长老出现过,不禁有些为我担心。

“花长老刚刚又下去了,她会不会是之前没有对付了张公子,现在又要重新下去……”

花荣儿也是一阵花容失色。

这让云倾城,不禁担忧起来。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