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

第十一章 陆一凡的温柔

“林南!你干什么?”陆一菲顿时大吼了起来,一下子挡在了我的面前,怒视着林南。

林南拿起面前的纸巾擦了擦手,看向我冷漠的说道:“还真以为跟我坐在一张桌子上,就有资格跟我说话了,这是给你的教训。”

“林南,你不要太过分了,今天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陆一菲顿时怒了,一下子站了起来,挡在了我的面前。

林南朝着她笑了下,旋即朝着长毛勾了勾手,长毛立马来到了林南的面前,就在我和陆一菲的惊讶中,林南猛地拎起一张椅子,毫不留情的朝着长毛的身上狠狠地砸了上去,一连五六下,整条椅子都毁了,长毛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切,一声不吭的承受了林南的攻击,最后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打完了长毛,林南甩了甩手臂,对陆一菲说道:“就算他是我的人,也不能在你的地盘闹事,这是他应受的惩罚,就是不知道菲菲对我的处理还满意吗?如果不满意,我继续打,一直打到你满意为止。”

“你够了!”陆一菲愤怒的吼了一声,旋即拉着我就准备离开。

我擦了把脸上的混合液体,强忍着内心的怒火,来之前我虽然已经料到了今天这事不会太轻易过去,可没想到林南还是当着陆一菲的面对我动手了,这就是权势,就像陆一菲说的,如果他想弄死我,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这是我第一次渴望拥有权势,想要在这座城市立足,我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就在我们刚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忽然出现了两个西装革履的壮汉,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林南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菲菲,事情还没处理好,怎么能离开呢?”

“你还想要怎样?”陆一菲怒气冲冲的看向林南,她拉着我胳膊的手明显用力了许多,似乎有些紧张。

只见林南从容的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旋即抬头,几分玩味的说道:“我的人做错了事,也只有我有资格去惩罚,这小子让我的人见血,如果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那以后还有谁敢跟着我做事?”

林南说着,对门口那两个壮汉吩咐道:“给我动手!”

随着林南的话音落下,两个壮汉一左一右的抓着我直接按倒在了地上,接着几人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只能蜷缩着身体,双手护者头部,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要害部位不受伤害。

陆一菲这时候急了,一开始还是训斥林南,可是根本没用,接着她又好言相劝了起来,可林南根本就什么都不听,打了好久,林南才叫停。

“菲菲,有些事情我可以顺从你,可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林南说完,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忽然一脚踩在了我的右手上,用力揉了起来,我痛的差点叫出了,但我一直强忍着,只听林南充满警告的声音响起:“小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刚才只是一点开胃菜,本来我是准备要废掉你四肢的,但看在菲菲的面子上,我就要你一条手臂好了,动手!”

我本以为林南让人打我一顿就完事了,没想到他竟然要打断我的胳膊,我急了,疯狂的挣扎了起来,可是被两个壮汉死死地按倒在地上,根本没办法挣脱。

陆一菲一直在找林南求饶,可是林南就像是没听到一样,长毛手中拎着一根棍子,站在我面前,一脸残忍的笑容:“小子,现在知道自己得罪林总的下场了吧?”

长毛说着,抡起棍子就朝着我的右臂上狠狠地砸了下来。

“给我住手!”陆一菲不顾一切的挡在了我的前面,长毛差点打在陆一菲的身上,连忙收住了力。

林南眉头一挑,不悦地说道:“菲菲,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

“你到底想要怎样?才肯放过他。”陆一菲怒视着林南。

林南冷冷的说道:“怎样也不可能。”

就在林南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陆一菲忽然捡起地上的一块玻璃碎片,毫不犹豫的在自己光滑的手臂上划了一下,顿时一道长长的红色口子出现,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看到陆一菲的举动,我瞪大了眼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皮肤有多重要恐怕只有女人自己知道,更何况还是陆一菲这样的大美女,现在竟然为了我,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救我,一时间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林南也愣住了,没想到陆一菲会这样做,陆一菲划破自己的手臂后,一脸怒火的说道:“他伤了你的人,我来替他偿还,如果不够了,我继续来!”

陆一菲说着就忽然又是一下,朝着胳膊上划了过去,我连忙大喊道:“不要!”

与此同时,林南猛地出手抓住了陆一菲的手臂,怒道:“你疯了吗?”

幸好林南抓住了陆一菲的手臂,这一下并没有受伤,陆一菲满脸嘲讽的说道:“林南,你的人在我视察的时候正好出现在月色,根本就是你的安排,别当我是傻子。”

“我没有!”林南皱眉否认道。

陆一菲冷笑一声:“有没有你自己最清楚。”

“菲菲,我对你的真心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嫁给我就那么不情愿吗?”林南这时候语气也软了下来,说话间从口袋掏出一条干净的手帕,试图帮陆一菲包扎胳膊,但是被陆一菲拒绝了。

陆一菲似乎不愿再跟再跟林南谈论这件事,而是继续拿着那块玻璃碎片,说:“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就快点放我们离开。”

她的这句话果然有用,林南顿时没招了,挥了挥手:“放开他!”

有了林南发话,两个壮汉这才松开了我,长毛虽然不甘心,但也不敢违背林南。

恢复自由后,我立马跑到了陆一菲的面前,抓着她的手臂,看着原本光滑白皙的手臂,被划了一道十厘米左右的伤口,我心里十分的难受,如果不是我跟林南解释,或许她有办法带我离开。

我不敢多想,连忙在自己的衬衫上撕了一块下来,帮陆一菲把手臂包扎了起来,陆一菲并没有拒绝我,看着我们两人的举动,林南的眼中满是怒火,直接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

简单的将陆一菲的胳膊包扎起来后,我们就离开了,等我们去医院的时候,她伤口上的血迹已经凝固,医生说伤的不重,简单的给伤口消了毒,上了点药包扎了起来,而我的头部也被处理了一番。

等我们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马上零点了,陆一凡还没有睡,看到陆一菲胳膊上的纱布,还有我的头上也是纱布,她顿时就急了,连忙问道:“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

“今天我去公司旗下的KTV视察,有人闹事,混乱中不小心伤了胳膊,张泽也受了点小伤,不过放心,我们已经去过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没大碍。”

为了不让陆一凡担心,回家之前,陆一菲就跟我商量好了说辞。

听了陆一菲的话,陆一凡眼睛红红的,说:“姐姐,都是我拖累了你,如果我双腿可以走路,也不会让你一个人辛苦这么多年了。”

陆一菲坐在了陆一凡的身边,拉着她的手,一脸柔和的说道:“你放心好了,等你的腿好了,有的是时间帮我。”

陆一凡咬了咬嘴唇,说:“你就别安慰我了,我的腿如果能治好,也不会瘫痪这么多年了。”

“一凡,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肯定有站起来的一天,我已经联系好了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最好的专家,你的情况我全部发过去了,对方已经有回复了,说你的腿还是有恢复的希望,等姐姐忙完这段时间,就带你过去治疗。”陆一菲安慰道。

陆一凡点了点头,一脸心疼的看着陆一菲,说:“姐姐,辛苦你了!”

“快回房间休息吧!”

看着两姐妹,我内心也是五味陈杂,尤其是陆一菲,这么多年来她一个人又要照顾妹妹,又要努力工作,真的很辛苦。以前我总觉得自己一边读大学一边兼职很辛苦,现在想想,其实与陆一菲相比,我已经轻松很多了。

对于这个女人今天为我所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不管怎样,这份恩情我记住了。

跟陆一凡回到房间后,她很反常的让我脱掉衣服,我知道瞒不过去,只能顺从的脱掉了衬衫,当她看到我浑身的青紫时,双眼都红了。

她什么也没说,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些药酒,让我背对着她,我也不好拒绝,只能顺从。

很快后背上传来一丝冰凉,陆一凡帮我擦了起来,两人始终都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后,我的上半身全被陆一凡用药酒擦过了,她忽然开口道:“把裤子脱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