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我让你走了吗

不过对于此,我根本没有理会。

这种青年我见的多了。

“蓉儿妹妹,你们终于来了,我都快担心死了,你们要是在不来,我就准备去找你们了!”

青年来到我们面前后了,连忙对花荣儿说道。

“嗯!”

花荣儿连看都懒得看青年一眼, 冷淡的应了一声,旋即对那唯一的女强者打招呼道:“花长老好!”

“你们怎么这么慢?浪费了大家这么久时间,真想不明白门主是怎么看重你们两个的!”

被叫做花长老的女强者,看到这姐妹两人出现后,却并不显得怎么高兴,反而态度特别冷漠。

花荣儿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但最终看着花长老,还是没在开口。

她知道,对花长老解释再多也没用,因为花长老不喜欢她们,甚至说是特别讨厌。

因为在花丛们中,她们姐妹两人都是其他长老的人,而这花长老的几个徒弟,都因为没能通过神之遗迹中考核,无法进入。

今后,她们姐妹两人一旦成功的从神之遗迹中回去,今后在花丛们中的身份地位也会更高,而这花长老和她的几个弟子,就会成为弱势,在花丛们当众只能更加渺小。

所以花长老,跟本就不希望她们姐妹两人能活着,此时看到她们好端端的,而且身上的气息更强,心中自然不满意。

“菲儿姐姐好!”

这时,青年也再一次的花菲儿打招呼。

他表面看起来,文质彬彬,如同绅士,估计在灵界中,也有不少女子追求。

花菲儿听到青年礼貌的招呼,却俏眉一皱,十分不友好的冰冷道:“闫志超我们关系还没好到让你直呼菲儿姐!”

“还有我记得早就告诉过你,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你虚伪的样子,让人相当讨厌!”

“只要有我花菲儿在花荣儿身边一天,你就别想得逞,最好还是快点死了这条心!”

听着花菲儿如此直接的话语,青年闫志超目光深处闪过一抹杀意,不过一闪而过,花菲儿她们根本没有来得及看到。

但我却完全看在了眼中。

不过,他目前没有找事儿,我自然不会去找他麻烦。

“菲……花菲儿姐姐,你也知道,是我父亲与你们花丛们花长老订下的这门亲事,我也没办法啊!要不我回头,在给我爸说说,让他别在为难你们花丛们了!”

闫志超笑呵呵的说道,那模样就好像,他真的是不被迫的一样,但我和花菲儿自然看的出来,他这是故意搬出背后的人,在打压花菲儿。

闫志超表面也看不出丝毫不悦,反而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的人一样,笑呵呵的看着我身边的云倾城,问道花荣儿:“蓉儿妹妹,这位是谁?以前怎么没见过!”

不等花荣儿回答,花菲儿便直接开口:“你没资格认识他们!”

这让闫志超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即使他再能隐忍,三番五次的被花菲儿这般针对,他也忍不住了,略显不悦的冷笑一声:“花菲儿,我闫志超似乎没得罪过你吧?至于对我这种口气吗?”

就在这时,花长老竟然走了过来,一双如刀般锐利的眼睛,充满怒意的瞪向花菲儿。

“花菲儿你怎么对闫公子说话呢?一点礼貌没有!让花荣儿以后嫁给闫公子,那是我们花丛门高攀闫家,我好心好意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才和闫门主决定让花荣儿嫁过去,你在这里阻拦,居心何在?”

“我们花丛门想在哪灵界继续混下去,就必须依靠闫家,闫家就是我们整个花丛门的贵人!”

“你还不快跪下对闫公子道歉!”

花菲儿顿时就怒了。

看向花长老的目光中,毫无敬意,冷冰冰的怒道:“我们花丛门逐渐衰落,还不都是因为你,我们花丛门弟子没找你麻烦那是敬你是花丛门长老之一, 你还没资格命令我去做什么事儿!”

“还有,他闫志超和你一样,根本没资格让我跪!”

“你若是想要高攀闫家,那你就自己去嫁给闫家,看看闫家有没有人能看上你的!”

花菲儿简直是不给花长老一点面子,毕竟平日里了,两人之间关系就并不怎么样,此刻她仅仅不过是怼了闫志超几句而已,花长老就让她对闫志超下跪道歉,她自然不能接受。

而且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就连死都不怕,还会怕她一个长老和小门派的公子?

“你这孽畜,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

花长老顿时就怒了,她在花丛门中,虽然有很多弟子都不怎么喜欢她,但是在看到她的时候,都会恭恭敬敬的弯下腰问声好,何时被一个晚辈如此轻视过。

怒骂花菲儿一声后,当即就抬起手要朝花菲儿的脸上扇去。

花菲儿脸色阴沉到极点,但她仍然倔强的站在花长老面前,并没有躲开,也没有伸手去阻止。

她虽然不惧花长老,但是可不会对花长老动手,毕竟她对花丛门还是十分敬畏的。

“啪!”

就在花长老巴掌就要落下的时候,一只白暂的小手,突然仅仅抓在花长老的手腕上。

听到那清脆的声音,就能感受到,花长老此时这一巴掌中,蕴含了多大的灵力,估计若不是有人及时阻止,肯定能将花菲儿扇昏迷过去。

“她不过就是说了你几句,你就又要她下跪,又要动手扇她,而且还在掌心暗暗藏了这么多灵力,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你……死丫头骗子,你竟然敢多管我的闲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这没教养的东西,快点松开手!”

花长老根本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敢阻碍她,脸色顿时把更冷,一双能杀死人般的目光,死死看着云倾城。

原来,刚才及时出手的,正是我身边的云倾城。

云倾城松开花长老的手,冷哼道:“你还没资格让我知道你是谁,但我却知道,你不配做花丛门的长老!”

“公子!花长老,怎么回事儿?”

花长老刚想对云倾城说什么的时候,周围那些原本和她一起修炼的强者们,也走了过来。

“没事,一点小误会,你们都退下吧!”

闫志超直接命令道,那些强者纷纷退去。

显然,这些人都是他背后门派的。

“花长老消消气,她们也不是故意为难我们的,算了吧!”闫志超看了眼云倾城后,很是绅士的劝道花长老。

见闫志超都这么说了,花长老即使心中愤怒,也不敢再继续动手,而是立马舔着一张老脸,讨好的赞赏道:“还是闫公子大度!”

闫志超对花长老给他面子的态度,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后,他目光看似十分热情友好的看向我,同时伸出一只手:“这位师兄你好,我叫闫志超,是灵界闫家的人,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门派的?”

“虚空门,张泽!”

我淡淡说道,并未握手。

闫志超的眼神中,立马就多出了一抹不悦。

当听到我说自己是虚空门的之后,他表情顿时不屑,丝毫不掩饰对虚空门的藐视,道:“区区虚空门而已,没必要这么大的架子吧?”

我本来根本不打算理会他的,但他我非要找我,我自然没必要给他脸,冷笑道:“怎么?你觉得不爽?”

既然已经和花荣儿他们撕破脸,闫志超也不再伪装,而是直接嚣张道:“没错!我是不爽,因为你一个蝼蚁,我问你话,那都是高看你,你没资格给我摆架子,就算你们虚空门门主站在我面前,他也得恭恭敬敬的低下头叫我一声闫公子好!”

顿时,我心中一股无名火浮出。

虚空门门主孙修齐在怎么说,也是我师父南离的师兄,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侮辱他们。

我眼中射出一道寒芒:“要是你老子站在这里说这种话,我或许还会拿他当个人物,亲手拧下他的脑袋,但是你,连让我张泽动手的资格都没有!”

“哈哈哈……”

闫志超仿佛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似的,顿时大笑起来。

笑够之后,才说道:“小子,你真是太狂妄了,我真是没想到,虚空门那种弱逼门派中的弟子,竟然也敢对我闫志超说这种话,今天我给花荣儿她们个面子,就不教训你了,但要是再有下次,我觉得你还是先去神之遗迹中找找哪里的风水好,你能够死在神之遗迹里,这辈子也没算白活!”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闫志超的意思,显然是在告诉,要是我再敢如此不敬的对他,他便会杀了我。

面对野狗的吠叫声,估计没有哪个狮子会叫回去的。

我自然没在理会他,因为我如今的对手,至少也得是黑袍那样有实力的。

像闫志超这种,身上只有元婴期后期巅峰的闫志超,只要我想,便能秒杀了他。

“既然你们已经找到你们的长老了,那我们也就走了!”

我对花丛门姐妹两人打了声招呼,便对云倾城和蓝灵说道:“走吧!”

“我还以为这小子多嚣张了,竟然被闫公子一句话就吓跑了!”

“难怪虚空门会越来越衰败,都快成为灵界最差劲的门派了,原来虚空门的弟子都是一群废物!”

“哈哈哈……算了吧,闫公子都不屑对这种废物动手,我们也别浪费时间了!”

……

然而,我们三人还没来得及离开,闫家的一些人,便毫无畏惧的大声笑着侮辱起我。

“你们……”

蓝灵顿时就不愿意了,虚空门毕竟是她背后的宗门,对虚空门的感情也十分厚重,根本容不得有人说虚空门的不是。

“走了,别为了一群废物生气,他们这种人,估计也活不了多久!”

就在蓝灵愤怒的想要去动手的时候,我阻止住了她。

云倾城也连忙抱住她的胳膊,安慰道:“蓝灵别生气了,张公子说的没错,我们走吧!”

“等等!我说了不追究你小子的责任,但是我有让你们离开吗?”

可就在这时,闫志超的声音竟然也再次响起。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