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我被蓝灵重伤

若是我想,自然能够杀了她,而且就算不杀她,也能够将她一拳打飞出去,让她彻底失去战斗力。

但是,对她我根本下不了手。

“蓝灵,你他妈疯了啊?你怎么能偷袭张公子?你这么做,能对得起张公子吗?”

云倾城也从懵逼中回过神,看着用灵剑插在我腹部的蓝灵,痛苦而又愤怒道。

没错,对我动手的,正是蓝灵。

“该死,你竟然动我救命恩人,我杀了你这叛徒!”

花菲儿之前并没见过蓝灵,只是听我们说蓝灵是我师妹而已。

所以此刻,看到他的救命恩人被伤害,她立马就不愿意了。

怒骂一声,拿起灵剑毫不犹豫的朝蓝灵劈去。

“住手!”

我连忙吼道一声。

虽然蓝灵伤害了我,但我知道,这一切并非是她所希望的。

她从一开始被黑袍的人带出来时候,就显得不对劲,双目无神的,似乎根本就不认识我们。

多以此刻她对我动手,也完全是被黑袍所控制的。

“我不管她是谁,但她伤害了你,我就要杀了她!”

花菲儿情绪激动,根本不听阻止。

花荣儿则满脸犹豫,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要伤害蓝灵!”

云倾城还是心软了,刚刚看到蓝灵伤害我,瞬间被愤怒充斥,失去理智,才会责怪蓝灵。

但她现在也反应过来,知道蓝灵收黑袍掌控,根本不是她自己要动手。

而且她们当中,也就她和蓝灵接触时间最长,蓝灵在她心中如同亲姐妹。

此时这种情况下,哪怕蓝灵真的背叛,甚至对她动手,她也不一定能对蓝灵下得去手。

此刻,花荣儿显然仍旧没能被阻止,她已经出现在蓝灵身边。

就在我们为蓝灵担忧的时候,两道巨大的力量已经爆发。

我心中顿时有些不悦,这花菲儿虽然也是为了我,但是我不容许任何人伤害蓝灵,蓝灵在我心中的位置更加重要。

在蓝灵被受控制,身上都没什么修炼气息的状态下,显然不堪一击,对上花菲儿下场不是死也得是重伤。

我顾不上腹部的剧烈疼痛,下意识的就施展出体内灵力准备去阻止花菲儿。

轰哧!

但是根本没等我出手,蓝灵便动手了。

我本以为她是下意识的阻挡,却不料,她竟然爆发出强悍的一击。

花菲儿空中喷出一股血,当场倒飞了出去。

“嗯?蓝灵身上竟然还有修炼气息在,而且还是元婴巅峰实力了?”

云倾城顿时惊呼,根本没想到,蓝灵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巅峰,竟直接超越了她。

“师姐!”

花荣儿满是心痛的跑过去,将花菲儿接住。

噗……

花菲儿刚想说话,但是张开嘴便是血,一个字吧都无法说出来。

她原本就是想教训蓝灵,责怪她偷袭我,看到我和云倾城阻止,虽然没有停手,但还是强行压制了很多灵力。

在她看来,蓝灵就是个普通人,用一丝对付普通人的实力就够了。

可没想到,蓝灵直接爆发元婴巅峰强者的攻击,手段极其凶狠暴力。

她不过之前遇到我们的时候,才刚刚突破到元婴后期实力,哪怕是施展出最强的一击,都不是刺客蓝灵的对手,更何况她只用了一点对付普通人的力量。

此时没死,都已经是万幸了。

“师姐,你一定要撑住啊!”

花荣儿急的眼睛都红了,换忙拿出一枚灵丹给花菲儿服下。

轰!轰!

就在这时,蓝灵竟然又开始继续攻击了。

而她这一次则是对云倾城动手。

“蓝灵,你醒醒啊,我是倾城,你看着我……”

云倾城简直要崩溃了,她一边急速躲避后退,一边大声吼道。

手中长链紧握,但终究没下得了手。

“该死!”

此时,我也愤怒到了极点。

原本眼看着就要解决掉黑袍,然后在想办法破解蓝灵身上被下的秘法。

结果经发生了这种事儿。

“张公子,这怎么办啊?蓝灵太强了,我快撑不住了,你快想想办法!”

云倾城不断后退,她的实力也只是在元婴期后期而已,此刻同样不敢对蓝灵下手,一味的防御,让她十分狼狈。

身上的衣服,都被蓝灵从我腹部无情抽出,带着血液的灵剑,割划成碎片,露出一大片春,光。

她根本顾不上去遮挡,因为白白暂光,嫩的皮肤,都已经出现了无数道鲜血淋淋的伤痕。

轰哧!

蓝灵身形一跃,猛然踹在云倾城肩膀。

咯吱!

顿时,响起一道骨骼断裂声。

云倾城俏眉一挑,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

拿着长链的手臂,当场失去一软,彻底废了。

哗啦!

长链瞬间落在,而云倾城已经没有任何防御的机会,蓝灵的灵剑已经朝她的脖颈狠狠刺去。

“张公子,记得以后帮助我云家!”

云倾城大声喊道,旋即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她知道,这一击,她除非是用另外一只手,立即祭出灵剑,和蓝灵同归于尽,要么就是死,而且是必死无疑。

伤害蓝灵,她自然做不到。

这并不是说她对蓝灵的感情,已经好到了能够把自己性命给蓝灵霍霍,而是因为她知道蓝灵在我心中的重要性。

她不想让我为蓝灵心疼,感觉伤害蓝灵就是对不起我。

所以此刻只能认命,闭上双眼等待着死亡。

“住手!”

我怒吼一声,在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流星般划过。

轰哧!

眼看着灵剑,距离云倾城的脖子只剩下最后几毫米的距离,我猛然一脚爆发。

蓝灵的身体当场飞了出去。

“张公子!”

云倾城连忙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她根本没想到,我竟然为了她,将蓝灵一脚踹飞出去了。

我伸手一把拉起她,“你没事儿吧?”

虽然我不想伤害蓝灵,同样也可以任由蓝灵伤害我,而且不责怪她丝毫。

但是,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让她伤害云倾城她们,我不希望看着她如同走火入魔一般肆意滥杀无辜。

“谢谢你!”

感受着我手臂传去的温热感,云倾城俏脸微微泛红,心中极为感动。

“你先去看看花菲儿怎么样了,蓝灵交给我吧!”

我松开手,淡淡的说完,便朝蓝灵走去。

刚刚那一脚,我用力不少力量,蓝灵身体直接撞断了一棵古树,我看着十分心痛,但这也没好办法。

此刻,她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嘴角的血丝都不予理会,继续朝我冲来。

手中的灵剑,也没有脱手,仿佛被粘在她手上一样,哪怕人摔倒出去,剑也没丢了。

而她的双眼,也变得猩红起来,宛如两个红灯笼。

身上的气息,竟然更加浩瀚,隐隐要突破到化神初期。

若是她实力地点,我在不伤害她,同时还能保证自己不受伤。

但随着她实力越强,我变越难阻挡。

因为我不动她,她却要杀我。

一旁的黑袍,此时如同看好戏似的,竟然满脸兴奋的笑了起来。

“小畜生,怎么样?惊喜不?意外吧?哈哈哈……”

“我告诉你,你马上就不是她的对手了,只要你们敢攻击她,她的实力就会猛增,到时候突破到化神后期也有可能!”

“不过我也可以给你透露透露,只要你现在爆发出你最强的一击,一击将她斩杀,她就可以死了,而且也不会再对你们起到任何伤害的作用,同时你可以接着将我杀了!”

黑袍的这些话,显然在告诉我,要么就是我杀了蓝灵,保下所有人。

要么,就是被不断强大起来的蓝灵,杀了我们所有人。

听起来,目前似乎只有杀了蓝灵,才是对我们最有益的,而且黑袍也会亡。

但是,我怎么可能去杀蓝灵?

“张公子,你别听这畜生忽悠!”

云倾城担心我真会狠下心了来,毕竟刚刚都对蓝灵动手了,便连忙提醒我一声。

乎!乎!

这时候,蓝灵也出现在我身边了,又开始拿着灵剑挥舞,攻击极其威猛,她身体不断跳跃,不断反转,仿佛得到了上古剑道的传承一般。

每一击,都是骇人的杀招,哪怕是元婴初期的强者,都不一定能够阻挡。

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稍微走神,都有可能被伤到要害。

我微微沉思,究竟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结果蓝灵强势的一剑,便趁机朝我心中刺来。

我身形连忙一转。

噗呲!

灵剑顿时刺进我肩膀,就连骨头都是直接被穿透。

鲜血顿时如小型喷泉涌出。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