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三十章 抢夺灵器

我心中暗暗沉思,难道这岩浆中,有上古大能人物在?

我们的修炼,惹怒了他?

随后,一道和岩浆形成鲜明对比的黑影,越来越清晰,距离我越来越近。

我并不认为,有人能够和我一样跳进火山口之中,所以下意识的认为强者,就时本就存在这里火山里面的。

我们的贸然闯入,也的确不礼貌。

对于上古的大能人物,我还是很有敬佩感的,便极为诚恳的大声说道:“前辈,多有冒犯,还请原谅,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

这一道声音,我注入了一丝灵气,如同大道梵音般的扩散开来。

“小子,既然来了,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瞬间,一道大道梵音的回应声传来,整个岩浆层都是颤动了。

“这声音怎么……难道是她?”

我根本没想到,这声音竟然和之前外面的花长老的声音一样。

我顿时警惕了起来,我根本没想到,花丛门的强者会这么强悍,竟然还有本事能够跳进火山里面来。

这显然说明,她实力极其恐怖,不然一般人怎么能有这种勇气,我也不过是特殊情况才跳下来的,要不然的话,现在肯定还在上面的。

我为了辅助烈焰长矛的辅助,此刻身体极为虚弱,就连护体的灵气都快要支撑不住了,哪还有能力去战斗。

哪怕是来个弱者,我也没有一己之力。

只要对方一强行破开我身上的护体,然后他就可以抱着胳膊站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亡。

所以此刻我的处境,极为险峻。

我来不及去考虑来人究竟是花长老,还是本就存在火山中的大能人物。

只要对方来到我身边,我就是必死,所以连忙将所有精力都放在烈焰长矛上边。

它随时都有可能炼制成功,一旦成功,对于外面的强者,根本不足为惧,就算是遇到上古大能人物,或许也不至于死的那么快。

而灵血豹王,此时还仍旧在一边的修炼台上修炼着,看起来情况也十分危险,身形直接暴涨了起来,比之前更加庞大。

拉一头成年大象放在在面前,也会显得和蝼蚁一样,简直能够遮天蔽日了。

而它的眼睛也更加红了,如同来自九幽的恶魔眼一般,仅仅是看一眼,都会让人浑身瑟瑟发抖,不敢再去对视第二眼。

“这家伙,该不会走火入魔吧?”

我不禁担心起来。

但是一想到强者逼近,自己小命都快要不保了,只好任由它继续修炼。

“小子,你要想办法快点干掉这女人,抓紧时间去辅助一下你那只灵兽,不然它还真的是快要走火入魔了,它毕竟只是一头畜生,现在站在上古大能人物的修炼台上,有所违背天道,自然会有相应的惩罚!”

就在烈焰长矛开始逐渐恢复,即将就要成功的时候,脑海里那道陌生的声音,竟然又响起了。

“你说什么?血王它真的会走火入魔?”

我顿时就愣了。

我现在自身难保了都,这家伙要是真的走火入魔,到时候估计整个火山底都会被摧毁。

随后,等它离开这里,一旦没人掌控它,外面整个神之遗迹,甚至都有可能被它摧毁,成为一片火狱。

“你倒是告诉我,我现在怎么去解决那女人,又怎么去帮助血王?特么,你这该死的老东西,你倒是给我回话啊!”

我连忙问道,但是终究没有回应,气的我一阵大骂。

“小子,来受死!”

然而,头顶的拿到急剧杀机的人物,反倒是大吼一声。

只见她双手快速运转,顿时就将身边岩浆汇聚成一团威力恐怖的火球,朝我砸了过来。

“特么的,果然是你这老女人,正是让我意外!”

我抬头一看,发现真的是花长老。

没想到这女人,真的跳进火海了,而且还要对我下死手。

我怒吼一声,并没有去浪费灵力还击她,毕竟我这身上的护体本就很脆弱了,要是在被她攻击到,就会当场爆了。

我身影一闪,火球直接擦着我的腰边划过,狠狠地砸落在烈焰长矛上面。

就在我担心之余,发现火球竟然直接被烈焰长矛吞噬了进去,强大的余威,也只是让烈焰长矛微微摇晃,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这……小子,你这到底是什么灵器?”

花长老也被这一幕震惊的不轻,脸色顿时就凝重了几分。

我冷哼一声:“杀你的灵器!”

“哈哈哈……想杀我,就凭你还不够,不过你这灵器不错,我现在就亲手用它杀了你!”

花长老语气阴森的说道,看向烈焰长矛的目光之中燃起了一股浓浓的炙热。

我眉头顿时一皱,烈焰长矛此刻还未完全的被炼化,而我又比较虚弱,根本无法控制它,只要花长老稍微施展些手段去控制它,还的确可以做到。

我用尽浑身灵力,好不容易炼化好了烈焰长矛,然后被敌人抢去杀了我,要是真这样,那我死的可就太悲哀了。

我不在躲避,一个箭步跨出。

即使烈焰长矛还没有完全炼化,但还是可以用来对付敌人,最多对它今后的炼化多一些阻碍罢了。

“小子,给我滚!”

花长老看出我的目的,她也迅速朝烈焰长矛扑去。

轰哧!

“啊……”

然而,当我和花长老两人的手,同时距离烈焰长矛只剩下最后一巴掌距离的时候,烈焰长矛竟当场爆发出一股狂暴的气浪,瞬间将我们两人震飞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烈焰长矛中有我的精血,所以我只是喷出一口血而已。

但是花长老,则直接惨叫一声,身体狠狠地砸在旁边的火墙上。

“好强的灵力!”

花长老爬起来后,满脸震惊的感叹一声。

她虽然被重伤,但是因为近来的时候实力在巅峰状态,所以此刻很快就爬起来了。

旋即,她竟然朝我看来:“小子,我今天心情不错,放你一条生路,快点滚吧!”

“要我滚?呵呵……该滚的人,貌似是你吧?”

我冷笑一声,自然看出了这老女人的心思,她显然是认为我怕她,便想以烈焰长矛和我的生命,让我做交换。

毕竟在火山中打拼,极为冒险,要是浪费灵力太多,到最后就算她能够杀了我,再想回到火山外面也不容易。

花长老一阵威逼利诱,冰冷道:“臭小子,别给脸不要脸,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留下这把灵器快点滚,以后我也不会在找你的麻烦!”

“别废话了,要战就战,我是不可能走的,大不了你我都死在这里!我张泽就算杀不了你,也会让你趴在这里站不起来,不过这种可能,根本不会!”我目光一寒,不在为烈焰长矛输入灵力,因为它此刻自身的强大,显然超越了我的辅助,我也完全可以将所有精力用来对付花长老上:“因为,你必定会死!”

“你真是我见过最狂妄的小子!”

花长老愤怒的浑身颤抖,她本想一击秒杀我。

可是她小瞧了我的本事,现在也不敢多战斗,只想着能不动手就不动手,毕竟她还想快点离开这里。

然而我死活不给她机会。

嗖嗖嗖……

突然,花长老一咬牙,又一次的朝烈焰长矛冲了过去。

她今天显然是,非要得到烈焰长矛不可。

而我偏偏不可能给她,也立即冲过去。

烈焰长矛毕竟是我的灵器,就算是此刻它还没有恢复出之前的灵性,我想它也会因为其中蕴含我的精血,而微微偏向于我一点。

就在这时,烈焰长矛彻底炼化完成。

“啪!”

两只大手,赫然抓在上面。

“滚!”

我和花长老同时怒吼一声。

现在,是看谁才能够控制烈焰长矛的最关键时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