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她竟然偷袭我

见自己最后的手下弟子被杀,此刻全军覆没,黑袍愤怒的浑身发颤。

“蓝灵妹妹,你快点过来啊!”

花荣儿见蓝灵身边不再有人控制,焦急的催促起来。

但是蓝灵,仍然没有动静。

我知道,这是因为黑袍在蓝灵身上做了手脚的缘故,所以也并没有急着去叫蓝灵。

“小子,你确定要作死吗?”

黑袍突然开口问道我。

我实在想不明白,这黑袍到底是哪来这么大的底气。

虽然他现在有蓝灵做人质,但实力方面已经不敢轻易与我动手。

他此刻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和蓝灵同归于尽,另外一条就是云倾城和他之前的手下弟子说的,立马放了蓝灵,然后和我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尽管我没有打算放他活路,但对他来说,的确只有这两条路。

但是第一条路,以黑袍这种高傲的人,他自然不会再没有杀了我之前去和蓝灵同归于尽。

但是第二条路,他又宁可杀了自己手下弟子,也绝不答应。

偏偏还要和我作对。

“你这畜生,别给脸不要脸,若不是因为蓝灵在你手中,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吗?既然我给你选择的路,你就不要登鼻上脸了,快点解开蓝灵身上的秘法!”

云倾城冷冰冰的怒喝一声。

她此时虽然看上去比较冷静,但心中早已怒火滔天。

因为一想到当时是她将蓝灵一个人放在齐龙尸体旁边,才导致蓝灵被黑袍给偷走了,心中便是一阵愧疚。

她认为这一切,都怪她。

旋即,目光看向我,说:“张公子现在就让这畜生快点解开蓝灵身上的秘法,然后给他一条生路吧?”

“嗯!”

我淡淡应道一个字。

不过,我心中可没想想着放过这混蛋。

黑袍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旋即竟然也妥协了:“好,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放了这丫头,不过下次再让我遇到你们,我保证会见一个杀一个!”

我心中冷笑:“可惜不在会有下次,你今天必死无疑了!”

当然,我只是心中坚定道,为了蓝灵不受伤害,我并没有表现出来。

黑袍说完话,冷哼一声,拿出了一枚妖艳的蓝色灵丹朝我扔了过来。

灵丹之上有着一道道仿佛上古的丹纹,上面隐隐散发着蓝色的慌忙。

顿时间,空气中都弥漫起一阵浓郁的丹香。

这枚灵丹显示是来自上古,肯定是黑袍从神之遗迹中得到的。

至于蓝灵被控制,或许也和这枚灵丹有关系。

但是当灵丹距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这枚灵丹不简单,浓郁的淡香味儿也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上来。

但还是立即伸手去接,毕竟目前来看,唯独只有这枚丹药能够解救蓝灵了。

啪!

清脆的一声响,灵丹落入掌心。

瞬间一股冰冷之意袭来,我可以感觉得出来,灵丹中灵气十分浑厚,若是用来修炼,对自身都会有很大帮助。

黑袍竟然心甘情愿,将如此珍贵的灵丹交出来了?

我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黑袍的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不好!”

我顿时暗道一声。

当我想扔掉手中的灵丹时,发现已经不可能了。

灵丹仿佛粘在了我掌心,吸力极其浩瀚,同时一股冰凉的灵气朱迅速渗透掌心,极其阴冷的寒意顿时朝体内席卷。

这种感觉,很难受。

体内五脏六腑以及胫骨,似乎都要被冰封一般。

就连心脏都被寒气包裹,无法继续跳动,喘起的机会都没有。

一股浓郁的死亡气息,瞬间逼近。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我拿着灵丹的那只手,已经变成了冰棍,整条手臂都东僵不能动弹,身体也被白色的寒光包裹了起来,就如同我在南极极寒之地待了很久一般。

“该死,这混蛋竟然暗算张公子!”

花荣儿花容失色的惊呼一声。

“畜生,你对张公子做了什么?”

云倾城俏脸布满寒意,立即挥舞起手中长链朝黑袍掠去。

而黑袍早在我抓住蓝色灵丹的时候,就已经朝我冲来,空中更是念念有词,显然是在催动那枚诡异的蓝色丹药中的寒意。

“滚!”

黑袍眼中迸射出一道强烈的杀机,对云倾城几人随手一挥,便是几道虚影的灵剑射了出去。

只有元婴期后期实力的云倾城和花家姐妹两人,根本无法抵抗黑袍的强势一击,直接被震退了出去。

毕竟,这黑袍就是我对付起来,都十分辣手,更何况他们呢。

“小子,给我去死!”

黑袍双手迅速掐诀,随后大喝一声。

他的周身,顿时间浮现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尖锐的冰锥。

冰锥锥尖,自然是纷纷对着我。

就从冰锥中散发出的那股骇人寒意,而且还充满古朴的气息,就知道威力极为恐怖。

在这种情况下,我几乎是必死无疑。

毕竟到了此刻,我被冰封不能动弹的,已经不仅仅是一条手臂了,而是浑身都没有任何一块皮肤能够动弹。

而黑袍则是强势攻来。

“不要……”

云倾城刚将黑袍射去的拿到剑影摧毁,便看到黑袍已经出现在了我面前,她顿时双眼血红,嘶声力竭的大吼一声,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在她心中,她如今的命都是我给的,所以她愿意为我死,愿意为我阻挡下一切攻击,哪怕是为我陪葬,她都心甘情愿。

不过,我此刻却极为淡定。

虽然对黑袍的怒意已经达到了巅峰,虽然我也不能够动弹,只能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一样,但我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反而,就在黑袍准备攻击,将所有恐怖的冰锥朝我身上刺来的时候,我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弧度。

没错,我露出了一副笑容。

这笑容,看上去似乎笑的很开心。

寒意刚开始蔓延的时候,我的确有些慌,但是当寒意开始蔓延的时候,我紧紧悬着心就已经放下来了。

寒意虽然恐怖,丹药虽然诡异。

但是,我所修炼的大道天衍经等等,几乎都是火属性的。

我体内都是烈焰沸腾,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我的烈焰。

而这些寒意,最畏惧的自然是火。

水能灭火,但火也能烧干水。

我这上古的烈焰,岂会怕一些寒意?

当我清楚的感觉到寒意的恐怖程度后,当即断定,对上我得烈焰,简直就是垃圾,不值得一比,甚至是浪费我得烈焰。

但是黑袍却慌了,就连攻击都忘了,眉头仅仅皱起,脸上满是凝重。

他隐隐有种,在面对死神的狞笑。

“死!”

黑袍虽然想不明白我什么会笑,但他咬了咬牙,还是全力的攻击出来。

轰……

数不清的冰锥猛然爆发,巨大的破风声仿佛要将天地撕裂,周围古书都纷纷被冰锥散发出的余威划裂。

可见其威力有多恐怖。

嘭!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庞大的威压爆裂。

我脚下的地面都被炸出了一个巨坑,漫天尘土草木飞扬,遮盖了半边天。

只能看到一道身影,急速的飞了出去。

而尘土中,隐隐还能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孤独的站在原地。

“张公子……”

云倾城嘶喊一声,站在原地当场愣住,美眸中晶莹剔透的泪花闪烁。

“混蛋,竟然敢杀张公子,我和你拼了!”

花荣儿也红了眼,几乎失去理智一般,拿起灵剑不管黑袍实力有多么的恐怖,仍然拿起灵剑冲向了那道站在尘土中的身影。

显然,她准备拼命了。

“荣儿,小心!”

花菲儿见自己师妹动手,自然之道花荣儿不是黑袍的动手,所以也立马跟了上去。

哗啦!哗啦……

云倾城脸色冰冷到极点,那目光如同能杀了人似的,手中拎着长链拖在地上,也朝站立的黑影走去。

“嗯?张……张公子,您……”

不过,第一个冲过来的花荣儿,透过逐渐清晰的视线,看清楚站立着的人的面孔后,顿时就愣住了。

“我没事儿!”

我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

云倾城能够为我拼命,这我知道。

但我没想到,这花家姐妹,也会为了我不惧生死,倒是让我意外。

“你……你吓死我了!”

云倾城此刻也走了过来,看到站立的人竟然是我,顿时松出一口气,对我露出一抹温柔似水的笑容。

原来,是在黑袍愣神的那一瞬间,我变爆发了早已施展起预备好的大道天衍经,就连燃魂秘法也再次强行运出。

两道巨大的灵力伴随着我祭出的阵阵烈焰爆发,瞬间就将冰锥融化,所剩的灵力,更是轰打在黑袍的胸膛。

我甚至看到,黑袍的胸膛直接被轰出一个坑。

“这怎么可能?这上古寒意,你怎么可能破解了?咳咳咳……小子,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实力……实力为什么会进步这么快……”

远处倒在地上,气息虚弱的黑袍,一边咳着血水,一边难以置信的质问我。

毕竟当初他知道我这个人存在的时候,我实力不过是元婴期,那时候他甚至都不屑亲自动手,仿佛我在他眼中就是个蝼蚁。

但如今,还没过多久,我竟然可以三番五次的将他击败,一次一次的威胁到他的性命。

“我说过,你没资格知道,这辈子没有,下辈子也没有!”

我不屑的冷冷道,一边朝他走去,如同索命鬼般。

“你真不该这么做,即使我现在倒下了,但你仍旧不是我的对手!”

黑袍躺在地上,摇了摇头,并不显得十分害怕。

“嗯?难道这畜生,还有其他手段?”

我微微疑惑,不过并未在意。

现在,他就是蝼蚁,胸膛凹陷,我随时都能随手捏死他,根本不足为惧。

但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一股杀机。

我转过头,手中已经蓄力。

但是,当我看到背后的人时,我彻底愣住了。

噗嗤!

一只灵剑,直接插入我腹部,若不是我下意识的去阻挡,这一剑能够插穿我心脏。

我原本完全可以去阻止,但是我并没有出手,而是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看着身边,眼神冰冷,手握插在我体内灵剑的女人。

我做梦都没想到,她竟然会给我背后动刀子。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