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我的诡异举动

无奈之下,为了自己不被蓝灵干掉,我连忙施展了一道灵阵。

“定神灵阵!”

随着我一声低喝,大手一挥,刚想继续朝我扑来的蓝灵,顿时被定住。

之前施展的定神灵阵,只能将对方定住短暂的十秒时间,但是如今随着我施展的越来越顺手,我发现这道桎梏,应该能定住蓝灵一分钟所有时间。

“你……竟竟然还会上古灵阵!”黑袍见状,极为震惊,旋即阴冷道:“既然你将她困住,那我直接让她爆体就……”

“隔空灵阵!”

黑袍话还没说完,我变直接打断,又是一道上古的灵阵施展出来。

灵气纷纷涌在蓝灵面前,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屏障。

黑袍试图想继续催动蓝灵身上的秘法,但发现此刻,竟然无法感知到下在蓝灵身上的秘术。

噗……

当他的催动,触碰到隔空灵阵的屏障上时,巨大的气浪直接反噬了回去,他当场喷出一口血。

显然,我的隔空灵阵,将蓝灵彻底的和外界一分为二,她也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就连灵力和威压也同样不能传射那道屏障,这就是来自上古的灵阵。

“小畜生,立马给我破了这道灵阵!”

黑袍勃然大怒。

蓝灵几乎是他今日对付我,手中最大的一张底牌了,同时野算是最后一张底牌。

可我就这么赤果果的从中隔断,他自然着急。

我身形一闪,直接来到黑袍面前,居高临下的对他命令道:“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告诉我如何破解我师妹身上的秘法……”

黑袍顿时打断,森然的狞笑:“我要是不解……”

“否则,死!”

而我,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说着我未说完的几个字。

随着那声死字出口,黑袍下意识的一颤,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天灵盖,

“五……四……”

这时,我直接倒数起来。

而我身上,杀机也更加浓郁,手中一团黑雾缭绕,仿佛是密密麻麻的灰尘大小的虫子在来来回穿梭一般,极具恐怖。

“已经到五了?”

黑袍满脸懵逼的惊呼一声。

“二!”

我冷冷道。

看着我掌心黑乎乎的一片,黑袍怕了,身体开始颤抖。

旋即,他面色一狞,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白色的粉末,毫不犹豫的朝我撒来。

我下意识的伸出胳膊挡在眼前。

本以为这西恩粉末,就是他用来障眼法的,寻求逃跑的时机。

但是当粉末接触我衣服袖子,竟然当场将衣服腐蚀,胳膊上的皮肉也同样被撕裂开。

“蛊噬灵阵!”

我目光冰冷,没有理会身上皮肉的腐蚀,大手朝前挥出。

原本只有大小的黑雾,骤然扩散变大,形成一张巨大的黑网似的。

已经跑出一公里外的黑袍,感觉到背后的杀机追踪而来,下意识的回头朝身后看了眼。

顿时,面色惨白。

惊呼一声:“这是什么玩意儿?”

扑通!

下一秒,黑袍直接两腿一软倒了下去。

“啊……”

紧接着,便是他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神之遗迹。

他本来还在思考这是什么东西,结果就被一丝丝的黑雾瞬间钻进体内。

先是感觉皮肤一阵酥麻,就好像有虫子趴在身上一样痒痒。

可很快,他就感觉到不对劲。

因为黑雾刺头皮肤之后,就已经不再是痒的感觉了,反而是一种皮肉被疯狂撕裂的感觉,胫骨也同样在被什么东西撕咬吞噬着。

而他体内的灵气,都是在逐渐的消散。

他拼命的挣扎,想要阻止这一切,发现自己体内的灵气几乎释放不出来,功法也不能施展。

唯一能做的,便是不受控制的趴在地上打滚。

短短五六秒的时间,他一身本就被打的破烂的黑袍彻底被他来回滚动摩擦,化成了一地碎片。

而他身上的皮肉,则是鲜血淋漓,不少地方连森白的骨头都蹭出来了。

他的嗓子,也几乎嘶哑,眼珠子高高凸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快……快住手,我……我放了你……你师妹……求你……求你了……”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原本嚣张霸道,不可一世的黑袍,彻底的认怂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一句话也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这一刻,他是打心底的怕了我。

但我根本没打算饶了他,这蛊噬灵阵一旦施展,根本没有收手的办法,敌人一旦被灵气化作的上古蛊虫今日体内,等待的只有无尽的折磨和死亡。

我之前一直不使用如此霸道的灵阵,是因为这道灵阵需要极为强悍的修为和充沛的灵气来支撑,稍有不足就不能成功施展出来。

而且,不论我是否能够成功施展出蛊噬灵阵,我的身体都会瞬间变得极度虚弱。

之前要是一旦施展不成功,那结果就只有我被黑袍随手捏死这么一条路。

此时若不是因为有燕都春秋图中浓郁的灵气输出,我根本不可能成功施展出来。

“求……求你……”

黑袍双眼已经开始空洞,挣扎的也更加剧烈,显然是小命要到头了,但他仍旧对生抱着一丝希望。

“先把我师妹身上的秘术解除!”

我冷漠的说道。

嘭!

然而,就在黑袍嘴角艰难的蠕动,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身体骤然间化作一阵血雾。

这让我顿时间有些无奈,眼看着就有办法解救蓝灵了,结果黑袍也无法继续支撑蛊噬灵阵的折磨,而当场爆体。

不过这混蛋死不足惜,我看都不在看一眼,直接朝蓝灵那边跑去。

此刻,我对她施展的灵阵也早已破裂,原本还担心她会继续和我们几人互相残杀。

结果发现,她竟然在原地站着,身上强悍的元婴期巅峰气息虽然还在,不过少了之前的戾气。

“看来,那个混蛋一死,掌控她的秘法催动也就失效了!”花菲儿一边坐在地上疗伤,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蓝灵对我说:“我记得我师父以前给我讲过一些控制术,估计现在只需要将她身上,能够受秘术掌控的东西扔掉,她就会恢复正常!”

旁边的花荣儿,一阵无奈的叹气道:“但是我们现在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她身上!”

“一般的强者控制术,可能最多也就给她身上偷偷放个灵符控制,但这种上古的控制术,估计都是那种,根本不容易被人查找,甚至是体内的一条灵气所被掌控!”

“所以想找出来很难,而且遇到太强的手段,我们就算能查找出来,也不一定能顺利取出来!”

对于花家姐妹说的这些,我并不怎么清楚,毕竟我来灵界也没多长时间,对于很多关于修炼方面的事儿都不是很清楚。

我来到蓝灵身边,抓起她那冰冷的小手。

“不好!她体内的灵气在迅速消散!”

我突然凝重道。

刚入手,就能清晰的感觉到,蓝灵现在的状况十分不妙,气息极为错乱,而且还在消散。

若是不抓紧时间控制,她就不仅是体内重伤,修为全废这点问题,而是绝对会影响到她的生死。

听到我的声音,三名女子也急了, 顾不上她们自身的重伤,连忙跑过来。

花荣儿满脸悲伤,十分焦急的解释道:“我们快想想办法,我记得我师父说,一旦催动方消失,备受控制的人也会死亡,最多撑不住十分钟吧!”

“你们在好好想想,看看还记得你们师父当初有没有告诉过你们,有什么办法能先阻止住眼前的麻烦!”云倾城以为花丛门的姐妹俩知道控制术,可能会提供出一些有用的消息,便立马问道。

我的目光,也看了过去。

但是,花丛门姐妹两人却齐齐摇头:“师父说过,控制术比较特殊,甚至比灵阵都难破解,遇到真正能称之为控制术大师级别的达能和人物,她出手也没办法解决!”

见她们两人都没办法,我也不再对任何人抱希望。

旋即,直接拿出一把灵丹服了下去。

体内气息也逐渐恢复,我顾不上去炼化,当场祭出一滴精血。

三名女子顿时急了,精血十分重要,没次祭出一滴,都会对自身受到很大影响。

“张公子,精血也无法控制她的现状,你别折磨自己了……”

花菲儿连忙阻止,担心我这是走投无路之下乱投医,反而伤到自己。

我虽然知道她也是好心,但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蓝淋死,哪怕在伤身,只要还有最后一丝可能,我就要去试试。

“天眼灵阵,起!”

原本因为接二连三的在重伤情况下施展灵阵,导致不能在继续施展任何灵阵。

但是我,仍旧强行用精血,施展起天眼灵阵。

我强忍着体内想沸腾而出的气血,死死的咬着牙,让自己甚至保持到最清醒。

顿时间,一副画面从瞳孔浮现。

穿过少女几层单薄的衣服,又穿过一层白暂的皮肤……

蓝灵身上的每一层,层层从我眼前破开,每一个毛孔,每一滴血肉,每一根胫骨都清晰的在我眼前,最后到她那灵气混乱的丹田,她的身体状况,统统尽收眼底。

不过因为这一次是我用精血祭出的灵阵,这些画面也就只有我瞳孔中才会有,并不会像之前那样出现一张大屏幕让周围人也能看到。

“张公子在做什么?”

花荣儿看着我,满脸迷茫的问道云倾城和花菲儿。

那两个丫头也纷纷摇头,表示不知道。

“嗯?奇怪!她体内根本看不出有丝毫什么问题,只是体内灵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和身体外表现的一样,十分混乱,还在消散!”

就在这时,我喃喃说道。

通过检查,我可以百分之百的保证,自己仔细观察了蓝灵身上的每一个位置和每一丝血肉,但是偏偏找不到问题所在。

就如同一切都是蓝灵自愿做的,但她显然不可能这么做。

“该检查的地方我也都检查了,唯独只有……”我目光突然看向蓝灵身上的某一个位置,顿时有些激动起来,因为我刚刚,唯一只有她身上这一个位置我没有去检查。

“我或许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我说完一声,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朝那个位置抓去。

看到这一幕,身边三名女子顿时面色大变,齐齐惊呼:“张公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