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血王要入魔了

“血王?”

我转头看去,盯着我的,赫然是灵血豹王。

不过,它此刻身体被烈焰包裹,变得晶莹剔透,仿佛在脱胎换骨似的,身上的气势也更加强烈,模样更为凶狠。

听到我的叫声,它也并没有过来,而是站在距离我差不多十几米之外看着我,面目一阵狰狞。

看着仿佛十分痛苦,而且也不认识我的样子。

我又轻声召唤了几声,它仍然没有动静。

我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它的身下,竟然是一块上古的修炼台。

这种修炼台,也只有实力真正相当强悍,相当有地位的大能人物,才能够专门拥有修炼台,上面满是上古的符文,不断有浓郁的灵气释放。

而这上古修炼台,后人只要踏上修炼台,就算没有任何功底的人上去,实力也能够暴涨。

我根本没想到,这座上古火山中底部,竟然会有修炼台存在。

顿时对上古大能的手段,有些震撼。

毕竟现在能够进入火山底的,目前为止估计也就只有我敢这么做了。

不过,最令我意外的还是灵血豹王,我没想到它竟然能够够远远的就感知到这里面修炼台的存在,而且还会抢先冲进来跑上去。

我若是在早来一步,或许现在坐在上面的就是我了。

估计我的实力,也会猛增到化神巅峰都不是问题,但现在显然不可能了,我根本不可能去和自己的灵兽抢夺这种机遇。

因为要不是它们冲下来,我也不可能疯狂的跳下来,那就肯定不会发现这座修炼台了。

既然如此,我也就没在继续叫它,让它安心的修炼。

随后,我漫步在岩浆火海之中,开始寻找烈焰长矛。

“嗯!竟然在这里!”

许久,在火山底部一处不起眼的墙角处位置,我终于看到了烈焰长矛。

“矛来!”

我猛喝一声。

然而,结果和我召唤灵血豹王的时候一模一样,根本就不听我的掌控。

它漂浮在半空,浑身同样覆盖着烈焰,在缓慢的旋转着。

不过仔细去看,可以清晰的看出来,烈焰长矛周身,岩浆形成了一个漩涡,不断的朝烈焰长矛中涌去,显然是在吞噬火。

我顿时就看明白了,烈焰长矛中本就蕴含着烈焰,此时遇到这上古的火山,仿佛找到了家园似的,它自然要疯狂的吞噬。

它此刻的运转,对它会有很大的好处,整个矛身会更加结实,所爆发出的灵力也会更加恐怖。

我连忙跑过去,将燕都春秋图中的灵气也释放出,为它输入更强的灵力。

嗡嗡嗡……

有了我的辅助,烈焰长矛发出一阵嗡鸣声。

看着它越来越暴躁,我当场祭出一滴精学射入其中,同时施展炼器的功法。

“大道天衍经,炼器……”

随着我功法得施展,烈焰长矛开始了重新的炼化。

而此刻的火山顶上。

轰隆!轰隆……

一原本还算是稳定的火山,在这一刻几乎是彻底的爆发了,一股股岩浆如同炮弹般朝天喷射。

“啊……”

闫家一名实力最低的弟子,无法承受火山中的灵力,身体当场被岩浆的巨大威压迸射了出去。

还没有落在地上,就变成了一个火球,最终化为岩浆之中,连个骨头都没剩下。

“这火山怎么越来越沸腾了?要是在继续下去,我们很难封压住了!”

闫志超面色凝重,他感觉资金也快要撑不住了,只好求助性的看向身边的军师般的强者。

“估计火山底下的阵法出了什么问题,应该是之前那小子跳进去,被岩浆融化后的痕迹,触碰了阵法,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封压,不然我们这些人都得死!”

男子艰难的回答道。

旋即,他对闫志超说:“闫公子,不管最后是否能封压,你一定要小心,一旦我们联手封压彻底失败,你就立马离开这里,家主有命令,就算我们所有人死了,也必须保住你的性命!”

“我知道了,但是你们也要小心!”闫志超的嘴角都已经开始渗出血丝,但他并没有选择脱离其中,对强者还安慰道:“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成功的!”

他心里十分清楚,现在就算是自己离开,让这些人全部死,他也照样无法离开神之遗迹。

因为这一路走来,他经历了太多,要不是身边家族专门挑选出来符合进入神之遗迹条件的强者进来保护,他都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回了。

“倾城,我们该怎么办啊?张公子他进去那么长时间了还没上来,他会不会出事儿?火山上面的强者,连随便喷出来的一团岩浆都无法控制,瞬间就被火化了,张公子他……”

看着火山口闫志超那边的情况,花荣儿不禁担心的问道云倾城。

云倾城想了想,顿时坚定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相信张公子,他一定不会有事儿,这群废物是他们技不如人,死了也是应该的,他们根本没资格和张公子比!”

云倾城虽然担忧我,但是对我的实力和手段,还是你极为相信,因为我给她带来的意外太多,所以她对我的真实实力和手段都极为敢兴趣,感觉我的背景特别神秘。

蓝灵那小丫头,对我也同样是盲目的自信,附和着云倾城的话,说:“我也相信师哥他不会有事儿,我师父给我说过,张公子就是九天之上的神龙,无人能与他比,而且他更不会夭折!”

花菲儿叹了口气,她对我的认识也仅仅是之前我将她从河流下救出来,以及后面和黑袍的大战。

所以此刻自然是认为云倾城她们对我是盲目的相信,她看着不断狂暴的火山,以及又是一名强者直接无法承受,跳进来火山中,她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早就死翘翘了。

于是,极为伤感的叹了口气,提议道:“我也相信张公子的实力,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毕竟这火山太过诡异了!张公子的灵器和灵兽,纷纷失控的跳了进去,就连张公子也同样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样的跳下去,下面肯定有问题!而且现在,又这么大的动静!”

花荣儿本来还对我的生死有所怀疑,但是听了云倾城和蓝灵坚定的态度,她也冷静下来一想,十分坚定的认为我不会死。

在看出花菲儿的心思后,变化直接说道:“姐,我们要相信张公子,别管那么多了!我看这些人的实力,估计也根本无法封压火山,张公子也一定会出来,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修炼,提升提升自己的实力吧,做好跟随张公子一起重新寻找路线的准备,尽量不在成为张公子的累赘!”

最终,花菲儿也只能作罢,轻声道:“唉……希望张公子好人有好命,希望他能够平安归来……”

此时,火山口又有两命实力太弱的男子,当场跳进来滚滚的岩浆中,只能临死前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便瞬间被上古的岩浆烧的神魂俱灭,连超生的机会都不再有。

“闫公子,你们在支撑一下,我有道可以护体的秘法,能够忍受住这烧灼的岩浆,我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怀疑,肯定是之前那个小子在地下故意搞破坏,而他很有可能,也是有我手中同样的护体秘法!”

就在这时,花长老突然对闫志超提出要自己跳下火山口中。

她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刚刚几人联手的封压中,她感觉到了喷射出来的岩浆中,有强者的气息存在。

而她之前一进神之遗迹的时候,就意外中得到了能够护体的秘法,在火山口这边,她一直不敢靠近,毕竟才学到的秘法,心中也没底气。

可是在封压过程中,她暗暗的运转起那道秘法,发现果然可以让她不惧岩浆,所有此时准备完全的施展出秘法,进入火山中。

她认为那道强者的气息,肯定就是从我身上散发出去的,而我之所以能够在火山底支撑那么久,也一定是和她同样的秘法在护体,所以现在是没有一丝的畏惧。

“花长老,你别开玩笑了,就算你得到了护体的秘法,但这上古火山也不是能够随便跳进去的啊,这可不是大海,说想跳进去游个泳就能跳进去游泳的!”

闫公子一听花长老要跳进去,吓得他险些跳进火山。

这对他来说,简直太疯狂了,还不如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也好多帮助他封压火山。

“花长老,你三思啊!”

闫志超身边的强者,也是一愣,感觉太难以置信。

他们虽然听说过有护体的秘法,但是看着身下恐怖的火山,实在没有底气。

“你们放心吧,就算秘法支撑不了多久,我大不了就是一死,不过我就算是死,也一定会在临死之前,找出火山中灵阵的正眼,彻底进行封压,只要能让你们安全的过去,我就是死了也值得!”

花长老大声说完,便没有丝毫犹豫的跳了进去。

其实,她之所以这么说,完全就是为了讨好闫家,她因为她觉得自己有能力活着,就是因为她眼中的蝼蚁般的我,能够在火山下这么久,所以她相信她比我更强。

而她最大的目的,便是在火山下先趁机干掉我,以后花荣儿那对姐妹,也会更容易被她掌控。

但花长老不知道的是,感谢她大无私精神的,也不过是闫家的一些弟子而已,毕竟有人要用自己的死去换其他人的什么,其他人怎么可能不感动。

但是闫志超并不感动,更是没有一丁点的感谢,反而觉得这女人太蠢,白白的去送死,破口大骂道:“这女人,简直就他妈疯了啊!”

而在火山最底下的我,此刻也并不怎么好受。

我不断的为烈焰长矛护法,导致我体内灵气都大量流失,跟不上支撑我的速度。

身上的拿到护体灵气,也逐渐出现了裂纹,一股股热浪不断拍打而来,而我极为难受。

噗……

一股气血,再也忍不住,直接喷出,撒了烈焰长矛一身。

沾染了我的气血后,烈焰长矛运转的速度也更快了。

而它身上的颜色,也逐渐变得火红,几乎和岩浆一样。

“快点炼化成功!”

我艰难的大吼一声。

现在,距离成功就差最后一步。

只要恢复到之前的光泽,便可以再次被我掌控。

“嗯?好强的杀机!”

然而,就在这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头顶有一道强烈的杀机,正在迅速的朝我靠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