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千零六章 神秘洞府

我本以为,蓝灵最多只是被这群畜生占点小便宜,被抢走身上所有宝物。

可偏偏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些畜生竟然把她给欺负了。

我感觉自己呼吸都有些苦难起来,心中入刀绞一般的剧痛,满满的都是自责。

我甚至不敢去想象,当时那种残忍的场面。

啪!

我身形一闪,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跪地的男子身前,一把大手直接扣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你确定,你们这群畜生,已经祸害了我的师妹?”

我浑身青筋暴起,咬牙怒问道。

“我……我所说的句……句句属实,不过……不过是他们、这……这群畜生,我没……没有参与,我还帮了您师妹……”

男子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双手使劲掰我抓着他脖子的手臂,从快要窒息的喉咙中,断断续续说出这句话。

“你们这群人,全都可以死了!”

我冷漠的说完,五指微微用力。

咔嚓!

手中的男子,骤然停止了挣扎。

他虽然不断的在强调他没有参与其中,但是我却从他慌乱的眼神中看的出来了,他肯定是同样参与了折磨蓝灵的事情中。

本来还打算放他们几人一条生路,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

就连蓝灵都敢伤害,我若是在放过他们,那我张泽岂不是白活了。

“你们这群混蛋,竟然敢伤害蓝灵,我杀了你们!”

云倾城也回过了神,对于这些人没有丝毫怜悯。

见另外两人想要趁机逃走,她擦了把眼角的泪花,紧握我刚刚随手扔回去的长链,直接朝两人狠狠的抽去。

啪!

啪!

两名男子,实力本来就不高,手中的灵器之前也都交了出来,此时伴随着两道巨大的脆响声,两人的头颅纷纷被长链抽爆,化为两团血雾。

“别……别过来……”

带头的男子,见手下所有师弟惨死,而我又走进他,他拼命从喉咙挤出几个字。

虽然受了重伤,但要是吞服下他之前在神之遗迹中找到的疗伤丹药,还是可以继续活下去的,所以他不想死。

毕竟,每一个人都渴望活下去,甚至能够长命百岁。

但是他,可惜得罪了我。

来到男子面前三米的距离,我停下了脚步。

就在男子以为我要留他狗命,刚松出一口气时。

“烈焰长矛,杀!”

我突然嗜血般的大声冰冷道。

嗖!

烈焰长矛应声出现在我头顶,伴随着一股磅礴的气息,划过苍穹,直接射穿男子的眉心。

嘭!

一团刺眼的猩红血雾,染红了男子身后的山体。

轰隆!

然而,正当我收回烈焰长矛,转过身准备快点去寻找蓝灵的时候,背后山体中突兀的爆发出一股巨响。

“这座山竟然都无法承受你的威压!”

云倾城下意识的以为,这山体发出巨响,是因为我刚刚那一击。

“不好,快跑!”

我突然面色大变,大吼一声。

一个箭步划去,抓住云倾城那白嫩柔软的小手便朝山后跑去。

因为我清楚的感觉到,山体中有股更加恐怖,令我无法震撼的气息。

显然是有危险来临,和我实力的强弱根本没关系。

但是我们的速度还是慢了。

周身一股股纵横交错的灵气沸腾,将我们两人包裹其中,在想迈出步伐的时候,双腿如同被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

周围的一切,纷纷消失,我们如同在进入某一个新的空间,不少风景在身边急速掠过,眼前金芒闪烁不断。

强大的灵力,让我无法挣扎。

就连被我牵着手的云倾城,那柔弱的娇躯在这一刻,我都快要抓不住了。

“抱紧我!”

我大吼一声,用尽浑身灵力,猛地一把,硬生生的将她拉到了我怀里,打手死死的抱住她。

我和她虽然非亲非故,但是这一路走来,她显然成为了我的好朋友。

已经失去了蓝灵,我现在自然是不能再把云倾城也弄丢了,我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在受到伤害。

云倾城双手紧紧抓着我,一边极为感动的努力说道:“张公子,谢谢你!”

她知道,刚刚若不是我拼命将她拉进了怀里,她早就被那极不稳定的混乱灵力,给吸引到其他地方去了。

我们两人紧紧相拥,谁都不在说话。

因为那股恐怖的气息,压制的我们根本没有力气在张开口,只能互相紧紧抱着,至少能够保证两人不会被分开。

不然的话,我接下来的时间又要寻找蓝灵,又要寻找这丫头的。

我努力的施展精神力,虽然不能完全施展开,但仍然辅助我,看到了周围怎么回事儿。

之前被烈焰长矛差爆头的男子背后的那座沾染上腥血的山体处,此刻竟然成为了一个阵法的阵眼。

阵眼中,灵气不断释放,从而形成了这股巨大的威压。

我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男子背后的山体是曾经的上古大能人物留下的阵法的阵眼。

而阵法开启的方法便是血祭。

结果我刚好将男子爆头,血水喷洒在山体上的阵眼,导致阵法瞬间开启。

我心中顿时无奈,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就将那男子拖到其他地方斩杀了。

现在的我连这股混乱的灵气都无法制止,估计想要破解掉阵法,也十分困难。

原本还急着要找蓝灵,现在也是没希望了。

“张公子,我们好像被上古阵法困住了!”

这时,云倾城的声音从耳边响道,她显然也意识到眼下情况十分危险,抱得我手上的力量也更紧了几分。

我没有说话,而是沉思起,该如何破解了这阵法。

可云倾城却是有说活了:“张公子,我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希望您以后能稍微的帮助我父亲一把,我们云家内部很乱,我很担心他!我相信你,最后一定能够活着离开神之遗迹,而我很有可能死在这阵法当中!”

我顿时叹气,安慰道:“你放心,只要我能够离开,就绝对不会把你留下来,你会跟着我一起离开神之遗迹的!”

“嗯!”

云倾城只是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没多久,身边的滚滚灵气消失,我们两人狠狠的掉落在地上一样。

睁开眼后,发现我们两人竟然出现在一个光线昏暗的巨坑中,周围全部都是光滑的岩石,没有任何爬上去的可能。

而抬头望去,你无法确定顶端有多高,甚至看似比世俗看望天空的距离还要遥远。

“这群上古的老狐狸,竟然在神之遗迹中处处留下陷阱啊,难怪说这是天才的葬身之地!”

看着眼前这种环境,我不禁感慨一声。

之前就是进入洞府,在那座红色的棺木中,不受控制的被强行接受了天地玄黄经的传承。

现在,又一不小心打开了上古阵法,这让我极为无奈。

估计灵界如今的高手,想要破解眼前这种诡异的阵法,也是没有可能。

这阵法,几乎传送类型的,现在估计是将我和云倾城传送到了其他地方,想要破解都找不到地方。

“这地方,好冷!”

云倾城呼出一口热气,忍不住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巨坑中的温度极为寒冷,石壁上都布满了寒霜。

我是因为修炼大道天衍经的缘故,本就属火性,即使此刻身上的衣服被之前的林玄天打的破碎没来得及换,也依然能够接受这寒冷阴森的气息,而云倾城就不同了。

“你先披上!”

旋即,我立马从燕都春秋图中拿出一件后衣服递给她。

“张公子,你自己穿吧,我能忍受住!”

云倾城虽然看到我突然拿出来的厚衣服比较意外,但是因为乾坤袋里,也可以放衣服这些东西,只是一般人不会再里面放衣服而已。

所以她以为我比较奇葩,在乾坤袋里存了衣服,也就没多想。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给她衣服穿,她还是十分难激动的,不过还是立马将衣服推到我手里。

“我修炼的功法是火性,感觉不到冷,快点穿上吧!”

我淡淡的解释一声。

旋即,不给云倾城再说什么的机会,直接朝四周走了过去。

我发下岩壁边上,有很多个洞府,而每一个洞府中,都有忽高忽低的气息存在。

云倾城也穿好衣服,紧紧地跟在我身边,手中长链紧握。

而我则是拿着烈焰长矛,在其中一道气息相对比较微弱的洞府前停下来。

“你留在……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洞府中气息诡异,我不确定洞府中是否能够找到破解阵法的办法,但知道里面肯定极为凶险。

我刚准备让云倾城留在外面等我,但突然想到之前我在接受到天地玄黄经的传承时,一个人被困在阵法里的场面。

若是在发生那样的事情,我肯定又会被这恐怖的上古阵法传送到其他地方,而云倾城要么是一直被困死在这里,要么就是同样被传送到其他地方。

我现在可不能把她在丢了,于是决定还是带她一起进去。

就算里面有异变,至少她还能有我保护。

于是我抓住她的小手,一步跨进洞府。

但是,刚到洞府口,洞府中瞬间一道刺眼的亮光划过,让我们彻底的看清了里面的画面。

我脸色顿时大变,极为震撼。

“啊……”

身后的云倾城,当场被吓得失声尖叫。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