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玉无瑕

第3章:赌石

昆明赌石市场,是非常火爆的一个地方,到这里各种交通方便,多路车都到,吃喝玩乐一条龙,赌石之后可以再去看看电影吃个火锅什么的,所以,一到晚上,这条街就火热起来,到处都是人。

我走进赌石街入口左边最大一家赌石店“赌石坊”,也是昆明人流最大的赌石店了吧,我刚来昆明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看人家赌石,其实,这是一种习惯,以前在家的时候,就经常会去爷爷工作的地方看赌石,喜欢那种氛围。

这家赌石坊共分两层,人流如织,实际上,整个景星花鸟市场的赌石店并不多,算是最少的赌石市场了。

“赌石坊”一楼,主要是旅游的料子多些,旁边还有几个加工位,小师傅们非常忙,因为很多游客都在切,排队等着加工的料子很多很多,当然,不客气的说,大多是料不抵工的,想看好一点的,得去二楼,老板人还不错,你要是有两把刷子,就会打开保险柜让你看个够。

但是,我手里就一千块钱,想要去二楼,是不可能的了,我站在一楼,听着切割机的声音,看着川流不息的人,就有点发怵。

一千块说实在的,能赌的料子,真的有限,但是,只要赌出来了,不用愁卖不掉,在旁边五百米外,就是世代锦兴珠宝城,只要出好货,那边的人就会过来直接收了,这条街从赌石到加工,都是一条龙的。

我咬着手指甲,看着这里的料子,说实在的,我现在心里是没有底的,还在被恐惧支配着,我深吸一口气,努力的让我从恐惧中走出来,我必须得赌赢,那些放高利贷的可不会管我是不是穷,他们只是为了收钱,只要能弄到钱,他们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云南是跟缅甸非常接近的,有两千多公里的边界线,但是,这条线的对面,可不是什么法治之地,他们把我弄死了,朝着河里一丢,我的尸体飘到缅甸都臭了,警察都没办法,边境之地,是非常混乱的。

我很担心我的爸爸妈妈,我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们呢?他们辛辛苦苦做小生意,供我上大学,我还没有报答他们,我不能死,更不能连累他们。

我看着石头,一楼的石头,主要都是卖给游客的,也就是公斤料,我知道,赌这种料子的,都是来交学费的,因为,赌不出来。

我手里的一千块,也就只够买一块石头,我看着眼前的料子,我爷爷说,想要小赌,稳扎稳打的,就赌大马坎(kan)小料,大马坎是缅甸矿区的地名,缅甸矿区有很多场口,赌石就要先赌场口,因为每个场口出的料子品种是不一样的,什么场口的料子出什么货,所以赌石必须先赌场口。

大马坎的料子有个特点,就是水好雾多,白雾 ,多出白肉,种水好,可赌冰, 黄雾,多出白肉,种水好,可赌冰,部分会发淡蓝底,都是不错的料子。

但是大马坎的料子有一个缺点,就是料子太小,想要赌大的,是非常困难的。

我站在大马坎矿区料子摆放的地方看了一眼,没什么合适的料子,要不就是料子的皮太粗糙,要么就是看不出来底色。

我没有手电,赌石必备的工具,就是强光手电,有了强光手电,就能照射在石头上,能看出来表现,这次来的急,没有带,如果赢了以后,我就买一个强光手电。

我转了一圈,看到门口摆放了一堆后江的小料,是刚刚倒出来的,都是拇指盖那么大的料子,非常小,后江也是一个场口,这个场口的料子以出满色的蛋面戒指闻名,我看到架子上倒了一堆,就走了过去。

我问:“小哥,这料子怎么卖?”

“我经常看你来啊,今天要赌啊?”小哥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我经常来,但是只是看,不赌,他看我点头,就说:“这些后江小料不出货的,都是给那些游客买回去做个纪念的。”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看着这些料子,都很小,有的只有拇指盖大,我翻了两下,找到一块比较大的料子,但是也只有拳头大,扁平的,大概不到一斤。

我看着料子,没有强光手电,是很难看透料子内部的情况的,小哥拿着手电,在石头上照了一下,隔着皮,打灯是黄色的,小哥说:“看不透,反光啊,你想玩,送给你玩啊。”

我听着就笑了笑,我爷爷告诉我,赌石千万不要白拿别人的,否则,你赌赢的时候,人家跟你扯皮,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我看着料子,后江的料子皮薄肉细,一般很好赌,这块料子不错,虽然打光看不透,但是皮壳有蜡壳,发绿,这是典型的青蛙皮,我爷爷告诉我,青蛙皮虽然不是最好的后江料,但是是典型的后江料,如果皮肉不分就赚大了,因为后江的料子透光性好,结构致密,做出来的成品不仅取货很高,而且抛光后颜色会增加,只要能赌出来色,那么这块后江的料子必然暴涨。

我说:“小哥,这块多少钱,我买。”

“哈哈,拿去玩啦,你经常来。”小哥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做生意嘛,钱货两清最好。”

他听了我的话,就把石头拿在手里,说:“后江的料子,三百一公斤,这块不到一公斤,但是是青蛙皮的老坑料,市面上不多了。”

他说着,就把料子放在了电子秤上,我看了一眼,三百克,他说:“三百克,你给我九百吧。”

我听着,就苦笑了一下,这三百克的石头,就要了我九百块钱,真的是金贵,而对于这个小哥的话,我心里也觉得他不靠谱,之前还要送我,现在说要钱,就狠狠的宰我一刀。

但是没办法,人家也是懂行的人,知道这是青蛙皮老坑的料,普通的料子不能比,贵一点是正常的。

我说:“好,给我结算吧,我要了。”

我说着就拿出来一叠钱,我心里忐忑不安,这是我第一次赌石,很重要,如果能赌赢了,我就能解决掉身上的麻烦,如果赌不赢,我的人生就会进入绝望的晦暗,二十万,真的会要了我的命。

我去柜台结算,花九百块钱,买了这块后江青蛙皮的全赌料,赌石有很多种赌法,这种石头上没有任何表现与窗口的料子,叫做蒙头料,也叫全赌料,风险是巨大的,往往有几十年经验的赌石高手,都没有办法赌赢。

全靠运气。

我拿着料子,到切割石头的地方排队,来昆明旅游的人很多,赌石的人更多,但是大多数都是玩个新鲜,不像我,纯碎的就是来赌命的。

我把石头放在篮子里,一个篮子一个篮子,都放在切割机旁边排队,我等了十几分钟才轮到我。

“怎么切?”师父问我。

他显得很不耐烦,我也没有生气,我爷爷是切石头的,所以我知道,切石头是个体力活,有时候忙起来,一个小时连头都不能抬一下,疲劳的人,是很难有好心情的。

我说:“你是师父,你看着办。”

他听了,就看了我一眼,左右打量料子,说:“这块料子没有手镯位,吊坠有,我给你在正面开个窗,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要是皮肉不分,也就没切的必要了。”

我听着就点头,如果是皮肉不分,我至少能赚一点,三千块钱没问题,但是也只是小赢,而且,不见得能卖的掉。

开窗是最简单的一种赌法,就是拿着专用的电钻,在石头的表皮开一个窗口,然后看看料子里面的情况,如果有色,那么就涨了,可以卖,也可以继续赌,如果没有,那只能切了,所以,开窗是赌石保险的一种赌法。

我听着机器摩擦的声音,身体立马紧张起来了,那种紧张的压迫感,让我握紧了拳头,不知道是天气热,还是我内心焦躁,我的身体开始出汗。

我看着石头被一点点的摩擦开,我大气都不敢喘一个,这里很多人,但是我觉得很安静,我耳朵里只能听到电钻摩擦的声音,脑子也有点晕乎乎的,这种感觉,真的很刺激,也很紧张。

我心里祈求着赢,如果输,我想到樊姐手里的那把刀,就不知觉的颤抖。。。

我哽咽了一下,看着师父把电钻给停下,他用水冲洗了一下,看着开窗,然后看了我一眼,说:“恭喜,大涨,阳绿精品小色料一块,五千块是没问题的,但是这里有一道裂,有点风险。”

我听着,急忙把料子给拿过来,紧绷的内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我看着料子,切口的皮子光滑细腻,确实是有一道裂,但是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裂,侧面擦出阳绿高色,打灯照,种老色阳,可赌满色。

我心里噗通噗通的跳着,很兴奋,很紧张,这块料子已经赌赢了,但是最多只能卖五千块钱,因为,只是开了个窗口,赌石行里有一句话,叫做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只有切开了,料子才能大涨。

我哽咽了起来,口干舌燥,现在摆在我面前,有一个巨大的抉择,那就是,要放手一搏赌更大的,还是就此卖了。

樊姐凶狠的样子,我还历历在目,她切掉那个人手指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我握着手,我很害怕自己的手指也被切掉,五千块能干什么?解决不了我的债务,真的,完全解决不了,我心里很无奈,如果是五十万多好。

可惜,不是五十万,每个人都想一步登天,但是。。。

这个决定很难下,因为谁都不知道切开之后是什么结果,但是不切,五千相比于二十万来说,太少了,杯水车薪。

我紧紧的握着石头,能不能翻身就看你了。

  • 目录
  • 阅读设置
  • Word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