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终于找到了她

将女子拖回岸边后,我又立即对她进行施救。

当然,我并没有去做那什么所谓的人工乎吸,而是直接运转起大道天衍经,手中灵气直接从她腹部进入。

噗……噗……

很快,女子长长的睫毛蠕动,张开了一双美眸。

她朦胧的严禁看着我,有些愣神。

旋即,女子终于清醒了。

但是看着我,却没有丝毫的感谢,而是面色慌乱,仿佛看到了恶魔一般,拼命的挣扎要远离我。

同时,泪水奔涌,情绪失控,对我大声尖叫怒骂起来。

“你……咳咳……畜生放开我咳咳……你们这群畜生,难道连死都不放过我吗,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女子每骂一声,都会咳出一口带着血的水。

这一次,轮到我懵逼了。

我明明是好心救了她。

不过,我很快想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就在这时,我的目光突然落在了女子胸口处,因为那破烂的衣服上,一个粉色花骨朵的刺绣图案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道:“你是花丛门的弟子?”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之前遇到的那位花丛门的弟子花荣儿,她的一副胸前位置就有这样的粉色花骨朵图案,此时这女子又是这种图案的衣服,显然和花荣儿有关系。

“你怎么知道?你是什么人?”

果然如我所料,女子的确是花丛门的,顿时间极为警惕。

同时看向我的目光中,还夹杂着几分恨意,显然是误以为我的目光在看她那滂湃的两个高山。

我平静的对她说道:“我不是什么坏人,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你都应该做到不去理会,既然进入神之遗迹,就应该想到一切可能发生的坏事儿,进来了就别轻易的去死,你现在应该做的是,继续寻找宝物和机遇,拼命提升实力,然后亲手杀了那些欺负过你的人!”

女子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有些意外的问道:“你……你为什么他要和我说这些!”

“因为我救你,给你服了一枚丹药,你要是再去死,那我的丹药就白白浪费了!”我很是直接的回答她一声。

随即想了想,还是说道:“还有,我之前救过一个叫花荣儿的女子,说是要去找她的师姐,我想你应该就是她所说的那个师姐吧!”

说完这些,我直接骑上灵血豹王的背。

“你见过荣儿?荣儿现在在哪?”

女子一听到花荣儿的名字,脸上顿时有了动容,急忙跑到灵血豹王面前激动的问道我。

“见过,不过她说要去找她师姐就离开了,现在我也要去找我的师妹了!”我淡淡的说道,看了看悲惨的她,我心中微微浮起怜悯之心,只好问道:“你是准备和我一起离开,还是自己走?”

“谢谢您,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谢谢您对我说了那么多,我会好好活下去,亲手报仇!”女子突然朝我跪下,一边极为真挚的感谢道。

直到这一刻,她也几乎相信了我的确是个好人,而且救了她一命。

毕竟我身下骑着的灵血豹王,就足以证明了一切。

就连这种灵兽都能驯服的人,若是真要对她心怀不轨,早就动手了。

感谢后,她才回答到我:“还有,先生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已经麻烦了您一次,我就不拖累您了,我自己去找我师妹!”

既然她和当初的花荣儿一样,选择自己行动,我自然不会再邀请。

毕竟我救她一命,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没义务继续保护她。

之所以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也完全是因为之前她师妹花荣儿毕竟都是见过面的。

“快点出发!”

我轻轻一拍灵血豹王的脖子命令道。

“先生,等等!”

就在灵血豹王脚下发力,刚准备冲出去的时候,女子又叫住了我。

“还有事儿?”

我眉头微微一皱问道,心想这女人该不会要赖上我了吧。

女子连忙说道:“先生,我是花丛门花荣儿的师姐花菲儿,不知先生您是哪位?是灵界哪个家族的!毕竟,像你这么年轻,还能有这般善心的青年,我是第一见!”

“虚空门,张泽!”

我淡淡说道。

同时从燕都春秋图里随便拿了一件衣服扔到了她面前,“把这衣服换了吧!”

等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和灵血豹王的身影早已消失。

救她是出于人性而已,既然她没死,那我就必须去找蓝灵和云倾城。

目前没有她们一丝消息,显然说明她们的处境艰难,我实在担心她们独自在外面,也会遭遇花菲儿这种凄惨的事儿。

不用问,都能知道,花菲儿完全就是因为被人给那啥了,才会跑来跳河自尽。

足足花费了一个小时,我再一次的出现在之前我和云倾尘误打开阵法的地点。

但是,地面上仍旧只那群畜生爆体后的血雾,根本看不到其它足迹,显然没有人来过。

看着山体上,那抹还没有完全消失的血雾痕迹,我有些犹豫了。

“要不要逼出一滴精血,在打开这道上古阵法,进去找找云倾城?”

如此想着,一滴精血还是已经浮现在我指尖。

指尖距离开启大阵的位置只有一厘米的距离,我面色满是挣扎。

“大半天时间了,就算云倾城还在里面,现在也肯定被大坑洞府中的强者斩杀了……而且我还要在浪费大半天时间……”

“而且她还很有可能和我一样,早已经在里面学到了些什么,现在说不定也再外面寻找我和蓝灵……”

“但要是不进去找她,她要是还被活活困在里面的话……”

我越想越担忧,指尖的精血距离山体也只剩下几毫米的距离。

最终,在我都感觉到上古大阵要再次开启的时候, 连忙收回了手。

云倾城是朋友,性命固然重要。

但我门也只是在神之遗迹里才认识,我似乎没有义务这么去对她。

上古灵阵极为诡异,根本不是我所能控制的,若是再一次的进去,谁知道我还能不能像之前那样轻松的出来,说不定自己还会死在里面。

而蓝灵是我师妹,我有义务保护她。

若是没有蓝灵,我或许会再次开启上古灵阵进去冒险,但是现在不能,在没有蓝灵的消息之前,我不能出任何差错,更不能在多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嗯?花菲儿才被人欺辱过,而且大半天的时间过去,要是从这里离开,差不多也就到河流那边,难道……难道那群畜生之前所说的被糟蹋的女子,其实是花菲儿,根本就不是蓝灵?”

就在我心中刚刚浮起一丝对不起云倾城的情绪时,突然想到了这件事儿。

蓝灵所失踪的地点,距离这边的话,在那群畜生所回答我的时间段,根本不可能那么快的出现在这,时间完全对不上。

除非说是蓝灵自己将速度发挥到极致跑到这边,然后那群畜生只用一分钟完事儿,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你这丫头,总算是没事儿!”

想清楚这些,我微微松了一丝气。

显然,一开始我只着急找她,一听到女的就会以为是她,现在来看,在这里受害的女人无疑是花菲儿。

“返回吧!”

想通这些,我只好先将云倾城的事儿放在了一边,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她的造化了,紧接着立马命令灵血豹王朝刚刚来的路上返回,她们显然都不会再这条路上了。

吼吼……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灵血豹王这一次,竟然很意外的没有听从我的指挥,反而将鼻子贴在地面上嗅着什么,一路来到上古灵阵开启的位置。

“灵血豹王你在干什么?快点赶路啊!”

我疑惑的问道,心中有些不满。

吼……

下一秒,灵血豹王转过头对着它背上的我轻声吼叫了两声,仿佛在对我说什么。

我顿时更加懵逼,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想对我说……卧槽!”

下一秒,我直接爆出粗口。

因为我话还没说完,灵血豹王便四肢猛然发力扑了出去,那速度快的,几乎都要离开地面了。

“你这混蛋,你要去什么地方?快点带我返回!”

我连忙抓稳它的脖子,看着它竟然朝和我准备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的跑去,连忙大吼几声。

我虽然驯服了这家伙,也几乎可以用语言来对它交流,而它也自然是可以听懂,但我却无法听懂它的话。

它一边疾驰,一边发出低吼,似乎十分委屈我对它大吼。

而前方的一切灵兽,在听到它的低吼后纷纷让路,而它顿时间如同这神之遗迹中的王者一般。

“你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看着灵血豹王焦急的模样,我突然意识到,它并非是不听我的指挥,而是有其他急事儿。

在我问完之后,它连忙拼命的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你的路线走吧!”

我只好叹气一声。

在驯服它的时候,我已经祭出精血用了术法的手段,所以它肯定是不会害我的。

十多分钟后,灵血豹王终于停了下来,十分乖巧的趴在地上。

顿时间,我没有丝毫犹豫,连忙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心中极为兴奋。

“张公子……”

暗处,一道倩影在看到灵血豹王背上的我之后,顿时冲了过来,毫不犹豫的一把抱住了我。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