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七章 丢下云倾城

因为洞府中,骤然间点亮后,竟然出现了一张面孔。

里面竟然盘膝坐着一个人,他双眼看似无神,却充满阴森的气息。

两只眼睛没有一丁点的黑眼球,只有两个小红点,其余全部都是白色。

脸色同样泛白,看不出丝毫的气血,如同死人一般。

同时身穿着一件死人才会穿的衣服,就那样坐在洞府口,和他们四目相对,云倾城岂能不被吓一大跳。

“张公子,这里面怎么还有人?”

愣了那么几秒,云倾城这才脸色恢复正常,疑惑的问道我一声。

这人的模样,显然不是和我们一起进入神之遗迹的,看上去也不像现代人。

但是上古大能人物,又几乎不会形成实质的样子出现在这里,因为一旦达到实质的存在,那实力自然恐怖至极,根本不可能就这样坐在洞府口看着他们。

“躲开!”

我突然喊道一声,连忙伸出手朝前。

轰!

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我从洞府口震飞了出去。

我原本也在沉思这究竟是什么东西,结果还没来得及回答云倾城,体内就感觉到面前这诡异的男人,释放出来极度危险的气息。

“咳咳……”

云倾城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当场被我的身体给撞飞出洞口,坐在地上捂着胸口一阵干咳。

那道原本坐在洞府中的诡异男人,此刻也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双脚距离地面十公分左右的样子,就那样凭空飘浮着朝我走来。

“你是什么人?”

我一边运转大道天衍经,一边警惕的问道。

但是诡异男人并没有说话,看起来面无表情,就仿佛面部肌肉被僵化了似的。

呼呼……

诡异男浑身灵气沸腾,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带起了一阵破风声。

“找死!”

我冰冷的怒道一声,手中紧握住烈焰长矛。

从诡异男人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我已经看出来,他的实力也不过是刚刚达到化神初期的样子。

只要不被像之前那样被他突然袭击,他并不是我的对手。

毕竟,这阵法之所以打开,就是因为我杀了一名化神初期的高手。

“给我爆!”

两人刚接触,两股巨力碰撞在一起,烈焰长矛直接穿透诡异男人的胸膛。

嘭!

本以为诡异男最多就是死了,但令我意外的是,他的身体瞬间化成了一滩雾气,就连血雾都看不出来。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看起来像是被人造出来的假人一样!”

云倾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一声,毕竟就算身体爆炸,至少能也会产生血雾的。

轰隆隆!

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道沉重的轰响声,原本诡异男人所在的洞府,竟然化作一道石门,此刻正在缓缓的打开。

“难道杀了这个人,阵法就会逐渐被破解?”

看着石门,我喃喃沉思一声。

“张公子,我们先进这道石门里面去看看呢,还是去其他洞府在看看?”

身边的云倾城脸色凝重的问道。

“先进石门里面去看看吧,估计其他洞府里面同样有高手存在!”

我想了想,还是如此说道。

毕竟之前我就感知到,很多洞府里,都有忽高忽低的气息,显然都是和之前出现的诡异男子差不多,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虽然那东西的实力不怎么高,但是一个一个解决起来,我身体也吃不消。

而且运气要是比较差,遇到一个化神后期实力的存在,我可不敢保证自己还能有生还的机会。

所以毫不犹豫的就朝石门中走去。

嗤!

我刚进入石门,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什么情况,石门中便响起一道如同高压气体瞬间泄露的声音,同时一阵白色的烟雾将我笼罩。

我感觉到,石门里面有股巨大的吸力,几乎是将我强行吸进了石门。

白雾很快散去,我连忙转过身,发现跟在身后的云倾城,竟然已经狼狈不堪的倒在外面打大坑里,嘴角满是血丝。

“难道进入这石门,还需要一个一个排好队伍,等白雾气出现后,才能进入下一个人?”

我看了眼石门暗暗沉思道。

“张公子,石门哪里有股很强的排斥力,将我轰飞了出来,你是怎么进去的?”

云倾城一边擦着嘴角的血丝,一边再次朝石门走来。

而我也连忙朝外走去。

我明明是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吸引力,就算是需要一个人一个人进来,云倾城吧也不至于被震飞那么远,而且他还说感受到了极强的排斥力。

一股不好的预感,顿时从心头涌出。

“这……怎么会这样!”

我越是朝石门外的方向走去,背后的吸引力便更加强悍。

我用尽浑身力量拼命来到石门处,朝外面同样艰难,俏脸上挂满畏惧,朝我伸着手的云倾城伸手过去。

“抓紧我的手!”

我怒吼一声,几乎将所有能够爆发出的灵力全部爆发在这一刻。

轰!

然而,我连云倾城的指尖都没能触碰到,身体便被那股无形的强大吸引力吸着身体失去平衡,当场爬到在地上,急速的再次吸入。

这一切,我根本无法去阻止。

哪怕是运转大道天衍经,都无能无力解决眼前的死局。

石门外的云倾城,在我被强行吸入的那一刻,她也再一次的被震飞了出去。

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石门处在有人接近的时候,就会瞬间产生一股雾蒙蒙的透明色灵气。

同时,灵气爆发,朝里外两个方向同时爆发。

如此恐怖诡异的阵法,大阵法中又套着小的阵法,这让我十分意外,俨然是我见过最强悍的阵法。

既然云倾城不能进来,我也不能待在这里面。

要走一起走,要留就一起留下来,总之不能在分开。

不然,云倾城会有极大的生命危险。

旋即,再次朝外冲去,几乎爆发出了我的全力,烈焰长矛也浮在头顶,一副要插毁阵法的气势。

轰隆隆!

但就在这时,石门竟然动了。

“该死的!”

我怒吼一声,将身上的灵力释放到极致,就连燕都春秋图中的灵气,都被我吸取了出来。

轰!

然而,我的最强冲刺一击,仍旧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烈焰长矛在那股无形的灵气上,也是直接被震飞了进来。

眼看着石门已经缓缓闭合到了一半,云倾城已经失去了希望,她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似乎是认命了一般,对我说道:“张公子,这阵法有些古怪,我是进不去了,你别管我了,你快点进去,想办法寻找其他的办法破解阵法吧,只要你能安全的离开就行,这或许是我的命!”

“不行,我绝对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大吼一声。

开始一阵疯狂的攻击。

轰!

嘭!

最终,我还是以失败告终。

“大人,您还在吗?您能帮我想想办法吗?我不能丢下这个女孩儿?”

凭借我自身的本事,显然是不可能破解眼前这道诡异的石门了,我将希望,再洗寄托在之前,在林玄天手中救下我的拿到陌生声音的主人身上。

他既然能够一句话,就吓到林玄天那种强势的上古大能人物认怂,估计这阵法对他来说,肯定也不难。

但是我叫了几声,却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反应。

我顿时就急了,眼看着石门就要完全闭合了。

要是把云倾城就这么扔下,就算我之后能够成功的走出这阵法,心中也会自责一辈子的。

我咬了咬牙,再次叫道:“师父,您老人家在吗?求求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可以吗?”

这一次,果然有了回应。

只听我脑海中,那道久违的苍老而又陌生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这垃圾小阵法,还不足以我亲自出手破解!”

妈的,这老不死的,之前竟然是故意装的,非要老子叫你师父,你才愿意出来装逼。

我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声。

不过现在已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我急忙催促道:“那您老人家快点告诉我解决的办法吧?”

“等以后你实力强大了,自然就有办法了!”

那道陌生的声音,竟如此随意的回应道。

“你这老东西,你快告诉我怎么带她进来?”

石门此时已经闭合的,只剩下十公分的距离,看着外面可怜兮兮的云倾城,我双眼都红了,顿时再也控制不住,对着脑海中那道声音的主人大骂一声。

那陌生的声音主人,也没有怪我骂他的意思,而是淡淡的说道:“想进入石门,就必须和你之前一样,从外面洞府找个实力差不多的高手解决掉,就能够进来了!但要是运气差,遇到实力太强的,那就只能死在外面了!”

语落,那道声音又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连忙对石门外的云倾城大声道:“你找个气息比较微弱的洞府,解决掉里面的强者,你就可以进来了,你一定要给我好好活下去!”

轰!

我话音刚落,伴随着一道浮起的灰尘散落,石门紧紧地闭合,再也看不到云倾城的身影。

而那股巨大的吸引力,也瞬间消失。

顿时间,我竟然有种和云倾城生死离别了的感觉。

我甚至不确定,云倾城是否听到了我的话。

但我知道,接下来就要看云倾城的命运了,那道石门既然无法打开,我也没再去白费灵力。

只好朝洞府深深处,一个唯一的一排石板台阶缓缓走上去。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