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夫太凶猛 9.5分
作者 :温煦依依 更新至 第1315章但护三生不染尘
连载中

灵胎

转世

鬼夫

416.6万字 7.5万人气 0.3万人在读
立即阅读
  • 作品信息
  • 目录
内容简介

我是七月七天雷劫下出生的,一出生手心里就攥着小红狐玉佩,冥帝夫君凶猛凉薄提醒我:小舞,不管你堕入轮回多少次,谁敢染指谁死定!

第1章你怕我?

睡梦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冰冷疼痛的感觉让我猛地惊醒:“啊……好痛……唔……别这样……”

“再忍忍就好……”一个低沉凉薄的声音在我耳畔说着,动作丝毫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凶狠。

我疼得浑身抽搐,可是不管我如何害怕,疼痛,都无济于事,身体根本动弹不得,像是被魇住了,只能在黑暗中承受着这种生不如死的折腾和恐惧。

他的吻,他的手,他的身体,都是冰块一样的温度,他的身形甚至是模糊的,可是施加在我身上的力度却依然如此残忍可怕。以撕裂的鲜血作为润滑,一点点侵入,一次次裂开,漫长的折磨让我死去活来。

终于,在我意识彻底涣散之前,他结束了侵犯,退出我身体,模糊的身影从我眼前慢慢消失。

早上醒来,我艰难的撑着身子刚要坐起,下面就溢出带着血丝的浊白液体,被单上也湿润一片。

夜里的一切像是噩梦,可是身体的疼痛却是真实的,稍微动一下,腰部就酸痛难忍,下面更是肿痛得受不了。

和两年前一样的噩梦又要开始了吗?

听哥哥说,我们冥家的先祖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一个种族,本来是该入土为安几百年的古尸,却在机缘巧合下,七月七至阴至寒鬼门大开的午夜,被天上击杀一条小红狐的九道天雷劫同时劈中,那条红狐因此活了下来,那具古尸也借此得到了神秘诡异的力量。

就那样,古尸从棺材里爬了出来,一辈一辈传下来,不断与人类通婚,一次次重组体质,最终,成为了介于阴阳之间的特殊存在。

我们不属于人,也不算是鬼,更不是诈尸,只是体质半阴半阳的异类而已。

因为这种特异,我们冥氏家族和普通人不一样,游离在社会边缘,做那些最不祥的职业,比如算命先生,法医,殡葬师,看风水等等。

而我爸爸,是长房长孙,自然而然的继承了爷爷的那家古董店,那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古董,而是沾染了各种阴气和晦气,又有强大能量的古物,经过简单的处理,转手卖给有需要的人。

爸爸说,我们这个家族的人都活不长,所以结婚都很早,就怕绝后。

特别是女子,体质阴寒,一般都活不过二十五六岁。男丁能够活过四十的,也少之又少,所以我别说见过奶奶了,我连爷爷都没有见过,只能对着祠堂里他们的遗像缅怀一下。

至于我,更是不祥之物,据说我出生那天,也是七月初七午夜,电闪雷鸣,阴阳错乱,我妈大半夜的羊水破了,可我们是山村的,离县医院比较远,暴风雨又引发了山洪,冲垮了那座几百年的古桥,爸爸只能用板车推着妈妈从祖坟那边绕路去县医院。

经过祖坟那里时,坟场那棵千年古树被雷电劈中,倒了下来,正好砸中了我妈妈,她当场死于非命,我就在那个时刻,被生了出来。出生时,我手里紧紧攥着一枚小小的玉坠,是一只可爱的小狐狸扭头望月的纹饰。

爸爸和爷爷推测,这可能是我幸免一死的原因所在,就一直让我带着这个小红狐玉坠。

在我七岁时,村里人因为无知和贪婪,掏空了一座千年古墓,把那具栩栩如生的绝美古尸毁坏,抢走了楠木棺里的所有陪葬物,还破坏了坟墓四周以及棺材下面的法阵,那座损坏殆尽的古墓,当天夜里就在天雷轰击下,灰飞烟灭。

从那天开始,村里不断有人和牲畜死于非命,各种各样奇怪的死法,闹得人心惶惶,村长召集所有人商量了一番对策,决定在那座消失的古墓前,献祭一个童女,给那个被毁坏的死尸配个冥婚,乞求他的原谅,换取生存机会。

不用说,我就是不二人选,因为我从出生那晚开始,就透着古怪和不祥。

所以小小的我,穿着村民们从古墓里抢走的一件新娘喜服改制成的小新娘嫁衣,跪在古墓前拜了天地和鬼魂,算是结为冥婚。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晚的白喜事之后,村里就恢复了正常,很少再有人意外身亡了,牲畜们也都平安无事。

过了九年,在我十六岁生日那天,半夜里正睡得香甜时,被冰冷刺痛的感觉惊醒,才发现一个身形模糊的男子压在我身上,一边狠狠的抽插着,一边喃喃唤着我的名字:小舞,小舞……你是我的。

我惊恐欲绝,疼痛难忍,想推开他,却一动不能动,只有眼珠子可以转动。

难道,这个男的就是被毁坏的那具古尸?他身形模糊,是不是鬼魂?

我吓得尖叫大哭,哀求他放过我,他好像很生气,说是我的鬼夫,我不该抗拒他,不认他。

他整整要了我好几个小时,事后我足足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但是一连半个月,浑身阴寒如冰,神思不属,连心跳也没有了。

整个冥家的人都来想办法给我招魂,滋补,用尽乱七八糟的方法,我终于慢慢恢复了体温和心跳,意识也回来了。

从那之后,那个鬼夫就没有再出现过。两年过去,在我忘得差不多,刚满十八岁的晚上开始,这家伙却再度找上门来。

他凶猛异常的折腾我,以至于我浑身酸痛难忍,白天上课时头痛欲裂,注意力无法集中,被每一科的老师批评。

又一个午夜来临,预期的场景再度上演,这次,他的身形没有那么模糊了,却戴着一张可怕的鬼脸面具,他的双手和身体都有了实感,要我时,不再像梦里一样,冰冷而真实。

他一遍遍抚过我的身体,那双修长的手轻车熟路,抚过各处肌肤,在我胸口和小腹反复流连,最后滑向下面,冰冷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让我浑身颤抖的回忆起十六岁那晚的疼痛和恐惧。

我感受到他的手探入,不是很有耐心的扩张,羞耻和恐惧让我全身颤栗的紧绷起来。

身子越是紧绷,他的进入就越是让我疼痛彻骨,我全身都在发抖,泪水涟涟,哀求他停下。

这种艰涩的结合让他很不满,他低沉冰冷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你很怕我?小舞,你是我的妻子,不管千年前,还是现在,你都应该是我的,必须是。”

“我只是村民献给你的祭品,没有什么千年前……”

“真是不乖,我的小舞……我应该让你好好记住我。”他愤怒的噬咬了我的唇瓣一下,动作更加凶狠,撞击得床板都要塌陷了似的。

“我知道错了……”我紧闭着眼,眼泪滚滚而落,只能屈从承认,蜷起身体想从他的身下逃离。

我一动,他就紧紧掐着我的腰,贴合得更紧密。

“啊……”屈辱、恐惧、不甘,我也不知道那一瞬间为什么胆子这么大,我拼命的挣扎、反手拉开了床头的抽屉。

抽屉里是我哥给我的五帝钱、桃木剑、朱砂、黑狗血、符纸这些东西,这都是真货,然而对他却一点用都没有。

他嗤之以鼻,大手扣住我两只手腕压在我的脑袋两侧,只是在我承受不住快要晕过去之前,用冰凉的舌尖轻轻舔过了我手上的伤口,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看过这本书的人还会看
  • 妖孽特工

    天河 著 当异能可以开发和进化,这个世界将不再平静,只可惜这种异能只存在一个身世如谜,如妖孽般的男人身上。高贵冷艳的女特工,奔放热情的女总裁,从小养成的小萝莉……护美女,踩小人,斗邪恶,且看沈飞纵横都市,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 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

    尘北北 著 为了妹妹,她甘愿嫁给传闻中容貌尽毁,性情残暴,还不能人道的男人。   豪门世家,尔虞我诈,她一次次被陷害,却总有一双手护她周全。   步步为营,原以为一年之后能获自由。   期限一到,男人摘下面具,邪魅一笑:“夏怡洋,之前是我,现在是我,以后也是我!”
  • 一宠到底:总裁大人超给力

    文宁 著 他是高高在上的龙氏继承人,她是坠入尘埃的落魄千金。 一场别有用心的车祸,把她推入了他的怀中。 她拼命的想要逃,可他却大手一伸把她禁锢在怀中,“女人,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从此以后安洛璃过上不敢想象的生活……
  • 失忆娇妻:傲娇总裁吃定你

    良人 著 三年前风雨夜,他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将她抛弃,四年的婚姻却只换来一张离婚协议书。 三年后,她失去记忆归来,阴差阳错之下又与他牵扯不清。 男人皱眉,眼里是不加掩饰的厌恶,“宁夕,你又要搞什么把戏。” 她懵懂无知,叫他“穆总”,说着不认识他的话语。 心渐渐沦陷,三年前扑朔迷离的一切终于拉开帷幕,真相被呈现,她曾被他伤害,并且失去过一个孩子。 男人抓住她的手滚烫而又炙热,“宁夕,别走。” 而另一个人则温柔牵过她的手,承诺会保护她一生一世。 谎言背后,一切又该何去何从。
  • 胖妻重生,封先生可甜可盐

    小雨 著 程萍落曾经是整个海城的笑话,出身名门却又胖又丑,婚礼上被新郎放了鸽子。 还跳楼逼婚摔断了腿…… 惨兮兮的活了两世,她带着末世的空间重回婚礼现场。 新郎放鸽子?很好,自带嫁妆现场征婚! 结果征到一只深不可测的老狼狗! 突然觉得肾很疼肿么回事? “封少,有个女明星嘲笑夫人长得胖!” “让她永远在演艺圈消失。” “封少,夫人在卖减肥药!” “给她注册商标成立上市公司全球推广。” “封少,夫,夫人说要包养小鲜肉……” 某男闻言,暴怒拿起手机百度—— ——三十五岁的老大叔如何成为小鲜肉?求答案,很急,在线等!
  • 萌宝助攻:不准碰妈咪

    云在青霄水在瓶 著 我最珍贵的一晚被爸爸和后妈卖掉。 而我拿着交换的筹码,亦是我妈妈遗物离开家中的时候肚子里还带着个球。 为了赚取奶粉钱我做起了黑色交易,却不想七年之后我又遇到了那个恶魔。