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一百零一章 寻找苏婷

看着那几分熟悉的背影,我有种不好的感觉,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只记得自己在黄鹤楼是陪着李杰在喝酒,可后来自己喝的实在太多了,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隐约中只有一丝模糊的春色画面,但却十分的模糊。

看着背对着我的女孩,我虽然还没有看到她的容貌,但却能感受得到,她已经醒了。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半晌,我才忽然开口问道。

现在我内心十分的害怕,并不是因为和眼前的女人发生了关系,而是因为她的背影,我很怕跟我想的一样。

女孩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我明显的感觉到,在她听见我问话的时候,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就在我刚要继续询问的时候,一直背对着我的那个女人,忽然坐了起来,浑身一丝不挂,目光呆滞的看着我,脸上全都是已经干涸的泪痕。

看到她的容貌,我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竟然真的是她。

“苏婷!”我强忍着内心的震惊,叫出了这个名字。

刚才就感觉她的背影十分的熟悉,可当我确定是她的时候,内心的震惊只有我最清楚。

而苏婷看向我的目光中满是恨意,一句话不说,就那样直直的看着我。

感受到她眼中的恨意,我浑身不由的一个寒颤,像是四周的空气都被她的寒意所冰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我跟李叔在这里喝酒,为什么现在躺在我床上的人是你?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她的恨意,我一下子慌了,忍不住一连好几个问题。

而苏婷看向我的眼神中只有恨意,并没有回应我,这时候忽然起身,像是不知道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一般,露出了完美的胴体,穿好自己的衣服后,转身离开。

直到苏婷离开了,我才如梦初醒,一个人瘫坐在床上,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殷红发呆。

好半晌,我才忽然狠狠地朝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此时此景,昨晚发生的一切,还需要怀疑吗?

苏婷的性子我清楚,别说是在她有我的记忆之前,就是当初我们恋爱的时候,都到了要订婚的时候,她都不同意跟我发生关系,更何况如今她已经跟我分手了,更何况失去了跟我相关一切的记忆。

此时在苏婷的眼中,我不过是她的一个上司,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

顾不上多想,直接给黄鹤楼的经理打了电话过去,昨晚李杰已经给我介绍过黄鹤楼的经理,等接了我的电话后,我就沉声问道:“昨天晚上,我房间里的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听了我的话,经理有些疑惑的说道:“老板,我只知道昨晚你跟李老板喝了许多,后来是李老板的司机带他离开的,我并不知道昨晚有什么女人进过你的房间。”

“给我调监控。”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说道。

此时我内心只有愤怒,昨天白天先是接到了苏婷的电话,说有人给她发了我们曾经的照片,而且都是很亲密的那种,结果晚上,我和苏婷就睡在了一起,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愤怒。

黄鹤楼的经理连忙答应了下来,等我穿好衣服下去的时候,监控已经调出来了,经理给我放了一遍。

昨晚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一身服务装的苏婷敲了我房间的门,然后门从里面打开来,苏婷进入后,就一直没有出来,直到早上她离开的时候。

看完视频,我更加疑惑了起来,我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进去了,可视频里面显示苏婷是主动去我房间的,房间的门被打开,显然是从里面被打开的,可是我却对此没有一点印象。

从监控视频来看,基本上可以确定的是,昨天晚上房间内只有我和苏婷两个人,是苏婷主动去找我的。

此时让我疑惑的是,苏婷为何会出现在黄鹤楼?而昨天晚上她为何又要去我的房间找我?

昨天晚上我是喝多了,可是苏婷却是清醒着进去的,我们既然睡在了一起,那就是说,她是同意的。

可如果她真的是同意的,早上看到我的时候,为何眼中也全都是恨意?

我满脑子都是疑问,但苏婷不跟我说一句话,我根本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黄鹤楼的经理看到苏婷进入我的房间之后,还以为我生气的是有人进了我的房间,顿时愤怒道:“这个女人怎么能进老板的房间?”

他说着与对我说:“老板,您稍等,我现在就给昨晚负责的主管打电话。”

我也很想搞清楚这件事,也没有阻止,他拨通电话后,就把昨晚的主管训斥了一顿,然后让他立刻到黄鹤楼。

经理打完电话后,仅仅二十分钟的样子,负责的主管就来了。

“老板!”看到我,主管先是打了声招呼。

我阴沉着脸,问:“知道苏婷这个人吗?”

视频里苏婷是穿着服务员的衣服进我房间的,那就说明她现在是黄鹤楼的服务员。

主管一愣,旋即说道:“老板,苏婷是昨天才刚刚被调过来的服务员。”

听到主管的话,我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主管以为我对苏婷不满意,连忙说道:“老板,是不是她犯了什么错?如果是这样,我现在就让她滚蛋。”

经理冷笑一声:“你昨晚是怎么盯场子的?知不知道她昨晚趁老板喝醉,去了老板的房间一晚上没出来。”

听到经理的话,主管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老板,我不知道她去了你的房间……”

主管刚还想要继续说下去,我顿时喝道:“给我闭嘴!”

主管顿时连忙闭上了嘴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经理也是一脸的疑惑,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我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说道:“你们谁都不准为难她,还有,昨晚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一旦让第四个人知道了,后果自负!”

如果昨晚的事情传出去了,谁知道苏婷能不能受得了,虽然是她主动敲了我房间的门进去的,但我却清楚,昨晚的事情肯定有蹊跷。

从黄鹤楼离开后,我就拨了苏婷的电话,可是是关机状态,忽然有些着急了起来。

苏婷的性子很烈,昨晚发生的事情对她的打击肯定很大,现在我就想找到她。

然而黄鹤楼和不夜城,都没有她的身影,幸好上次去过她住的地方,可当我来到她的住处的时候,房间的门是锁着的,我敲了半天没都不见人开门。

整整一天,我都在找苏婷,只要是我能想到的地方,我都会去寻找,可是始终没有她任何的消息。

一直到了下午快上班的时候,我才停止了寻找。

苏婷现在是黄鹤楼的工作人员,等上班的时候如果她来了,再找她试试,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然而一直到了晚上九点,这都过去上班时间三个小时了,也不见苏婷过来。

这一刻,我终于意识到事情大了,苏婷从不是那种不辞而别的人,现在还是在工作状态,她竟然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

想到无数种可能,我有些慌了,连忙又跑到了苏婷的住处,透过猫眼,可以确定房间的灯是熄灭的,又敲了一会儿门,依旧没有得到苏婷的回应。

就在我正在敲门的时候,苏婷对面房间的住户回来了,是个五十岁样子的阿姨,看到我再敲门叫苏婷的名字,阿姨说道:“不用敲了,人已经搬走了。”

“搬走了?”我惊讶的问道。

阿姨点了点头:“我之前一直在帮邻居看房子,今天苏婷走的时候,还把钥匙给了我,你看,钥匙还在我手里。”

阿姨说着,拿出了一个钥匙串,上面挂着几把钥匙。

听了阿姨的话,我面如死灰,基本上可以肯定,苏婷是离开了。

一想到早上苏婷看我的时候充满仇恨的眼神,我的心就像是插了一把尖刀,痛不欲生。

她离开了,却丢给了我一个大大的问号。

就算是要离开,就算是恨我,至少也该给我说清楚,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是清醒着进入我的房间,那时候我可以肯定是喝醉了,可是醒来的时候,我们却睡在一张床上,难道是我强行禽兽了她?

似乎只有这种可能,才会发生昨晚的事情。

可是我的脑子里没有一点是我强行禽兽她的印象,只有一点点的片段,告诉我,我们昨晚已经发生了关系。

苏婷我了解,如果她想要离开,根本找不到,除非是他愿意。

我的心里满是疑惑和内疚,但她既然离开了,我又没有半点线索,只能放弃。

还没有回到黄鹤楼,就接到了李杰的电话:“张泽,昨天从不夜城给你调过去了一些人,都是些精英,你好好用着,虽然黄鹤楼现在已经交给你了,但你千万小心,毕竟黄鹤楼的许多工作人员都是以前周煜的人,这些人暂时还有用,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的甄别一下,看看那些人可以用,那些人不能用,不能用的,就直接让他滚蛋!”

我情绪有些低落,只说了句:“好,我知道了。”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听你的声音情绪不对?”李杰问道。

我忽然想起了李杰的身份,如果他帮忙,或许可以找到苏婷,于是说道:“李叔,我有个朋友离开了,你能不能帮我找一下?”

听了我的话,李叔毫不犹豫的说道:“你说,找谁!”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