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一十章 这什么东西

因为这间石室里,竟然什么都没有。

而且在我刚一进来的瞬间,背后的石门便落下,将我一个人彻底关在里面。

“老东西,这又是什么意思?该不会要一直把我困死在里面吧?”

我忍不住问道一声。

“这比之前对付那三个废物,要容易的多了!”

脑海中,响起了陌生的声音。

“你这说了就跟没说一样!”

我忍不住怒道一声。

要说简单,也只能说是石室中简单,毕竟里面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之前至少还有古书什么的。

“你要是连这点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那就没资格让我辅佐,还是那句话,脑子是个好东西,多动动!”

那道陌生声音平静的说道。

随后,不管我在问什么,他仍然不回答。

本来还想大骂这老东西,但想到之前他嘲讽我也不是不对,后面一动脑子果然想到了办法。

所以只好静下了心,目光不断扫视整个石室。

“嗯?这里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

我脚步刚到石室中央,就发现脚下灵气充沛,在急速流动。

我自信一看,发现灵气形成一个圆形。

立马就明白了这间石室的存在意义了,这完全就是修炼的最佳环境。

周围没有任何打扰,四面墙壁如同护法,中央位置就是滚滚灵气。

想明白后,我脸庞盘膝坐在那团灵气上。

顿时间,灵气汹涌澎湃的释放,将我直接包裹了起来。

很快,我眼前发黑,感觉身体在急速飞驰,仿佛要跨入另一个空间。

我感觉得到,这又是一个传送的阵法,心中顿时焦急,担心这玩意儿又给我传送到其他阵法里面。

虽然这阵法里面,让我在阵法方面有了极大的提升,但我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因为外面的蓝灵,以及被困在阵法里面的云倾城,让我十分担忧她们的情况。

轰哧!

那种浑身被压迫,喘息都困难的环境中,疾驰了大约十分钟后,眼前出现了刺眼的光芒,而我的身体也狠狠的落在地上。

“卧槽,这什么东西?”

“特么的,这怎么是个人?这该死的混蛋是从哪冒出来的?”

“真他妈见鬼了,怎么会有一个大活人?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

……

我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就听到耳边一阵阵不悦的骂声,显然是在疑惑我的到来。

我揉了揉眼睛,睁开看清周围后,也有些懵逼,不过心中却紧紧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来了。

周围一片空旷,连根树和草都没有,唯独地面有不少的石头。

一群人,正满脸懵逼警惕的看着,狠狠衰落在石头上的我。

他们总共十二个人, 分两拨人站站着,一个个手中灵器紧握,显然是两股势力在争斗。

我确定,这里是在神之遗迹里,并不是之前的阵法当中,我显然是从哪上古阵法里成功出来了。

“你……怎么……怎么会是你?”

突然,一名元婴后期实力的男子,看清了我之后,惊呼一声,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敬畏。

“你认识我?”我微微皱眉,下意识的问道。

“张公子,我之前见过您,就在……”

男子连忙解释。

身边其他人,这时也看清了我,他们都是同样的表情,对我显得极为尊敬和畏惧,原来都是之前,亲眼目睹过我一个人对战白金虎四名化神初期强者的那一战,所以才会这般怕我。

男子看了眼辽阔的四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看向我。

“张公子,您什么时候来的这里啊?我们怎么没看到您……”

这方圆几公里,几乎都是如此空旷,之前每一个人看到我,我就仿佛从地下钻出来的一样,这自然会引起他们的疑惑。

我同样也懵逼阵法怎么会把我传送到这种地方,但并没去解释,直接打断男子的话,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云小姐和我之前带在身边,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孩子?”

“啊?”男子一愣,旋即立马回答:“没……没有啊,我们昨天半夜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结果这刚到中午,就遇到了他们,他们想抢走我们的宝物,结果正准备开战,您就出现了!”

“你确定,在我出现之前,没有其他人从这里出现过?”

我再次问道。

我被阵法传送到这里,所以心中期望云倾城也被传送到这里过,这至少能说明,她也安全离开了上古阵法。

扑通!

似乎是因为我身上无意间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太强,男子当场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面色惨白的说:“张公子,我……我发誓,绝对……绝对没有其他人出现过,就我们这些人,我怎么敢骗您呢?”

看男子的表现,也不像撒谎,我直接转身离开。

“呵呵……你这废物,区区一个张公子就把你吓成这副模样,还敢和我作对,我不跪,他不也照样没动我,他虽然厉害,但是要干动我,我照样敢弄死他,所以我劝你们这群废物,还是快点把之前得到的上古功法书交出来,我保你们不死!”

我刚走开几十米外,之前对我跪下解释的男子对面的那一拨人的带头男子,顿时说出这番嚣张的话语。

他背后的其他同伴,也顿时狂笑起来。

显然,这群人以为我走远了,听不到他们说话。

但他们不知道,我的听力可并非常人。

“对张公子跪拜那是应该的,你没资格说我!还有那上古功法书,是我们找到的,自然就属于我们,你没资格要!”

对我跪过的男子,不悦的怒道一声。

他背后的人只有五个,而对方却有七个,实力还都比他们微微强悍一些,显然要比对方吃亏很多。

就在这时,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那态度极为嚣张的一方。

“万剑灵阵,起!”

我直接运转起之前的学到的阵法。

在石室里,元婴巅峰强者直接爆体,我倒是想试试,在外面对付这些实力也有达到化神巅峰的强者的伤害度,有多大。

他们的态度如此嚣张,之前我出现,破口大骂的也同样是他们这群人,所以此时我没有任何的怜悯。

“张……张公子,我……我不是针对……针对您,您别生气……”

嚣张的男子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寒意,顿时意识到刚才的话被我听到了,吓得脸色一阵惨白,浑身剧烈颤抖。

“看在你对我恭敬的份上,我帮你解决了这些麻烦!”

我目光随意看了一眼对我跪过的男子,淡淡的说道。

语落,周围灵气继续汇聚,地面的碎石屑都被带动了起来。

万道锋利灵剑的虚影很快形成,浮现在我头顶。

这场面,将十几人吓得纷纷张大了嘴。

即使我刚刚说了要帮跪过我的男子,但他们仍旧被这一幕吓住,竟然五人齐齐的朝我跪了下来,更是声音颤抖道:“谢……谢谢张公子出手相救,谢谢您,谢谢……”

“张公子饶命啊,求您给我一次机会吧,您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求您了,我可以把所有宝物给您……”

嚣张的男子回过神,感觉一股无形的威压,强行将他按倒在地上,想要跑,发现周围被无形的灵气阻挡束缚,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我的恐怖,连忙求饶。

之前他敢对其他人说,要是我敢动他,他就敢弄死我,但那也不过是故意装逼吓唬对方而已,现在我站在这里,他可没有那股勇气在这么说。

对于他说的宝物,我根本不屑去要。

毕竟就连随便在外面找到的一本上古功法书,都非要强盗一样来抢别人的,他还能有什么值钱的宝物。

“杀!”

我没有理会,淡淡的说道一个字。

随着死字出口,头顶的万剑瞬间射出。

那尖锐的破风声,比之前在石室里更加刺耳。

原本我准备直接离开,但是看到万剑灵阵爆发出的恐怖气势,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双眼直直的盯着这一幕。

“不要……”

嚣张男子嘶声大吼。

但那势如破竹的万剑,没有丝毫停顿,几乎一眨眼,就已经穿过了男子身体。

扑通!扑通!

嚣张男子双眼瞪大,难以置信的倒下,生机全无。

两名站在距离他两米的强者,同样倒下,只有剩下的四个同伴,站的比较远,倒是还站立之着,可依旧如此,他们身上也出现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这一幕,将剩下还能喘起的人都吓得不轻,一个个颤抖的更加厉害。

四个身体被划出深邃血痕的强者,连个大气都不敢出,即使很想迅速疗伤,但他们没这个勇气。

而我也同样心中思绪万千,极为震惊。

因为我本没打算伤害其他人,所以用阵法这困住了嚣张男一个,将所有的攻击也对向他一个人。

没想到这万剑灵阵的余威,竟然还是杀死了两个无辜。

“张……张公子我们是真心敬畏您,求您放了我们吧……”

最终,一名男子再也无法承受这股威压,道心眼中受损,当场跪地大吼,情绪十分激动。

“上古灵阵,果然强悍……”

不过,我并未理会剩下的人,喃喃感慨了一声,身影便迅速消失在他们的目光下。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