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二十章 蓝灵出现

我根本没想到,此时出现的女孩儿,竟然就是我一直苦苦寻找的蓝灵。

原本我一直怀疑,蓝灵很有可能被灵兽拖走了,毕竟一般的强者就算对她有敌意,也只会直接杀了她,不可能将她带走。

同时,就更不可能有好心人将她救走。

此刻看着她,我终于明白了。

当初蓝灵昏迷,云倾城跑去找我的时候,黑袍这才将她带走。

但那时候,黑袍他还不是我的对手,自然不敢去面对我,只能用如此卑鄙的手段。

“蓝灵!”云倾城看到蓝灵,顿时激动的留出几滴眼泪:“这群畜生没伤害你吧?”

然而,蓝灵并没有说话。

她被黑袍的两名手下,一左一右的控制着,看起来魂不守舍的。

在看到我们几人的时候,也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就那样双目无神的看着我们。

“混蛋,你对蓝灵做了什么?”

云倾城也意识到蓝灵有些不对劲,顿时冲过来居高临下的质问到。

“呵呵……你们要是不想她死的话,就立马跪下求我,不然的话,只要我一声令下,那个小贱人就会自爆!”

黑袍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此刻有蓝灵做人质,倒是有了底气,也不再那么畏惧我,反而继续威胁起我。

“蓝灵?你还好吗?我是师哥,我是张泽啊,你说句话好吗?”

我皱着眉头,对蓝灵叫道。

“蓝灵妹妹,我是花荣儿,我们来救你了,你别怕啊!”

花荣儿还以为蓝灵是被黑袍这群混蛋吓坏了,便连忙安慰一声。

但同样的,蓝灵不理会任何人。

我知道,黑袍肯定在她上上做了手脚,就如同之前的灵蝎一样,若是将他逼急眼了,还真有可能一道意念,就将蓝灵爆体。

“混蛋,我师妹若是受到丝毫伤害,我保证让你死都不得好死!”我手上的力道顿时加大,烈焰长矛顿时将他喉咙刺出血来,死亡的气息将他笼罩:“你若是想活命,立马让我师妹恢复正常,我可以考虑给你流具全尸!”

虽然我担心蓝灵,但同时我没想过放黑袍,无论如何,他今天都必须死。

“小子,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敢威胁我?你若是不担心你师妹的话,那你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来吧!”黑袍冷笑,说:“忘记告诉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对我的没一丝一毫的伤害,我都会从你师妹的身上,同样的给我偿还回来!”

噗嗤!

黑袍话音刚落,蓝灵的脖子上,竟然也自动出现了一道血痕。

这种手段,还真是让我震撼不已。

握着烈焰长矛的手在颤抖,但不敢再朝下丝毫。

“你这混蛋!”

一旁的云倾城几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又惊又怒。

最终,看着凄惨的蓝灵,我叹了口气,还是将烈焰长矛从黑袍的脖子上取了下来。

而那只摄人心魄的嗜血麒麟,也逐渐消散。

我知道,若是在继续僵持下去,对蓝灵没有任何好处,说不定还会搭上她的性命。

“畜生,立马放开蓝灵,我们之间的恩怨,也从此终止,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云倾城担心我冲动,立即站在我身前对黑袍冷漠道。

“哈哈哈……现在知道停手了?你们之前不是很狂吗?你们倒是继续动手啊?”没有了烈焰长矛的威胁,黑袍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淡淡的说道:“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此刻的我看上去虽然极为淡定,但众人都知道,此刻的我已经愤怒到了巅峰。

“这个很简单,现在你们所有人跪下求我,只要我心情好了,自然会放了你们心爱的小师妹!”

“还有,将你们所有的宝物都拿出来,以及你们得到的一些机遇,只要我能看得上眼,我同样会给你们活命的机会,不过你们也必须要跟随我,做我的奴仆,供我享受!”

说完,黑袍贪婪的目光从云倾城三人战意,冰冷的落在我身上:“不过吗,你小子今天必须死,要是想留全尸,现在就跪下来自费一条手臂,不然我就先断了你师妹一条手臂!”

“呵呵……让我自废一条手臂,你还没有资格!”

我顿时冷笑,旋即继续道:“我救我师妹,也只是因为我和他出自同一师门,但若是伤害到我自身性命的时候,你应该也清楚,家族之间这些师兄弟师兄妹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感情!只要自己能活,其他人死了也无所谓!”

“那你这意思,是非要和我作对了?”黑袍脸色顿时一寒,阴沉道:“还是说,你是在告诉我,你为了你自己的性命,已经不在乎你师妹的生死了?”

黑袍话音一落,我十分果断的回答道:“没错!你杀了她,我在杀了你,最终的结果也没什么,毕竟我还是活着的!”

“张公子,您……您三思啊……”

花荣儿听到我的声音,感觉有些不认识此刻的我了,但她也了解蓝灵的善良,毕竟当初蓝灵救过她,所以不忍心看着她就这样被杀。

“张公子说的没错!”就在这时,云倾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也极为果断的对黑袍冷笑道:“你这畜生,要动手就动手吧,反正我们失去了一个师妹,门派中还有很多其他的师妹,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实力低弱的师妹,丢了自己的性命!”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花荣儿和花菲儿姐妹两人彻底懵逼了,根本没想到我和云倾城竟然会同样说出这种无情的话。

黑袍一时间也犹豫了起来,满脸挣扎之色。

他自信能够随时掌控蓝灵的性命,但根本没自信继续和我斗下去。

他知道,现在除了手中的蓝灵做最后的挣扎,他已经没有其他活路了,一旦蓝灵死了,他照样也会死,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而我,此刻心中也极为凝重,因为我这是在赌。

我赌黑袍不敢拿他的性命做赌注。

而云倾城显然也和我一样,故意激怒黑袍,让黑袍感到恐惧,让黑袍失去理智。

我们越是这样说,黑袍越是慌,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同时主动权也被握在我们手中。

“你倒是动手啊!”看到我要的效果以及达到,我直接大步朝前走去,旋即运进一丝灵气,威压相当恐怖的爆喝一声:“动手啊!”

我这一声后,如同大道梵音散播开来。

周围的树枝都被恐怖如斯的声波划断。

黑袍更是身体一颤。

至于他的两个手下弟子,更是被吓的满头大汗,身体剧烈颤抖。

面色如同白纸一般。

“大……大人,要不……要不我们和这小子谈和吧……君……君子报……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以后……以后有得是时间杀了这小子……”

其中一人,当场忍不住我一声带来的威压,连忙劝起了黑袍。

另外一个看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我,也同样道心受损,接着另外那人的话音,对黑袍说:“大人,以您现在的修为,我们在继续寻找其他的机遇,到时候您就是整个神之遗迹中的强者,等走出了神之遗迹,您也可以很快站在灵界的巅峰位置,您以后前途无量,不应该在这里和这小子都下去,要是您在受到一点伤害……”

“住嘴!”

黑袍顿时暴怒,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弟子这么快就怂了。

曾经我在他眼中就是个蝼蚁,但此时能够和他争锋相对,他根本咽不下这口气,双拳紧握。

“大人,您三思啊,我们还是快点让人吧……”

第一个怂的弟子,急的面色通红,再次吼道。

轰哧!

愤怒之下的黑袍,竟然转身随手就是一掌拍在说话那家伙的天灵盖上。

随着一身闷响,那家伙当场化为血雾。

另外那个还准备继续开口,吓得浑身一个机灵,连忙将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只能无奈的拿出一柄灵剑抵在蓝灵脖子上,一边对我大吼道:“小子,你给老子站住,不然我让你们全都死!”

“让我死,你算什么东西?”

我不屑的冷哼一声。

黑袍固然强悍,但他手下的弟子就不怎么样了。

嗖!

我话音一落,直接抬起指尖朝前轻轻一弹。

一道灵气化作的银针,当场划过。

不等众人回过神,那男子眉心处便一道血柱飞出。

而他的身躯,也轰然倒地。

“你……”

黑袍大怒,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甚至在他想出手阻挡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