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妻美人 9.2分
作者 :恰灵小道 更新至 第1250章 依仙花开了
完结

奇幻

悬疑

杀手

灵异

风水盗墓

324.3万字 5.4万人气 0.6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我从小睡在棺材里,六岁的时候,一条蛇溜了进来,她在棺材里陪了我六年,到十二岁那年,她把我从男孩变成了男人......

第一章 同为不详物

说出来也许很少有人会相信。

自打我记事起,我就没有睡过床,而是睡在一口很古老的棺材里面,那棺材内径前底宽57公分,上口宽42公分,高60公分,是棺木的标准尺寸。

每天睡觉之前,爷爷会在棺材的西边角落点上三炷祭拜用的贡香,这贡香是沉木香,闻起来很舒服,正好可以盖住那棺材里面微弱的腐臭气息。

五岁之前还好,因为不知道什么是棺材,而且那棺材被一床白色的被褥盖住,宽度也够睡,所以我没有觉得有什么,反正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但是五岁之后,那棺材就显得有些窄了,甚至都不能翻身,所以我忍不住问爷爷,能不能和他一样睡在大床上。

爷爷不但拒绝了我的要求,还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并且要求我只要睡觉,就必须在棺材里面。

农村迷信,爷爷更是村里面出了名的老迷信,经常会去给人主持丧事和迁坟,而且还会给人看风水,不管是阴宅阳宅他都看,经常神神叨叨的。

五岁之前,我没有一个玩伴,家里除了爷爷之外,没有其他的人,村子里面甚至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我打小起就懂事,爷爷不准我出门,我不哭也不闹,有的时候拿着爷爷的老烟斗,就能玩一下午。

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毕竟那个时候还小,被爷爷打了一顿之后,我变得更加不敢提睡大床的事情了。

六岁的时候,要开始读书了,我才接触到了除了爷爷以外的人,但是爷爷从来不允许我带其他的小伙伴回家玩,小伙伴来找我,也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我的房间,其实我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口摆在房间最中间的棺材。

六岁,正好是懂事之后的第一个叛逆期,爷爷越是不让我带人回家玩,我就偏偏要去做,趁着爷爷外出的间隙,我把一个小伙伴带进了我的房间。

那个小伙伴很胖,大家都叫他胖子,进了我的房间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口棺材,他惊叫一声说道:“赵默,你房间里面怎么有一口棺材,你的床呢?”

我指了指那口棺材说道:“这就是我的床啊。”

胖子听我说完拔腿就跑,嘴里说道:“你是死人,只有死人才会睡棺材。”

这件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村子,村子里面的大人们倒是没议论什么,毕竟都知道爷爷是什么人,但是那些小孩可就闹翻了天,胖子的爷爷就是在镇子里面开棺材铺的,都说那是很不吉利的东西,而我,也变成了一个“不祥之人”。

从此以后,我更是没有了一个朋友,上学的时候,同学们都离我很远,他们都管我叫“棺鬼”,那些大人们也都叮嘱自家的小孩不要和我一起玩。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爷爷把我吊起来痛打了一顿,我当时也隐约明白了为什么爷爷不让我带人去我房间的原因,可是我依旧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要我一直睡在棺材里面。

小孩都是记吃不记打的,知道了棺材是给死人睡的这件事之后,我开始抵触在棺材里面睡觉,有一次半夜,我偷偷的跑去爷爷的房间,被爷爷发现了,那一次,爷爷足足饿了我三天,最后我终于妥协,再也不敢违背爷爷的意思。

爷爷经常早出晚归,我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孤僻,因为我身边没有一个朋友,别人家里都养狗养猪养鸡,我们家什么都没有养。除了偶尔可以看到的几只老鼠,它们就是我的玩伴,无聊的时候,只能和它们说话。

孤单的日子一致持续到六岁的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那天晚上天很热,整个村子的狗都在叫,村子里面的大人都打着手电跑了出来,手里拿着扁担和锄头,像是在抓小偷。

小孩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我也不例外,可是爷爷说过,太阳下山之后就不可以出门了,要不然再饿我三天,所以我只能打开窗户趴在窗户上面看。

村里的人还没有走过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一条黑影爬了过来,沿着窗户溜进了我的房间里面,我看的很清楚,那是一条足足有我手臂粗的蛇,蓝色的。

蛇溜进去没多久,几十个村民就跑到了我家门口,我赶紧关上了窗户,因为村里面所有人都不待见我,让他们看到我,免不了会受到很多白眼。

转头看了看屋内,那条蓝色的蛇已经不见了,我这房间除了这一条窗之外,就没有其他出口了,那条蛇难道爬进了我的棺材?

我慢慢的走到棺材边,果然看到那条蛇在棺材里面,那条蛇盘成了一个漩涡形状,就那么仰头看着我,它的眼睛也是蓝色的,像是蓝宝石一样,很漂亮,身上有六处伤口,猩红色的血渗出,蓝色的蛇皮被红血染成了紫色,看上去很可怜。

“你没事吧?”我赶紧爬进了棺材,趴在里面关心的问道。

我这话刚刚问完,爷爷带着另外几个人就推开了我房间的门,爷爷问道:“默子,你有没有看到一条蓝色的大蛇?”

那条蛇一听到爷爷的声音,立刻钻进了被褥里面,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我动了恻隐之心,就觉得那条蛇很可怜,而且我没有什么玩具,和那些老鼠早就玩腻,现在来了一条这么漂亮的蛇陪我,我哪里会说出去,在我心里,这些动物比人要友好多了。

我装作已经睡了的样子,从棺材里面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说道:“爷爷,我没有看到蛇啊。”

爷爷点点头,转身就关上了门,嘴里说道:“我们再去其他地方找找,默子,你待在屋子里面千万别出来。”

爷爷走后,我松了口气,掀开了被褥,对着那条蛇说道:“没事了,他们走了。”

那条蛇似乎有灵性,探出了一个蛇头,对着我点了点头,似乎是在感恩。

“快睡吧,等你的伤好了,我就偷偷把你带出去。”我小声的说道,再次给它盖上了被褥。

村里的人找了这条蛇足足找了三天,谁也不知道这条蛇在我这里,听大人们议论,那条蛇咬死了二丫家的狗,还咬死了胖子家的牛,有剧毒,是不祥之物,一定要打死才行,甚至还有人说那蛇过七年就会成精,然后会害死村子里的所有人。

听到‘不祥之物’四个字,我更加坚定了要好好保护那条蛇的决心,因为我也被他们说成是不祥之物。

三天后,那条蛇的伤彻底好了,而我和它说要送它走的时候,它却钻进了被褥里面,似乎很不愿意走,这三天我也习惯了它的存在,既然它不愿意走,我自然也很开心,它很漂亮,而且身上没有一点味道。

为了不让爷爷发现,我趁爷爷不在的时候,在棺材的底部用锯子弄出了一个小洞,棺材的底部离地面还有五公分的距离,我不在的时候,它可以躲在棺材下面,就算爷爷给我换被褥,也不会发现它,而我,每天放学回家的时候都会抓一些青蛙或者老鼠给它吃,它吃的很少,一个星期只要吃一次东西就可以了。

就这样,我和一条蛇睡了整整六年的时间,我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写完作业,就会第一时间爬进棺材里面,每次我一爬进去,它就会钻出来,缠在我身上和我玩,它的身体很舒服,夏天冰冰凉凉的,而冬天却带着一股温热,每天晚上,我都枕着它的身体入睡,很安逸。

那年我十二岁,记得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爷爷照常进来请香,但是这一次,他手里不仅仅只有三炷香,而是有一大把,除了贡香之外,还提着一大袋子的纸钱,我跟在爷爷后面,不知道爷爷今晚突然为何如此反常。

爷爷进来之后一言不发,点燃了纸钱之后说道:“默子,你在这里烧纸,接下来的七个晚上很关键,平安度过去了,你还能活,过不去,那就是命了。”

“爷爷,什么意思?”我疑惑的问道。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你也长这么大了,有些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一直睡在棺材里面吗?”

我一边烧纸钱一边看着爷爷,等着他说下去,小时候问过很多次,每次都换来一顿打,这次,我可不敢再问了。

爷爷说道:“你的八字命格,是极阴命格,这种命格万中无一。”

“爷爷,什么是极阴命格?”我眨巴着眼睛问道。

爷爷一边点香一边说道:“命分阴阳,阳聚人,阴招鬼,极阴和极阳之命,是命理的两个极端,极阳命格乃帝王之命,而极阴命格。。。。。。”

爷爷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疑惑的看着他问道:“爷爷,极阴命格怎么样。”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极阴命格乃‘鬼夺之命’,而十二又是显命之数,今晚过了十二点,你就十二岁了,七乃回魂之数,你的极阴命格会慢慢显现,七天之后达到一个顶峰,到时候,方圆百里之内的孤魂野鬼都会来争夺你的身体。”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命运路口

    袤一 著 钱难挣,屎难吃,什么好当,气难受。 一个宁死不眨眼的铁汉,还没等步入婚姻殿堂,就被送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都是私念惹的祸。 是可忍孰不可忍。 吴昊毅然选择了转业,找出那个男人。 职场如战场。虽然没有刀光剑影的杀戮,但看似平坦的商路,实则步步杀机,陷阱遍布。 美人计、反间计、无中生有计,这个家伙,却照样混的风生水起。 他终于体会到了旖旎柔情,理解女人商场的不易,理解未婚妻的无可奈何。 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愁更上一层楼; 进一步,挥刀斩乱,掀起的惊涛骇浪,让原本心爱之人,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命运又一次把吴昊
  • 冥婚极宠:我的鬼帝夫君

    云柒 著 “你欺负我。” “我没有。” “牡丹欺负我。” “我除了她。” “宝宝欺负我。” “唔……那再忍忍?” “哼!”
  • 鬼王令之狐仙的宝藏

    辰云 著 生活在最低线一个小古玩摊主,无意中得到了一个破旧的盒子,之后就霉运连连,为了一个不知道真假的宝藏遭受种种迫害。
  • 法医女友,求放过

    八斤八两 著 20XX年的X市,平静的生活下各种肮脏的事件喷涌而至,27具女尸的发现,让人惊恐,随这事件的发展,幕后的凶手缓缓露出马脚。隐藏在深处的犯罪嫌疑人逐渐浮出水面,时隔十八年的事件再次被翻出,阴谋杀害的背后是隐忍多时的复仇,破案过程中多条线索横空处世,警局内部惊现内鬼! 本已经露出水面的案件出现转折,你可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
  • 女鬼婚戒捡不得

    辰的曦 著 无意中的我捡到一枚婚戒,从此我的命运彻底改变了,让我知道了与女鬼结婚是什么样的感受,美女总裁倒贴上来,更让我不敢想象,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一枚戒指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