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八章 脑子是个好东西

走上台阶后,我进入了一间石室。

里面气息极为阴森,中间位置放着一张红色桌子,上面摆放着几张写着字的竹签。

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没有完全的靠近。

毕竟之前洞府中的红棺材,给我带来了极大的阴影。

原本得到了天地玄黄经,我还是蛮欣喜的,但是自从有道陌生声音能够十分诡异的在我脑海里响起,就能仿佛有人在我体内,这让我有了些抵触。

“灵符、灵武、令咒、灵阵!”

我走到旁边,看着竹签上的繁体后一个一个翻译了过来。

我不明白这四根写着字的竹签,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既然我被困在了阵法里,现在唯一的出路只有破阵,那我就选这灵阵试试吧!”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能做什么,但我知道,既然摆放在这里,肯定会带来意外的。

旋即,我伸手朝写有灵阵的竹签抓去。

咯吱!

紧接着,一边的墙壁裂开,出现了一道暗门。

暗门中,地上竟然摆放着不少泛黄的古书,足足有上前本之多。

这让我的确是感到意外,我警惕的走过去,在暗门门边小心的试探了一下,确定没有什么其他机关,这才走进去。

“噬天灵阵、吞龙灵阵、不死灵阵、神雷灵阵……”

每本树皮上,都写着一个阵法的名字。

“灵阵的古书,难道能够学到灵阵?”

我不禁疑惑,想不通这些古书有什么作用。

“小子,你运气不错啊,没想到惊人误打误撞,进入到这个古阵法了,这些阵法都不错,快点打开练练吧!”

就在这时,令我没想到,那道陌生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因为他之前完全有办法能够救云倾城进来,偏偏在我求他的时候,他都没有出手,这让我对他顿时没有了一丝好感,我也懒得理会他。

不过我还是随手拿起一本古书翻开。

“啊……”

书本刚打开,里面便是一道刺眼的精光射了出来,简直比太阳还要刺眼,我眼睛一阵生疼,感觉眼珠子都爆炸了一般。

我甚至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失明。

过了片刻,那股让我痛不欲生的疼痛感才逐渐消失了一些,我缓缓睁开眼。

顿时,我呼吸紧促,浑身杀气爆发,脸上布满怒意。

因为我睁开双眼后,竟然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阵法里变成瞎子,这简直就是要我命。

“嗯?这是什么?”

不过,正当我被震惊懵逼的时候,眼前一道道上古字符,急速的从我眼前滑过。

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些字符,但令我意外的是,字符只要一出现后,就会变成虚影,从而又是一道我能够认出翻译过来的繁体字出现。

我感觉几乎是一本上千页的书页内容从我眼前划过,里面的内容则是不知灵阵的方法,以及相关灵阵的作用和等级。

直到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就自己记住了所有内容后,眼前的视线顿时恢复。

我捧着手中的古书一看,发现上面的内容,真是刚刚眼前划过的那些金色字符。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有这等天赋,本以为你能够完全记住一本灵阵书就不错了,看来现在你能够记住所有灵阵书啊!”

陌生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丝毫不掩饰对我的欣赏。

我仍旧没去理会,而是又拿起一本古灵阵的书打开。

我虽然渴望能够学到一些牛逼的阵法,但我现在,只希望能够快点找到,破解眼下阵法的书。

第二本书打开后,不出我所料,和第一本书被打开的时候一样,眼睛又是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而那些内容也完全刻在脑海。

接下来的第三本第四本……所有古书,纷纷都是如此。

不过,到我看完大约一百本古书的时候,再继续看下一本的时候,记住内容的速度变得更快了,而且眼睛的疼痛感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嘭!嘭!嘭……

在我打开看完了一半古书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有力的脚步声。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去,背后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三个强者。

他们和之前大坑洞府里的强者一样,只有其形,没有其魂,如同一句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任何语言和表亲。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实力在元婴巅峰的强者,和一名刚入化神初期的强者。

至于这两人,我根本没放进眼里,毕竟这个实力的强者,我已经轻松解决过很多了。

我的目光,放在走在最后的那名强者身上。

这名强者身材魁梧,足足有一米五的个头,脑袋几乎要顶到石室的天花板,他皮肤呈古铜色,仿佛金属一般,脸上看起来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凌冽的气息,显然是极度危险的人物。

他的实力,我竟然看不透,那必然是深不可测,让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

“死!”

我放下手中的古书,喝出一声死,脚下动作如鬼魅一般划过,直接扑向那名只有元婴巅峰实力的强者。

但是,当我出现在他面前后,顿时就傻眼了。

因为我发现,自己虽然速度还在,但是体内那股灵力竟然不能完全爆发,刚刚运转的最拿手的大道天衍经,根本都没有施展出来,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轰哧!

面前一股磅礴的气息,直接将我轰飞。

这股气息,曾经在我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此时却是真真实实的将我震飞了,甚至将我震出了一口血,五脏六腑都几乎错位了。

“这什么情况?我竟然被一名元婴巅峰的强者给击飞了?”

我身体撞在摆放古书石室的墙壁上,满脸的懵逼。

如今以我化神初期的实力,就连化神中期的强者,我明明都有能力干掉,现在怎么会发生这种奇葩事儿,反倒是在实力比我更弱的强者的一击都接不住。

我咬了咬牙,再次施展大道天衍经,结果发现仍然不能运转起来。

而面前的元婴巅峰强者,已经再次来到了我的身边,还有那名化神初期的强者,也是跃跃欲试的样子,好在那大块头没过来,而是站在了原地。

这让我微微松了口气,要是这家伙动手,我保证自己绝对没有还手的机会。

“燃魂秘法!”

既然大道天衍经没办法施展,那我就只能在试试,从任家学来的秘法了。

燃魂秘法毕竟是任家的倚仗,我估计应该不会让我太失望,毕竟我也是要依靠这道秘法,才能有底气干掉化身中期强者的。

“该死!”

但是,燃魂秘法同样的不能施展,记得我只能大骂一声。

轰!轰!

我的身体,再一次被元婴巅峰强者击飞,瞬间就砸在冰冷的墙壁上。

我心中满是绝望,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被弱者接二连三的欺负,还偏偏那他没办法。

“天地玄……”

我咬了咬牙,继续施展之前学到的本事。

之前的功法,都是在灵界学到的,在这阵法当中无法施展,也情有可原。

而这天地玄黄经的功法,是在神之遗迹里学到的,我此刻对其抱着几分希望。

心中还暗想,这神之遗迹中的阵法,或许只能用神之遗迹中的功法强行破解。

但是我连功法开头的名字,念叨到一半时,都没在继续往下去念。

因为我没有感觉到功法有运转起来的迹象,和之前运转大道天衍经以及燃魂秘法时一模一样,显然在这里同样是无法运转。

就连试图进入燕都春秋图里想象办法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此刻,我同样无法在进入那牛逼的研读春秋图里。

轰轰轰……

元婴巅峰强者,当即身形矫健的一个箭步跨到我身边,抓住我一顿狂暴的攻击,直接将我按倒在地上,一拳接着一拳,一股接着一股的灵力狠狠砸在我身上。

我的脸迅速肿胀,口中满是血水,身体更是被攻击的体无完肤,到处都是伤痕,肋骨都断裂了几根。

身下的古书,也被血水染红,有些直接被元婴巅峰强者爆发的灵力,轰击成了碎片在漫天飞扬,看着我一阵的心疼。

这些阵法古书,随便学到一本的本事,那道灵界那都是价值连城的牛逼存在,现在竟然就这样被毁了。

偏偏我还没来得及找到,破解掉困住我的这道阵法的古书。

“我去尼玛的!”

我大吼一声,只能依靠体内那股,在不断流失的灵力,拼命去对抗。

咔嚓!

轰!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包裹着我此刻最强的灵气的拳头,狠狠砸在强者的鼻子上,当场将他的鼻梁打碎,而他也直接倒退了出去。

可是不等我缓口气,拥有化神初期实力的强者,竟然也动了。

“老东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对脑海中那道陌生声音的主人吼道一声。

之前差点被林玄天打死的时候,他主动出来帮我,现在我感觉,我又快要被逼上绝路了,只能再一次求助他。

“脑子是个好东西!”

那陌生声音,这次倒几乎是秒回了我,但是他的回答,却让我极为愤怒。

因为他显然是在嘲讽我,反而没有一点要帮我的意思。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